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二十章 紫川府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二十章 紫川府宅字體大小: A+
     

    喝了口茶,程隴又試探著問道:「剛才使君說過兩天去琉球府?」

    「程員外對琉球府有興趣?」

    「以前有,但現在年紀大了,一心想回家鄉養老。」

    「程員外今年貴庚?」

    「五十二歲了。」

    范寧微微笑了起來,「廉頗八旬尚不服老,程員外才五十二歲,就想著養老了嗎?而且程員外的子侄都在外打拚,誰來給程員外奉老?」

    程隴被范寧說破了心事,老臉不由一紅,他之前說要回鄉養老,那只是怕范寧有顧慮,不好意思買自己的宅子,事實上他從日本回國,就是想在國內大展拳腳,他才五十二歲,新娶的嬌妻才二十歲,至少還能再奮鬥十幾年,養老也只是說說罷了。

    程隴連忙喝茶掩飾自己的心虛,偏偏心急,一下子嗆住了,咳嗽半天才緩和過來。

    范寧又笑道:「怎麼樣,程員外對琉球府有興趣嗎?」

    程隴見范寧認真,他沉吟一下道:「事實上,我從日本國回來后,就考慮在琉球府開一座商行,其實不光我有這個想法,當時很多商人都有這個想法,但到現在為止,琉球府也只有兩三家小商行,使君知道是什麼緣故嗎?」

    「你儘管暢所欲言,算是讓我了解一些情況。」

    范寧隨即又把陳慥叫進來記錄,程隴沉思片刻道:「琉球府有幾個很不利的因素,第一是交通,雖然琉球府北面的琉球天然港不錯,可以停泊萬石大船,但從海港到縣城還有二十幾里路程,貨物不敢放在海港上,只能運進城內,可是一下雨,路就爛得寸步難行,走進去,泥水就淹到膝蓋了,大車走幾步就陷進泥潭,我們把這段路叫做鬼泥路,喊了這麼多年,但從來不修。

    第二個不利因素就是安全,其實第一問題也是安全問題,如果安全,那就直接在碼頭上修建倉庫,又何必進城?據我所知,從大宋進入琉球的第一天開始,就遭遇到當地土著的強烈反對,土著用毒箭偷襲的方式,不斷騷擾軍民,商人和他們的夥計也死了不少,我在日本認識的一個林姓泉州商人,前年春天就被土著毒箭一箭射穿脖子,當場斃命,丟下孤兒寡母,就是這個事件導致泉州商人集體撤回,說到底,安全問題才是最大的攔路虎,其他瘴氣、毒蟲,根本算不上,我身上揣二兩雄黃和兩瓶丹藥,就從來沒有遇到過毒蟲,也不怕瘴氣。」

    范寧默默點頭,昨天泉州商人設宴為他接風洗塵,宴會上誰都不提琉球府,看樣子是有根源在裡面的。

    「還有呢?」范寧又笑問道。

    「還有就是產權問題,打個比方,我在琉球府發現一座金礦,沒錯,金礦是屬於朝廷的不假,但我能不能開採?我還要去朝廷審批,聽說朝廷早已關掉金銀礦的審批,我發現這座金礦又有什麼意義?使君,恕我直言,朝廷這幾年對海外開拓已經沒有了最初的熱情和寬容,處處與民爭利,寒了不少人的心啊!」

    范寧知道程隴說的是實話,趙禎全面收縮海外開拓后,三司便收回了全部海外金銀礦,不準私人開採,鯤州幾條河的私人採金都被迫停止,明禮和朱家都是在這個背景下被迫離開鯤州。

    鯤州官府甚至連朱雀島上的金砂也不準朱家開採,朱元豐一怒之下,把朱雀島退還官府,這次范寧赴泉州上任,朱元豐沒有明確表態跟隨,就和這件事有關係。

    范寧點點頭,「這次我出任海外經略使,和新帝登基有很大關係,三司已經把礦山等資源的審批權下放給了經略府,我會執行朝廷的規定,你發現金礦,那你就有開採權,只要把五成的收穫交給官府,另外一半就是你的.

    另外,我也會根據礦主的要求派出軍隊駐防,之前,土著猖獗就是因為狄使君沒有調兵權和動武權,而我有,我會調動大軍嚴厲絞殺作惡的土著,願意配合官府的土著,我會雇傭他們一起發展.

