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章 易縣初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二十章 易縣初戰字體大小: A+
     

    低沉有力的戰鼓聲『咚!咚!』敲響,一萬士兵簇擁著巨大的雲梯和巢車緩緩而行,但走到一半時,雲梯和巢車都難以繼續,易縣下面便是斜坡,雲梯和巢車的重心太高,尤其是巢車,推上斜坡極容易傾翻。

    耶律昆平怒道:「雲梯和巢車給我拉上去。」

    遼兵無奈,只得鞭打健牛,死命地將巢車和雲梯緩緩拖行。

    城頭上,七千宋軍已嚴陣以待,楊文廣冷冷望著加快速度奔來的遼軍士兵,他回頭令道:「滾木準備!」

    宋軍準備了數萬段粗短的木頭,每根滾木至少重五六十斤,這是楊文廣從西夏人那裡學來的一招,從高處向下拋滾,滾木絕對是一個大殺器。

    遼軍在激烈的戰鼓聲中,吶喊一聲,向城池狂奔而去,進入了四百步線,一般而言,進入四百步線就意味著進入城頭的打擊區了,床弩之類都會在這時候發射。

    就在數千人奔過四百線后,便不斷有人慘叫著摔倒,有人踩到了蒺藜刺,有人踏中了陷馬坑,踩到蒺藜刺只是刺破皮膚,但踏中陷馬坑卻受傷嚴重,直接被竹籤刺穿腳背。

    不過易縣的蒺藜刺不能和霸縣相比,霸縣撒了二十萬枚蒺藜刺,而易縣只撒了三萬枚,但陷馬坑卻做了上萬個。

    雖然給進攻士兵帶來心理陰影,但在進攻戰鼓的督戰之下,進攻士兵沒有停留,還是繼續奔跑。

    楊文廣眯眼望了望漸漸靠近的巢車,他當即下令道:「投擲滾木!」

    兩名士兵一組,抬起滾木奮力拋了下去,滾木沿著斜坡向下翻滾而去,最前面的士兵發現滾木鋪天蓋地砸來,嚇得他們紛紛趴倒地上,滾木從他們頭頂飛掠過來,後面很多士兵躲閃不及,紛紛被滾木砸中。

    而沒有砸中士兵的滾木則繼續向斜坡下翻滾,拉拽著巢車和雲梯的數百頭健牛當即被砸得骨斷筋折,失去了拉力,幾輛巢車晃了晃,轟然向後摔倒,士兵發一聲喊,四散逃跑,但還是有人逃跑不及,至少有數十名士兵被傾翻的巢車和雲梯壓在身下,當場斃命。

    「停止!」楊文廣一揚手,止住了巨木攻擊。

    當敵軍趴下后,巨木攻擊的殺傷效果就明顯減弱,如果能配合守城兵箭,倒也是一種很好的輔助手段。

    「兵箭準備!」楊文廣又隨即下令道。

    數千名弓箭手站在後方嚴陣以待,事實上,宋軍用鐵蒺藜和陷馬坑並不是針對攻城步兵,而是針對遼國的弓騎兵。

    遼國的弓騎兵實力強大,他們在高速中射箭,完全能壓制住城頭宋軍投擲滾木,所以在遼軍騎兵攻擊範圍內部署蒺藜刺和陷馬坑就很有必要了。

    至於弓箭手,他們在城頭後方以及城內向空中射箭,遼軍弓騎兵的箭矢影響不到他們。

    遼軍士兵如潮水般奔跑,越奔越近,不斷有人踩中鐵蒺藜和陷馬坑栽倒,但大隊遼兵還是漸漸靠近了城池,進入七十步了。

    楊文廣立刻令道:「投擲滾木!」

    千餘士兵抬起滾木,第一批五百餘根滾木拋下城去,它們翻滾著,向衝擊而來的遼軍士兵砸去,遼軍士兵措手不及,滾木砸進了密集的人群中,頓時將遼軍士兵砸得骨斷筋折,頭骨碎裂,數百名士兵被砸翻,緊接著第二批滾木又迎面飛來,回過神的士兵紛紛趴在地上。

    楊文廣立刻下令,「射箭!」

    隨著一陣清脆的梆子聲敲響,城頭上五千士兵同時放箭,密集的兵箭迅速形成一片黑雲,飛向空中,劃出一條弧線,如雨點般落入敵軍之中,頓時響起一片慘叫聲。

    趴在地上被箭矢射中的概率更大,一時間,遼軍傷亡慘重,很快,第二輪、第三輪、第四輪兵箭又迎面飛來,箭如疾雨,使進入兵箭射程內的五千遼軍士兵死傷極其慘重,幾乎完全倖免無事的幾乎沒有,差不多人人帶傷,陣亡超過兩千餘人,傷三千人。

    遼軍頂不住了,掉頭飛奔,只見鋪天蓋地的滾木在後面追趕,不斷有士兵被滾木從後面砸倒,士兵們狂奔出數百步,才脫離了滾木的襲擊範圍。

    耶律昆平在後面看得膽寒,宋軍一人未傷,他們卻傷亡四五千人,歸根到底是宋軍居高臨下,擁有最有利的地形,易縣怎麼可能攻得下來?

