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煞費苦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煞費苦心字體大小: A+
     

    半個時辰后,范寧離開了內宮麒麟殿,返回皇城,一炷香后,身心舒暢無比的高滔滔慢吞吞從地圖房出來,在六名貼身宮女的簇擁下,返回了她批閱奏摺的來鳳閣。

    來鳳閣也在麒麟殿內,高滔滔在房間里休息片刻,喝了杯茶,問貼身宮女彩娥道:「凝碧家裡情況如何了?」

    凝碧也是她的六個貼身宮女之一,這六人都是她從王府帶來,跟隨她多年,這裡面她唯一不太放心的就是凝碧,這孩子家裡總是出事,前年母親去世,最近聽說她父親又病重了。

    「好像已經去了,家裡在籌錢給他父親下葬呢!」

    「你把她叫來!」

    不多時,一名宮女進來,跪在高滔滔面前,「奴婢參見太后!」

    高滔滔問道:「凝碧,你跟隨我快八年了吧!」

    「奴婢八歲就在太後身邊,下個月就八年了。」

    「那我平時待你如何?」

    宮女低聲道:「不是父母,勝似父母!」

    高滔滔滿意地點點頭,又問道:「聽說你父親不幸去世,你為何不告訴我?」

    「太後為國事操勞,奴婢不敢用家事來煩擾太后。」

    「這就是你不對了,你們六個都是我養大的,我把你們視為自己的女兒,你有難處為什麼不告訴我?」

    宮女咬一下嘴唇道:「家裡還有幾畝薄田,兄長賣了也夠葬父了。」

    高滔滔嘆了口氣,「土地是你父親留下來的,你兄長怎麼能賣掉,你早點告訴我,就沒有這些煩惱了。」

    她隨即對彩娥道:「從我的例錢里拿兩百兩銀子給凝碧兄長送去,讓他好好把父親安葬了。」

    宮女凝碧的淚水刷的下來了,磕頭道:「太后大恩,奴婢粉身碎骨也不能回報了。」

    「傻孩子,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們跟了我那麼多年,你們有困難,我怎麼能袖手旁觀,去吧!」

    凝碧重重磕了幾個頭走了。

    高滔滔稍稍鬆了口氣,這六個宮女,自己得把她們的嘴捏緊了。

    這時,一名宦官在門口道:「官家來給太后請安!」

    「讓他進來!」

    高滔滔心中稍稍警惕,兒子一般都是傍晚來請安,他怎麼現在就來了?

    片刻,趙頊快步走了進來,跪下磕頭道:「皇兒給母后請安,祝母親身體康健,心情舒暢。」

    高滔滔微微笑道:「皇兒免禮!」

    「謝母后!」

    趙頊站起身在旁邊下首垂手而立,又道:「今天兒臣聽說范經略使進宮述職,兒臣心中期待,特向大儒請了假,提前趕回來。」

    原來如此,想想也不可能,兒子怎麼可能知道。

    高滔滔笑道:「你是關心海外開拓的情況吧!」

    「正是!」

    「其實哀家也非常關注,你皇祖父留下遺旨,海外開拓關係到大宋中興,就在剛才哀家和你皇祖母聽了范使君關於琉球府重啟的彙報,范使君為了讓琉球府走上正軌,將一個極其敵視大宋的土著部落完全絞殺了,很血腥,可以說斬盡殺絕,皇兒怎麼看這件事?」

    趙頊沉吟片刻道:「若是大宋臣民,我必憫之,若是我大宋的敵人,我必斬盡殺絕,這是皇祖父留給兒臣的遺訓,大宋社稷為天。」

    高滔滔欣慰道:「哀家就怕你被那些腐儒所誤,現在看來,你確實是一個合格的皇帝,哀家也同樣支持范使君的做法。」

    停一下,高滔滔又道:「哀家等會兒要在紫微偏殿召集知政堂和范使君商議移民琉球府之事,你也一起參加吧!」

    趙頊頓時又驚又喜,連忙道:「兒臣還想單獨和范使聊一聊海外開拓之事。」

    「明天吧!」

    高滔滔微微笑道:「這些天春色很好,我很想去金明池散心幾天,皇兒陪我一起去,你直接在金明池召見他,和他好好聊一聊日本國的貿易問題,我也很感興趣。」

    「兒臣遵旨!」

    高滔滔隨即下旨,召集知政堂諸相和海外經略使范寧在紫微偏殿議事!

    她又派人通知曹太后,請她一併出席,曹太后卻對海外開拓毫無興趣,借口身體不適,婉拒了高滔滔的邀請。

    .........

    范寧從皇城出來已經快到黃昏了,他直接乘坐馬車前往岳父朱孝雲府上,馬車裡范寧暗暗搖頭.

