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一章 東宮議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零一章 東宮議事字體大小: A+
     

    文彥博在兩天後抵達了京城,他之前因為涉嫌行賄溫成皇后一事被貶為河南府尹,時隔數年,文彥博再一次被啟用。

    不過這一次不是為相國,而是實任太子少傅,組建東宮議事,利用他老道的處政經驗、崇高的威望以及廣博的人脈為皇嗣趙頊順利繼承大統保駕護航。

    文彥博果然名不虛傳,上任第一天就和知政堂達成了共識,確立了東宮議事的地位。

    崇文館貴客堂內,皇嗣趙頊(趙仲針改名),東宮詹事范寧、太子賓客韓絳以及太子少傅文彥博圍桌而坐,聽取文彥博和知政堂的談判彙報。

    「微臣和知政堂達成的第一條妥協便是,東宮議事是臨時機構,一旦皇嗣登位,東宮議事隨即解散。」

    文彥博看了一眼三人,見三人都無異議,又接著道:「達成的第二條妥協是,知政堂不向東宮議事彙報,而是向皇嗣彙報,由皇嗣行使部分君權,東宮議事不是和知政堂平行的權力機構,而是皇嗣的輔佐參事堂,東宮議事不刻印章,但可以使用皇嗣的印章,轉回奏摺批複。」

    這時范寧介面道:「文少傅的意思是說,東宮議事並不是朝廷官署,只是一個臨時組合?」

    「準確說,它只是一個臨時參議機構,不能獨立行權,必須以皇嗣的名義和知政堂參討,不過一些細碎的事情不一定要皇嗣知道,對方也明白,這是東宮議事的意見,只是以皇嗣的名義參與和對方討論,我們三人是皇嗣的影子。」

    趙頊笑道:「這個變通倒不錯,我也認為把東宮議事作為權力機構有點不合法度,但把東宮議事作為我的影子倒也合情合理了,不過還是盡量讓我知道政務,我不能辜負皇祖父的重託。「

    文彥博笑道:「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三點,東宮議事由我們三人組成,其他官員為輔佐,但我們三人應該輪流為執東宮筆,主導東宮議事,然後東宮議事做出的決議,要交給皇嗣,並由執東宮筆進行解釋,皇嗣無異議,再轉發給知政堂,如果有什麼意見,也是由當期的執東宮筆負責和知政堂交涉,一個月輪一次,大家覺得如何?

    眾人都接受這個方案,畢竟天子沒有指定誰為首,那麼大家輪流當值,就是最好的方案,文彥博雖然資歷雄厚,但在這件事上,他卻沒有犯糊塗。

    韓絳是北方士族的代表,資歷很深,而范寧是皇嗣心腹,還手握神武軍,他這個太子少傅雖然是一品官,但在東宮的地位還真不一定比另外兩人高。

    范寧又笑道:「我再建議由太子洗馬范純仁和侍講蘇轍兩人出任東宮議事記錄官,另外左右春坊令和贊善大夫可以旁聽,可以發表意見,只是沒有投票權。」

    范寧這個建議照顧到另外三名東宮高級官員的情緒,文彥博和韓絳隨即表示贊同,趙頊也同意了這個方案。

    「最後一條,東宮議事的地點,我建議就放在崇文館,就是我們現在坐的地方,皇嗣可以參與、可以旁聽,可以有自己保留意見,甚至可以上呈天子,但不能否決。」

    說到這裡,文彥博很歉意地對趙頊道:「關鍵是殿下還未成年,按照大宋例制,天子或者皇太子未成年,不能主政,只能由我們來替皇嗣做出決策。」

    趙頊默默點頭,皇祖父讓他代行君權分憂,但又成立東宮議事,就是考慮到他尚未成年這一點,他也無話可說。

    這時,韓絳問道:「假如知政堂不接受皇嗣的批複怎麼辦?」

    文彥博道:「很多時候,知政堂也不願接受天子的批複,會朱封駁回,然後知政堂就要想辦法說服天子,實在說服不了就只能執行。

    我們這邊也一樣,知政堂不接受,也必須是朱封駁回,如果雙方意見相左,實在無法達成妥協,那麼只能報天子仲裁。

    不過我覺得這裡面知政堂就有了任意駁回權,皇嗣行權就沒有意義了。

    所以我希望能限制一下,一個月,天子最多只能仲裁三次,當月超過了三次,就不用再仲裁,知政堂必須執行,畢竟皇嗣行使的是君權,不是東宮議事的權力。」

    「對方同意這個方案嗎?」范寧問道。

    文彥博微微一笑,「知政堂要求一個月天子仲裁十次,但我只肯給三次,我估計最後雙方妥協,一個月仲裁五次。」

    ..........

