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八章 危機與柔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八章 危機與柔情字體大小: A+
     

    張堯佐西城莊園的一間密室內,張堯佐高舉三支香跪下,在他身後,五名心腹也跟著跪下。

    「皇天在上,大宋列祖列宗在上,天子深受奸佞蒙蔽,妄選皇嗣,嚴重威脅大宋江山社稷長治久安,臣張堯佐、張昇、趙濂、張虎生、張金定、蔣元六人,甘願拋棄性命,肝膽相照,願為大宋重立新儲,盪清朝廷妖霧,還天下朗朗乾坤。

    在此,我們發誓,將精誠團結,共富貴、同患難,絕無二心,若違此誓,天人共戮!」

    六人念完誓言,張堯佐挽起袖子,拔出鋒利的匕首,將手腕割開一個口子,鮮血滴入六隻裝滿酒的碗中。

    「一起來吧!」

    其餘五人依次割血入碗,眾人端起酒碗一飲而盡,張堯佐大笑,「我們今天歃血為盟,相信我們的事業一定會成功!」

    形勢危急,張堯佐終於拿出了自己最後的實力。

    五人中,張昇、張虎生、張金定都是張堯佐的族侄,趙濂則是張堯佐的女婿,蔣元不僅是張堯承的女婿,而且二十年前被張堯佐從死囚中救出,對他忠心耿耿。

    五人的實力也不弱,張昇官任禮部尚書、右散騎常侍,離入相只有半步之遙,趙濂接任右諫院,出任右諫議大夫,這是兩名文職高官。

    另外三人都是武將,張虎生、張金定和蔣元都在禁軍中出任將軍,手握五萬大軍,其中蔣元任右監門衛將軍,掌管著一半皇城。

    當然,張堯佐還有一些重要黨羽,像副相國田況、三司副使牛晉,大內副總管趙長濟、工部侍郎姚令臣等等,甚至還有四十餘名中低級官員,以及數十個州縣的官員,這些都是張堯佐多年積攢下來的勢力,甚至在去年張貴妃去世前夕,他的勢力達到最高峰時,朝中七成以上官員都支持他。

    現在的勢力雖然已經大大削弱,但依舊十分可觀,只不過張堯佐害怕人多口雜,泄露了機密。所以今天的誓盟只讓最核心的五人參加。

    發完盟誓,眾人來到隔壁議事堂,張堯佐滿懷信心地對眾人道:「根據宮中的最新消息,天子已經病危,也就兩三天內的事情了,我決定在後天晚上三更時分舉事,我們要殺趙頊和范寧兩人,同時搶到國璽和虎符,控制天子和曹皇后,保護琅琊王趙文惲,這是首先要做的四件大事,其次是頒布立新皇儲旨意,爭取在後天中午前完成大局。」

    說到這裡,張堯佐望著蔣元道:「你的軍隊是關鍵,你有多大把握控制軍隊?」

    蔣元道:「軍中主要將領都是我提拔的親信,至於中低層將領,只要告訴他們,我們是保護天子,捍衛皇宮,他們都會聽令」

    張堯佐又對張虎生道:「你的兩萬軍隊是精銳中的精銳,你負責阻擊神武軍,我估計范寧就在軍中,只要能斬殺范寧,神武軍就會不戰而潰,神武軍和東宮我就交給你了,我只要范寧和趙頊的人頭。」

    張虎生點點頭,「我不會讓太師失望!」

    「張金定的兩萬軍負責控制京城各大城門,不準城外軍隊趕來勤王。」

    「遵命!」

    張堯佐最後對張昇和趙濂道:「一旦軍隊控制了局面,接下來就是你們登場了,聯絡百官、擁戴新儲君都是你們的事情,總之,我各個環節都會考慮周全,不能出半點差錯。」

    眾人又接下來商議細節,眾人在太師府內商議了整整一夜,天亮時,終於制定了一個完整的方案。

    張堯佐雖然已疲憊不堪,但眼睛里依舊十分興奮,他舉起酒杯道:「各位,為了我們的奪嫡成功,我們喝了這杯酒以示壯行!」

    「乾杯!」

    ..........

