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三十章 泉州小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三十章 泉州小聚字體大小: A+
     

    范寧詳細詢問了東番人的生活和習慣,東番人最初有九千餘人,因為不斷被小黑人搶掠殺戮,百餘年來,人口已下降了大半,現在只剩下三千餘人,主要分佈在南部的沿海地區,雖然不種田,以捕魚為生,但婦女卻會紡線織布,使東番人無論男女都穿著土布麻衣。

    另外,他們會常常去泉州和福州,用海貨換取糧食以及日用品,打交道多了,他們很多風俗禮儀基本上和沿海一樣,語言也相通,所以東番人融入琉球府要比當年的鯤族人容易得多。

    相比東番人,范寧更關心高山人,阿朗笑道:「高山人大概有五六千人,以打獵為生,人很淳樸,我們千年來都相安無事,他們也是被小黑魔所逼,不敢下山,偶然會下山和我們換鹽,如今宋軍滅了小黑人,只要善待高山人,他們遲早會臣服大宋。」

    「為什麼這樣說?」范寧關心地問道。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高山人生活也同樣困苦,有獵物就可以飽餐,沒有獵物就挨餓,男子三四十歲就死了,孩童能存活下來不容易,我建議官府在城外建一些市場,賣鹽、糧食、日用品之類,有機會我給他們說說,他們就會拿獵物來交換,時間久了就慢慢信任了,他們也希望日子過好一點,也希望孩子能活下來,所以我說他們遲早會下山,臣服大宋,不過需要時間。」

    范寧聽完周密的翻譯,欣然對兩個首領道:「明年官府將同時修建琉中縣和琉南縣,到時你們會和大宋百姓一樣分配土地和糧食,一樣享受免稅待遇,我會安排人員南下,在你們駐地開辦學校和醫所,教孩子們讀書識字,給當地人看病,會送給你們糧食布匹和生活用品,我也相信你們的日子也會越過越好。」

    兩名酋長千恩萬謝告辭走了,他們是坐漁船從海路過來,范寧一直送他們到海邊,望著船隻遠去。

    這時,知縣張贏笑道:「使君要把計劃提前了?」

    范寧點點頭,「我原來考慮明年修建琉中縣,後年修建琉南縣,現在看來,明天兩座縣城可以同時修建,很多先期的籌備事宜現在可以著手了。」

    ........

    三天後,沉寂已久的銀礦和森林又開始熱鬧起來,兩萬五千日本勞工開始了他們為期三年的勞作,整頓礦山,修築道路,挖伐樹木,整個琉球縣周圍三十里都變成一個熱鬧的大工地。

    宋軍從鯤州帶來大量雄黃粉,用它製成雄黃包佩戴在身上,可以有效防止毒蛇和毒蟲的襲擾。

    琉球縣的百姓也開始耕地種菜,整個縣城變得生機勃勃。

    五天後,軍隊將最後一支五十餘人的土著生番包圍消滅,至此,這支來自呂宋北部,霸佔琉球島西部平原兩百餘年的兇殘土著人徹底消亡了。

    范寧率領兩千水軍乘船返回泉州,作為琉球知府,他要提前著手籌建琉南縣和琉中縣,另外,他還要回朝廷彙報和日本國簽署的貿易協議,畢竟這是國與國之間的貿易協議,必須由朝廷批准后才算正式生效。

    .........

    范寧的新家還在熱火朝天的修建,輪廓已經出來了,細節暫時還看不出來,林俊生向他保證,一個月後就可以正式交付使用。

    這時,李大壽和蘇亮都已經上任,一個出任泉州市舶使,一個任泉州知府,范寧只見到李大壽,沒有見到蘇亮,蘇亮到下面縣裡視察去了。

    中午時分,在靠近經略府的一家酒樓內,范寧給李大壽斟滿一杯酒道:「泉州市舶司畢竟才成立,各方面經驗不足,我建議你去一趟廣州市舶司,學習一下他們是怎麼管理。」

    李大壽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一臉鬱悶道:「問題不在這裡,而是你的海外經略府,你在經略府下設立了貿易署,這不是和市舶司重複了嗎?」

