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七章 連薦二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七章 連薦二人字體大小: A+
     

    不多時,身材魁梧高壯的李大壽走了進來,躬身行禮,「下官李大壽參見詹事!」

    李大壽混得不錯,官任從七品太常寺丞,他相貌雖然粗獷,但為人踏實肯干,別人不願做的事情,他主動去做,在太常寺口碑很好,出任太常寺卿的范寧岳父朱孝雲也很關照他,準備提拔他,就在這時,范寧把他調來東宮,出任正七品的左春坊庶子,而蘇亮則出任右春坊庶子。

    范寧笑眯眯請他坐下,關切地問道:「聽說你父親買房出了事,現在人犯抓到了嗎?」

    李大壽父親年初急於在京城買房和兒子團聚,便把經營多年的運輸商行賣了,準備在京城城外買一座大宅,由於太輕信牙人,把一萬貫錢的交子給了牙人過戶,結果牙人拿到錢便從後門跑了,把李大壽的父親氣得病倒。

    李大壽嘆口氣,「人是抓住了,錢也追回來,但父親的身體卻垮了,這是何苦呢?」

    范寧點點頭,「身體只能慢慢調養,關鍵是人抓住了,錢也追回來,他心情就舒暢了,以後身體會慢慢恢復。」

    「只能這樣了。」

    兩人又閑聊片刻,李大壽看了一眼送茶進來的茶童,對范寧道:「替客人通報居然由茶童代勞,我覺得這樣不好,假如高階官員來拜訪師兄,是對別人不尊重,師兄應該找一個幕僚,或者調一名官員做詹事府掌書記。」

    范寧知道李大壽心細如髮,居然發現了這個問題,由茶童來通報確實不妥,對拜訪官員不尊重,范寧也是事情太多,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他點點頭,「是需要找一個幕僚。」

    李大壽笑道:「其實調一名官員做詹事府掌書記更好。」

    范寧笑道:「你是不是有人要推薦?」

    李大壽有點不好意思,「我有一個關係很好的朋友,嘉佑四年進士,現在開封府任右廂公幹,非常有才華,但家境貧困,一直不得志。」

    「你這個朋友叫什麼名字?」

    「叫做蔡確!」

    這個名字好熟悉,范寧略一思索,立刻想起來了,哲宗時的名相,王安石變法的堅定支持者。

    開封府右廂公幹,這個職務雖然是從八品,但它實權很大,而且是京官,家境貧寒還能轉正為京官,他的後台是誰?

    范寧已經是從三品高官,他用人都會仔細斟酌考慮,不像李大壽還處於低官思維,只有有才華、人品好就推薦,而范寧必須要考慮這個官員的背景,假如提拔一個張堯佐派系的人當自己機要秘書,那豈不是引狼入室。

    「說說他的籍貫和考中進士后的簡歷!」

    「他是泉州人,嘉佑四年進士,后出任邠州司理參軍,前年韓絳出任陝西路宣撫使時,發現他很有文才,便把他推薦到開封知府韓維屬下為管幹右廂公事。」

    范寧點點頭,原來是得到韓絳的推薦,那他應該是韓絳的人。

    沉思片刻,范寧又問道:「他和禮部侍郎蔡準是什麼關係?」

    「應該是同族,但他並沒有受到蔡準的優待,他完全是靠自己的才學考上進士。」

    蔡准便是著名大奸臣蔡京的父親,北宋中後期,蔡氏一門大放光彩,蔡襄、蔡准、蔡確、蔡京、蔡卞都是進士出身,而蔡准就是蔡京的父親。

    范寧也知道,蔡京之所以上位,主要是他弟弟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使蔡氏兄弟都得到王安石的器重,倒和蔡確沒有太大關係。

    關鍵是他是韓絳的人,韓氏家族是北方第一大士族,而蔡氏家族則為南方第一大士族,天子趙禎讓韓贄為趙仲針之師,就是希望趙仲針能得到北方第一大士族的支持。

    韓絳顯然是想加強南北兩大士族的關係,才對蔡確另眼相看,自己用蔡確為機要秘書就有點唐突了。

    不過蔡確是大才,確實可以用,范寧打算把那個長期請假做生意的東宮官員調走,把蔡確拉過來,剛剛出任太子賓客的韓絳應該會接受自己的人情。

    想到這,范寧對李大壽笑道:「蔡確是韓絳的人,做掌書記不太合適,我可以調他為左春坊丞,和你為同僚,至於我這裡,還是找個幕僚吧!」

    李大壽明白了范寧的考慮,他不再堅持,便笑道:「如果只是幕僚的話,我上司陳希亮的兒子,才學出眾,倒很適合。」

    「陳希亮的兒子,叫什麼名字?」

    「叫陳季常!」

    范寧無語了,竟然是河東獅的丈夫。

    不過柳月娥只是後來戲文中的人物,陳季常的妻子未必有那麼厲害,但陳季常號稱北宋四大才子,才華出眾倒是很有極可能。

    范寧便點點頭,「這樣吧!讓他明天下午過來一趟,我見見他。」

    .........

