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循循誘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循循誘導字體大小: A+
     

    當天,韓絳便和范寧辦了交接手續,押送一百五十萬兩黃金和無數珍寶返回京城。

    范寧剛回經略府,曹評和高士林帶著一群官宦子弟找到了他,曹家、高家、潘家、楊家等等數十個權貴家族都在泉州開辦了商行,籌建數月後,商行先後建立起來,接下來是要尋找機會賺錢,各大家族紛紛派出精明能幹的子弟來泉州坐鎮。

    機會不是從天上掉下來,而是跑出來的,尤其要和范寧關係搞好,十幾名軍方世家子弟濟濟一堂,坐滿了范寧的官房。

    曹評是曹太后的親侄,曹國舅的長子,這次曹家拿出十萬貫錢作為本錢,就是打算施展一番手腳,高家也不例外,高家拿出八萬貫本錢,由家主高遵甫的兒子高士林全權負責,高士林是高滔滔的親弟弟,關係更不一般。

    「各位請安靜!」

    范寧擺擺手,吵嚷成一團的房間里漸漸安靜下來。

    范寧這才道:「我理解大家急切的心情,但賺錢不是伸手一撈就能到手,他就是搶掠了,其實賺錢的機會很多,關鍵看大家自己選擇哪個方向。」

    「范使君給我們說說吧!我們現在都一頭霧水。」曹評高聲道。

    范寧點點頭,「目前賺錢有四個方向,一個是貿易,一個是辦工坊,一個是買土地,一個是開礦,貿易大家都知道,一個是對日本貿易,一個是對南洋貿易,還有就是對西方貿易,貿易是來錢最快,販賤賣貴,賺取差價,這個只有本錢,一般商人都能做,說實話,現在做得人比較多,利潤已經沒有以前豐厚了,所以我建議你們做後面三項,但買土地和開礦由於朝廷的法令還沒有下來,暫時不好做,如果能等的話,等一段時間也無妨。」

    「使君覺得買土地的話,朝廷能放到開到什麼程度?」曹評小心翼翼問道,曹家在鯤州淘金髮了大財,他們更關注土地。

    「這個很難說,但海外風險較大,必須要自保,我估計會允許私人武裝存在,也會允許私人建設城鎮,不管你擁有怎樣的自治權,但有個原則不會變,你必須向大宋天子效忠。」

    「使君的意思是說,現在就是自治權的大小朝廷還沒有確定,對吧!」

    范寧點點頭,「是這個意思,我必須說實話,海外買土地風險比較大,朝廷還有考慮太多這方面的情況,我建議暫時不急著出手,可以先把基礎打好。」

    曹評連忙問道:「使君說的基礎打好是什麼意思?」

    范寧微微一笑,「去海外發展,最關鍵的就是人,你買下土地,沒有人你怎麼開發?買下礦山也是一樣,你要招募到勞工才行。」

    「但聽出金礦和銀礦知政堂不肯交給私人。」這次問的楊憲,他是楊文廣的幼子,原是宮廷侍衛,和高士林關係極好,這次是代表楊家來泉州。

    范寧道:「你說是嘉佑五年的天子令,這道天子令目前只針對鯤州和琉球府,大家如果看到昨天的《小報》和《信報》,就會知道,大宋已拿下呂宋諸島,面積相當於五十個開封府,各種資源異常豐富,目前經略府準備開發呂宋島,這座大島的面積相當於京東路,河流中金砂含量較大,還有幾座大金礦和銅礦,易於開採冶鍊,目前礦山開採權在經略府手中,但是否放開私人開礦卻是由知政堂決定,昨天聽韓相公的意思,知政堂只傾向於放開採礦,金砂田還是希望由官府主導。」

    大堂內頓時吵成一團,這些官宦子弟大多數都沖著淘金砂田去的,曹家和高家在鯤州淘金髮了大財,讓很多家族都眼紅,如果朝廷不放開淘金,那海外開拓還有什麼意義?

    事實上,主張不放開淘金的卻是范寧,在上次知政堂議事上,范寧就提出鯤州的教訓,放縱淘金會破壞農業,使移民人心不穩,最多允許私人開礦,開礦需要一定技術和本錢,普通人做不了,就不會像鯤州那樣引發全民淘金熱。

    這時,高士林站起身厲聲道:「大家安靜,聽范使君說話,要吵的話出去吵!」

    高士林是太后親弟,天子的舅舅,資歷也比較大,他的威信很大,眾人頓時安靜下來。

    范寧又緩緩道:「呂宋島剛剛才拿下來,需要先移民、然後站穩腳跟,事情比較多,所以無論賣地也好,開礦也好,至少三年內不會批准,我剛才說了,如果能等的話,可以等上幾年,如果只想賺錢,那麼建工坊和走貿易路線是個好辦法。」

    這時,潘泉舉手問道:「剛才使君不是說,現在貿易獲利已經沒有從前豐厚了嗎?」

    范寧笑道:「剛才我說,只做貿易的話,利益沒有從前豐厚,這是事實,我用細麻舉例,一匹細麻在大宋最便宜的收購價格是八百文,去年南洋市場上一匹細麻是三千文,而對方商人接手價格是兩千文,那麼一匹細麻的獲利就是一千二百文,但我得到最新消息,細麻對方商人的接手價格已經跌到一千五百文了,除非你自己開店賣給普通百姓。」

    「那一匹細麻還有七百文的獲利啊!」

    范寧搖搖頭,「帳不是這樣算的,你還有租船費用對不對,一匹細麻的租船費是兩百文,那利潤就只剩下五百文了,你這邊開商行,還要派人去收購,市舶司還要收五厘的稅,最後算下來,一匹細麻只有三百文的利潤,還不如大宋內部,據我所知,大宋內部的一匹細麻還能賺到四百文錢。」

    眾人都沉默了,范寧看了一眼眾人又繼續道:「這就是純貿易的利潤,但如果走工貿就不一樣了,你們都知道的,范氏商行建造了一座三千張織布機的工坊,已經開工了,每匹細麻布的本錢已經降到五百文,他們自己還有船隊,那他們一匹細麻的凈利就是八百文,如果他們再自己種麻,那麼本錢還要再降一百文。」

    這時,一直沉默的曹評道:「范使君能否安排我們去參觀一下工坊?」

    旁邊高士林笑道:「這件事不用麻煩范使君,我去找那兩個小子,我和他們關係熟著呢!」

    .........

    好容易打發走了這群權貴子弟,范寧才長長出了口氣,這幫傢伙一心想去淘金,那怎麼行,必須要引導他們到實業上去,造船、建工廠、發展遠洋貿易,這才是強國之道。

    這時,門外傳來的蘇亮的聲音,「我找他有急事,你趕緊給我通報一聲。」

    范寧笑道:「季常,讓蘇知州進來吧!」

    片刻,蘇亮快步進來道:「你快去看看吧!那幫移民都在鬧著回家呢,大營內亂成一團。」

    「發生了什麼事?」范寧問道。

    「還不是你變掛唄!」

    蘇亮沒好氣道:「朝廷之前說好讓他們去琉球府,可你又說大部分人得去呂宋府,大家就炸開了,吵嚷著朝廷是騙子,要回家!」

    「為什麼不願去呂宋府?」

    「還不是嫌遠唄!讓他們去琉球府就說了好久,騙他們說就隔一座海峽,平時沒事還可以坐船來泉州看看花燈什麼的,所以他們才肯遷徙,現在又說去呂宋府,他們死都不肯去了。」

    范寧眉頭一皺,起身道:「走吧!我們去看看。」

    兩人離開經略府,帶著隨從騎馬向城外的大營奔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