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三章 護犢之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三章 護犢之心字體大小: A+
     

    由於天氣漸漸寒冷,趙宗實晚上都不怎麼出門了,所以天擦黑后,他的家將也好,車夫也好,都處於放假狀態。

    趙宗實的車夫姓毛,替趙宗實趕了十幾年的馬車,他今年四十餘歲,具體叫什麼名字大家都記得,大家都叫他毛大,他妻子也是趙宗實府上的廚娘,兩人生了一個兒子,已經十歲了。

    毛大是京城本地人,父母去世后給他留了一座小院子,好在距離王府不太遠,他每天都可以回家,然後次日天不亮再趕到王府應差。

    夜已經深了,毛大走出一家妓館的大門,略帶一點醉意,跌跌撞撞往家裡趕。

    走到距離家門不到五十步時,他終於不勝酒力,蹲在牆角嘔吐起來。

    好一會兒,他慢慢清醒,忽然發現他身邊竟然站在幾名彪形大漢,把他圍住了。

    嚇得他後退一步,坐在地上,「你們想幹什麼?」

    為首大漢正是朱龍,他蹲下來冷笑道:「有錢了嘛!可以逛妓院,下館子,你能不能告訴我,金橋錢鋪的一千貫錢是哪裡來的?」

    毛大一臉茫然,「你.....你怎麼會知道?」

    「當然是你兒子說的,那孩子很誠實,問什麼就說什麼?」

    毛大頓時臉色大變,掙扎著要起身,「你們把我兒子怎麼樣了?」

    「你兒子在家裡,我們沒有綁架他,不過我們想找到他,不費吹灰之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毛大怎麼會聽不懂裡面的威脅,他頓時沒有了底氣,垂下頭道:「難道你們也想知道郡王的行蹤?」

    朱龍四人交換一個眼色,朱龍淡淡道:「那一千貫錢是張堯佐送你的,沒錯吧!」

    毛大點點頭,小聲道:「他要知道郡王的一舉一動,每天傍晚我要去李記酒館,那邊有人等我。」

    「你和張堯佐的交易,我們沒有興趣,我們就想知道,這一個月中,趙宗實秘密和誰聯繫了?」

    「具體我也不知道,他見了幾個將軍,應該是禁軍將領,官職不低,好像是李大夫給他聯繫的。」

    「張堯佐知道這件事嗎?」

    「他知道,今天還特地獎勵我一百貫錢。」

    朱龍冷冷道:「你聽著,你和張堯佐之間的交易我不感興趣,但我要知道郡王和誰交易,如果馬車裡坐的是郡王出車,你就戴一頂帽子,如果馬車內不是郡王,就戴頭巾,我可沒有什麼好處給你,但如果你膽敢兩面三刀,我會要你兒子小命!」

    朱龍丟下這句話,便迅速離去了,毛大嚇得一陣陣膽寒,深一腳淺一腳地回家了。

    .........

    外書房內,范寧聽完了朱龍的彙報,雖然范寧已經猜到,趙宗實要收買的三個人是軍方將領,但朱龍還是給他解開了疑惑,是誰幫趙宗實牽的線?

    竟然是左諫議大夫李唯臻,范寧在應天府就聽劉楚說過,李唯臻的妹妹還是侄女,是趙宗實的偏妃。

    「啟稟官人,張堯佐對這件事也是了如指掌,那個車夫確實是被張堯佐收買了。」

    范寧輕輕搖頭,「張堯佐絕對不會告訴車夫,是誰收買了他,就像你也不肯告訴車夫你是誰一樣,這個車夫是在胡亂猜測,不過猜得倒也不離譜,從現在開始,你們四人輪流守在王府附近,一旦趙宗實離開王府,你們必須監視他,我一定要知道,究竟是哪三個將領?這是整個事件的關鍵。」

    「卑職一定查到!」

    .........

    次日中午,趙宗實出門了,這一次他帶了幾名手下,其中就包括劉曲,車夫毛大戴了一頂草帽,趕著寬大的馬車緩緩出了側門,劉曲等四人騎馬跟隨在馬車兩旁。

    馬車來到御街,直接停在朱氏錢鋪的御街總店前,趙宗實直接進了錢鋪,這時劉大管事一眼便看見趙宗實,他連忙離開櫃檯,這是范寧昨天囑咐過他的,如果發現趙宗實來錢鋪,他要迴避,不能讓趙宗實發現有人認識他。

