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被坑了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被坑了嗎?字體大小: A+
     

    范寧進府後沒有直接去他住的東院,而是跟隨朱元豐來到大堂,他有些事情要問朱元豐。

    「三祖父還和趙宗實有往來嗎?」

    朱元豐是趙宗實的重要支持者,給趙宗實提供了大量財力支援,這些年花在趙宗實身上的錢至少有數萬貫之多,有些效果顯而易見,比如趙仲針學習騎射就花費了幾千貫錢,否則以趙宗實皇族每月百貫的例錢,哪裡供得起兒子這樣大的高消費。

    而且朱元豐是平民,他和趙宗實交往反而不引人矚目,正是這個原因,朱元豐成了趙宗實府中的常客。

    朱元豐不明白范寧為何問這件事,他想了想道:「上次見到他是兩個月前,感覺他情緒低沉,所以這段時間就沒有去拜訪他了。」

    「為什麼情緒低落?」

    「當然是為他兒子的事情唄!」

    朱元豐笑了笑道:「努力了這麼多年,最後卻給兒子做了嫁衣,他心中可能有點不甘吧!」

    「祖父同情他?」

    朱元豐的頭立刻搖得跟撥浪鼓一樣,「我無法理解他的心態,我們奮鬥一輩子,不就是為了兒女嗎?他卻把自己看得很重,甚至嫉妒兒子的成就,這樣的人,我一點都不同情,甚至還後悔支持他。」

    范寧沉默片刻道:「如果這兩天三祖父有空,去看看他,同時再勸勸他。」

    「勸他什麼?」

    「三祖父告訴他,太醫張鴻濟就是張堯佐的人,這一年多張堯佐比較低調,但並不代表他就放棄了,他像毒蛇一樣躲在旁邊,隨時會發出致命一擊,希望他不要再讓張堯佐抓住機會了。」

    朱元豐嘆口氣,「讓我去說,他就會猜到是你的建議,阿寧,他會記恨你的,那個人心胸很狹窄,我算是慢慢看透他了。」

    范寧淡淡道:「我知道他恨我,但還是要說,我不能讓他的愚蠢壞了大事。」

    「好吧!我這兩天找個機會去看看他。」

    這時,范寧把話題岔開了,笑問道:「聽說朱齊去參加平江府解試,考得如何?」

    「解試是考過了,但成績不是太理想,連前二十都沒有進去,只排第三十四名,憑這個成績,我估計進士夠嗆。」

    「是不是發揮不太理想?」范寧問道。

    「沒有的事,他自己說發揮得不錯,只能說才學還是不行,我對他考進士已經有點失望了。」

    范寧笑道:「等他回來后,讓他來見我一趟,我幫他指點一下,或許會有效果。」

    朱元豐大喜過望,若范寧肯出手指點,自己孫子還真的走大運了。

    ........

    宋朝的東宮一直是以式微低調而存在,這也是受五代的影響,盡量避免儲君對皇權的影響,所以宋朝大部分君主不立儲,或者盡量晚立儲,導致新帝們在登基前幾乎都沒有做過太子,即使當上太子,也是在天子病危之時,在東宮過度了幾天後便直接登基了。

    另外,宋真宗成立了資善堂,這是專門給皇子們讀書的地方,隸屬於秘書省,無形中就架空了東宮。

    也正是這些緣故,東宮的各個職能官員雖然齊全,但大部分都是兼職,實在是宋朝無太子,東宮無事可做,僅有的十幾名專職官員也是長年休假,甚至還傳出有個別官員在上朝時偷偷跑去開店的醜聞。

