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御駕親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御駕親臨字體大小: A+
     

    一個個不利的消息接二連三地傳到遼國上京,東路軍被困,西路軍損兵折將,戰馬全部丟棄,易縣被宋軍偷襲佔領。

    遼帝耶律洪基再也坐不住,率領二十萬大軍趕赴南京道,這天上午,耶律洪基的大軍抵達了幽州城外。

    二十萬大軍鋪天蓋地,旌旗遮天蔽日,號角低沉,金鼓齊鳴。

    南京道留守耶律楓率領一班官員出城迎接天子到來。

    眾人在耶律洪基戰馬前跪拜行大禮,耶律洪基冷冷問道:「局勢可有進展?」

    「啟稟陛下,局勢依舊,卑職已派人去和蕭韓家奴聯繫,還是因為宋軍封鎖了拒馬河,他們無法撤退,而宋軍實行堅壁清野,樹木全部被砍光,他們得不到攻城武器的補充,現在束手無策。」

    「難道就沒有送資源給他們?」

    耶律楓一臉為難道:「微臣是打算搭建浮橋,但只搭到一半就被宋軍戰船用火燒毀了,微臣又在拒馬河中投下五十架攻城梯,但悉數被宋軍戰船撈走。」

    耶律楓很無奈,他所有的辦法都想過了,但都沒有用,宋軍封鎖了整個拒馬河,而不是某一段,但事實上,能夠搭建浮橋的河段只有三處,這三處都被宋軍雲集。

    耶律洪基重重哼了一聲,「易州那邊情況呢?」

    「易縣依然被宋軍所佔,城內契丹人都被放了出來,所以微臣沒有急於去攻城,等陛下到來再作定奪。」

    「一幫沒用的廢物!」

    耶律洪基狠狠罵了一句,又對耶律楓道:「你調兩萬軍給耶律昆平,讓他率五萬大軍攻下易縣,朕給他十天時間,若不能將功贖罪,一併處斬!」

    「微臣遵令!」

    耶律洪基隨即下令在城南紮下大營,他則帶著三千士兵進城,進駐南京行宮。

    耶律楓卻跟了進宮,他在耶律洪基身後道:「微臣還有事情稟報。」

    「什麼事情?」

    「京城探子搞到了一枚失效鐵火雷,從西京那邊送過來。」

    耶律洪基聽說搞到了鐵火雷,精神一振,連忙問道:「可曾研究過?」

    「啟稟陛下,因為只有一枚,彌足珍貴,所以微臣請陛下過目后,再進行研究。」

    耶律洪基比較滿意他的慎重,便點點頭道:「拿上來,給朕看一看。」

    片刻,一名侍衛抱上來一隻木箱子,從箱子里小心翼翼取出一個黑黝黝的黑球,外形扁圓,上面戴著一隻木殼杯帽,耶律楓取下杯帽,露出了一簇像辮子一樣的火繩。

    耶律洪基前前後後看了半晌問道:「這鐵殼火雷有多重?」

    「微臣特地稱過,二十八斤。」

    耶律洪基眉頭一皺,「不是有情報說,宋朝的鐵殼火雷重達五六十斤嗎?」

    「陛下,情報說的應該是最新的鐵火雷,宋朝已經改進過了,而這枚鐵火雷的編號靠前,應該是最早一批,早期的鐵火雷,已經失效了,所以要運回鯤州銷毀,我們的探子就在運河鯤州環節搞到這一枚,別的機會根本沒有,看守得格外嚴密。」

    「原來只是一枚失效的鐵殼火雷!」

    耶律洪基眉頭皺了一下道:「這有什麼意義?」

    「陛下,我們不懂,但火藥匠懂,交給他們,他們應該能仿製出鐵火雷,若陛下想要現成的鐵火雷,等攻下易縣,應該能看到。」

    「易縣會有?」

    「一定有!」

    耶律洪基緩緩點頭,「這樣說起來,朕倒是很期待了。」

    .........

    易縣城內,楊文廣陪同馬蔚了解城內的情況,按照范寧的任命,馬蔚將出任他的副將,雖然兩人都是統制將,但楊文廣資歷要老得多,而且官階也比馬蔚要高,自然是楊文廣為主將。

    不過馬蔚屬於邊軍系統,駐守河北邊境二十年,對遼軍比較了解,所以楊文廣對他也比較客氣。

    「這邊是軍糧庫,目前我們有軍糧三十萬石,按照我們一萬五千人來算,平均每人二十石,足夠我們食用兩年。」

    「怎麼會有這麼多糧食?」

    馬蔚有些驚訝道:「據我所知,易州是山區,並不是產糧之地。」

    楊文廣微微一笑,「這裡是遼軍攻打代縣雁門關的後勤重地,囤積了大量糧草物資,光弓箭就有四萬副,兵箭四十萬支,還有盔甲長矛數萬套,出乎我的意料。」

    「這樣的話是不是可以把民兵也武裝起來?」

    楊文廣笑得有些勉強,他沉吟一下道:「城內百姓一共是一萬九千四百人,其中老弱婦孺就佔了一萬兩千人,剩下的七千餘人,四十歲以上的不考慮,再去掉兩千人,四十歲以下的青壯男子只有五千人,說實話,我不但不能用他們做民兵,還得派一兩千人監視住他們。」

    「為什麼?」

    馬蔚驚訝道:「他們都是漢人啊!」

    「他們首先是遼國百姓,遼國統治這裡一百多年,裡面至少一半人把自己當做遼人了,雖然也有不少人心向大宋,但是我區別不出來不,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用他們,以免出現戰場上倒戈。」

    說到這,楊文廣長長嘆口氣,「人心難測啊!」

    馬蔚默然無語,片刻他又問道:「之前的戰俘呢?」

    「都放了,本城的讓他們回家,不是本城的,都放他們出城回家,留下他們其實也是個負擔,殺了不現實,那只有放了最好。」

    「卑職明白了。」

    就在這時,急匆匆跑來一名探哨士兵,急聲稟報道:「啟稟老將軍,遼軍來了!」

    楊文廣頓時精神振奮,他終於盼到敵軍到來了。

    他立刻笑道:「走!看看去。」

    ..........

