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被迫放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被迫放棄字體大小: A+
     

    此時蕭韓家奴還不知道耶律昆平的軍隊已經西逃,他還在等待耶律昆平的消息,不過蕭韓家奴已經生疑,他們和西路軍只相距兩百餘里,整整四天過去了,為什麼連一個報信兵都沒有過來。

    蕭韓家奴久久站在地圖前不語,難道報信兵是過不了河?或者半路上遭遇宋軍斥候,被幹掉了?

    想來想去只有這兩個原因,之前他就給耶律昆平說過,無論勝負,在發動攻城后,都必須給自己一份詳細的報告,他相信這份報告耶律昆平寫了,也派人送了,擔但就是到不了自己這裡,那只有一個原因,送信兵路上出事了。

    蕭韓家奴心中有點焦慮,他想到了上午接到的一個情報,哨兵在西面的滹沱河中發現了宋軍的戰船,這個消息讓蕭韓家奴儼如當頭一棒,他們之前制訂戰略之時將什麼可能性都考慮到了,就唯獨沒有想到宋軍水軍會介入。

    遼軍渡河是用皮筏子連在一起,然後上面鋪上木板,這種方法簡單便利,可以很快搭建成一座浮橋,他們渡過拒馬河就是這樣過來的,但這種簡易浮橋也有一個極大的弱點,那就是十分容易被破壞,沒有宋軍倒還好,可一旦宋軍戰船出現,他們的皮筏浮橋根本就不堪一擊,一箭就能將一隻皮筏子射爆。

    如果宋軍戰船出現滹沱河上,那麼西路軍不就過不來了嗎?

    這時,大帳門口有士兵稟報:「啟稟大帥,探子發現一支宋軍騎兵出城,約萬人左右,向西南方向奔去了。」

    蕭韓家奴一驚,不假思索地對旁邊親兵另道:「速令耶律干率一萬騎兵去追趕,務必全殲這支軍隊。」

    「遵令!」

    親兵接過令箭便走,剛走到帳門口,蕭韓家奴忽然喊道:「等一等!」

    親兵停住了腳步,蕭韓家奴思索片刻,便擺擺手道:「取消命令,隨他們去。」

    現在是兩更時分,他怕自己的騎兵在夜間南下路況不熟,落入宋軍的埋伏,這很可能是宋軍的誘兵之計,切不可大意了。

    不過宋軍戰船出現卻像一顆毒瘤在他後背滋長,令他坐立難安,他立刻令道:「令第一營探子速去拒馬河打探,看看河上是否有宋軍戰船?」

    .........

    定州北部屬於太行山余脈,延綿數百里的常山山脈便橫亘在平原上,山勢高峻陡峭,著名的狼牙山便位於其中,常山山脈便成了宋遼兩國天然分界線,雖然山勢陡峭雄偉,但也並非無路可走,山脈有很多斷裂帶,形成大大小小的山間峽谷,這些山間峽谷便是遼軍殺入真定府的主要路徑。

    對於西逃的遼軍也是一樣,他們要想返回遼國,只有從這些山間峽谷中穿回去。

    但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每一座山間峽谷內,宋軍都在險要處修建了關隘,不光是防備遼軍從北面打來,同時也防備遼軍從東面繞來。

    這次宋軍備戰,也包括了對定州和真定府各處關隘的修復和補充給養。

    西路遼軍一路西奔,次日便抵達了唐水河谷,這是定州五條山谷中最適合騎兵走的谷地,其他幾條峽谷都需要攀爬一段山路,只有唐水河谷一路平地。

    唐水河谷最寬處有十幾里,最窄處不到一里,從這裡到蔚州靈丘縣大約有四十里路程,對於糧食已經快斷絕的遼軍而言,這也是唯一能拯救他們性命的路線。

    軍隊中正好有幾名常年往來唐水河谷的漢人,耶律昆平便命令他們為嚮導,帶領大軍北上。

    此時正是中午時分,近四萬軍隊在河谷內休息,吃完他們的最後一點乾糧,很多士兵還跑到河裡摸魚蝦,水流不深,只齊人的腰部,兩邊有大片麥田,不少麥田還長著麥苗,那是農民剛剛播種不久便南撤了,這些麥子便自己長出來,長得鬱鬱蔥蔥,正好便宜了戰馬。

    三萬匹戰馬進了麥田,不多時便將數百畝麥苗啃食殆盡。

    耶律昆平命人將幾名嚮導士兵找來,問道:「宋軍的關隘在哪裡?」

    「回稟將軍,就在前面不遠,最多五六里,轉過彎就看到了。」

    耶律昆平又一指不遠處一座比較低緩的山坡問道:「翻過那座山坡,有沒有可能繞過宋軍的關隘?」

    他不得不考慮很多現實情況,山上雖然樹木很多,可以用來製造攻城梯,但他們的數百工匠已經被宋軍殺死,很多必要的工具都沒有,只能做一些最簡陋的攻城武器,更重要是他們糧食已經斷絕,如果不能在天黑前趕到靈丘縣,士氣和軍心恐怕都會喪失殆盡。

    耶律昆平從骨子裡不想再攻打城池之類,宋軍鐵火雷給他帶來的強烈震撼讓他到現在還沒有消退。

    他滿懷期望地望著幾名嚮導,這座緩坡能不能不用攻城關隘便可直接繞過去?

