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苦苦相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苦苦相勸字體大小: A+
     

    范寧跟隨宦官來到慈安宮,曹太后已經在等候他了。

    「臣范寧參見太后!」范寧上前恭恭敬敬行一禮。

    曹太后坐在垂簾之後,微微笑道:「哀家已經看過了你的快報,你的嗅覺很敏銳,判斷也很準確,若不是你的果斷和堅持,恐怕鯤州已經落入遼國之手。」

    「啟稟太后,微臣對鯤州寄託了極大的感情,就像一個極為溺愛孩子的父母,稍有風吹草動,微臣就會往最壞的地方想,僥倖的是,這次微臣猜對了。」

    「其實你去年就想到了這一點,官家也對我說過這件事,希望我能重兵駐防鯤州,但我沒有放在心上,這件事是哀家之過也!」

    「太後日理萬機,畢竟精力有限,很多事情想不到也很正常。」

    范寧隨口說了一句,曹太后沉默了,她何等精明,立刻聽出范寧話中有話,半晌,曹太后道:「哀家並不是戀權之人,遲早會把政務還給官家,只是他現在還年輕,哀家想扶他再走一程,等他二十五歲時,哀家就會徹底放權。」

    曹太后這是以先帝為標準呢!還有五年才放權,趙頊能等得下去嗎?會出大事的!

    既然這件事已經說開了,那范寧索性直言道:「現在大宋面臨非常時期,遼國很可能會重新挑起對大宋的戰爭,微臣建議天子最好能夠全盤掌控,全心應對,一旦大宋取得勝利,這對天子的威望將是巨大的振奮,天子很可能會成為大宋的中興之帝,相信這也是太后所盼,希望太后能鄭重考慮。」

    范寧當然不是聽富弼的話才來勸曹太后,他自己早就有想法,他這次進京就是想好好勸一勸曹太后,既然他是曹太后的侄女婿,有些話他會更方便說出口。

    曹太后立刻聽懂了范寧的意思,范寧勸自己把軍權交給天子,目前天子趙頊只有一萬人以下的調兵權,一萬人以上調兵必須要通過自己批准。

    沉默片刻,曹太后又問道:「范愛卿還有什麼建議?」

    「微臣在泉州也聽說了三司度支使劉勘被貶黜一事,這件事讓微臣深感憂慮。」

    「劉堪變相拆分哀家之權,欺君罔上,難道不該貶黜?」曹太后著實有些不滿道。

    「太后,恕微臣直言,如果連左藏庫的支出也要太后硃批同意,那還要內庫做什麼,直接把兩者合併就是了。」

    曹太后頓時語塞,她哼了一聲道:「范寧,可沒有人敢對哀家這樣說話的?就算天子也不敢。」

    范寧淡淡笑道:「微臣估計曹家也不敢,太后應該感到幸運,至少天下還有一人在提醒太后.......」

    「你這樣提醒哀家,又算什麼?」

    范寧毫不退讓道:「太后想扶官家一程,想法雖然很好,但如果天下人不理解,又沒有人像微臣這樣苦勸,微臣擔心百年之後,太后留下的不是美名,而是罵名!」

    「砰!」

    曹太后重重一拍桌子,「范寧,你好大的膽子!」

    范寧站起身道:「凡事無欲則剛,微臣並沒有私心,當然膽子大,太后若不接受微臣之勸,微臣願辭去一切官職,回鄉養老!」

    曹太后氣得笑了起來,這個混小子居然要回鄉養老,他才多大?

    「滾出去!」

    范寧轉身就走,走到殿門口,曹太后又怒喝道:「站住,給我回來!」

    范寧停住腳步,卻沒有退回來,曹太后望著他年輕挺拔的背影,終於嘆了口氣道:「好吧!哀家會好好考慮你的建議,其實哀家倒希望你有私心,退下吧!」

    范寧轉身行一禮,便匆匆走了。

    曹太后望著他走遠,不知為什麼,她忽然想到了高滔滔,不由一陣心煩意亂,起身便回宮了。

    下午,曹太後下了懿旨,『凡軍機要務任憑官家處置,不必再稟報她,今後內庫的一切收支都需由她審批,除此之外,皆由官家處置,從三品以下任免不必再通過她。』

    和之前的權力劃分已經有所讓步,人事權沒有變,曹太后依舊牢牢控制著從三品以上官員的任免權,財權她有收有放,內庫審批權她全部收回,但左臧庫也就是國庫她卻不過問了,由知政堂和皇帝決定,內庫的收入主要來自於皇莊和海外,這是仁宗皇帝決定的,海外三成收入皆進內庫。

