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返回故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返回故里字體大小: A+
     

    七天後的上午,船隻抵達了木瀆鎮,他們將在木瀆老宅休息兩天,然後再繼續南下。

    老宅空關著,但依舊乾淨整潔,大家稍微收拾一下,便各自休息了。

    范寧則去了家族,他離家較早,和范氏家族接觸不多,只是在他父親去世的丁憂期間,他住在木瀆,這才和家族的關係密切起來。

    范寧在族長的陪同下,給堂祖父范仲淹和父親范鐵舟掃了墓,又在木瀆鎮請數十名族人吃了午飯,這才跟隨三叔范鐵牛回家。

    范鐵牛現在是木瀆鎮的二號員外,僅次於劉院主,他的宅子是在鎮子最東面,佔地二十餘畝,後面便是一望無際的農田,他現在有五千畝上田,除了自己的兩千畝地外,朱佩陪嫁的三千畝上田也交給了他,另外范鐵牛還經營著鎮上的三家酒樓和兄長范鐵舟留下的醫館。

    酒樓和醫館是留給范寧同父異母的兄弟范明孝,這孩子過繼給了范鐵牛,現在是范鐵牛的次子,目前在延英學堂讀書。

    「明孝現在如何了?」范寧問道。

    「這孩子很孝順聽話,只可惜讀書差了一點,進延英學堂還是破格錄取的,他只考上了縣立木瀆鎮學堂,我個人感覺,他不太適合走科舉的路子。」

    范鐵牛說得很含蓄,畢竟這也是范寧的弟弟,他不能剝奪孩子讀書的機會。

    范寧點點頭,「讓他讀完縣學和府學,然後我安排他去太學學醫,回來後繼承醫館。」

    宋朝的太學下面不僅是經學,還有武學、律學、醫學、算學、書學、畫學,培養很都專門人才,一般都要考進去,但也有名額照顧官宦子弟。

    對范寧的安排,范鐵牛沒有異議,他長子陸敏在外面闖蕩了,估計不會再回鄉,他則希望次子留在家鄉繼承他和兄長的事業。

    「阿婆怎麼樣?」范寧又問道。

    「她很好,吃得好,睡得好,身體很硬朗,就是耳朵不太好。」

    范鐵牛看了看天色,又笑道:「她正好午睡了,晚點你再來看她。」

    「好吧!看看你種的東西去。」

    范鐵牛精神一振,連忙帶著范寧向後宅走去。

    別人家的後院弄的是假山魚塘,花草樹木,但范鐵牛的後院卻種菜種糧,倒是有個兩畝大的魚塘,裡面真是養魚。

    「去年冬天我塘泥肥了土,土質很疏鬆,肥力肯定夠了,就怕玉米和南瓜有什麼特殊要求。」

    「特殊要求倒沒有,關鍵是陽光充足。」

    「陽光沒有問題,我家後院沒有大樹遮擋。」

    走進後院,竟驚訝地發現後院的菜地和糧田佔地足有十畝,居然還有溝渠和田埂,范寧著實有點無語,三叔這是多麼熱愛種田,范鐵牛有點不好意思道:「我在外面種地,會被別人笑話,我只好躲在家裡種,種了幾十年,拋不下啊!」

    來到中間的兩畝地,「這是玉米地,我種了一畝地,已經長出小苗了,我每天都會來澆水施肥,長勢很好。」

    果然整整齊齊長滿了玉米小苗,間距一尺,綠油油一片,長勢喜人。

    范寧笑道:「種得很好啊!到夏天就能收穫了,全部留著種子,明年五千畝土地全種上,然後三叔就等著封爵吧!」

    范鐵牛咧嘴笑得合不攏,范寧卻打斷了三叔的憧憬,「那南瓜呢?」

    「南瓜在這裡!」

    范鐵牛連忙把范寧帶到一個角落,這裡搭了幾個粗壯的低矮木架子,方便南瓜爬藤,佔地也是一畝左右,瓜苗也已經長出來,照耀在陽光之下。

    范寧一顆心放心了,他不擔心玉米,而是擔心南瓜,怕它不適應這邊水土,現在看起來,自己是白白擔心了,和後世的南瓜沒有什麼區別。

    「三叔,這兩樣農作物大宋沒有的,你要千萬小心,春天當心冰雹,最好兩邊搭個架子,萬一下冰雹,趕緊用油布蓋上。」

    「我知道,等會兒我就弄架子,我對孫子還沒有這麼精心照顧呢!」

    范寧翻了個白眼,你孫子在哪裡呢?

    .........

