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七章 皇權無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七章 皇權無情字體大小: A+
     

    高滔滔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激范寧,彩娥帶回來的話一下子將她滿心的負罪感消除了,是的,王爺被帶走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是張堯佐密告天子巨鹿王謀反,而且還證據確鑿,這才是天子下決心處理王爺的根本原因。

    自己只不過是為了保護兒子,不讓兒子受到這件事牽連,為什麼要把丈夫的罪責攬到自己身上,這件事與自己何干?

    如果這件事是自己的責任,那麼王爺昨晚就該被帶走了。

    可昨晚上天子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就說明他根本沒有受自己的影響。

    根本原因還是在張堯佐,是張堯佐害了王爺。

    高滔滔的心結悉數解開了,她再沒有任何負罪感,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輕鬆和解脫,至少她不會再擔心丈夫害自己兒子了。

    這時,使女在門口稟報,「洪公公求見王妃!」

    洪公公叫做洪德元,是大內副總管,在宮中權勢很大,高滔滔點點頭,「請他進來!」

    不多時,一名長相富態的中年宦官走進房間,他進門便恭恭敬敬磕頭,「老奴洪德元參見王妃!」

    高滔滔淡淡道:「洪總管,我們很多年沒見了吧!」

    「是!差不多十五六年。」

    「洪總管找我有什麼事?」

    洪德元取出一個小包,恭恭敬敬放在桌上,「這裡面有三枚半玉,是王爺的玉佩,據說可以提三千兩黃金,小人便斗膽取來還給王妃了。」

    這件事如果沒有人跟進,那麼這三千兩黃金最後就入內庫了,很顯然,洪德元抓住這個機會,把玉佩還給王妃,算是提前站隊了。

    高滔滔看了一眼玉佩,低聲問道:「王爺會怎麼樣?」

    洪德元嘆了口氣,「我也是聽伺候官家吃飯的宮女說的,張堯佐告的狀很重,說王爺勾結大將要謀反,如果真的屬實,王爺這一關恐怕難過了,王妃要有心理準備。」

    「那我兒呢!」

    高滔滔又問道:「他會不會受影響?」

    洪德元心中道,『如果皇嗣受影響,我還會來嗎?這麼明顯的事情,這個女人居然不明白。』

    「請王妃放心,皇嗣不會受任何影響,雖然張堯佐把皇嗣也一起控訴了,但官家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左右去安慰皇嗣,讓他不要胡思亂想。」

    高滔滔確實鬆了口氣,自己的預防起效果了,兒子沒有被連累。

    「天子的情況怎麼樣?」

    洪德元回頭看了一眼使女,高滔滔揮揮手,兩名使女退了下去,洪德元這才壓低聲音道:「太醫原本以為官家還能堅持半年,但現在他不敢說這話了,他給我說,最多兩三個月。」

    「我知道,洪總管很有心,居然把三千黃金還給我了,我會記住的!」

    洪德元大喜,連忙道:「為王妃效力,是老奴的榮幸,王妃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老奴,只要老奴能辦到,絕不推遲。」

    「我知道了,有什麼事情,我會麻煩洪總管。」

    洪德元起身告辭了,高滔滔擺弄著三塊玉佩,漸漸陷入沉思之中。

    ………

    趙禎半夜忽然醒來,他稍稍動了一下,兩名宦官立刻上前扶住他,「陛下,要起夜嗎?」

    趙禎擺擺手,氣息虛弱地問道:「他....還跪在外面?」

    一名宦官點了點頭,趙禎嘆了口氣道:「讓他進來!」

    「陛下,太醫不讓您費神。」

    「我知道,這件事朕必須處理好,快去!」

    宦官只得匆匆出去了。

    在趙禎的寢宮外,趙頊還跪在台階前,他從晚上跪到現在,淚水已經在他臉上幹了,他只想懇請皇族饒過他的父親,他寧可放棄皇位繼承。

    這時,一名宦官輕輕扶住他,「殿下,陛下讓你進去。」

    趙頊站起身,低頭跟隨宦官走進了房間,趙禎披了一件外袍,坐在床榻前。

    趙頊上前跪下,「皇祖父......」

    「你過來!」

    趙頊用膝蓋為步,爬到趙禎面前,趙禎忽然抬起手,狠狠給了他重重一記耳光,隨即劇烈咳嗽起來,渾身蜷縮成一團。

    趙頊捂著臉哭道:「孫兒該死,孫兒不該擾亂皇祖父養病。」

    趙禎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慢慢坐起身,指著趙頊道:「你這個沒用的東西,朕把大宋江山交給你,你竟然像女人一樣的是非不分,你告訴朕,不!」