    但曹太后真正讓步是軍權,她將軍權完全下放給太子趙頊,她不再過問,當然,如果宋軍慘敗,形勢危急時,她還是要干涉的,只是正常的調兵遣將她不管了。

    到快散朝時,曹太后又頒布了一道懿旨,三司度支使劉堪赦免出獄,改任密州知事。

    富弼拿到了太后的懿旨,他長長鬆了口氣,對文彥博笑道:「我今年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明公猜猜是什麼?」

    文彥博微微一笑,「如果是支持小范相公入相,那咱們倆都想到一起去了。」

    兩人對望一眼,一起大笑起來。

    .........

    范寧從皇城出來,他本能地向左邊停泊馬車的廣場走去,走到一半時,他忽然想起自己沒有馬車了,四個隨身侍衛去了幹將島,兩名士兵被他派去給家人報信,范寧一時有些錯愕,他竟然要坐街頭牛車回家嗎?

    若傳出去,明天肯定成為《小報》的頭版頭條,堂堂新相公居然招街頭牛車回府,有失體統啊!

    他轉身要走,身後忽然有人叫他,「官人慢走!」

    范寧回頭,只見一輛馬車疾駛而來,范寧立刻認出來了,是自己府上的馬車,但趕車之人卻是朱元豐的車夫。

    馬車在范寧身邊停下,車夫道:「大夫人知道官人沒有馬車代步,特讓小人在這裡等候官人。」

    范寧心中頓時湧起一股暖意,還是妻子考慮得周全,想到了自己沒有馬車。

    范寧欣然坐上馬車,「回府吧!」

    馬車啟動,向他位於飛虹橋的府邸疾駛而去.......

    范寧已經五年沒有回自己府宅了,翠雲樓依舊高高矗立,沒有任何破敗之感,樓前的翠雲峰也已樹立起來,左側人工堆砌的假山靈丘變得鬱鬱蔥蔥,雜草卻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兩個女兒范真兒和范靈兒在草地前喂鹿。

    范寧目前有三子兩女,長女范真兒九歲了,長子范景七歲,次女范靈兒和次子范楚、三子范琦都是四歲,其中長子和次女是朱佩所生,長女和次子是歐陽倩所生,范琦則是小妾阿雅所生,之所以起名范琦,是紀念他母親是日本國長琦人。

    目前只有下妻曹秀尚未生育。

    父母多少都會有點偏心,范寧也不例外,甚至很明顯,他最寵愛長女范真兒,其次是次女范靈兒,把自己名字的諧音給了次女。

    范寧見兩個女兒正在專註地喂小鹿,沒有發現自己,他走上前蹲下抱住兩個女兒笑眯眯問道:「小鹿是從哪裡來的?」

    「爹爹!」

    兩個女兒驚喜地抱住父親,小女兒范靈兒激動問道:「爹爹什麼時候回來的?」

    范寧憐愛地捏了捏小女兒的臉蛋,又問長女道:「除了小鹿還有什麼?」

    「姨阿婆送來兩隻小鹿,還有好幾隻小松鼠和刺蝟,都放在小山上去了。」

    姨阿婆就是朱佩的姑姑朱潔,范寧點點頭,和兩個女兒一起餵了小鹿,這才回到后宅,朱佩和歐陽倩都迎了出來,朱佩笑道:「歡迎小范相公回家!」

    「你們都知道了?」

    「京城早就傳開了,我們還是知道得最晚的,范相公今天上朝感覺如何?」歐陽倩也開玩笑道。

    「一言難盡!上朝第一天就.....」

    他本想說就和太后吵了一架,但忽然看見曹秀,便改口道:「被知政堂扔給了一堆破事,這個相公還不如不當!」

    「夫君這樣說,讓其他官員情何以堪!」

    范寧打個哈哈,「我先去書房裡休息一下,晚上吃飯再聊,給我煎一壺茶!」

    范寧回到自己的書房,重重往椅子上一坐,頭枕在椅背上半天不語,他不知該怎麼向家人解釋,剛剛回到京城不久,又要去河北,而這一次是去打仗,而不是去開拓海外。

    他心中很煩亂,自己虧欠家人太多,想回京后彌補,現在看來又要食言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