    在故鄉只休息了兩天,范寧帶上范明軒,眾人再一次啟程南下了,在吳江稍停了一個時辰,范寧和朱佩去拜訪了在家裡養老的朱元甫。

    朱元甫確實老了,手上和臉上長滿了老年斑,精神也大不如前,兩個月前,朱元駿病故,安葬在衡陽,他最後被貶為衡陽縣尉,在那裡走到了生命盡頭,他的子孫按照他的遺言,將他葬在衡陽,加上他們已在衡陽購置產業土地,朱氏這一支就算留在衡陽了。

    這件事對朱元甫的打擊很大,這就意味著分裂的朱家不可能再復原。

    「我也想開了,枝開散葉,朱家一支留在衡陽也不是不可以,百年後,他們的子孫再來吳江尋根吧!」

    相對於朱元駿,朱元甫更關心自己的兒孫,他握住范寧的手,吃力道:「我四個兒子,老三和老四都是庸碌之輩,不求進取,我已留給他們足夠的財產,隨他們去吧!只有我的次子孝霖精明能幹,明白事理,可以做一番事業,阿寧,你幫幫他吧!算是我最後求你這件事。」

    范寧嘆口氣道:「祖父不要再說了,好好休息,我一定會儘力!」

    朱元甫臉上露出寬慰笑容,又握住孫女的手笑道:「朱家最有出息的還是我的佩兒,找的郎君多好,我真的放心了!」

    朱佩感覺祖父是交代遺言,她心中難過,頓時淚如雨下,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范寧讓祖父休息,扶著妻子從房裡走出來,對她道:「去把大哥找來,見見祖父吧!」

    范寧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見朱元甫了。

    朱佩點點頭,快步出去了。

    這時,朱孝霖請范寧坐下說話,朱孝霖和兄長朱孝雲是一母同胞,而老三和老四分別是兩個小妾所生。

    相比朱孝雲的溫文爾雅,朱孝霖則更像父親朱元甫,簡直就是朱元甫的翻版,其實在朱元甫的四個兒子中,范寧也更喜歡老二朱孝霖,儘管朱孝雲是他的岳父,但朱孝雲就像一本教科書,什麼都按照規矩來,一絲不苟,住在他府中,就算晚點回來,也要向他說明情況,讓范寧很不習慣。

    相反,朱孝霖卻像一本充滿了人情味的通俗小說,溫和、精明、善於變通,很接地氣,不光朱佩喜歡他,連范寧也很喜歡和他聊天。

    朱孝霖笑問道:「我昨天接到三叔的來信,說你勸說他投資紡織工坊?」

    范寧笑問道:「二叔有興趣嗎?」

    朱孝霖點點頭笑道:「我們年初已經分過家產,老三和老四要的是金銀和土地,你岳父分的是父親收集的古玩字畫,奇石給了長孫,房宅和酒樓則分給了所有的孫子,我繼承的是父親的產業,四十八家朱氏錢鋪和朱氏船隊,阿寧,我不能坐吃山空啊!」

    「二叔擅長哪一方面?」

    朱孝霖想了想道:「我執掌船隊十年,最了解最擅長的就是船隊運輸。」

    「二叔,我給你指條大路,朝廷已經決定,把揚州定為最大海外物資集散中心,二叔儘快去揚州沿長江大量購買土地,修建倉庫群;其次,二叔可以考慮在揚州建一個最大的海貨集散市場;第三,二叔可以涉及造船和運輸,把朱氏船隊打造成為內河最大的運輸船隊。」

    「剛才你還說造船?」

    范寧微微笑道:「我說的造船是指造十萬石以上的巨型船隻,我記得長江沿岸有好幾家歷史悠久的船坊,好像有幾家經營得不太好,二叔可以買下來。」

    「十萬石不太可能,木料承受不住,我覺得木船三萬石就到極限了,最多張二十帆。」

    其實范寧也知道十萬石可能性不大,十萬石載重六千六百噸,木船辦不到,像有名的寶船也就載重五萬石,大約三千噸左右,排水量近萬噸,載重十萬石,那幾乎是航空母艦了。

    所以范寧也只是這樣說說,但重點不是在這裡,范寧笑道:「二叔,我說是買船行!」

    朱孝霖呵呵一笑,「你說的是京口楊氏古船行,能造萬石大船,東主楊青死後,幾個兒子爭家產鬧得不可開交,去年底他們曾找到朱家,想以十萬貫的價格把船行賣給朱家,我父親覺得這個價格太高,還價七萬貫,他們說回去商量,到現在還沒有回信。」

    「二叔可以考慮把它拿下來,然後再出高價挖海船經驗豐富的老船匠,務必造出三萬石以上的海船。」

    買船行或許朱孝霖要想一想,但去揚州買地卻正合他意,何況范寧還透露出這麼重大的消息,他簡直有點等不及了,明天去出發去揚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