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九章 關鍵人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九章 關鍵人物字體大小: A+
     

    這幾天京城的局勢在平靜中透出緊張,范寧的家人也暫時搬到朱元豐府中,被嚴密保護起來。

    而范寧則住在神武軍軍營中,暫時把朝務交給文彥博和韓絳二人,事實上,當天子病情惡化后,整個朝廷的朝務都基本上停止了。

    所有官員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最後一刻到來。

    皇嗣趙頊也停止了讀書,被保護在神武軍軍營內。

    神武軍軍營位於東宮北面,是一座佔地兩百畝的小軍營,基本上沒有訓練場地,營房是用磚瓦修建,一排營房可以居住千人左右,足有三十多排營房,除了士兵的營房外,還有倉庫和軍械庫以及主帥營房。

    這裡只是兩萬神武軍臨時駐地,神武軍的正式營房是在東城外的金明池畔。

    范寧是在黃昏時分回到軍營,朱龍給他帶來了最新消息。

    「根據我們的監視情報,張昇、趙濂、張虎生、張金定以及蔣元五人昨天下午幾乎同時抵達城外張堯佐的西城莊園,他們在莊園內呆了一夜,直到今天中午才離開。」

    「張堯佐呢?」

    「張堯佐還在莊園內,另外,從各地趕來的庄丁已經達到五千人左右,官人,我們是不是要提前動手,拔掉這座莊園?」

    范寧搖搖頭,「畢竟天子給了他丹書鐵劵,現在天子尚在,如果現在動手,會嚴重損害天子的權威,皇嗣也允許,只能兩種可能,要麼他們先動手,要麼等天子過世。」

    「卑職明白了,但卑職覺得,最好能夠提前了解到他們的詳細計劃。」

    范寧看了看名單笑道:「這五人好像都不是輕易背叛張堯佐的人。」

    朱龍笑道:「是人就有弱點,卑職已經發現了一個人的弱點,並且有了部署。」

    「你是指那個把妓院當做家的人?」

    「就是他!通過他,我可以得到張堯佐昨晚的密議內容。」

    朱龍便向范寧彙報了他的詳細計劃,「可以一試!」范寧欣然同意了朱龍的方案。

    ..........

    夜幕剛降,西大街彩蝶樓前便燈火通明,幾名妖艷的娼女在門口招攬顧客,彩蝶樓在京城的檔次只能算中等,但就算是中等妓館,一旦沉溺進去,就算家有萬貫家財也經不起銷金窟的揮霍。

    張大全就是這樣的年輕人,其實他還遠遠談不上家財萬貫,只是有個比較有錢的姐夫,但他已經完全沉溺進彩蝶樓這座溫柔鄉中了。

    范寧所說的把妓院當做家的年輕人就是他。

    張大全自從父母雙亡,但有一個頗有姿色的姐姐,他姐姐便是蔣元的小妾,張堯佐的侄女十分強勢,不準小妾進府,蔣元只得將她養在外面,三年前,她給蔣元生了一個兒子。

    張大全在彩蝶樓前轉了幾圈,實在心癢難耐,他摸了摸空癟的口袋,轉身便飛奔而去。

    清風茶館內,張大全嬉皮笑臉對朱龍道:「就這一次,大哥再借我五十兩銀子,保證......」

    「放屁!」

    朱龍罵道:「每次都是保證,你自己算算,已經欠我多少銀子了?」

    張大全撓撓頭,「我還真沒算過。」

    「已經五百兩了,你該還了。」

    張大全還從未想過還錢,他雖然好色,但並不愚蠢,他知道對方接近自己是為了姐夫,但沒有關係,只要對方給他錢玩女人,他甚至都可以出賣。

    朱龍也很了解他這一點,所以有些事情也明著告訴他。

    「朱大哥,你不就是想打聽消息嗎?你給我銀子,我給你消息,咱們是交易,怎麼能讓我還錢呢?」

    「哼!交易?只有我給你銀子,但你的消息在哪裡?」

    「你不是沒有問嗎?」

    朱龍點點頭,從口袋裡取出十錠黃金,放在桌上,「這是一百兩黃金,價值一千兩銀子,我問你買一個消息,消息給我,黃金你拿走,以前的欠債一筆勾銷。」

    張大全望著黃澄澄的金子,『咕咚!』吞了口唾沫,眼睛都紅了。

    「你要什麼消息?」張大全沙啞著聲音問道。

    「你過來!」

    朱龍附耳對他說了幾句,笑道:「就這個消息,今天晚上給我消息,這一百黃金歸你!」

    「那我姐姐會不會有危險?」

    「你姐姐不會有危險,相反,她會大賺一筆,你說對不對?」

    張大全一想也對,蔣元在姐姐存了至少上萬貫錢,還有一座三畝的宅子,蔣元一死,錢和宅子不都歸姐姐了?