    總之,琉球府的安全問題,是我第一個要解決的攔路虎,這次我去琉球府,明禮和他岳父李堯也會跟我一起去,如果程員外有時間,我們不妨一起去看看。」

    「范使君什麼時候出發?」

    「後天一早出發。」

    程隴想了想道:「好吧!我就暫時不回福州,跟隨使君去琉球府看看。」

    ........

    程隴隨即告辭而去,范寧讓朱龍去找一名庄宅牙人,把房宅交給他去過戶,他自己吃完午飯後,便步行前往新宅。

    新宅位於經略府的西面,相距只有兩里,在經略府樓上,就能清晰地看見新府的小山,那座小山當地人都叫它貝山,遠看確實像個貝殼躺在地上。

    新府距離晉江也很近,只有百米左右,府宅南面是繁華的商業街,而北面則是大片荒地,雜草足有半人高,一直延續到晉江江畔,大約有三十畝左右。

    范寧在北面的大片荒地前看良久,如果這片土地買下來,新府就面臨晉江,再修建一座私人碼頭,可以直接上船出海。

    范寧隨即對朱龍道:「這片荒地我打算買下來。」

    「卑職去打聽一下這片土地的所屬!」

    朱龍調轉馬頭去了,范寧這才從南面大門走進府宅,看管府宅的老家人已經被程隴接走,府宅內空空蕩蕩,再無一人,范寧讓士兵們在外間休息,他獨自進內府,細細打量這座宅子。

    這座宅子至少有二十年沒有住人了,收拾得還算不錯,沒有雜草叢生的情形出現,這也是熱帶地區的特點,光熱水量充足,無人打理的話,幾年後就會變成一片叢林。

    不過收拾得不錯,房屋還是很老了,牆體有大量裂縫,而且除了主房外,其他附屬房子和圍牆都是泥土夯成,難怪修這麼大一座府宅才花了一千五百貫錢,房子的質量確實比較堪憂。

    這座宅子唯一的優勢就是有一條飛瀑的獨山,還有一片小湖泊,但這也是最大的優點,整個泉州城也只有五座玲瓏小山,還有縣城內兩座比較大的山,都成了百姓遊玩的景點,當然還有延綿數十里的東屏山,不過它在縣城圍牆之外。

    全套幾百件傢具也不錯,竟然是用龍腦香木打制而成,龍腦香木在呂宋和南洋一帶分佈極廣,這種大樹體內的樹脂就是著名的香料龍腦香,也就是冰片。

    這時,朱龍匆匆趕來道:「啟稟使君,那片樹林當時是一片農田,和這座小山一起賣給了程員外的岳父,他岳父還曾經自己種糧食,他二十年前去世后,那片農田就擱荒了,後來便長滿了雜草,既然使君買下了這座府宅,地契過戶后,那片荒地也歸使君所有了。」

    范寧愣了半晌,他還真沒有仔細看地契,那地契上面應該是八十畝地,而不是五十畝,這倒是好事了,替自己省下很多麻煩。

    范寧又讓朱龍去請泉州另一個豪門的家主林俊生過來,林家和李家在泉州都是以造船出名,也是天下數一數二的民間造船大戶,都有各自的大船塢,能建造萬石海船。

    另外林家還從事建築業,在福州、建州、泉州一帶,修建了無數的府宅和寺院,范寧自然是打算把這座府宅交給林家重建。

    泉州各大商人和名門士家范寧都基本上見到了,但第一士族蔡家卻始終沒有露面。

    不多時,身材矮小的林俊生匆匆趕來,進門便躬身行禮道:「小民林俊生參見使君!」

    「林員外不必客氣,今天是我有事要拜託林員外。」

    林俊生笑道:「我聽說了,紫川宅被使君買下了,令人羨慕啊!」

    「這裡叫紫川宅?」范寧好奇地問道。

    「正是,如果清晨時從晉江上乘船而過,當霞光映照,就會發現飛瀑竟然是紫色,所以叫紫川宅,這可是大富大貴之兆啊!多少人想買這座宅子而不得,最後被使君買到了,恭喜!恭喜!」

    范寧心中還是有點苦澀,程隴為了巴結自己而痛下血本,居然把紫川宅賣給自己了,范寧心裡明白,程隴不是為了求財,而是為了他的長子程清,既然走上仕途,就需要一個背景靠山,程隴顯然看中了自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