    趙禎回頭令宦官道:「去側店靈堂的牌子全部拿來!」

    兩名宦官飛奔而去,片刻抱回來三塊靈牌,放在旁邊小桌上,靈牌上是宋高祖、宋太宗、宋真宗的名諱。

    趙禎指著靈牌問趙頊,「你在列祖列宗面前告訴朕,是大宋社稷重要,還是你父親重要?」

    趙頊看了看靈牌,終於低下頭,小聲道:「大宋社稷重要!」

    趙禎點點頭,「既然你明白這一點,那我就告訴你,我之所以不容你父親,並不是他想奪朕的皇位,而是他要奪你的皇位,為了大宋社稷,為江山永固,就算你再恨朕,就算你將來挖了朕的陵寢,但朕依然不會饒他,滾吧!朕不想再解釋了。」

    一名宦官扶住趙頊,低聲道:「不要再讓陛下生氣了,快走吧!」

    趙頊萬般無奈,只得跪下磕了一個頭,起身走了。

    趙禎望著他走遠,低低嘆了口氣,「希望這件事,能讓他徹底成熟起來!」

    ........

    趙頊走出寢宮,忽然伏在橋頭失聲痛哭,這時,宦官副總管洪德元出現在他面前,靜靜看著他。

    好一會兒,趙頊拭去淚水問道:「洪總管有事?」

    洪德元將一捲紙遞給他,「這是三位將軍的供詞副本,你拿去看,然後你就會明白了。」

    趙頊點點頭,接過紙卷轉身走了,這時,洪德元忽然道:「我今天下午見到你母親,她已經接受現實了。」

    趙頊渾身一震,「母親知道了?」

    「王妃說她曾再三勸過你父親,但你父親不聽,一意孤行,所以你母親早就知道會有這個結果,她平靜接受現實,她只希望你平安無事。」

    趙頊默了默點頭,轉身快步離開了皇宮。

    ........

    時間漸漸到了十二月中旬,東宮議事已運行了三個多月,但運轉得並不順利,始終面臨各種矛盾和觀念的碰撞。

    十二月中旬時,海外經略府提出再遷徙四萬人去琉球府開建新府的申請,這個申請在朝廷內部引起軒然大波,知政堂堅決反對這個勞民傷財的方案。

    但這個方案卻得到了東宮議事的支持,東宮詹事范寧認為琉球府多年打不開局面,一方面是朝廷的熱度下降,另一方面就是遷徙民眾太少,十幾年才遷徙了一萬五千人,又不像鯤州那樣能招募日本勞工,當然開發緩慢。

    從短期看,開發琉球府確實支出遠遠大於收穫,但從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歷史來審視,開發琉球府絕對是功在千秋的大事。

    范寧對未來渲染得很好,但並沒有說服知政堂的相國們,他好容易說服文彥博和韓絳通過的移民方案,卻在知政堂遭到了一致否決。

    就算趙頊支持范寧的方案也沒有用,韓琦甚至破天荒的第一次對范寧的一意孤行提出了警告。

    就在這時,天子趙禎的病情出現了惡化跡象,常常陷入昏迷狀態,一昏迷就是好幾天,由於常處於昏迷狀態,趙禎的記憶開始嚴重衰退,甚至已經認不出大臣,也忘記了自己是誰?

    由於天子的病情惡化,朝廷便暫時擱置了琉球府移民方案,十二月二十一日,天子趙禎再一次陷入重度昏迷,這位執政了四十年的天子終於到了彌留時刻。



    上一頁    下一頁

    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
    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