    「好!我們一言為定。」

    .........

    張大全匆匆趕回大姐家裡,張大全的阿姊叫做張鳳,原本是礬樓的歌妓,被蔣元看中贖了身,成了蔣元的小妾。

    張大全一進家門,卻見阿姊在收拾東西,他嚇一跳,「阿姊這是要去哪裡?」

    「你姊夫下午過來,讓我先回老家避一避,說這兩天京城會有兵災發生。」

    張大全頓時急了,姐夫已經來過了,他急道:「那姐夫還會再來嗎?」

    「他明天一早會來送我離去,大全,怎麼了?」

    張大全稍稍鬆了口氣,問道:「萬一姐夫出了什麼事,錢和房子怎麼辦?」

    「你是怎麼說話的?」張鳳狠狠瞪了兄弟一眼。

    「我只怕萬一,你也知道那隻母老虎不會放過你的。」

    張鳳沉默一下道:「你姐夫已經把取錢的憑據給我了,房子和地契都是我的名字。」

    「阿姊,姐夫說有兵災,具體什麼時候啊!」

    「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也要躲啊!難道你希望自己兄弟死在亂軍中?」

    「你明白跟我一起走就是了。」

    「阿姊,我最近在做一筆生意,人家定金都給我了。」

    張大全掏出一錠十兩黃金,「這就是定金,做一筆酒生意,成了我能賺一百兩黃金,就是在明天交割,你得告訴我,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我得躲開兵災啊!」

    張鳳見兄弟居然改邪歸正做生意了,心中倒也歡喜,便道:「你姐夫說在皇城那邊,應該和你沒有關係,具體時間好像是晚上,半夜吧!」

    「半夜什麼時候?」

    「我哪裡知道,你姐夫就說是半夜,說半夜要舉大事,他多喝了幾杯,否則他還不會說。」

    「阿姊,我知道了,我去安排一下,你趕緊收拾吧!阿姊,別告訴姐夫我來過了。」

    「我什麼時候在他面前說過你?一提到你,他就發脾氣,你稍微爭氣一點,我也有點面子。」

    張大全不想再聽阿姊鴰噪,轉身便飛奔而去。

    ..........

    范寧聽完朱龍的報告,點點頭道:「明晚半夜,那就是三更時分,蔣元是關鍵人物,務必要在明晚把他拿下。」

    「官人,可以利用張大全把他誘出來。」

    范寧微微一笑,「明天晚上城門一關,張堯佐就和城內失去聯繫了,等關閉城門后動手!」

    「遵令!」

    朱龍匆匆去了,這時,坐在一旁的趙頊道:「詹事,張虎生的飛豹軍怎麼辦?」

    范寧笑道:「殿下,張虎生的飛豹軍的任務必然是來阻擊神武軍,但飛豹軍駐紮在城外,必須等蔣元給他開城門,只要我們把蔣元拿下,張堯佐所有的計劃都會受阻,所以微臣說蔣元是承上啟下的關鍵,拿下蔣元,張堯佐的計劃就斷了。」

    趙頊嘆口氣,「詹事,還是讓我去和皇祖父呆在一起吧!他或許想見我。」

    「這也是我想讓皇嗣做的事情!」

    趙頊一怔,「我不太明白?」

    范寧上前一步低聲道:「我們需要兵符,調城外禁軍!」

    「可是兵符和玉璽都在皇祖父那裡。」

    范寧搖搖頭,「現在玉璽和兵符在你皇祖母手中,你最好能拿到兵符和調兵金牌。」

    趙頊也知道形勢緊張,他便點點頭,「我會告訴皇祖母,請他務必將金牌和兵符交給我,但詹事打算派誰去調兵?」

    范寧道:「想來想去,也只有韓相公,只能拜託他了。」

    趙頊點了點頭,他沒有再耽誤,立刻起身走了。

    范寧又負手走了幾步,他覺得有必要和韓琦好好談一談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