    一名嚮導道:「這邊看起來很低緩,但北面卻很陡峭,人可以牽著繩子爬下去,但馬匹走不了。」

    「這邊山巒的特點就是一邊看起來很緩,但另一邊卻很陡峭。」旁邊另一名士兵嚮導道。

    耶律昆平有點惱火,他隨即派一隊士兵翻過山脊去確認幾名嚮導的話,這種事情他必須要確認后才能相信。

    又休息了大半個時辰,耶律昆平見已經休息得差不多了,便起身令道:「休息得差不多了,全軍集結,準備出發!」

    『嗚——』號角聲吹響,近四萬大軍開始集結,很快便沿著河水西岸向北進發。

    繞過一個大灣,峽谷忽然變得狹窄起來,就在前方數裡外,一座高大堅固的關隘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種關隘其實是兩座,北面一座,南面一座,中間是士兵的房舍和營帳,兩邊都是懸崖峭壁。

    關隘下方有處月牙形的口子,河水便從下面流過來,為防止人從下面爬過去,裡面還裝了手臂粗的鐵柵欄,旁邊應該有一座小城門,但已經被巨石堵死。

    簡而言之,就算遼軍攻下了這座關隘,也得搭梯子爬上這座足有四丈高的關隘。

    關隘上方密密麻麻站滿了宋軍,足有千餘人,個個手執弓箭,正冷冷望著遼軍。

    耶律昆平看得清楚,城頭上竟然有三座投石機,他頓時打了個寒戰,這麼狹窄的山谷,遼軍一起湧上去,如果鐵火雷在人群中爆炸,攻城士兵一個都活不成。

    「將軍,這座關隘不好攻啊!」

    一名大將低聲道:「居然沒有城門,而且城牆太高,攻城梯不行,必須用雲梯,但我們沒有雲梯了。」

    不是說沒有高達四丈的杉木或者松木,就算沒有,可以將兩架梯子綁起來使用,問題不是出在梯子上,而是城牆太高,士兵還沒有爬到一半,上面的滾木礌石,或者火油罐就砸下來了。

    這時,一隊士兵奔回來道:「啟稟將軍,我們已探查了山樑北面,確比較陡峭,人可以下去,戰馬不行。」

    「下去后是哪裡?」耶律昆平又問道。

    「在關隘北面的河谷內,距離關隘約十里左右。」

    耶律昆平低頭沉思片刻,他只得長嘆一聲,對幾名大將道:「我們沒有攻城武器,就算有攻城武器也難以抵擋宋軍的鐵火雷,大家都親眼看到的,我們糧食已經斷絕,晚上大家就得挨餓了,為了能突圍成功,我考慮放棄戰馬,軍隊可以從山樑那邊翻過宋軍的關隘,大家的意見呢?」

    眾將面面相覷,一名老將道:「將軍說得對,保存兵力才是最重要之事,至於戰馬,以後讓宋朝加倍賠償回來。」

    眾人紛紛贊成,但至始至終,沒有人提出把戰馬殺死的建議,遼人對戰馬看得很重,就像親人一樣,就算不得不放棄,也不可能殺馬,正如契丹老將所言,將來會讓宋朝加倍償還。

    軍令傳下,眾騎兵只得含淚告別的戰馬,四萬大軍離開了河谷,他們穿過一片樹林,向遠處低緩的山巒攀去。

    這時,宋軍發現了遼兵的企圖,他們十分驚訝,卻不敢掉以輕心,直到黃昏時分,為首營將得到了遼軍出現北面十幾裡外山谷內消息,這才相信遼軍真的棄馬而走,他立刻對五名手下令道:「你們速去唐縣,告訴張將軍,這裡有數萬匹戰馬,請他立刻率軍來收拾戰馬。」

    五名士兵用繩子爬下城牆,翻身上了戰馬,向數十裡外的唐縣疾奔而去。

    次日一早,唐縣守將張蒙率一萬宋軍趕到了唐水河谷,很快,歡呼聲響徹了河谷,他們竟然在河谷內繳獲三萬匹戰馬,這可是大宋前所未有的戰利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