    反攻易縣的戰爭終於來臨,五萬遼軍從東面殺來,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包圍了易縣,大軍紮下了連營,四周被營柵包圍,燈火通明,徹夜不眠。

    遼軍主帥正是從唐水河谷率軍棄馬逃回蔚州的耶律昆平,他正好帶著三萬軍隊,耶律洪基又調給他兩萬軍隊,使他軍隊重新達到五萬,奪回易縣的任務自然就落在了耶律昆平頭上。

    耶律昆平本人卻高興不起來,這不是他想要的差事,他想去東京道打女真人,據說遼軍佔據著優勢,可是攻打宋朝軍隊,耶律昆平心中沒有一點底,偏偏又是該死的攻城戰。

    耶律昆平騎馬在四座大營內巡視,兩千多名工匠和數千士兵正在忙碌的裝配大型攻城武器,主要是雲梯、巢車和投石機。

    這次從幽州調來的兩萬軍隊都是步兵,一萬漢軍和一萬渤海軍,他之前的三萬騎兵也變成了三萬步兵,這就意味著這三萬人也要投入到攻城戰中。

    耶律昆平停住戰馬,遠遠眺望著數裡外的易縣,易縣地勢高,首先士兵衝鋒就是一種仰攻,大型攻城器更是行走艱難,以低攻高,從來都是攻城戰的大忌。

    如果他沒有時間限制,他就用圍困法,將城內宋軍困上兩年,可惜啊!天子只給自己十天時間,耶律昆平只覺擔子沉重到了極點,他長長嘆息一聲,轉身回大帳去了.........

    在夜色掩護下,城外幾支遼軍探子正在觀察地形,確定進攻方向,黑影匆匆,士兵們不斷地在曠野里奔跑。

    這時,有士兵『啊!』一聲慘呼,旁邊幾名士兵連忙跑上去,只見這名士兵踩進一個坑裡,一支竹籤刺穿了他的腳背。

    『陷馬坑!』幾名士兵面面相覷,他們下腳頓時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又有一名士兵痛苦地呼喊一聲,只見他倒在地上,正在脫靴,借著月光,大家都清晰地看到鞋底釘著一樣東西,蒺藜刺。

    ..........

    大帳內,耶律昆平正望著地圖發獃,遼國對易縣很了解,甚至有它的構造圖,但又有什麼用?構造圖只會告訴他們,易縣是用大石砌成,堅固異常,城門也是用鐵皮包裹著厚厚的木頭,光鐵門栓就有八個,除非用大型攻城槌,否則別想撞開。

    這時,一名大將匆匆走進來對耶律昆平道:「將軍,探子有重要情報!」

    「讓他進來彙報!」

    不多時,一名探子首領快步走進大帳,單膝跪下稟報道:「啟稟將軍,我們在城外查看地形的探子發現鐵蒺藜和陷馬坑,有弟兄踩入陷馬坑受傷。」

    說完,他將一隻木盒子呈上,耶律昆平心中一驚,連忙接過木盒子細看。

    木盒子里是一顆四針刺蒺藜,中間是一個鐵疙瘩,四周有四根長約一寸的刺,不管怎麼扔,都會有一根刺朝上,刺上隱隱呈藍色,顯然淬過劇毒。

    「就發現了一個嗎?」耶律昆平問道。

    「目前就發現了這一顆,是在三百步線左右發現,陷馬坑也是!」

    耶律昆平只覺一陣頭大,這顆蒺藜刺絕不會是從前留下來的,顯然是剛剛部署,只發現一顆,並不代表只部署了一顆,肯定大量撒了,只是他們沒有發現而已。

    「這怎麼辦?」

    旁邊副將蕭七望低聲道:「這件事傳出去會影響軍心,不如什麼都別說,明天試探攻打城池,問題實在嚴重再想辦法處理也不遲!」

    也只能這樣處理了,耶律昆平想到天子只給自己十天時間,他哪裡還有時間去慢慢盤查地上的鐵蒺藜和陷馬坑,最多是增加傷亡,先進攻再說,他必須要把一個堅定明確的態度交給天子,或許天子會看在他攻城態度積極的份上,放過他這一次。

    「這件事誰也不準說出去!」

    他交代了周圍眾將,隨即命令道:「明天由一萬漢軍攻打東城!」

    這是必然的,最苦最累最危險的事情,都是漢軍先上,然後是渤海人和其他民族,然後是奚人,最後才輪到契丹人,民族歧視在遼國已經成為慣例。

    .........

    次日一早,戰鼓聲轟隆隆敲響,東大營營門大開,一萬漢軍列隊從軍營內走出,號角低沉,不斷有人高喊口號,在他們身後是數十輛雲梯,被健牛拉拽,還有五架巢車,巨大的車輪轟隆隆推動前進。

    這裡畢竟是遼國境內,遼國各種資源容易調用,南京道有大量的戰略儲備物資,這一次給了攻打易州的遼軍巨大的支持。

    奪取易州的戰事終於打響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