    知政堂和東宮議事的談判最終在天子的干涉下達成了共識,由韓琦代表知政堂,文彥博代表東宮議事,雙方在協議文本上簽字蓋章,終於達成了政務流程。

    在最核心的不同意見主導上,雙方首先是協商尋找妥協方案,如果雙方無法協商達成,那知政堂必須服從皇嗣意見,但允許知政堂每月有六次向天子提交仲裁的機會。

    中午時分,富弼和韓琦走出了知政堂,富弼嘆口氣道:「名義上是皇嗣的決定,實際上是東宮議事的決議,這明顯是分知政堂的權,我不明白官家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韓琦緩緩道:「官家這樣決定是有他的深意,你沒發現官家是在為將來做試驗嗎?」

    富弼略有觸動,遲疑一下道:「官家是在避免趙宗實涉政?」

    韓琦點點頭,「假如官家有什麼意外,而皇嗣尚未成年,那朝政該怎麼運轉?一般是太后垂簾聽政,但趙宗實尚在,讓太后怎麼聽政?」

    說到這,韓琦長嘆一口氣,「很明顯,官家是在尋找一個平衡,他在試行雙知政堂制度,你沒發現東宮議事其實就是一個小的知政堂嗎?」

    富弼沉默片刻道:「這樣會引發嚴重的黨爭,對朝廷很不利。」

    「這也算是一個不利方面吧!不過天子總要試一試,我們要理解他的一片良苦用心。」

    富弼點點頭道:「太醫那邊有消息嗎?」

    韓琦神情有些黯然,半晌道:「張文秋說,讓我們做好最壞的打算。」

    「還有多久?」富弼頓時有點緊張起來。

    「少則半年,多則一年。」

    韓琦嘆息一聲,快步離去了。

    富弼呆住了,少則一年,多則半年,難怪官家這麼急於立皇嗣。

    .........

    巨鹿王府,自從王妃高滔滔密會了范寧后,她便不再猶豫,開始在府中部署對丈夫的全方位監視,主要是她培養的一批心腹使女,一共十三人,這十三名使女分佈在府中趙宗實有可能出現各個地方,通過她們的眼睛,高滔滔監視著趙宗實的一舉一動。

    她實在害怕丈夫在衝動之下,做出毀掉兒子的愚蠢舉動,范寧給她說得很清楚,張堯佐並沒有死心,他還在等待機會做最後殊死一搏。

    高滔滔很清楚,如果被張堯佐抓住丈夫的把柄,還真有可能翻盤,這是她絕不願意看到的後果。

    這天中午,中庭的起居房內,使女將一名家將帶了進來,「王妃,他來了!」

    「讓他進來!」

    家將叫做劉曲,三十餘歲,跟隨趙宗實多年,是趙宗實的心腹之一,趙宗實外出時一般都會帶著他。

    劉曲進門跪下,「小人劉曲參見王妃!」

    「劉曲,你知道我今天為什麼找你?」

    劉曲猶豫一下,點點頭道:「小人知道!」

    高滔滔見他很知趣,便笑道:「你年紀也不小了,我相信你也不甘心一直就這麼碌碌無為下去,只要你配合我,管束好王爺,我答應你明年進神武軍出任指揮使,神武軍是我兒的直屬軍隊,左將軍是我父親,范寧也是我兒的心腹,相信安排一個指揮使,我還是能做主的。」

    劉曲磕頭道:「多謝王妃厚愛,小人一定隨時向王妃報告王爺的動向。」

    「咱們都是為了王爺好,不希望他出事,你不要心中有什麼愧疚。」

    「小人心裡明白,一切都是為了小王爺!」

    「你明白就好,去吧!我會安排人專門和你聯繫。」

    劉曲再行一禮,便匆匆走了,收買了劉曲,高滔滔這下子心定了很多。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