    范寧啞然失笑,原來李大壽的心病在這裡,他笑著解釋道:「經略府確實涉及貿易,但只管官方貿易,民間貿易不管,民間貿易還是由市舶司管理,兩者並不衝突。」

    「還是會有問題,官方貿易是免稅的,但民間貿易卻要征五厘的稅,比如同樣是南洋香料,最後官方貨物就便宜,你這不是與民爭利嗎?」

    「等等!你這個想法不對,香料一向是由官府榷賣,就算民間運來的香料也必須賣給香藥局,官府對香料徵稅也只是對它的成品徵稅,像胭脂、香袋之類,你如果走私香料,那可不是徵稅問題,那是要殺人的。」

    「我說的不是香料,是別的貨物,像藥材、珍寶、毛織品、生綿之類,他們要徵稅,官商卻免稅,這就是事實嘛!」

    范寧搖搖頭,「你還是不了解官方貿易的真正含義。」

    范寧壓低聲音道:「知政堂那幫混蛋讓權給我的條件,就是一年上繳給朝廷一千兩百萬兩白銀,讓我去哪裡弄這麼多黃金白銀,那隻能用商品輸出,去換取海外的黃金白銀,我甚至還要幫日本探礦,教他們煉銀,不就是為了滿足知政堂那幫老傢伙越來越大的胃口嗎?」

    李大壽終於有點懂了,「你是說官方貿易是把貨物運出去,然後把黃金白銀運回來,並不是把海外貨物運回來?」

    范寧點點頭,「正是這樣,海外貨物運回來就由明仁明禮他們去做,官商不涉及。」

    李大壽遲疑一下又問道:「可是你在宋朝買貨物也要花錢,你本錢哪裡來?」

    「當然是知政堂拿出貨物來,茶餅、瓷器、絲綢,布匹,除了絲綢需要從江南調貨外,其他貨物本地官府都有經營,我給你指條發財路,讓你父親或者你弟弟來泉州開辦商行,從各地民間收購土布,再交給官商賣到海外去,一倍的利潤,幾年下來,你爹爹就能在京城買座十畝的大宅了。」

    李大壽確實有點動心了,他父親上次在京城買宅被騙,後來錢追回來,房子也沒有買成,幾千貫錢還捏在手中,讓父親和兩個弟弟來泉州發展倒不錯,父親坐鎮泉州,兩個弟弟去江南兩道收購布匹,反正不愁銷路,李家就能做大了。

    范寧喝了口酒又道:「明仁和明禮已決定在泉州開一家織布坊,三千張織機,大宋第一,泉州招不到這麼多女工,他們還要去日本招募一千名少女,不過他們只供自己商行,不給官商,所以我讓你把父親和弟弟都找來,別光做布匹生意,也可以去中原收購民窯瓷器,收購絲綢。」

    「可海外有這麼多人買貨物嗎?」

    「怎麼沒有,光一個日本國就有一千萬人口,你想想看,需要多少貨物?還有大食商人,還有更西方的國度,光瓷器和絲綢就能帶來多少黃金白銀,王安石拚命要變法,從權貴手中奪利,與其內部殺得你死我活,還不如大家齊心合力,向海外去尋找財富。」

    李大壽低頭沉思片刻道:「只是我出任市舶使,卻讓父親和兄弟來做海外貿易,是否會被人詬病?」

    范寧冷笑一聲,「你並沒有以權謀私,何懼之有,再說,有我撐著你,你怕什麼,誰都知道明仁明禮是我堂兄,可誰會查他們?」

    李大壽為官多年,其實他心裡也明白,如果自己被查,並不是因為他以權謀私,而是范寧倒下的結果,他也知道範寧想打造一個很大的海外商團,作為他的心腹,這個擔當自己必須要有。

    他點點頭,「我再稍微考慮一下。」

    「你再考慮一晚,明天我就要進京,你把信給我,我回來時讓人去平江府捎給你父親。」

    「好吧!明天一早我把信給你。」

    李大壽也下定了決心,就算讓自己一個兄弟來經營也不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