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六十章 路聞噩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六十章 路聞噩耗字體大小: A+
     

    兩天後,范寧乘坐一艘三千石的中型槳船進京了,三千石的船隻可以直達京城,不用再換船,但沿途都是一隊隊萬石海船,自從大宋在南洋開埠后,新港已成為大宋最大的港口,原來的廣州港已屈居第二,而對日本和高麗的貿易主要在明州,所以泉州和福州便成了中轉港,大量的南洋物資和財富運到泉州或者福州,再從福州和泉州走海路去揚州。

    一路上,總是會遇到一隊隊萬石海船南下,這個時候海面上轉為北風,除了槳船,靠信風出海的船隻已經無法再北上,要到明年開春后,泉州和福州的物資才會繼續北上。

    槳船最大的問題就是耗用大量人力,像范寧這艘三千石的海船需要二十四槳,每槳需要三人同時踩踏,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宋朝的槳船不是歐洲中古時代數百人划的長槳船,宋朝的槳船又叫車船,船隻兩邊裝著小風車一樣槳片,水手就像踩踏水車一樣,抱著一根木杆在船底踩踏,船隻就靠槳片的轉動前行。

    二十四槳就是左右各十二個車輪,掉頭時,左邊槳手不踩,右邊槳手猛踩,船隻就掉頭了。

    光范寧這艘三千石的槳船就需要七十二名槳手踩踏,不僅人力成本高,淡水、糧食消耗都相當大,像范寧去澳洲的三萬石巨船,就有四百名槳手在下面踩踏,船隻一半的儲存空間都用來裝糧食和淡水。

    遠洋航行的動力問題必須解決,否則每艘船裝幾百名水手肯定不現實,范寧想起了他年初在明仁工坊里看到了一個紡車零件,就是連動桿,一根杆子帶動另一根杆子運動,這是各種機械運動必須用到的基礎零件,原來宋朝就出現了。

    南洋地區最大的兩座富鐵礦都在呂宋,一座在呂宋島東面,現在已經在開採了,還有一座在棉蘭老島的最北面,都是易於開採的露天鐵礦。

    如果生鐵產量足夠,他們可以造鐵殼船了。

    在南洋尋找新土地的途中,范寧腦海里一直在縈繞著一樣東西,那就是蒸汽。

    蒸汽能否取代人力,成為海船的新動力,這對於遠洋運輸至關重要。

    這天中午,船隻抵達了揚州。

    揚州的朱家碼頭上異常熱鬧,一支由數百艘船隻槽船組成的進京船隊正在忙碌地裝運物資,物資主要是霜糖、綿和棉布,棉布是從大食進口,是用棉花紡織出來的布料。

    之前朝廷曾安排相州官府種植過高昌國的棉花,但效果不好,主要是產量低,還要剝籽,松棉,耗費時間和精力太多,並不太適合小作坊,對細麻的替代性不明顯,加上朝廷心思不在這上面,後來就沒有推廣開,現在只有相州和開封府還有少量種植。

