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零三章 堅壁清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百零三章 堅壁清野字體大小: A+
     

    十二月初,朝廷經過激烈的辯論,最終在帝后的支持下,批准了邊疆沿線南遷方案,包括真定府、定州、保州、雄州、霸州、滄州、莫州、廣信軍等等十個州府在內的超過十萬戶百姓都必須遷離邊境,遷去中原、江淮、荊襄、江南乃至海外,少部分百姓則遷到附近的大城內。

    但遷入附近大城也是極少數,宋軍要打持久戰,這些大城的負擔也不能太重,否則難以承受,所以在范寧的堅持下,遷入大城的只有十之一二,而且都以青壯為主。

    定州白雪皚皚的曠野里,長長的隊伍一眼望不見頭尾,百姓們推著獨輪車,車上滿載著糧食、羊皮和其他家產,扶老攜幼,默默走在泥濘的官道上。

    經過長達百年的慘烈打穀草,也就是掠奪邊民,保州、雄州、霸州和廣信軍等地的人口已經很稀少了,而滄州則分佈著大片沼澤地,人口也很少,主要是真定府和定州以及莫州三個州府的人口最多,達四十萬之眾。

    儘管此時距離過年不到一個月,但范寧還是堅持要求百姓撤離,不能等到過年之後,遼國在東京遭受奇恥大辱,他們豈能善罷甘休,開春后一定會強烈報復宋朝,大舉入侵河北邊境,對邊境百姓燒殺搶掠就不可避免了。

    而且五十萬人扶老攜幼南下江南、江淮、荊襄等地至少要兩三個月時間,春耕肯定趕不上,只能趕夏種水稻了。

    按照范寧的南遷計劃,這五十萬人要先在相州、大名府休息兩個月,等河水解凍后再乘船前往江南、江淮和荊襄,這樣遷徙就不會太勞苦。

    朝廷也為這次大遷徙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光糧食就拿出五十萬石,帳篷十萬頂,另外還拿出了二萬頃官田,以每戶二十畝的標準授田,而且官府承諾戰爭結束后,南遷之民可以隨時返回家鄉,官府承認其家鄉的地契,而且返回家鄉后,南方的土地也不會收回,這就讓移民們有了擁有兩份土地的機會。

    也正是有利可圖,邊境民眾的抗拒之心才沒有那麼強烈,算下來,南方的土地可以賣兩百貫錢,兩百貫錢在絕大部分窮人眼裡都是一筆一輩子也攢不下來的財富,所以消息傳開后,邊境百姓紛紛響應官府號召南遷,甚至很多大城的百姓也加入了南遷隊伍。

    沿途設置了很多休息點,一個大縣就是一個休息點,搭建兩三千頂帳篷,蒸饅頭、熬粥,還有城內的郎中出來給移民看病,分發藥物。

    定州城外的休息點已經聚集了兩萬百姓,搭建了近兩千多頂帳篷,百姓們都排著長隊領取饅頭和稀粥,老人和孩子則在大帳內休息,躲避風寒。

    范寧在幾名官員的陪同下,巡視著定州的休息點,他走過一頂大帳,卻見十幾戶移民男子聚在一起聊天,范寧便笑著走了進去。

    移民們見進來一名穿著紫色麒麟袍的官員,都嚇得紛紛起身,大家都知道,能穿紫袍的官員都是三品以上高官,這個官員這麼年輕,搞不好是王爺。

    陪同范寧來視察移民的是宣撫使署衙判官章楶,章楶是治平二年的狀元進士及第,深得韓琦的器重,韓琦出任河北宣撫使,也把他帶在身邊,任命他為六曹之首的記室參軍。

    章楶算是大器晚成,三十八歲才考中進士狀元,今年已經四十一歲,雖然他入仕沒有幾年,但處理問題非常圓熟老道,也同樣深得范寧的器重,儘管他資歷不夠,范寧依舊破格提拔他做六品判官。

    另一個被范寧破格提拔的是司馬劉奎,這是狄青推薦給他的,劉奎跟隨狄青平定廣源州蠻酋儂智高的反叛,極具軍事才華,後來受狄青被貶的牽連,一直鬱郁不得志,這次狄青復出,便把已經四十餘歲的劉奎推薦給范寧,范寧隨即任命他為參謀營司馬。

