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五章 社稷為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五章 社稷為大字體大小: A+
     

    趙禎剛剛睡下,但還沒有睡著,一名宦官小聲在帳簾外稟報,「陛下,皇後娘娘有急事求見!」

    趙禎本不想見,但一轉念,這似乎是曹皇后第一次在夜間求見自己,他便答應了,「請皇后稍等片刻,朕馬上就來!」

    趙禎又重新起身,兩名宮女幫他穿上一件寬鬆的禪衣,頭髮稍稍挽一下,帶上紗帽,趙禎便在宮女的扶持下,向暖閣走去。

    暖閣燈火通明,曹皇後身著宮裝端坐在軟榻上,在她身後,高滔滔則顯得有點緊張。

    曹皇后並不想晚上來找天子,她沒有這個習慣,但禁不住侄女的苦苦哀求,她只得拉下臉,夜裡來求見天子。

    在皇宮,君臣關係是第一位,夫妻關係才是第二位,所以當趙禎走進暖閣時,曹皇后連忙起身行禮,他們之間完全看不出是一對夫妻,當然,張貴妃就不一樣了,她會撒嬌,會抱住趙禎的脖子,讓趙禎感覺自己是丈夫。

    曹皇後身上則看不到這些,兩人敬重太多,禮數太多,反而失去了人情味。

    趙禎擺擺手,「皇后免禮,這麼晚找朕有事?」

    曹皇后猶豫一下道:「是巨鹿王妃有急事向陛下稟報。」

    趙禎看見了高滔滔,高滔滔就是在皇宮裡長大,當年,他初寵張貴妃時,曹皇后曾想把年方十四歲的高滔滔獻給趙禎,以取代張貴妃,但被趙禎拒絕了。

    高滔滔長得十分美艷嬌媚,足以打動任何一個男子,如果不是曹皇后獻給他,說不定趙禎就寵幸她了,但那時趙禎的心已經被張貴妃填滿,他不想再和曹皇後有什麼交集。

    而現在,趙禎心中確實略略有些後悔,不過他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他再有非份之念,他也只能迅速把這份悔意壓在心中,他可不想被曹皇后看出來。

    「請坐吧!」

    趙禎溫和地笑道:「滔滔也不用太客氣,就和從前在宮裡一樣。」

    「多謝陛下!」

    高滔滔心中稍定,就在她來皇宮的路上,一個壓抑已久的想法在她心中漸漸成熟,既然丈夫嚴重威脅兒子的皇位,那她為什麼不能取代丈夫,來捍衛兒子的皇位?

    事實上,她這個想法也是今天下午被范寧激活,在她和范寧激情纏綿之時,范寧在她耳邊說了這句話,『你會成為大宋最美的皇太后』。

    她當時並沒有理解范寧這句話的深意,但它像顆沉睡已久的種子,被適當的溫度和濕度催活了。

    這個想法已經在她心中成熟,但她還需要得到天子的認可。

    高滔滔坐下來,沉吟一下道:「巨鹿郡王這些天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威脅到了皇嗣的地位,臣妾再三考慮,決定向陛下彙報這件事,請陛下阻止他!」

    趙禎顯然對趙宗實的行為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他並沒有感到吃驚。

    不過他對高滔滔的決定倒有點驚訝,這個女人居然在揭發自己的丈夫。

    「他又做了什麼?」趙禎端起茶盞淡淡問道。

    「臣妾發現他這段時間和三名左右驍衛的將軍關係過密,今天居然給三人各轉了一千兩黃金。」

    趙禎手微微一抖,茶盞中的參湯差點灑出來,他目光瞬間變得嚴峻起來,不過很快就被一貫的淡然遮掩住了。

    「他哪裡這麼多黃金?」

    「他問朱家要的,也是朱家把這件事告訴我。」

    趙禎點點頭,朱家和趙宗實的關係他早就知道,這也很正常,當年他能坐上天子位,不就是郭家和曹家在後面支持他嗎?

    朱家顯然也是想在趙宗實身上投資,也算是比較成功,至少趙宗實的兒子上位了。

    「朕已經把神武軍划給東宮,趙宗實應該沒有必要再聯繫其他軍隊了吧!」

    高滔滔已經感覺到姨母在用嚴厲的目光看著她了,但她不想失去機會,她咬一下嘴唇,低聲道:「他聯繫軍方,不是為針兒準備的。」

    曹皇后心中一嘆,這個女人把丈夫出賣了,不知自己帶她來見天子,是不是自己這輩子最愚蠢之事?