    副將耶律楓低聲道:「據卑職所知,易縣依山而建,全靠山上的一股泉水,如果能把這股泉水斷掉或者引走,不出十天,易縣守軍就得投降。」

    耶律昆平大喜,立刻找熟悉易縣的兩名將領來詢問,一名將領道:「山上確實有一股泉水流入縣城,上面是懸崖,引走不太可能,如果走到山頂上,把泉眼堵住,倒是可行的方案。」

    耶律昆平立刻令耶律楓率五百人上山去堵泉眼,這是一個釜底抽薪的狠招,其實也是易縣最大的弱點,他地勢較高,而水往低處流,在水源上就容易被敵人抓住把柄。

    果然,當天上午,從山上流進城內的一條溪流忽然消失了,易縣的水源被掐斷,儘管易縣有一點備用水,冰窖里也有大量冰塊,但這些都無法長久維持一萬五千士兵和近兩萬士兵的飲水問題,最多維持七八天。

    易縣的第一個危機不期而至。

    ..........

    夜裡,楊文廣帶著百餘人站在城北的溝渠前,後山的一條溪流通過這條溝渠進入城門,由於城北外山勢險峻陡峭,敵軍無法過來,宋軍倒沒有擔心水源被斷。

    但現在溪水卻消失了,城北卻沒有敵軍,說明遼軍找到了水源,將水源堵住了。

    楊文廣神情格外凝重,這次是他大意了,忘記了易縣長期被遼軍佔領,遼軍比他更了解這個縣城的弱點,楊文廣心裡明白,一旦水源真的斷絕,他們只有突圍一條路了。

    馬蔚低聲道:「老將軍,趁敵軍沒有準備好,今晚就突圍吧!只要過了易水,敵軍騎兵就無法追擊我們了,我們至少能保全八成的兵力。」

    易水就在城南十裡外,儘管敵軍是騎兵,但他們只要隱蔽,完全可以奔過十里才被敵軍發現,應該說馬蔚的建議不錯,今晚突圍的話可以成功。

    但問題在於,他們就這樣甘心放棄好容易才奪取的易州?

    楊文廣沉吟半晌,又問旁邊縣令,「孔縣令,沒有別的辦法了,比如我們可以打井之類。」

    孔然黯然搖搖頭,「別開玩笑了,下面是土層不錯,但再下面卻是石頭,我當了四年縣令,從未聽說過易縣可以打井取水。」

    楊文廣又想了想,對馬蔚道:「你先集結軍隊,我再看看有沒有別的辦法。」

    馬蔚領令去了,楊文廣又派出數十名士兵去城內打聽,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獲得水源。

    整整一夜,楊文廣難以入睡,這個打擊來得太突然,他們佔盡上風,卻被敵人釜底抽薪而翻盤了。

    楊文廣站在城頭注視著遠處的遼軍軍營,軍營內也一樣燈火通明,看來遼軍也一樣徹夜等待,等待自己率軍突圍。

    馬蔚快步走上前,提醒楊文廣道:「老將軍,已經五更時分了,再不突圍恐怕就晚了。」

    楊文廣看了一眼遠處的遼營道:「遼營也是徹夜未眠,說明他們已經有所準備了,你覺得易水河邊不會有他們的伏兵?」

    馬蔚愣一下,隨即又道:「但無論如何,早突圍總比晚突圍要好,一旦敵人大軍殺至,恐怕我們連突圍都難了。」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飛奔而來,躬身道:「老將軍,有個老者說,別處還有水源。」

    楊文廣頓時大喜,急忙問道:「老人現在在哪裡?」

    「在北城那邊!」

    楊文廣和馬蔚連忙趕了過去,只見十幾名士兵跟著一名老者在尋找什麼?

    「就是他嗎?」楊文廣走上前問道。

    都頭連忙道:「就是這位老丈,他一早出門正好遇到我們,他說以前這水源也斷過了,但他們挖井解決了。」

    楊文廣一怔,下面是石頭,能挖井嗎?

    他走上前問道:「老者,下面能挖井嗎?」

    老人點點頭,「別處不能,但有一個地方能。」

    他捋須道:「三十年前水渠也斷流過,我們在城內打了幾百口井,都失敗了,但在一個地方打井成功,水就出來了,這山裡可不光一條小溪,還有暗河,都是相通的,泉眼被堵了,那麼暗河的水量就會增大。」

    老者指了指路中間,「我沒記錯的話,就是這裡,挖開後下面應該有塊石板,石板下面應該是我們挖的井,可能有點堵塞了。」

    楊文廣立刻令人挖開道路,下面果然發現了一塊石板,把石板掀開,出現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楊文廣大喜,又調數百名士兵一起來挖掘,次日中午時,挖了一座三丈寬,一丈深的大坑,又挖了數尺,挖開了一座石洞,只見一股泉水從石洞里噴涌而出。

    坑裡士兵連忙向上爬,周圍的士兵激動得互相擁抱,忍不住高聲歡呼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