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曹后的下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曹后的下注字體大小: A+
     

    這時,幾名老工匠嘆息道:「水力驅動最大的問題就是受地形限制,必須找到有水流的地方才行,很不方便,現在所有的工坊都在苦苦尋找其他動力,有人提到利用風力,像航船的風帆,有人提到利用畜力,用毛驢來拉動轉盤,還有人想到了跑馬燈,跑馬燈為什麼會轉動,能不能用跑馬燈的辦法讓水車自己轉動起來?柴家為此還懸賞一千貫錢,給利用跑馬燈辦法解決轉力的工匠予獎勵。」

    范寧心中感嘆,人民的智慧果然是無窮的,想到了風力,居然還想到了跑馬燈,跑馬燈其實也是用熱空氣推動,距離水蒸氣只有半步之遙了,相信不用自己說出來,不久的將來,就會有工匠發現水蒸氣的力量。

    關鍵是有了大工坊,資本有了發明新技術的動力,有了發明創造的機制和平台,在資本和智慧工匠的推動下,什麼樣的發明都能做出來,槍炮也是一樣,所以歷史上,宋朝是距離資本主義最近的一個朝代,如果沒有異族入侵打斷,宋朝未來必然是一個無法想象的世界。

    范寧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對朱元豐道:「我從海外回程途中,在和海員們的閑聊中,有一個海員倒是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

    眾人精神一振,一起望向范寧,朱元豐連忙道:「你快說,有什麼好辦法?」

    范寧讓大管事把所有工匠都聚集起來,眾人聽說小范相公有好辦法,便一起望向他。

    范寧不慌不忙道:「我說的絕妙辦法就是利用水蒸氣!」

    「怎麼利用水蒸氣?」眾人異口同聲問道。

    「原理很簡單,我們燒水時,水蒸氣不停地將茶壺蓋向上推動,大家都應該有印象嗎?」

    一名工匠反應極快,連忙道:「小范相公的意思是,做一個很大的茶壺蓋,水蒸氣推動茶壺蓋,就像水力不斷推動水車一樣。」

    范寧笑道點點頭,「是這個意思,只是茶壺蓋不用做得太大,只要水蒸氣足夠多就行了,做一個像茶壺一樣的大鐵容器,裡面裝滿水,用石炭不斷燃燒,水開始沸騰,然後鐵容器口子上有一個銅活塞,銅活塞的另一頭是銅或者鐵制連動桿,水蒸氣不斷推動大活塞前後運動,那麼動力是不是就有了。」

    所有工匠都激動得大聲喝彩起來,他們都是能工巧匠,缺少的就是一個關鍵處的點撥,范寧把蒸汽之力告訴眾人,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范寧立刻宣佈道:「我和朱員外各拿出一萬貫錢,作為獎勵基金,現在懸賞三樣東西,第一是蒸汽爐,第二是包括活塞在內的連動桿,第三是連動桿帶動紡機轉動的軸,只要做出來任何一樣,就給三百貫錢的獎勵,做得最好的工匠,給一千貫錢的獎勵,如果你足夠聰明,就能拿到最高三千貫錢的獎勵。

    我建議大家自己組隊,幾個人一起研究,時間是一個月,但我提醒大家,蒸汽爐的爐壁要用鐵制,而燃燒室最好還是鐵殼耐火磚制,而且必須要足夠的厚實,否則會爆炸的。」

    「可是我們沒有那麼多原料,需要鐵或者銅。」

    朱元豐緩緩道:「所有原料都由我來提供,獎勵翻倍,但有一點,這件事任何人都不能泄露出去,我不是說將來自己獨用,我是說,必須由我們來發明成功,不能讓柴家搶先了。」

    朱元豐心裡明白了,如果他發明蒸汽機成功,那麼他封郡公指日可待,他今天得把范寧抓住了,他有一種強烈的直覺,這個蒸汽機范寧肯定早就琢磨明白了,必須讓他把圖紙畫出來。

    禁不住朱元豐的再三懇請,范寧只得簡單畫了一幅蒸汽機原理圖,連動桿圖和輪軸圖,輪軸原理也很簡單,一個內六角的輪套外六角的軸,輪上有一根連動桿,活塞前後運動時拉動輪子轉動,軸也跟著轉動了,所有材料都是用銅製,這也是火車驅動的原理。