    趙禎的瞳孔頓時收縮成一線,他當然聽懂了高滔滔的意思,趙宗實要奪兒子的皇位。

    半晌,趙禎緩緩道:「朕有點累了,你們退下吧!」

    曹皇后和高滔滔起身告辭,趙禎起身便向自己寢宮走去。

    走出殿門,曹皇后冷冷道:「你自己回去,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曹皇后不再理睬她,轉身上了鳳輦,返回自己寢宮了。

    高滔滔也輕輕鬆了口氣,她不會在乎姨母的態度,至少她今晚已經成功在天子心中打下一道防禦,不管張堯佐再怎麼折騰,都不會再波及到自己的兒子。

    高滔滔腳步變得十分輕快,這一刻她忽然很渴望再見到那個男人。

    .........

    次日一早,趙禎剛剛梳洗完畢,正坐在桌案前用早膳,一名宦官在旁邊道:「陛下,張太師說急事求見,事關社稷!」

    趙禎點點頭,「讓他來見朕!」

    因為溫成皇后的緣故,趙禎對張堯佐十分寬容,儘管張堯佐一次次犯錯誤,但只要不觸犯到趙禎底線,他都會放過張堯佐,甚至上次趙頊在應天府遇刺,趙禎也懷疑是張堯佐策劃,但他因為沒有證據,也就不了了之。

    不多時,張堯佐匆匆趕到,他跪下便道:「陛下,巨鹿王趙宗實企圖謀反,微臣有確鑿證據!」

    趙禎一怔,這才醒悟過來,為什麼昨晚高滔滔要連夜見自己,就是要搶在張堯佐前面,這女人厲害啊!

    這一刻,趙禎對高滔滔的印象完全改變了,高滔滔的果斷、狠絕,為了保護兒子不惜和丈夫劃清界線,讓趙禎驚嘆不已。

    趙禎淡淡道:「有這麼嚴重嗎?」

    「陛下,趙宗實指使李唯臻替他出面,勾結了左驍衛將軍秦有功、吳金翰以及右驍衛將軍劉峙,昨天,趙宗實給了三人各一千兩黃金,微臣有錢鋪記錄,證據確鑿。」

    昨天晚上,張堯佐買通了朱氏錢鋪中的一名管事,搞到了趙宗實和三名將軍的戶頭記錄,當然,沒有范寧的暗中放水,張堯佐也拿不到這些記錄。

    趙宗實接過賬戶記錄看了看,確實是這麼回事。

    「這件事朕知道了,朕會酌情處理,你先退下吧!」

    溫成皇後去世后,趙禎睹物思人,便不願住再在左宮,而搬到曹皇后的右宮居住,右宮這邊都是曹皇后的人,當然不會有人去給張堯佐通風報信。

    張堯佐並不知道昨晚高滔滔已經搶先了,他把密信和賬戶記錄放下,起身退下了。

    張堯佐心中得意異常,他很了解天子,天子越是冷靜,越是什麼都不問,說明他越看重這件事,一定會徹底調查。

    「趙宗實,趙仲針,這次我看你們父子往哪裡跑?」

    .........

    趙禎今天沒有去御書房,而是呆在麒麟宮御書房,等待調查結果。

    這種事情本來就不能聲張,只能秘密進行,甚至連宰相都不能說,派出去的人是千牛備身將軍趙師約,他是開國宰相趙普的重孫,跟隨趙禎已經四十餘年,是趙禎最信任的大將,沒有之一。

    這時,腳步聲傳來,外面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陛下,微臣回來了!」

    「進來!」

    從外面走進來一個鬚髮皆白的大將,正是趙師約,他已經六十餘歲,依然精神飽滿,顯得老當益壯。

    他單膝跪下道:「微臣已調查結束!」

    他上前一步,將三份供狀放在御案上,又退了下去,「這是三人的供狀!」

    趙禎翻了翻供狀,又道:「先說說吧!」

    「微臣秘密抓捕了秦有功、吳金翰和劉峙三人,將他們帶到密營審問,據他們交代,趙宗實確實有取代皇嗣的想法,先為太上皇監國,然後在他們三人的擁戴下登基為帝,給他們三人許下了重爵和榮華富貴,另外,他們昨天每人確實收下了趙宗實給的一千兩黃金。」

    趙禎負手走到窗前,剋制住心中的滔天憤怒,其實這個風險他早就意識到,一旦趙頊未成年登基,趙宗實很可能會成為太上皇監國,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趙禎才決定實施東宮議事,用顧命大臣的方式來解決過渡問題。

    但趙宗實的最終還是觸及了趙禎的底線,他竟然想奪兒子的皇位,趙禎又想到了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高滔滔,這是一個不錯女人,果斷、睿智,兒子的利益高於一切,或許她能幫助趙頊度過那段特殊時期。

    趙禎輕輕嘆了口氣,為了大宋社稷,自己不得不做出決定了。

    「秦有功三人秘密處斬,趙宗實病重,立刻送去南京鴻慶宮養病,你親自送他去,到鴻慶宮后,賜他一杯鶴頂紅!」

    「微臣遵旨!」

    趙師約匆匆走了。

    趙禎只覺身體異常疲憊,他眼前一黑,竟暈倒在內書房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