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蘇亮進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蘇亮進京字體大小: A+
     

    蘇亮也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的歷程,他忽然接到了調他出任東宮左庶子的通知,他當時如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呆住了,雖然是升了一級,但那是東宮啊!號稱官員養老院的東宮。

    蘇亮第一個反應就是范寧倒台,所有和他有關的官員都被牽連,當然也包括自己,但他又有點想不通,就算被貶黜,也應該是降級才對,怎麼還升了一級?

    整個夜裡,蘇亮輾轉反側,一夜未眠,第二天他收到了范寧的快信,這才如夢方醒,自己被調入東宮成為新儲君的第一批班底啊!

    蘇亮驚喜萬分,準備向知府交職后便北上京城,林欲靜而風不止,蘇亮儘管想低調離去,但他高升的消息還是很快傳遍平江府,上門賀喜者絡繹不絕,讓蘇亮十分苦惱,他只得再緩行兩天,把這些人情世故交代完再走。

    范鐵牛趕到長洲縣時,正好遇到蘇亮在碼頭上準備上船進京,數十名鄉紳和官員趕到碼頭上送行,范鐵牛倒有點躊躇,自己要不要上去?

    這時,蘇亮忽然看見了范鐵牛,他頓時想起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沒有交代,范寧可是把范家託付給自己,自己忙糊塗了,居然沒有安排一下就離去。

    蘇亮暗罵自己糊塗,他立刻對新上任的縣丞楊旭道:「楊縣丞,有件事我忘記交代你了。」

    楊旭是嘉佑四年的進士,先做了兩年節度府掌書記,後來丈人花錢打點,託了人情,改任長洲縣丞,雖然還沒有轉為京官,但至少有了實權,而且容易出政績,使他轉正為京官有了希望。

    楊旭連忙道:「縣君還有什麼交代?」

    「你跟我來!」

    蘇亮帶著楊旭來到范鐵牛面前,蘇亮笑道:「范三叔,你怎麼也來了?」

    范鐵牛有些不好意思道:「聽劉院主說,小蘇高升了,我特來祝賀一二。」

    楊旭嘴角抽了一下,這位農民大叔居然叫縣君小蘇,他是誰呀?不過聽說姓范,楊旭倒不敢大意,現在范氏可是平江府第一大族,先有范仲淹,又有范寧。

    蘇亮滿臉堆笑,「三叔還專門跑來,我來介紹一下,三叔,這是我們長洲縣新任楊縣丞,以後有什麼難辦麻煩的事情,儘管找楊縣丞。」

    范鐵牛嚇一跳,原來是縣丞,他連忙要跪下,蘇亮一把拉住他,「三叔,你是長輩,可千萬別行大禮。」

    楊旭心中有點醒悟,這位老農民似乎有背景,「縣君,這位員外是......」

    蘇亮給他介紹,「這便是范詹事的三叔,是木瀆鎮的大員外,范家有什麼事情,還請楊縣丞多多關照。」

    蘇亮又把范鐵牛拉到一邊,小聲道:「這位楊縣丞的丈人是京城潘家,潘家和阿寧關係不錯,以後三叔有什麼難事,儘管找他幫忙,其他人暫時不要找。」

    范鐵牛點點頭,「我知道了!」

    楊旭已經恍然大悟,原來這位中年農民大叔是范寧的三叔,看樣子是親三叔,這個關係自己得拉住啊!自己能否轉正,很可能就落在范寧身上了。

    他連忙笑道:「原來是范員外,過兩天我正好要去木瀆鎮辦點事,到時要打擾一下范員外。」

    「歡迎楊縣丞隨時到寒舍做客!」

    蘇亮見楊旭很上路,已經領會自己的意思,一樁心事也了結了,他便對范鐵牛歉然道:「三叔,真不好意思,我必須要走了,要不就誤事了。」

    「那你趕緊去吧!別管我了,以後有時間進京,我再去探望。」

    「那我走了!」

    蘇亮上了船,和眾人揮手告別,在一片碼頭上眾人的一片祝福聲中,蘇亮也進京了。

    ..........

