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九十七章 詭奇之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九十七章 詭奇之道字體大小: A+
     

    次日天不亮,范寧便出門準備上朝,寬大的馬車裡光線昏暗,劍梅子坐在前排,一言不發,她穿一身道袍,雖然年近四旬,卻看不出她的相貌和當年有什麼區別,目光依舊冷冷淡淡,對范寧毫不理睬。

    范寧早已習慣,也就沒把她放在心上了,馬車兩邊跟著幾名騎馬的隨從,車轅上掛著一盞橘紅色的燈籠,一邊寫著『參知政事』,另一邊則寫著『范』字。

    范寧目光望著窗外,不出意外的話,今天天子會接見自己,那麼自己該怎麼在河北布局?

    范寧這些年只考慮了局部戰略,比如水路,但他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主帥,一時間,他思緒略略有些混亂,需要好好理一理。

    這時,馬車停了下來,宣德門到了,馬車都要在這裡停住,然後步行或者轉坐轎子去大慶殿廣場。

    范寧下了馬車,劍梅子忽然問道:「需要我跟進去嗎?」

    「不用!」

    范寧笑著搖搖頭,「你先回去吧!下朝的時間再過來就是了。」

    劍梅子卻沒睬他,就像什麼都沒有聽見,范寧翻了翻眼睛,快步向大門走去,他忽然有所感,一回頭,只見劍梅子就在自己幾步外,不等他開口,劍梅子便冷冷道:「若真有刺客,現在是最容易下手的時刻。」

    范寧想想也對,下車之處距離城門還有數十步,一般護衛都不會再跟來,官員獨自走向城門,確實是最容易下手的地方。

    范寧笑著向她拱拱手,「多謝了!」

    范寧隨即坐上一架小轎,向大慶殿廣場而去.......

    今天只是一個普通的中等朝會,參加官員都是從五品以上,官員不算很多,約兩百餘人。

    參加朝會的大部分官員范寧都不太熟悉,范寧在朝廷呆的時間並不長,也只有執掌左諫院那段時間,其他時間要麼在海外,要麼在應天府。

    但幾乎所有的官員都認識他,當范寧走進廣場時,他立刻感受到了無數雙神情複雜的目光,裡面有輕蔑、有嫉妒,有不滿,也有期待。

    確實也難怪,官員們的仕途頂峰無非就是拜相入閣,手握相國大權,決定天下大事,這個歷程沒有三十年的奮鬥是很難實現,千萬人中也只有一兩人能登頂,偏偏范寧才三十歲便當上了副相國,怎麼能不讓人羨慕嫉妒恨。

    「賢婿!」

    范寧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叫他,他一回頭,竟然是岳父歐陽修。

    他連忙上前行禮,「岳父也是來上朝?」

    歐陽修也算是時來運轉,高曹兩個太后都對他極為欣賞,他又一步步得勢,年初被封為正三品資政殿大學士,不過他視力依舊很糟糕,文章要拿到眼前才看得見,出門在外,還要帶一個小茶童給他領路。

    至於看人,幾步外他便看不清人的相貌,只能看一個輪廓,然後憑感覺來判斷這人是誰。

    對女婿范寧他印象深刻,所以一下子便認出來了。

    歐陽修十分欣慰,自己的女婿居然拜參知政事入相了,著實讓他得意了好幾天,他笑眯眯問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中午剛到,本想明天朝休,去看看岳父。」

    「明天我正好也在家,你來就是了,倩兒說你的龍茶還有不少,順便給我帶幾斤過來。」

    范寧汗顏,這位岳父就惦記自己的茶呢!

    這時,雲板聲響起,從大殿內走出一名當值官員,高聲喊道:「時間到,上朝!」

    眾人紛紛走上台階,范寧則扶著歐陽修上了台階,一般都會有小宦官扶歐陽修上殿,今天范寧在,就不用麻煩小宦官了。

    眾人上了殿,富弼向范寧招招手,示意他過去,范寧走上去,富弼低聲道:「以為今天你不會上朝,所以沒有通知你,今天主要討論戰備問題,你可以隨意發言。」

    「我知道了!」

    富弼又小聲道:「昨天你勸服了太后,我們都非常感激。」

    「富公過譽了,其實太后也打算讓步,我正逢其時,否則我嘴皮子說破了也沒有。」

    富弼並不否認范寧的說法,他也相信是太后本身想放權,只是把這個人情給了范寧罷了。

    「你說得也對,總之,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兩人正說著,鼓樂聲響起,當值官員高聲喊道:「天子駕到!」