    但如果發明了彈棉椎弓,多錠腳踏紡紗車等等棉紡機器,那種棉一定會推廣起來。

    木綿琉球府和呂宋府運來,足有百萬擔之多,霜糖就是白糖,也有數百萬斤,水稻和香料等物品一直便在源源不斷運入京城,加上大量白銀和黃金運來,大宋愈加富庶。

    范寧沒有去找朱孝霖,船隻直接沿著運河北上,幾天後他坐船抵達應天府時,范寧讓船隻靠岸休息一天,他要去探望一下妹妹范靜。

    范靜年初嫁給了朱齊,朱齊考中進士后,在應天府國子監出任助教,兩口子便住在應天府,聽說小妹已懷了身孕,近一年未見,范寧著實有點想念小妹。

    朱龍曾經去過他們住處,便帶著范寧進了城,應天府和從前一樣熱鬧,各種小攤小販多如牛毛。

    「賣甜玉米、南瓜糕!」

    一名小女孩的叫賣聲引起范寧的注意,他叫住了前面的朱龍,自己走到小女孩面前笑問道:「玉米多少錢一支?」

    小娘子胳膊上挎著一隻竹籃,脆生生對范寧道:「這是揚州種的玉米,那邊水質好,光照足,玉米很甜,十文錢一支。」

    「那本地玉米呢?」范寧又問道。

    「本地玉米不值錢,五文一支。」

    范寧想到前年玉米剛上市時竟然賣到十貫錢一支,這才短短兩三年就跌到幾文錢一支了,可見推廣之迅猛,說到底它就是一種產量很高的廉價雜糧,保證大宋底層百姓生三個孩子都養得起。

    「南瓜糕呢?」

    「南瓜是我家自己種的,很好吃,三文錢一塊。」

    范寧對四名手下笑道:「一人拿一支玉米,兩塊南瓜糕。」

    小娘子很高興,掀開一層布,下面是南瓜糕,切成方塊,她取出十塊,放在小竹片上遞給朱龍,又從籃子最下面取出五個玉米,遞給朱虎。

    「官人,一共八十文錢。」

    范寧摸出一個銀角子遞給她,「不用找了!」

    「謝謝官人!」

    五人分食了南瓜,又開始啃玉米,南瓜和玉米都不錯,從小女孩的生意不太好就看得出,這兩樣糧食已經普及了,所以賣得便宜大家也沒有興趣。

    范寧妹妹的家在應天府國子監旁邊,是一座五畝的宅子,是朱家的資產,范寧當然也給妹妹陪嫁豐厚,一萬兩黃金加三千畝土地,珠寶首飾兩箱,各種綾羅綢緞數十箱,從吳縣坐船出嫁到吳江,一度引起轟動。

    但婚後兩人的生活卻十分低調,加上兩個都是書獃子型,休息日一起逛書鋪就成了小夫妻最大的樂趣。

    范靜的宅子雖然不大,但很溫馨,有三個使女,兩個廚娘和一個老管家,因為懷孕的緣故,范靜的婆婆也和他們住在一起,方便照顧媳婦。

    兄長的到來讓范靜異常開心,她拉著范寧的手問道:「哥哥是進京路過應天府嗎?」

    范寧見妹妹的肚子已經顯懷,至少有六七個月了,便笑道點點頭,「我確實是進京有事,坐一會兒就走,家裡沒有產婆嗎?」

    「有!專門請了一個有經驗的產婆,家就在附近,每天都會來陪我兩個時辰。」

    「你夫君還沒回來?」

    「阿齊要晚點回來,他最近比較忙。」

    「那就算了,下次再見他吧!阿多,過些日子娘也要過來。」

    「那就太好了,有娘在身邊,我就可以多睡一會兒,每天早上起床真的很痛苦,但又不得不起來。」

    兄妹二人閑聊了幾句,這時,朱龍在院門口道:「使君,有件重要之事。」

    范寧起身走出房間,迎上去問道:「什麼事情?」

    朱龍把手中的一份《信報》遞給范寧,「這是昨天的《信報》,剛剛送到應天府,使君看看第一個消息。」

    范寧連忙接過《信報》,一瞬間,他頓時如雷擊一下,驚呆了,《信報》上頭版頭條就一行字:『高太後於昨夜駕崩!』

    .........

    夜已經很深了,船隻在河道中緩慢而行,范寧躺在甲板上獃獃地望著夜空。

    他在泉州聽說高滔滔病重,他心中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所以才急急趕回京城,只是做夢也沒想到,這麼快高滔滔就去世了。

    范寧心中十分傷感,高滔滔畢竟是他的情人,如果說自己對她沒有一點感情,也不完全正確,感情是有的,只是他知道,他和高滔滔之間不會有任何結果。

    但不管怎麼說,他希望高滔滔能有一個好的結局。

    只是………歷史上這麼有名的女人,就是因為自己的到來而早早去世了。

    令范寧心中無限嘆惋和悲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