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章 翁婿解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百章 翁婿解凍字體大小: A+
     

    歐陽修已經快三年沒有見到長女了,為了長女之事,連長子也對他意見極大,一年都難得回家一次,歐陽修心中懊悔之極,但嘴上卻絕不承認,任何學生都不準談及長女歐陽倩或者談及范寧,否則他就會大發雷霆。

    倒是他妻子薛氏得了范寧的一筆錢后,家裡寬裕了很多,這兩年倒不煩擾丈夫,歐陽修平時去史館上朝,再培養一些學生,日子過得很平靜,視力也漸漸有所恢復,把字湊到眼前也勉強能看見了。

    但這兩天,歐陽修的心有點亂了,昨天天子召見了他,問了他很多情況,誇讚他有個好女婿,並暗示準備升他為龍圖閣直學士,這無疑在歐陽修心中掀起巨大波瀾。

    歐陽修目前是正四品正奉大夫,因為眼睛不好,便一直在史館里做典籍編撰,這個正四品銜已經困擾他近十年了,一直無法突破,就在他已經不抱希望時,天子忽然又暗示將升他為從三品龍圖閣直學士,這簡直讓他喜出望外。

    不過昨晚讓歐陽修徹夜難眠的並不是他獲得提升,而是天子大部分時間都在和他談范寧,讓歐陽修心中很不是滋味。

    雖然歐陽修不準別人在他面前提及范寧,但並不代表他不了解范寧的情況,范寧丁憂回鄉,又復出出任應天知府和京東路安撫使,再和張堯佐鬥法,趙仲針上位,他出任東宮詹事,才二十五歲,便已是二品縣公,從三品銀青光祿大夫,照這個趨勢下去,三十五歲之前入相是鐵板釘釘之事。

    其實歐陽修對范寧這個女婿非常滿意,各方面都很出色,雖然不能繼承自己的文才,但在仕途上卻無人能及,只可惜女兒不是嫁給他為妻,讓歐陽修心中充滿了遺憾,也充滿了恨意。

    可當天子親口告訴自己,太常寺準備封女兒為三等淑人誥命,歐陽修頓時明白了,這是天子在勸和。

    一時間,歐陽修心亂如麻。

    今天上午,歐陽修終於下定決心,和長女講和,范寧可以暫時不見,但他想見自己的女兒,見見從未謀面的外孫女。

    房間里,歐陽修用麻巾擦去眼角淚水,他還沉浸在和女兒重逢的喜悅和傷感之中,

    他和女兒見面不長,可女兒跪下叫他一聲爹爹,歐陽修頓時淚如雨下,幾年的不滿和怨恨都在那一刻煙消雲散了,外孫女的活潑可愛更是讓歐陽修喜歡異常,他甚至把自己的詩詞手稿都送給外孫女當見面禮了。

    這時,外面傳來妻子的腳步聲,歐陽修連忙將淚水擦拭乾凈,他對妻子薛氏很防備,不想讓她抓住自己的弱點。

    去年歐陽修偷偷給長子一點租房補貼,被薛氏發現,竟然當著很多學生的面和他大吵一場,讓歐陽修徹底對她心冷了,若不是她是自己四個孩子的母親,早就和她離婚了。

    「老爺,她們走了!」

    薛氏滿臉堆笑走了進來,她對歐陽倩的態度完全沒有了從前那樣冷淡、敵視,相反,她百般奉承,把歐陽倩的女兒范真兒誇獎得像仙女一樣,就彷彿從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歐陽修明白她想要什麼,拾起桌子的三千貫會子遞給她,「拿去吧!阿倩給我的,你拿去補貼家用。」

    薛氏連忙接過錢,又笑道:「那個朱夫人才是大氣啊!第一次上門就送了一千貫錢的見面禮,尤其她和阿倩親如姐妹,我見得多了,沒有幾個大婦像她那樣明白事理的,阿倩遇到她才真是福氣。」