    朝堂內立刻安靜下來,片刻十六名侍衛走在前面,八名宮女打著長柄羅扇,簇擁著年輕的天子趙頊走了出來。

    名義上趙頊已經主政,曹太后也不再垂簾聽政,不過真正涉及太后許可權的政事也不會拿到朝堂上來討論。

    今天趙頊的心情大好,容光煥發,昨天下午,太后連下兩道旨意,放棄了軍權,並讓渡國庫之權,同時赦免了劉勘之罪,著實讓趙頊激動了一夜。

    他當然也知道,昨天太後放權是范寧據理力爭的結果,他此時心中對范寧充滿了感激。

    趙頊在龍榻上坐下,眾大臣一起躬身施禮,「參見陛下!」

    「各位愛卿免禮!」

    趙頊深深看了一眼范寧,又道:「下面宣讀太后懿旨!」

    當值殿中監走上丹陛,展開旨意高聲朗讀起來,就是昨天太後放權的旨意,需要在朝堂上公開宣布。

    當值殿中監將旨意讀完,又道:「下面進進行今天的朝議,請軍器監向朝會敘述目前的軍械戰備情況!」

    ..........

    雖然富弼表示,范寧可以在朝會中暢所欲言,但范寧始終沒有表態,如果他是無關的官員,說說倒也無妨,可他現在即將接替韓琦出任河北宣撫使,在沒有和天子事先溝通之前,他倒不能輕易表態。

    很多時候,別人高看你一等,並不是你說了什麼高深的言論,而是你一言不發,讓人摸不透你的底細。

    朝會散了,官員們陸陸續續回去,一名宦官留住了范寧,天子召見他,歐陽修便和其他人離去了。

    趙頊的御書房還是延用先帝的御書房,位於紫微殿後面,甚至連朝房格局都沒有變。

    范寧在門口等候,片刻,宦官出來道:「官家宣小范相公覲見!」

    范寧快步走進了御書房,御書房的布置完全和當初趙禎一樣,讓范寧生出一種錯覺,彷彿上面坐的還是仁宗皇帝。

    范寧收起念頭,連忙上前躬身行禮,「微臣參見陛下!」

    趙頊微微笑道:「一年時間過得真快,范愛卿,我們又見面了。」

    「確實過得很快,恭喜陛下親政。」

    趙頊微微嘆口氣道:「朕還是稍微年輕了一點,經驗和閱歷都不足,確實需要太后再帶幾年,在大方向上,又太后把關,朕也會少犯一點錯誤。」

    「但昨天太后已經正式把軍權和外財權交給了陛下,尤其是宋遼兩個瀕臨戰爭之時,她認為陛下需要集中財力、兵力,全力應對這次大宋的挑戰和機遇。」

    趙頊感激地看了范寧一眼,沉吟一下道:「你也認為是機遇?」

    「是!微臣認為這不僅是挑戰,更多是機遇。」

    趙頊取出一份報告,笑道:「這是當年范愛卿寫給皇祖父的平遼策,朕一直保留著,這份平遼策一萬多字,朕幾乎已經快背下來,但有幾個疑問,朕想和你再探討一下。」

    范寧汗顏,這份報告還是建立鯤州之前寫的,起碼也有十幾年了,很多內容他早就忘記,趙頊居然還保留著,他著實有點難為情道:「很多情況都在變化,這份報告應該大修。」

    趙頊搖搖頭,「朕不這樣認為,愛卿極有高瞻遠矚,比如遼國衰敗,比如水軍可以發揮關鍵作用,如果軍隊要施行變革,比如要用國力之戰來擊敗遼軍等等,完全和今天情況吻合,只是朕有些地方沒有看明白。」

    「陛下有哪裡不明白?」

    「比如報告中說的詭道、奇道和王道,朕明白王道什麼意思,但詭道和奇道又是指什麼?」

    范寧微微一笑道:「奇道就是指水軍,它遊離於戰場之外,卻又能隨時插入戰場,但軌跡離奇,早上出現燕州,晚上就殺到遼東,令人防不勝防,這就是奇道,它起到的作用是在關鍵時刻一擊絕殺,從而改變整個戰局。」

    趙頊點點頭,「那詭道呢?」

    「詭道就是離間之計,比如我們可以重金收買執掌遼國大權的奸佞耶律乙辛,甚至可以把耽州和高麗許諾給他建國,當然,可以把耽州先給他,讓他兒子統治耽州百姓,嘗到甜頭,再告訴他,等他兌現了承諾,宋軍可以幫他推翻高麗,建立他的國度。

    這是其一,第二還可以挑起遼國內亂,比如現在女真族頗為勇悍,我們可以實施反間之計,挑起女真人和遼國的戰爭,利用女真族的勇悍來削弱遼軍實力。」

    現在的女真人還比較弱,完顏阿骨打剛剛才出生,女真人遠不是遼軍的對手,范寧只是想利用遼國滅掉女真族,以絕後患。

    至於耶律乙辛,此人和張孝傑一起,成為遼國衰敗的罪魁禍首,專權十四年,嫉賢妒能,把遼國的才俊幾乎屠殺殆盡,同時私通大宋,後來敗露后想投奔大宋而被殺,天祚帝耶律延禧恨之入骨,還把兩人從棺材里拖出來鞭屍。

    這樣的『傑出人才』怎麼能不好好利用一番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