    這兩天范寧幾乎忙得腳不沾地,文彥博還在從洛陽進京的途中,范寧和韓絳這幾天都在與知事堂商議流程問題,大部分流程都已經敲定了,但一些關鍵問題卻略有分歧,知事堂認可梁王的批複,但東宮議事的權力又怎麼界定,雙方還在探討。

    傍晚時分,范寧和韓絳走出了東宮,范寧緩緩道:「我覺得還是等文公回來再和知政堂談,這件事還是應該由文公牽頭,我們壓不住知政堂。」

    韓絳微微笑道:「一個東宮詹事,一個太子賓客,在知政堂那幫老狐狸的眼裡,我們確實比較嫩,對付老刀,還是需要老磨石,那就等文相公回來吧!」

    「另外,皇嗣說這些天功課太重,老韓能不能給韓大學士說說,現在皇嗣主要學習處理政務,經文上就稍微放鬆一下吧!」

    韓絳呵呵一笑,「那個老爺子我可惹不起,既古板又固執,我若去勸他,非被他罵得狗血噴頭不可,除非不讓他再教授梁王,否則誰也勸不了他,我也勸你不要去自討苦吃!」

    范寧搖搖頭,這件事他確實也沒有辦法,天子既然想讓梁王主政,但又想讓他學習,這兩者間的平衡很難把握,作為教授,當然是想儘可能多地教授皇嗣學識,他才不會管你是否有時間處理政務,看來,也只能梁王自己想辦法克服了。

    兩人離開了皇宮,各自上了馬車,返回自己府中去了。

    距離天子宣布成立東宮議事已經過去三天了,范寧還沒有從千頭萬緒中理清思路,這畢竟是第一次發生,所有人都沒有經驗,趙禎只是宣布,後面的事情他就不管了,而知政堂又不願意被東宮議事削權,所以在這件事上都有點抵觸,包括韓琦在內也不太滿意這個安排。

    大宋的權力包括君權和相權,天子把一部分君權下放給東宮,但梁王還少年,主要還是東宮議事來做決定,那麼這個東宮議事到底屬於君權還是相權?

    知政堂顯然不承認它是君權,他們一致認為這是對相權的一種削弱。

    正常情況下,應該設立一名監國來代行君權,而不是設立一個新的權力機構。

    這就是雙方矛盾的焦點所在,知政堂認為沒有必要成立東宮議事,由知政堂直接向皇嗣彙報就是了。

    要化解這個矛盾,雙方都需要讓步,很顯然,光憑他范寧和韓絳兩個人,還不足以讓知政堂讓步,也只有等文彥博來接手此事。

    范寧的馬車停在飛虹橋府宅前,他下車快步走進府中,府中顯得有點冷清,他一直走到後院,始終沒有見女兒跑來迎接自己,自己每天回來,第一個見到的總是她,她奔跑和歡笑使府宅充滿了生機,但今天.......

    這孩子是睡著了嗎?

    這時,范寧迎面看見阿雅走來,阿雅嚇一跳,「官人回來了?」

    「今天怎麼很冷清?」范寧問道。

    「二夫人帶著真兒回娘家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回娘家?」

    范寧愣住了,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倩姐回娘家?

    阿雅見官人一臉驚愕,捂嘴輕笑道:「今天下午二夫人的一個小妹妹上門,說父親生病了,懇請二夫人回去看看,還帶來她父親的一封信,二夫人看完信后,便帶著真兒出門了。」

    「夫人呢?」

    「夫人也陪同二夫人一起去了,小官人在家,乳母陪他睡覺呢!」

    聽說朱佩也陪同歐陽倩一起去了歐陽府,范寧一顆心稍稍放下。

    雖然官家表態願意幫他一次,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有結果了,范寧倒有點好奇,官家拿出了什麼招數?

    「官人要不先吃飯吧!」

    「等她們一起吃飯,我先去書房。」

    范寧迅速瞥了她一眼,「你給我端一盞茶來。」

    阿雅臉一紅,小聲道:「是!」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