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密會王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密會王妃字體大小: A+
     

    下午時分,范寧回到了朱元豐的府宅,他剛進府門便遇到了小姑朱潔,朱潔寡居多年,她一直在照顧自己的父親,是朱元豐府上的實際大管家,另外,朱元豐創辦的信報,也是掌握在她手中。

    「阿寧,我一直在等你呢!」朱潔迎上笑吟吟道。

    「小姑找我有事?」

    小姑很少找自己,范寧心念一轉,笑道:「莫非是阿佩他們快到京城了?」

    「他們已經從應天府出發了,不過我找你倒不是為這件事,你現在有沒有時間?」

    范寧點點頭,朱潔笑道:「那你跟我走一趟,有人要見你。」

    「是誰要見我?」

    朱潔附耳對他說了一個名字,范寧一怔,怎麼會是她?

    「王妃下午來過這裡?」

    「王妃派人來的,不過她很謹慎,沒有任何書面的東西,你跟我走就是了。」

    范寧上了馬車,他能理解高滔滔的謹慎,畢竟孤男寡女不好單獨見面,所以需要一個第三方陪同。

    但范寧有點不解的是,朱潔似乎和高滔滔的關係很好,這是為什麼?

    朱潔明白范寧的疑惑,笑著解釋道:「我父親給巨鹿郡王的支援,大部分是我去辦的,我直接找的就是王妃,相交這麼多年,我們彼此已經很熟悉,她對我也足夠信任。」

    原來如此,范寧點點頭問道:「小姑最近很忙吧!」

    「我一向都比較忙,主要是信報的事情讓我分不開身,萬一我不在,那些管事亂髮文章,捅了簍子就麻煩了。」

    「小姑其實也不用太擔心,官場上的事情跟著《朝報》走就是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如果《朝報》沒有刊登,那《信報》就要謹慎,《朝報》在這方面的敏感度還是把握得很好。」

    「那現在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東西呢?」

    范寧想了想道:「涉及張堯佐的事情可以說兩句,但涉及溫成皇后的事情一律不要刊登,溫成皇后是天子逆鱗,千萬不要觸碰。」

    「最近梁王很火,有沒有什麼內幕消息?」朱潔又笑問道。

    范寧微微一笑,「我的內幕消息很多,但給了你可是害了《信報》,小姑只要記住一點就行了,梁王住進了東宮。」

    「梁王住進東宮,誰都知道怎麼回事?關鍵是.......算了,不找你,以免爹爹惱火。」

    馬車緩緩停在一家酒樓面前,范寧看了看,居然是朱樓。

    「跟我來!」

    朱潔下了馬車,帶著范寧從側門進了酒樓,從一個隱蔽的樓梯直接向三樓走去,從樓梯上來是一間放置雜物的屋子,朱潔推開門,走廊上沒有客人,她直接推開對面的門走了進去。

    對面是一間套間,外間站著兩名女侍衛,朱潔指指裡屋,「我在這裡等你,就不進去了。」

    范寧掀開門帘,走進裡屋。

    裡屋擺著茶桌和茶具,一名莊重秀雅的宮裝麗人正不慌不忙喝茶,正是趙仲針的母親高滔滔。

    范寧連忙上前躬身行禮,「范寧參見王妃!」

    「范詹事,我們快兩年未見了。」

    高滔滔微微笑道:「請坐吧!」

    「謝王妃賜座!」

    范寧在她對面坐下,高滔滔又道:「本來應該請你吃晚飯,但我不想飲酒,只好請你喝茶了。」

    她挽起袖子,露出雪白的皓腕,親自給范寧斟了一碗煎茶,「這是我自己煎的茶,你嘗一嘗。」

    「感謝王妃厚愛!」

    「應該是我謝謝你照顧針兒,針兒能有今天,完全是你的功勞,當然朱家也有功,若不是他們慷慨解囊,針兒也接受不了最好的教育,我心裡都有數。」

    范寧搖了搖頭,笑道:「我覺得最大的功勞應該是王妃,你是生了一個那麼超然絕倫的兒子,若是趙文惲,十個范寧也沒有用。」

    范寧的奉承讓高滔滔心花怒放,她深深看了一眼范寧,「詹事很會說話啊!」

    范寧淡淡一笑,「我只是實話實說,與其說有良臣,不如說有明主,楊鎧聰明絕頂,卻遇到了張堯佐,那是他的不幸,范寧雖然愚鈍,卻遇到了趙仲針,是我的大幸,我心裡很明白,王妃不用太高抬我。」