    李大壽剛剛告辭,茶童又稟報,「韓絳求見!」

    范寧真的頭大了,一個小屁孩,敢直呼重臣的名字,知道的,是這個茶童無知,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多麼傲嬌,連韓絳不放在眼裡了,可以直呼其名。

    罵這個茶童也沒有意義,范寧只得迎了出去,「不知韓公到來,范寧有失遠迎。」

    韓絳的涵養很好,他聽見茶童直呼自己的名字,他也沒有表現出不滿,只是微微笑道:「詹事很忙,韓絳冒昧前來,打擾了。」

    「哪裡!哪裡!應該是我去拜訪前輩,韓公請進!」

    范寧很客氣地將韓絳請進官房,韓絳年約五十歲,和王安石同科進士,第三名探花,他父親是宋真宗時的相國韓億,他本人曾任慶州知府、成都知府,在進東宮之前任開封知府,人脈、資歷都很深厚,趙仲針任命他為太子賓客,無疑進一步將北方第一士族韓家綁在自己身上。

    這也是趙仲針貫徹的平衡術,他信任范寧,但又不能完全依賴范寧,引入韓絳也算是兩條腿走路,同時也算是對范寧的一種牽制。

    韓絳進屋坐下,打量一下房間笑道:「范詹事又忙東宮政務,又要主持神武軍,費心耗神,為何不找個幕僚來幫忙?」

    范寧可不希望他給自己介紹幕僚,他淡淡笑道:「幕僚是有的,在應天府那邊做一下交接,很快就會趕來京城,另外,我還打算調韓公的手下愛將蔡確入詹事府。」

    韓絳微微一怔,「范詹事怎麼認識他?」

    「李大壽向我推薦的,他們私交很好。」

    韓絳緩緩點頭道:「蔡確是一個人才,他父親蔡黃裳是典型的百無一用是書生,被人彈劾丟了縣令之職,一家人在陳州就吃不上飯了,全靠妻子給人漿洗衣服度日,也沒有族人周濟他們,直到蔡確考上進士,娶了一個陳州大戶人家的女兒為妻,一家人才從饑寒交迫中走出來,不容易啊!」

    韓絳其實就是在含蓄地告訴范寧,蔡確和泉州蔡家沒有什麼交情,想通過重用蔡確的方式拉攏泉州蔡家的關係,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范寧當然聽懂了韓絳的言外之意,他也著實頭痛,這些世家子弟考慮問題的角度就是與眾不同,居然想到自己要借力蔡家,不過這也提醒了范寧,為了平衡起見,蔡家也應該進東宮,南方派系也應該有發言權。

    范寧微微笑道:「蔡確是韓公的愛將,所以要徵求韓公意見啊!如果韓公捨不得放他,那我也只能望才興嘆了。」

    「哪裡!詹事看上他,是他的福氣,只是十個名額已經滿了,怎麼調他?」

    「原來左右春坊坊丞李應和張原比較懶散,我打算讓吏部調走他們,讓蔡確佔一個名額。」

    「就是上朝時間做生意那個?」

    「名聲在外啊!」

    范寧嘆息一聲道:「這個人既然醉心於做生意,我打算讓他自己辭職,東宮丟不起這個臉,另一個張原也是各種請假,上次說是妻子生孩子,請十天假,後來我才發現,他已經用這個為借口請假十幾回了,這個人聽說梁王入駐東宮,立刻跑來了,拚命找各種機會接近梁王,這種人只能一腳踢走。」

    韓絳眼睛一亮,「既然有兩個名額,范詹事能不能讓我一個?」

    「不知韓公打算推薦誰?」

    「我發現一個才華橫溢的年輕人,現任商洛縣縣令,嘉佑二年進士,因族侄考中狀元,他不齒在其之下,又回家重考,嘉佑四年考中甲等第五名,到現在還沒有轉正為京官,這個機會能不能給他?」

    范寧眼珠一轉,頓時反應過來了,「韓公說的莫非是章惇?」

    韓絳大笑,「章惇也是名聲在外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