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噩耗連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噩耗連連字體大小: A+
     

    河間縣,范寧站在刻板地圖前沉思不語,他神情有些凝重,耶律洪基徵發數十萬民夫在拒馬河上修築大壩確實出乎他的意料。

    怎麼阻止遼國修築大壩,范寧也一時沒有好辦法。

    「大家都說說吧!想到什麼說什麼?」

    范寧對十幾名將領道:「大家集思廣益,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方案。」

    「我先說兩句!」

    統制張商上前一步,向范寧抱拳行一禮,沉聲道:「既然遼軍是想解除東路軍的困境,那我們能不能趕在大壩修建完成之前全殲東路軍?」

    狄青也笑著點點頭,「張統制的思路不錯,據我所知,遼軍沒有築營,就地駐紮數千頂大帳,全靠上千名探哨在外圍巡視,這很容易出事,不如我們主動出擊,誘敵出戰。」

    判官章楶也道:「不如雙管齊下,一方面用戰船拖延遼軍修築大壩,另一方面出兵圍殲東路軍,如果有可能,出兵黑水,直搗契丹人老巢。」

    大將魏旭介面道:「說到水軍,卑職倒想起來覺華島上的水軍,他們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時機,在遼西走廊上修建堅城,退可以回海,進可以切斷燕山府和遼陽府之間的聯繫。」

    范寧點點頭,他見劉奎似乎有話要說,但欲言又止,便笑道:「大家先退下吧!讓我再考慮考慮。」

    眾人都各自回營,范寧這才問劉奎,「參軍想說什麼?」

    劉奎緩緩道:「卑職有兩個建議,第一,支持女真人以及草原上的烏古部和敵烈部抗遼,擾亂遼國後方;第二,我們是該利用耶律乙辛這步棋了。」

    ..........

    所有人都退下了,范寧獨自在房間里來回踱步,他需要把思路理清楚,儘管大家說得沒有錯,但凡事有輕重緩急,他不能鬍子眉毛一把抓,要把事情分開去做,當務之急,還是要阻止遼軍修建水壩,誘殺遼國東路軍也有必要,支持女真以及草原諸部,收買耶律乙辛的前期事務也可以準備起來。

    想到這,范寧轉身令道:「速請章判官和劉司馬來見我!」

    當天晚上,章楶和劉奎乘船離開了河間府,兩人分領了不同的任務,劉奎是去平島,再去遼陽府,之前攻克遼國東京時,宋軍便在遼國東京城建立了一個情報網,劉奎需要得到情報網的幫助前往上京。

    而章楶是去鯤州,再從鯤州跟隨大軍前往鯨州,在鯨州建立一個補給基地后,然後船隊進入黑水,一方面是清剿契丹人老巢,另一方面是支援女真人抗金。

    碼頭上,范寧對章楶道:「支持女真人也要有條件有選擇性的支持,我們不能扶起狼,將來又引來虎,完顏家族是女真人的英王,此家族不可留,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完顏家族都要給我滅掉,我們支持海東路的石顯部落以及熟女真。」

    章楶有些不解道:「我聽說遼國現在主要攻滅完顏部,應該支持完顏部抗遼才對。」

    范寧搖搖頭,「此事涉及圖讖之語,極為機密,長白山中有『完顏興,遼宋滅』的天碑,女真部可以利用,但不可壯大,女真五部,讓石顯家族取代完顏家族,率領女真人抗擊遼國,這一點極為重要,寧可遼軍直接滅掉女真,也絕不可擅自讓完顏部興起,你記住了嗎?」

    章楶見范寧神情凝嚴峻,他便點點頭,「卑職記住了!」

    范寧又對劉奎道:「耶律乙辛貪財好權,野心勃勃,就像我今天說的那樣,我們可以先把耽州給他,以示誠意,只要遼國滅,准他率契丹余部取高麗建國,或者把鯤州給他,由他任選其一。」

    范寧倒不擔心耶律乙辛會生什麼妖蛾子,歷史上,耶律乙辛就暗中和大宋有勾結,他豈能不給自己留條後路?

    劉奎點點頭,「請相公放心,卑職一定會見機行事,通好耶律乙辛。」

    兩人上了船,范寧在岸上向兩人抱拳送別,「任務重大,就靠兩位使君了!」

    兩人站在船尾向范寧行禮,船隻漸漸遠去.......