    「說得我不獎賞你都不行了。」

    高滔滔從包里取出三塊玉佩,放在桌上推給范寧,「這是我的三個承諾,將來我可以答應你三個要求,若針兒登基,我就是太后,應該可以一諾千金。」

    這才是高滔滔找范寧的目的,要好好收買他的心,現在她什麼都沒有,但不代表她將來沒有,所以她用將來的許諾來安撫現在的范寧。

    「謝謝王妃的厚愛,范寧銘記於心。」

    范寧小心翼翼地將三塊玉佩收進懷中,高滔滔就怕他不收,她見范寧沒有矯情,直接收下,心中也鬆了口氣。

    高滔滔又仔細打量一下范寧,見范寧長得高大英武,相貌堂堂,心中很是喜歡,她不由嫣然一笑,「我常常問朱潔,范小弟如此年輕就位居高職,有沒有什麼秘訣?」

    范寧身後頓時冒出一身冷汗,高滔滔居然稱呼自己范小弟,這可不是好兆頭,他連忙道:「其實范寧還有一件事要拜託王妃。」

    高滔滔臉上微微一熱,她也意識到自己剛才有點唐突了,她一收笑顏,肅然問道:「范詹事請說。」

    「就是關於王爺,梁王殿下剛剛坐進東宮,還不穩定,張堯佐絕不會甘心,微臣擔心他會再利用巨鹿王爺,給梁王殿下造成不利影響。」

    「你儘管放心!」

    高滔滔果斷道:「他要再做什麼蠢事,只能是他自己承受,我絕不會讓他的蠢事影響到針兒!」

    「如果是這樣,微臣就放心了!」

    高滔滔便站起身道:「我就先走了,你以後有事情找我,可以通過朱潔,范詹事,保重!」

    范寧欠身道:「王妃保重!」

    高滔滔從范寧身邊擦身而過,引起一陣香風,沁人心脾,很快,外面的人都離去了,范寧呆坐在那裡,他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樣。

    .........

    入夜,趙仲針將兩份名單交給了皇祖父趙禎,趙禎看了看名單笑道:「這麼快就定好了嗎?」

    「啟稟皇祖父,皇孫的五人中,只有曹高二人是皇孫所定,其他三人是韓師父和范詹事的建議。」

    「恐怕只有韓絳是你師父的建議吧!」

    「正是!」

    趙禎點點頭道:「這三人都不錯,韓絳家世深厚,今年才五十歲,資歷、能力、人品都是上上,是宰相之才,本來朕想明年升他為參知政事,也罷,留給你吧!」

    趙仲針不敢說話,趙禎又道:「馮京雖然是狀元,不過他的能力和魄力都比不上范寧,但他的丈人很厲害,這個名額算是籠絡富相公吧!還有這個余孝年,第二任鯤州知事,非常熟悉日本,范寧對他的評價很高,但並不是最好的人選,應該算范寧的私心吧!」

    趙仲針心中有些不安,小聲道:「既然不是最佳人選,那就換一個人。」

    趙禎微微笑了起來,對孫子語重心長道:「你是上位者,要從上位者的角度來看事情,這些人是否優秀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誰推薦他們,大臣有私心是好事,有私心才好控制,就怕沒有私心。

    既然是范寧推薦,那這個面子你就要給他,至於將來是否重用,那才是你的事情,皇祖父沒有別的東西教你,唯一要教你的就是平衡,帝王之術的核心就在於平衡,你要記住這一點,范寧平衡韓絳,稍微弱了點,但加上余孝年就可以了,再加一個馮京為和事佬,明白了嗎?」

    「孫兒記住了!」

    趙禎又看了看范寧推薦的五人,他毫不猶豫地提筆在兩份推薦表上批示了一個『准』字。

    .........

    才短短一天時間,東宮的高低兩套班子,十名官員便定下來了,很多人剛剛得到消息,準備開始找門路時,吏部便宣布,十名官員天子已批示,不再另定,著實讓很多人跺足捶胸,懊悔不已。

    但對范寧而言,他還要籌建神武軍軍衙,包括副軍使、判官、推官、錄事參軍、六曹、主簿以及若干從事。

    他不可能把安撫使官衙搬到京城,所以一切都是從新開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