    范寧早在兩個月前便組建了一支情報隊伍,這支情報隊約三百人,底子便是朱家培養的私人衛士,另外又從神武軍中挑選了部分武藝高強的士兵。

    之所以組建這支情報隊伍,也是因為趙禎越來越惡化的病情和趙頊登基前不斷產生的壓力,這種壓力來自於各種勢力的利益訴求。

    新皇登基成為國之大事,很大程度上就是各種利益的重新洗牌組合,關係到一個家族幾十年的利益,所有人都不會旁觀,所以越臨近登基,各個家族或者利益集團的訴求就開始出現了。

    如果僅僅是利益訴求倒也罷了,就擔心一些反對趙頊的力量會在這個關鍵時刻粉墨登場。

    趙宗實的反對力量已經在幾個月前被清除,剩下最大的一個反對力量就是張堯佐了,或許還有一些隱性反對力量,但都比不上張堯佐的反對力量強大以及形勢緊迫。

    坦率地說,范寧在趙宗實事件的情報方面是失敗的,若不是朱潔告訴他朱元豐給了趙宗實三千兩黃金,這件事他就完全蒙在鼓裡,這件事給了范寧很大的教訓,他不可能每次都那麼幸運,要想完全控制局勢,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全面監控。

    ..........

    在靠近皇城東門的一座五畝府宅內,高滔滔終於從極度的興奮中漸漸平靜下來,豐腴的嬌軀伏在范寧強壯的身體上,他們有了第一次后,在一個月後又有了第二次,緊接著第三次、第四次........

    高滔滔今年三十一歲,只比范寧大六歲。

    在某種程度上,高滔滔已經成為范寧的秘密情人,這座府宅便是高滔滔花了兩萬貫錢買下來,非常隱秘,成為高滔滔和范寧的幽會之處,她在范寧這裡不僅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極大滿足,同時也獲得一份安全感。

    「阿寧,我還沒有準備好!」

    高滔滔有點慌亂地對范寧道:「我很多事情都不會!」

    「慢慢來!」

    范寧憐愛地撫摸著高滔滔白膩的臉龐,安慰她道:「什麼事情都是多接觸后才漸漸熟練起來,你會成為很優秀的皇太后。」

    「是不是你對女人也是這樣,接觸很多就熟練了,阿寧,你究竟有多少女人?」高滔滔笑問道。

    「目前你是第四個!」

    「看來你還算老實,沒有在外面花天酒地?」

    范寧搖搖頭,「我從不去青樓,但並不代表我是正人君子。」

    「我知道,你對女人有自己的原則,朱佩和你青梅竹馬長大,歐陽倩是你難忘的戀情,阿雅是你對她有一份憐惜,那我呢?」

    「因為你將是皇太后!」

    范寧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深深吸一口氣道:「征服你,我也有一種莫大的成就感。」

    梅開二度后,兩人再度平靜下來,范寧穿上了衣服,高滔滔從後面摟著他脖子問道:「我進宮后怎麼辦?」

    范寧沉默片刻,拍拍她的手笑道:「可能不會像現在這樣,滔滔,你是太后,那時你要考慮自己的身份和影響。」

    「我們就這樣結束了?」高滔滔幽幽問道。

    「我不知道,我想出去走一走,大概一兩年,我不知道回來后你會變成什麼樣子?滔滔,到了那時再說吧!」

    高滔滔也沉默了,她穿上衣裙,又問道:「張堯佐那邊有異常嗎?」

    范寧點點頭,「他十三個莊園的七千庄丁開始向東京西城外的莊園集結,這是個非常明顯的信號,他要動手了!」

    「那針兒會有危險嗎?」高滔滔緊張地問道。

    「他不會有危險,放心吧!我掌控著局勢。」

    范寧將她摟在懷中,親了親她的嘴唇,笑道:「假如將來我從外面歸來,你還能為我守住貞潔,或許我會給你一個大大的獎勵!」

    高滔滔原本有些黯然的目光忽然一亮,「你此話當真?」

    「我說話算話!」

    高滔滔深深注視著范寧道:「你太小瞧我了,我說過,除了你之外,我這輩子不會再有第三個男人,我只是希望,到了那一天,你不要太絕情!」

    說完,高滔滔摟住范寧的脖子,忘情地和他吻在一起。

    這一吻,范寧便無法離去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