    實際上,范寧也是兼職太子詹事,他另外一個職務是殿前副都指揮使,掌管兩萬神武軍,韓琦就暗示他,太子詹事是虛,殿前副都指揮使是實,不要把這兩者搞顛倒了。

    次日一早,范寧來到了東宮,東宮佔地不大,大約有三百餘畝,前面是官署,後面是太子生活起居的地方,官署有詹事府,左右春坊,還有崇文館以及其他官署。

    實際上,東宮官署就是縮小版的朝廷結構,詹事府對應尚書省,左右春坊對應中書、門下二省,崇文館對應大學士館閣,贊善大夫相當於諫議大夫等等。

    由於趙禎身體緣故,朝廷幾年前就取消了朝會,朝廷便要求百官辰時一刻出現在各自官署內,辰時一刻就是上午七點半。

    范寧準時來到東宮,他向守門士兵出示了自己的上任書,便直接走進了東宮大門。

    東宮大門正對面的建築便是詹事府,左右兩座建築是左右春坊,後面還有崇文館和其他官署,向後便是太子處理朝務的勤政殿,再向後便是太子嬪妃們生活的沐春殿、甘露殿等等。

    整個東宮裡冷冷清清,除了遠處站崗的侍衛外,竟然看不見一個官員,現在辰時一刻已經過了,別的署衙早已忙碌起來,但這裡卻冷清得可怕,簡直就像休日。

    一直等范寧走到詹事府大門前,才見一名官員急匆匆跑了出來。

    「請問,可是范詹事?」

    來人是一個很瘦的中年男子,穿的官服也比較舊了,臉上就腌過的黃瓜,一臉苦相,或許是范寧太年輕的緣故,他不敢確認。

    「我便是新任詹事范寧!」

    中年男子連忙上前行禮,「下官是詹事丞鍾楠,參見詹事大人!」

    詹事丞就是詹事府的辦公室主任,從七品官,這個職務的事務性比較強,所以不是兼職,而是全職。

    「府丞免禮!」

    范寧又看了看他身後,依舊一個人都沒有,他便問道:「其他官員呢?」

    鍾楠苦笑一聲道:「其他官員都在別處任職,平時詹事府就只有我一人。」

    范寧差點轉身就走,搞什麼名堂,詹事府就只有一個官員,這不是開玩笑嗎?

    「那整個東宮有多少和你一樣的全職官員?」

    「一共有七人,左右春坊各有一人,還有四人在崇文館負責整理典籍書籍,這幾天左春坊丞張原妻子生產,他請了十天假,右春坊丞李應請了兩個月病假。」

    本來范寧還要追問是誰在上朝時間去開店,現在他已經沒有心思了,東宮都快長草了,去開店不是很正常嗎?

    「你們向誰請假?」范寧又問道。

    「禮部張侍郎,他兼任太子賓客,之前東宮雜事都是他負責,現在范詹事上任,這些事情他就不管了。」

    范寧無奈,只得向詹事府中走去,鍾楠一路給他介紹東宮情況。

    「東宮官屬除了太子少師、少傅、少保、太子賓客以外,還有詹事、同知詹事院事、副詹事、左右率府使、同知左右率府事、左右率府副使、諭德、贊善大夫,這些官職主要是由舊勛大臣兼任,另外詹事府還有詹事丞、文學、中舍、正字、侍正、洗馬、庶子及贊讀等官。

    再有就是左、右春坊官,有左右春坊令,庶子、諭德、中允、坊丞、司直郎,崇文館又設大學士、博士、助教、校書、正字等等.......」

    范寧聽得頭昏腦脹,無力擺擺手道:「這些官員都在哪裡?」

    鍾楠呆了一下道:「他們的官房都有,上面還有牌子。」

    「我說的不是房子,是人,官員都在哪裡?」

    鍾楠嘴角猛抽兩下,想了想措辭,小心翼翼道:「東宮的官員有三種,一種是全職官,像范大人以及卑職都是,一種是寄祿官,主要是五品以上官職,主要是賦閑在家的功勛大臣出任,每月領一份俸祿,他們和東宮其實毫無關係,其他五品以下官職叫做預設官。」

    范寧立刻追問道:「什麼叫做預設官?」

    「就是只有官職,沒有官員,連兼職都沒有!」

    范寧心中大罵,自己被趙禎坑了,難怪自己升為從三品官沒有人嫉妒,原來根子在這裡,出任太子詹事,幸災樂禍還來不及,誰還顧得上嫉妒。

    范寧無奈,又問道:「你這麼多年無所事事,都在這裡幹什麼?」

    「下官就看看報紙,喝喝茶,要麼就練練書法,其實小人很喜歡這個職務,修心養性,還有大量時間練字。」

    范寧心中暗罵,自己才二十五歲,就開始修心養性了嗎?

    「我的官房在哪裡?」他無奈地問道。

    「就在前面,下官帶大人過去。」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有人大喊:「東宮的官員呢?還有活的沒有,趕緊出來一個,梁王殿下駕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