    他當然知道高滔滔未必是真的關心海外開拓,她只是想再創造兩人相聚的機會,著實有點讓范寧頭大。

    不過有一弊必有一利,在高滔滔和趙頊的強烈干預下,知政堂當即決定,不用再等災荒發生,直接從陝西路和河北路招募兩萬戶佃農前往琉球府,當然不是一下子能做完,范寧籌建琉中縣和琉南縣也需要時間,雙方約定,一年之內陸續遷移去琉球府。

    另外,在趙頊的建議下,知政堂通過了在小琉球群島成立琉璃縣的決議。

    這些收穫有點出乎范寧的預料,不過想到高滔滔要求自己定期進京向朝廷述職,范寧心中著實佩服高滔滔的手段,做得水滴不漏,這個女人還真是厲害。

    馬車緩緩在朱孝雲府門停了下來,等候多時的朱佩快步走出來,她有些埋怨問道:「怎麼到現在?」

    「沒辦法,被知政堂和高太后叫去參加相國議事,天子也去了,關係到琉球府的開發,比較重要。」

    兩人走進府中,見到了朱孝雲,朱孝雲看起來氣色還不錯,有說有笑,沒有絲毫被貶黜的沮喪。

    朱孝雲把范寧請進書房,一名使女給他們上了茶,朱孝雲緩緩道:「這次大調整也在我的意料之中,由文彥博抄刀,下手還真是又狠又准,所有由張堯佐推薦的官員都不放過,我和張堯佐其實沒有交集,但當年我在出任審官院判官時得罪過文彥博,這次把我也順帶稍殺了。」

    朱孝雲絕不承認自己是因為在張堯佐一事上站隊不清晰才被貶,而是把原因追溯到十幾年前,不過范寧也了解自己這位岳父,規矩大,還死要面子。

    范寧笑道:「岳父大人一直沒有升三品,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沒有出任過大府的主官,這次岳父大人出任成都知府,我個人覺得倒是好事。」

    朱孝雲心中極為寬慰,還是自己女婿看得透徹,自己才五十餘歲,仕途至少還有十幾年,他就不信自己升不上三品,之前可以說是先帝對自己有點成見,那麼以後呢?尤其是自己出任成都府主官,這樣的資歷就算是出任宰相也足夠了。

    「還是賢婿說得對,我在地方主官上還是差了一點火候,導致在升三品時無力,這次出任成都知府還真不是壞事。」

    兩人又閑談幾句,朱佩過來請他們去吃晚飯,翁婿邊走邊說向飯堂走去。

    ........

    入夜,朱孝雲夫婦將女兒和女婿送上了馬車,朱佩笑道:「那就祝爹爹一路順風,我就不來送爹爹了!」

    朱孝雲笑道:「不用你送了,把你母親和兄長照顧好就行了,阿寧,有空多寫信來。」

    「我一定會給岳父大人去信!」

    兩人在窗口揮揮手,馬車緩緩啟動,離開了府宅,王氏對丈夫笑道:「你現在總算承認,這個女婿比你強了吧!」

    朱孝雲苦笑一聲道:「他不是一般的強,而是妖孽,才二十六歲,居然做到正三品金紫光祿大夫,本朝沒有誰能比得了他。」

    王氏疑惑道:「但我也聽說很多年輕人登上高位的事情。」

    朱孝雲冷笑一聲,「那是皇族,要麼就是依靠祖蔭封一個高品虛官,和阿寧完全不是一回事。」

    「倒也是!」

    王氏笑道:「你不覺得真正厲害的是老爺子嗎?從小就看準了阿寧,這份眼力一般人可沒有。」

    朱孝雲搖搖頭,「估計老爺子也沒有想到阿寧會有今天,哎!我也得努力了,再不努力,我最後一次機會也會喪失了。」

    夫妻二人轉身回府宅。

    馬車在大街上緩緩而行,朱佩望著窗外的匆匆行人沒有說話,遠處的酒樓和茶館格外熱鬧,一家青樓前,幾名濃妝艷抹的女子正在拉客,不少男子半推半就地跟她們進去了,朱佩忍不住低低嘆息一聲。

    「阿佩,你有心事?」范寧看了她一眼問道。

    朱佩索性靠在丈夫肩頭,小聲道:「母親今天和我談了很久,她說你子嗣太單薄,希望我給你納妾,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太自私,你這麼年輕,卻只有三個女人,準確說只有兩個,阿雅還不算,兒子和女兒各一個,你去泉州,我應該讓阿雅照顧你的。」

    范寧心中有點慚愧,他和高滔滔的事情還真不能說,沉吟片刻道:「我這人雖然從來不去青樓,但也談不上聖人,食色性也,我偶然也會有衝動,不過說起娶妻納妾,我卻沒有太多的想法,至少現在不會有。」

    「可你現在只有一個兒子。」

    范寧摟了摟她肩頭,笑道:「你和倩姐還會有孩子的,阿雅也會有,現在我們不要提娶妾之事,我可不想為了傳宗接代而取妾。」

    朱佩幽幽嘆息一聲,「現在你沒有這種念頭,但將來呢?還真說不清楚。」

    「不要再想這種事情了,再過三天,我們就離開京城南下。」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