    她見丈夫面無表情,又試探道:「朱夫人希望范姑爺能上門見見老爺,老爺覺得什麼時候合適?」

    歐陽修太了解自己妻子,她這麼熱心范寧上門,無非是范寧那裡有利可圖,歐陽修淡淡道:「現在還不是時候,等等再說吧!」

    薛氏還有點不甘心,又道:「聽朱夫人說,范姑爺準備在城外買一座莊園送給女兒,老爺,那可是......」

    不等她說完,歐陽修便冷冷打斷了她的話,「孩子姓范,不姓歐陽,你別打這個主意。」

    「可那是一座莊園啊!老爺退仕以後,我們要搬到哪裡去?」

    歐陽修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這座宅子已經不再是官宅,官家已經把我賜給我了。」

    薛氏瞪大了眼睛,「你沒騙我吧!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天上午,官家召見我之時,正式把它賜給我了,過兩天有人會送房契和地契過來。」

    薛氏激動得大叫一聲,一把抱住丈夫,「我就是說嘛!我們終於時來運轉了,你陞官了,還得了宅子,女兒也回來了,多虧你有個好女婿啊!」

    歐陽修推開她,雖然她說得沒錯,是因為范寧的緣故,自己才時來運轉,但這話從妻子口中說出來就完全變調了,讓他深感厭惡。

    他冷靜地說道:「我知道這座宅子大郎拿不到,有你在,肯定是給二郎繼承,但有些話我要說在前面,我在家鄉的祖宅是給大郎的,另外,我每個月給大郎十貫錢住房補貼,你沒有意見吧!」

    薛氏當然沒有意見,這座五畝的內城宅子至少價值三萬貫,補貼能有多少,一年百餘貫錢,十年才一千多貫錢,根本就沒有可比性,至於祖宅,根本就不值錢,她從未放在心上過。

    她連聲道:「可以!可以!完全依你。」

    「你去吧!讓我安靜一會兒。」

    薛氏興奮之極,她要找管家婆去炫耀這件事,她轉身就走了。

    歐陽修聽她腳步聲遠去,這才從抽屜里取出一隻信封,裡面是一份房契和地契,這也是女兒給他的,位於東外城的一座三畝地小宅。

    這座小宅就是當初范寧買給歐陽倩的院子,後來范鐵戈又將院子裡面的兩塊地買下來,擴建成一座三畝的小宅,是歐陽倩的私產,歐陽倩想把它送給在京城租房的胞兄歐陽華,但歐陽華不肯要,歐陽倩便打算通過父親來轉給大哥。

    歐陽修當然不會讓妻子知道這座小宅,自己這座宅子只能給次子,那長子怎麼辦?他現在只是從八品小官,以他的俸祿根本買不起京城的宅子,歐陽修也不想委屈長子,正好女兒給了他這座小宅,使他總算可以安撫一下長子。

    還是女兒貼心啊!

    歐陽修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女兒是如此貼心孝順。

    入夜,紅鸞帳中雲雨初歇,歐陽倩伏在丈夫懷中低聲道:「夫君,我今天真的很高興,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高興過。」

    歐陽倩橫在心中的心結終於解開,她和父親和解了,讓她心中異常歡喜,這就意味著父親終於接受自己嫁給范寧的事實。

    范寧心中好笑,當今天子親自做和事佬,這個面子歐陽修怎麼能不給?

    「那我什麼時候上門去拜見老丈人?」

    「再等一等吧!」

    歐陽倩歉然道:「給爹爹一點時間,我想過年的時候去給爹爹拜年,這就很順其自然了。」

    「我當然沒有意見,就怕你那個繼母心急,逼著你爹爹見我。」

    歐陽倩不屑地哼了一聲道:「她巴不得明天你就上門,因為你上門肯定不會空手,但我偏不順她意,過幾天我再給爹爹說說,過年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去給他老人家拜年。」

    說到上門不空手,范寧倒想起一事,笑道:「你爹爹怎麼把手稿送給真兒,不怕她撕壞嗎?」

    歐陽倩嬌嗔地瞥了丈夫一眼,「哪裡是送給真兒,分明是送給你的,你還不明白嗎?」

    范寧摟了摟妻子笑道:「既然丈人有心意,我們這些做晚輩的就得明事理,過兩天有空時,我找一家大書鋪把它刻印出來,就叫做《醉翁詩詞集》,相信一定會風靡天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