    這也是趙宗實的悲哀,他找不到一個心腹來替他辦這件事,只好自己出面了。

    接待他的是一名管事,他不認識趙宗實,他把趙宗實領到一間半封閉的包廂內,躬身行禮道:「這位貴客,在下有什麼可以效勞?」

    趙宗實坐了下來,取出三枚半塊的玉佩和一張紙遞給他,「這三枚玉佩是否可以提多少黃金?」

    「請貴客稍候!」

    管事匆匆去了,片刻回來道:「回稟客人,每塊玉佩可以提一千兩黃金。」

    趙宗實點點頭,「三千兩黃金,我要全部提走!」

    管事頓時嚇一跳,「現在就要提?」

    「現在就提!」

    管事連忙解釋道:「超過三百兩黃金和兩千兩白銀,必須要提前三天預約,我們好準備,所有的錢鋪都是這個規矩,我們店裡拿不出這麼多黃金,要不,可以兌換成三萬貫錢的交子,現在倒是可以帶走。」

    趙宗實怎麼可能要交子,他只是不想把黃金繼續放在朱元豐的戶頭上,他沉思片刻問道:「那能不能把這三千兩黃金轉到我的戶頭上去?」

    「當然可以,如果客人是新開戶,我們現做一現戶頭,如果您是老客戶,那直接轉到您的戶頭就可以了,這只是一個做賬問題,比較容易實現。」

    「我有戶頭的,同樣做三筆,每筆一千兩黃金。」

    趙宗實寫下自己的名字和戶號,管事匆匆去了,片刻,又回來交給趙宗實三枚半塊玉佩和三張封在信封內的口令條。

    「已經好了,憑玉佩和口令提取黃金,或者轉到自己的戶頭。」

    趙宗實起身匆匆離去,他上了馬車,便向礬樓方向駛去。

    趙宗實並不知道,他此時已被兩撥人遠遠盯住了。

    ........

    半個時辰后,張堯佐率先得到了消息,李唯臻在礬樓開了房間,宴請左右驍衛的三名將軍,秦有功,劉峙、吳金翰,在房間里唱曲的樂妓親眼看見趙宗實給了三名將軍每人半塊玉。

    『半塊玉!』張堯佐冷笑一聲,那是朱氏錢鋪的獨有的提錢方式,而且是三千貫錢以上才會用半塊玉的方式。

    「趙宗實,你真要作死啊!居然和軍隊勾結,你想幹什麼,發動兵變嗎?」

    旁邊張堯承也興奮道:「大哥,事不宜遲,現在就進宮,就說他們父子勾結,準備發動兵變。」

    「再等一等,現在還只是半塊玉佩,他們隨時可以銷毀證據,等他們三人把錢拿到手,證據確鑿,那時才是我們出手最好機會。」

    張堯佐得意一笑,「趙宗實,這一次看你們父子怎麼逃過劫難?」

    .........

    時間剛進入下午不久,范寧便得到守門士兵傳來消息,外面有人有急事找他,他匆匆走出宣德門,只見朱潔站在馬車旁,他立刻意識到,應該是王妃高滔滔找他。

    他上了馬車,朱潔道:「王妃有急事找你。」

    「發生了什麼事?」

    「她沒有說,要立刻見你,在朱樓!」

    馬車很快便來到位於御街的朱樓總店,這裡不僅有一座酒樓,後面還有三座小院,他們來到最裡面的一座小院,這座院子有後門可以出去,比較特殊。

    院子里站在兩名使女,朱潔指了指房間,「她在裡面等你,進去吧!」

    范寧快步向房間走去,朱潔搖搖頭,退出院子,關上了院門。

    房間也是裡外兩間,外面卻沒有人,范寧走進裡屋,卻只見王妃高滔滔站在自己面前,注視著自己。

    「王妃,你這是......」

    高滔滔走上前,緊緊靠著范寧,低聲道:「范寧,我們做一個交易!」

    范寧後退一步,「王妃有什麼吩咐儘管說,不必用交易二字。」

    高滔滔卻繼續向前走,再次貼住范寧,范寧後面是牆壁,已經沒有退路了。

    高滔滔的嬌軀壓在范寧身上,注視著他的眼睛道:「你替我殺了趙宗實,作為回報,我把身體給你!」

    她輕輕抱住了范寧的腰,低聲道:「我不相信任何空口承諾,只有實實在在的付出,我才能放心。」

    范寧嘆息一聲,「報答的方式有很多,王妃何必如此?」

    高滔滔沉默片刻道:「除了你,我不會和任何人做這種交易。」

    范寧看到了高滔滔眼中的一絲情愫,他心中嘆息一聲,但還是搖搖頭,「殺巨鹿王有違人倫,這個交易恕我無法答應。」

    高滔滔微微一笑,「你是怕將來針兒清算你?」

    「是!」

    范寧坦率承認道:「你說得沒錯!」

    「那好吧!我不要你殺他,但我要他勾結軍隊將領的證據,我今天就要,一樣的交易。」

    范寧點了點頭,「今晚上就可以給你。」

    高滔滔忽然背過身去,慢慢解開了裙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