    范寧也提出了條件,蒸汽機一旦造出來,立刻交給朱孝霖,讓他在船上進行試驗,用蒸汽動力取代人力。

    就在范寧在陳留開啟蒸汽機的同時,皇宮內,曹太后也接見了胞弟曹佾,曹太后也是拿這個兄弟無可奈何,從年輕時就喜歡四處去求仙訪道,現在已經四十五歲,但心依舊定不下來,從不肯涉足官場,要是他肯入仕,自己也不至於像今天這樣勢單力孤。

    雖然曹家在軍方的勢力很大,但在文官上卻無人,唯一一個曹詩還是駙馬,駙馬很難做到高官,曹佾顯然是最理想的人選,但他始終不肯為官,讓曹太后十分失望。

    「聽說你這段時間在辦報?」曹太后淡淡問道。

    曹佾點點頭,「我只是暫時幫忙,過段時間會讓駱庭接手。」

    駱庭是曹家女婿,文才很高,因病退仕,不久他會來接手兩家報社。

    曹太后頓時有些不高興問道:「那你做什麼?」

    「我想出去走走,跟隨范寧去新大陸,我對那裡神往已久。」

    「你——」

    曹太后心中氣惱,又拿他沒有辦法,已經是中年人了,總沒個正行。

    「你來見我,就想說這件事?」

    「倒也不是,六叔希望曹家能參與購島,三年前就有這個想法了,希望朝廷能早日定下規則。」

    「曹家為什麼要買島?」曹太后冷冷問道。

    「這是家族的一致決定,不光曹家,高家、潘家、石家、李家、郭家都有買島的想法,大家都希望在海外有個家族的立足之地。」

    曹太后沉默片刻道:「這件事我知道了,你還有什麼事情?」

    「我其他就沒有了。」

    曹太后看了他一眼,「我上次給你六叔送去一封信,他沒有回應嗎?」

    曹佾搖搖頭,「他沒有告訴我!」

    「也罷!那你告訴他,我希望范曹聯姻,此事事關重大,請他務必玉成!」

    曹佾愣住了,半晌問道:「這個范指的是何人?」

    曹太后哼了一聲,「除了范寧,還會有誰?」

    「可是他已經成家有妻多年,曹家早已沒有機會了。」

    「既然他有二妻,那為什麼不能有三妻?」

    三妻是指嫡妻、偏妻和下妻,偏妻和下妻只是說得好聽,但怎麼也不上正房,曹佾張口結舌,「這個,好像不妥吧?」

    「歐陽修的女兒都可以做他二妾,為什麼曹家就不行?你六叔沒有告訴你,是他希望由我來開這個口,只要你答應,我同樣可以封誥命,但這件事關係到曹家未來命運,如果曹家不幹,那以後就不要怪我。」

    曹太后心中有數,僅僅靠威脅,她控制不住范寧,雖然她留了一個重要證據,但她並不想用這個證據和范寧撕破臉皮,這個證據是雙刃劍,傷了范寧,但同時也會把高滔滔之死的真相揭露出來。

    曹太后是擔心一旦官家知道他母親真正死因,在自己死後,曹家就不會有好日子過了。

    想來想去,和范寧坐在同一艘船上,同舟共濟才是最好的辦法,聯姻就是走向同舟共濟的最好紐帶,只要達成聯姻,她就能把最後的證據消滅,也不擔心將來范寧會說出來。

    曹佾憋得滿臉通紅,很顯然,曹家唯一到適婚年齡而沒有出嫁的女孩兒,就只有自己三女兒曹秀,讓自己女兒嫁給范寧為下妻?雖然他一直就很希望范寧是自己的女婿,但這次不是正妻啊!會委屈自己的女兒。

    曹太后又不緊不慢道:「讓秀兒嫁給他,我封她郡夫人誥命,和朱家之女一樣,這件事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曹佾被逼無奈,只得一咬牙道:「我可以答應,但我要知道理由?」

    曹太后嘆了口氣,幽幽道:「狡兔三窟,曹家不就是想去海外建一窟嗎?有了范寧這個女婿,曹家還擔心找不到上好之地?」

    曹佾感覺這並不是真正的理由,但胞姊態度強硬,他也不得不答應下來,這件事他需要去和范家以及朱家商議。

    「如果范寧不答應怎麼辦?」

    「我會親自和他談,相信他會答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