    白溝的築壩工程已經開始了,在白溝北岸,搭建起了一座巨大的棚子,棚子里的碎石堆積如山,數百名工匠已經在河中打下了五十丈長的木樁,木樁十分密集,由兩層組成,一根挨著一根,寬約一丈,形成一道水槽,大量的石塊、泥土和木頭就傾倒在這水槽中,夯實后就形成了水壩。

    大部分民夫負責採石和運輸,數萬民夫用獨輪車將一車車泥土碎石倒入河中,五天時間,便形成了一道十丈長的水壩。

    三更時分,岸邊的大量民夫依舊在忙碌不停,這時,幾艘宋軍戰船出現在數裡外的江面上。

    水面上很快出現了數十隻小舢板,這種小舢板就像江南烏棚船的縮小版,通身漆黑,只能容一人乘坐,上面還有防水烏棚,但小舢板上卻沒有士兵。

    數十名水鬼推著小舢板向數百步外的水壩游去,在三百步處停下,一名水鬼游在最前面,距離水壩還有五十步時,水鬼用小船上的火摺子點燃了火繩,奮力將小船向堤壩推去,他隨即有個猛子扎進水裡,迅速向江心洲方向游去。

    火繩已經燒進烏棚內,火星消失,堤壩上的士兵沒有發現小船靠近,就在小船剛剛靠攏河壩,小船迸射出了一道紅光,轟然爆炸了。

    小船上的鐵火雷是原有鐵火雷的增強升級型,重一百二十斤,威力極為強大,是攻城炸船最強悍的火器,宋軍用它來炸水壩,也毫無壓力。

    河面上騰起數丈高的水柱,亂石橫飛,硝煙瀰漫,巨大爆炸聲驚動了岸上的遼軍大營,所有在睡猛中的士兵都被驚醒,耶律洪基起身走出大帳問道:「是什麼聲響?」

    侍衛指著河邊方向道:「啟稟陛下,好像聲音是從河面傳來。」

    耶律洪基眉頭一皺,難道是宋軍的火器?

    這時,河邊方向又再次傳來一聲劇烈的爆炸,耶律洪基心中一驚,他立刻意識到,這一定是宋軍使用鐵火雷炸壩了。

    他立刻喝令道:「調一萬弓弩手去河邊放箭,阻止宋軍繼續炸壩!」

    他話音剛落,第三次和第四次爆炸再次傳來。

    耶律洪基心急如焚,他翻身上馬,催馬向大營外奔去,數百名侍衛嚇得紛紛上馬,追了過去。

    爆炸聲接連不斷,幾乎一波剛平一波又起,炸了整整十二次,爆炸才終於平息下來,二十餘丈長的水壩已經無影無蹤,近百名士兵和數十名民夫被炸死,岸上也爆發了內亂,數千民夫趁著混亂之機逃走。

    耶律洪基帶著數千人奔到河邊,耶律文德單膝跪下向他稟報道:「啟稟陛下,是宋軍鐵火雷所炸,來得非常隱秘突然。」

    說完,他將一塊鐵皮呈上,「這是飛上岸的鐵火雷皮,請陛下過目。」

    耶律洪基沒有接,他催馬來到岸邊,向江面眺望,只見江面已經平靜了,遠處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任何船隻的身影,但他們用了幾天時間堆積而成的二十餘丈長的大壩已經消失。

    耶律洪基回頭問道:「大壩水下部分還在不在?」

    耶律文德一臉為難道:「卑職已派士兵看過,水下的木樁都被齊根炸斷,碎石和泥土都鋪倒在河床上,大壩算是全毀了。」

    耶律洪基心中惱火之極,重重哼了一聲道:「重新開始築壩,夜間必須派皮筏子在兩邊警戒,不準再出現大壩被炸掉的事情,否則,你這個主將就不要再當了。」

    「微臣遵旨!」

    耶律洪基調轉馬頭返回大營,進了大帳他也無心繼續睡覺,又問道:「易州那邊戰報出來沒有?」

    侍衛連忙道:「已經送到了,就是必須剛剛睡下時送來。」

    「戰報在哪裡?還不拿給朕!」

    戰報就在桌上,侍衛呈給了耶律洪基,耶律洪基將鐵火雷的鐵片扔到桌上,這才接過戰報,剛剛看了數行,他便怒不可遏一拍桌子,破口大罵,「無用的蠢貨!白痴,無能的王八蛋,要他有何用?」

    這份戰報竟然是一份請罪書,耶律昆平在報告中敘述幾場大戰的經過,都是眼看要登上城頭,卻被宋軍的鐵火雷所敗,大小六戰,傷亡四萬一千人,他只得率不到一萬殘軍倉惶退出易縣,連大營也被宋軍攻佔。

    今天晚上,耶律洪基要氣得發瘋,先是築壩屢遭失敗,緊接著又是易縣傳來壞消息,耶律昆平愚蠢得令人髮指,五萬大軍攻城居然損失了四萬人,這到底是守城還是攻城?

    思來想去,還是因為宋軍擁有了鐵火雷的緣故。

    他當即下旨,下令遼國火藥局必須三個月內仿造出鐵殼火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