    章楶對眾百姓笑著介紹道:「這位是我們大宋最年輕有為的范相公,想和大家聊一聊。」

    眾人頓時恍然,紛紛行禮,一名中年男子連忙道:「原來是小范相公來了,我等失禮了。」

    大宋百姓都知道有兩個范相公,老范相公是指范仲淹,小范相公是指范寧。

    范寧笑著擺擺手,「各位鄉人請坐,我們隨便聊聊,不用拘禮。」

    眾人席地而坐,范寧也坐在一張老羊皮上,他摸了摸老羊皮笑道:「這種老羊皮好像家家戶戶都有。」

    「是!北方寒冷,這種老羊皮冬天很保暖,也邊境地區也不貴,三百文錢一張,是家家戶戶的必備之品,這次南遷,也多虧它了,否則很多老人孩子晚上就很煎熬。」

    范寧忽然想到,宋軍從遼國東京也繳獲了三十餘萬張上等老羊皮,給每個士兵發一張,倒是很不錯的軍隊福利。

    想到這裡,范寧笑問道:「大家會有多餘的老羊皮嗎?軍隊可以收購,五錢銀子收購一張。」

    十幾名漢子面面相覷,眾人都笑道:「應該有多的,很多人家都有十幾張,其實用到並不多,如果能換銀子,相信大家都願意,得到不少的銀子,又能減輕負擔,何樂而不為?」

    范寧隨即對章楶道:「把這件事記下來,回去后就實施。」

    章楶點點頭,「卑職記住了。」

    范寧又問眾人,「我看大家都不抗拒南遷,動員後幾乎都願意南下,這裡面有什麼緣故嗎?」

    為首中年男子笑道:「利字當頭唄!雖然大家都想逃避戰爭,但真正讓大家動心的,是將來能得到南方和北方兩塊土地,十戶人家至少有八戶是因為這個原因願意南下,我也不例外。,」

    眾人又七嘴八舌問道:「小范相公,朝廷會不會信守承諾,把南面和家鄉的土地都給我們?」

    范寧微微笑道:「大家放心吧!這是天子頒布的聖旨,天子金口玉言,豈能有反悔的道理?再說也就兩萬頃土地,朝廷在海外擁有萬萬頃土地,怎麼可能為這點蠅頭小利失去信用。」

    眾人都放心了,范寧又問道:「大家還有什麼要求嗎?」

    帳外有人問道:「聽說江南有一種葯,叫做什麼舟去炎丸,非常有效果,能否給我們發一點。」

    范寧一回頭,嚇了一跳,外面竟然站滿了聞訊趕來的百姓。

    他讓人大帳拉開,又對眾人笑道:「你們說的是鐵舟去炎丸,那確實是江南的名葯,軍隊也大量配備,我會安排給大家分發。」

    鐵舟去炎丸就是以范寧父親范鐵舟命令的一種消炎藥物,實際上就是後世的蒲地藍消炎片,用蒲公英、苦地丁和板藍根以及澱粉炮製成的藥丸,對於消炎有很好的效果。

    范鐵舟去世后,范寧便將這個藥方公開,很快便聞名於江南和江淮地區,起名為鐵舟去炎丸。

    這種葯和三七金創葯一起在軍隊中大量配備,給災民倒是沒有問題,可以預防呼吸道傳染病。

    這時有人問道:「我族兄一家去年遷去南大陸,不知他們情況如何了?」

    范寧頓時想起來,南大陸的第一批移民就是來自定州,他笑道:「我不久前才從南大陸回來,我最有發言權,南大陸已經建成了第一個縣,就叫南定縣,以定州百姓為主,他們每個人能獲得十頃的土地,也就是一千畝,土地肥沃,水源充足,陽光燦爛,主要種植小麥和玉米,每戶人家都有十畝的宅子,高大的院牆,結實的房子,至少三百年內,他們的子孫不用向官府交一文錢稅賦,也沒有徭役,那邊男人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晚上聚在酒樓里喝酒聊天,喝完酒後一起去澡堂子泡澡,每天都這樣。」

    眾人聽得悠然嚮往,一名大漢問道:「可是去酒樓喝酒要錢的,沒錢怎麼辦?」

    「沒錢就去掙,農閑時進冶鍊工場,去官府牧場養牛養羊,去碼頭運輸貨物,工錢很高,也不算辛苦。」

    「那邊能娶到娘子嗎?」一名年輕人問道。

    范寧呵呵一笑,「那邊有一座紡織工場,裡面有五千名年輕美貌的日本小娘子,都十六七歲,她們白天幹活,晚上集中起來學習漢語,大家都應該知道,鯤州、呂宋、琉球有很多人家都娶了日本小娘子,她們都是貧寒出身,長得又水靈,又能吃苦耐勞,娶她們生兒育女,反正也養得起,讀書也免費,每家都可以生一群孩子,老了以後兒孫滿堂。」

    ........

    范寧離開時,大帳周圍已經聚集了幾百人,每個人都聽得入迷了。

    章楶對范寧感慨道:「估計今天晚上,會有很多人家都睡不著了,相公在他們心中種下了去海外的種子啊!」

    范寧淡淡一笑,「我並不是忽悠他們,我說的是事實,去南大陸的數千戶人家,沒有一家後悔,也沒有一家想返回大宋,這就是人心所向。」

    這次座談會只是偶然發生,讓范寧也想不到的是,它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隨後一個月的時間內,范寧關於南大陸的一番接地氣的談話便傳遍了五十萬移民,在隨後兩個月後的正式分配中,海外經略使的官員收穫了巨大的驚喜,竟然有超過兩萬戶的百姓選擇了願意移民海外。

    究其根源,竟是來源於幾個月前范寧的一次偶然座談會,讓海外經略府的官員十分感慨,范經略就算辭職也能給予海外經營巨大的貢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