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章 關鍵一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九十章 關鍵一步字體大小: A+
     

    除了范寧外,其他參與變法的官員皆有封賞,像魯春秋升為京東路轉運使,原京東路轉運使王簡改任安撫使,王安石升一級為知應天府事,接范寧的職位。

    原宋城知縣侯文升為通判,司錄參軍呂惠卿升七品宣德郎,改任知宋城縣,劉楚升一級為從五品朝散大夫,出任大理寺少卿。

    軍職方面,李翰升為正五品定遠將軍,任神武軍左將軍。

    由於廂軍改製為禁軍,所有將領都升一級,士兵的月俸則增加一到兩貫錢,加上演武賞賜,一時間軍營內歡聲雷動,整個軍營一片喜慶。

    知政堂內,韓琦對范寧笑道:「你雖然年紀不大,但資歷卻不短,已經出仕十幾年了,只比你高一屆考中進士的馮京也升到從四品龍圖閣侍制,這次連升兩級其實也有補升的意思,我沒有記錯的話,你五年前就是從四品了吧!」

    范寧點點頭,「卑職從鯤州回來,就是從四品了,後來父親丁憂,在家呆了幾年。」

    韓琦又道:「當官需要政績,政績越好,官就升得越快,你之所以能年紀輕輕升為從四品,就是因為你開創了海外經略府,建立鯤州,使鯤州成為大宋最大的馬場和金銀產地,可以說功在社稷,而這次你從從四品升為從三品,也是因為軍隊變法成功,這是極為閃亮的政績,沒有人會說你什麼!」

    范寧默默點頭,「多謝相公開導!」

    韓琦又擺擺手,「過去的政績,就算過去了,你現在是太子詹事,主管東宮,你打算從何著手?」

    范寧想了想道:「卑職打算從完善規章制度上著手。」

    「這個想法不錯,東宮已荒廢數十年,官職形同虛設,據我所知,東宮的官員都是十分懶散,甚至還有上朝時間去開店的事情,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整頓紀律,不能讓人在背後說你馭下不嚴。」

    「卑職記住了。」

    「另外還有軍隊,你雖然任了軍職,但你沒有軍隊官階,這就是典型的文官掌軍,文官掌軍也大多掛個名,不管具體軍務,但我還是要求你把軍隊事情抓起來,像你試行人俸分離的變法,訓練考核的變法等等,要繼續堅持下去,你是要時時關注,親自過問,決不能讓這支軍隊幾年後就退化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范寧很清楚韓琦的意思,他其實是要自己牢牢把這支軍隊抓在手中,讓這支軍隊成為大宋第一支東宮之軍,成為趙仲針可以指揮的軍隊。

    「其他你還想說什麼?」

    范寧嘆口氣道:「我現在最擔心的,還是應天府的變法試驗,王安石有很多做法我不贊成,像青苗法,以前是我抵制住的,我就怕他上任后,開始大力推廣青苗法,損害到富農的利益。」

    「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再怎麼變也是應天府一地,不可能向天下推行,如果發現嚴重侵害了百姓利益,朝廷肯定會幹涉,責令他改回來。」

    「那就煩請相公多多關注應天府!」

    「我會的,另外你有空,還是要關注一下巨鹿郡王。」

    范寧聽出韓琦話中有話,他不說去拜訪,而是說關注,讓范寧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巨鹿郡王出了什麼事?」

    韓琦沉吟一下道:「他最近情緒很不正常,前天被天子派人去嚴重警告了,可能要剝奪他的王位。」

    范寧眉頭一皺,「怎麼會出這種事情?」

    「我得到一點消息,好像是郡王殿下向太醫張鴻濟問了一些不該問的事情。」

    范寧立刻反應過來,「他是不是問了天子的身體狀況?」

    「好像是的。」

    「但他是官家的養子,作為養子,關心父親的身體狀況,不是很正常嗎?」

    韓琦苦笑一聲,「很多事情都有一個度,關心可以,但如果超過了那個度,那就麻煩了,讓人不得不懷疑趙宗實有了私心。」

    范寧沉默片刻道:「他還是不死心?」

    「他怎麼會死心呢?這種事情屬於禁忌,大家心中都如明鏡,你如果不去碰它,大家就可以相安無事,但趙宗實偏偏打破了這個平衡,天子震怒可想而知?」

    范寧沉思一下又道:「一般而言,太醫都不會輕易站隊表態,正常的做法是,張鴻濟應該不告訴趙宗實,或者說自己不知道,但他既告訴了趙宗實,同時又去向天子告狀,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

    「你說得有道理,張鴻濟確實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有點不正常,還真像一個陷阱。」

    韓琦嘆口氣,「看來趙宗實真是做了一件大蠢事。」

    「那這件事對趙仲針有多大的影響?」

    「影響不小,本來這次演武時就應該宣布皇太孫之事,但最後只宣布封梁王,肯定是受這件事的影響,很明顯,官家也有了顧慮,我敢肯定,皇太孫不會輕易宣布。」

    范寧頓時有點頭大了,如果趙仲針不入主東宮,自己這個太子詹事還有什麼意義?

    韓琦明白他的擔心,笑眯眯道:「只是沒有皇太孫的名分,但有皇太孫之實,天子也要著手培養他,這一點是不會含糊的。」

    ........

    下午,范寧回到朱元豐的府上,得到消息的朱元豐親自出門迎接范寧歸來,他這個孫女婿太妖孽,才二十五歲,就已經封縣公,升為從三品官階。

    朱元豐雖然自己不在官場,但他對官場卻了解得很透。

    官員晉陞有三大坎,第一道坎是從候補官升為京官,也就是官員轉正,哪怕是進士出身,有後台就快一點,沒後台就得熬等,等上十年八年很正常。

    第二道坎是從六品升五品,這是從郎官升為大夫,從中級官升為高級官,沒有功名在身,又不是外戚功勛世家等特殊階層,那麼六品就基本上到頂了。

    可就算有進士功名,但沒有政績、名望或者強有力的後台,也很難升上去,

    第三道坎就是從四品升三品,這有點像後世廳級升省級一樣。

    三品官由天子親自提拔,這個時候,後台背景也沒有用了,一般的政績也拿不出手,必須要有天子看得上眼的東西。

    連范寧自己也在從四品上蹉跎了很多年,他在鯤州的政績幫助他殺進五品,但進三品,鯤州的政績也不夠,而正是應天府軍隊變法和他對趙仲針的投資,終於使他突破了四品,升為從三品。

    這可不是破格提拔,資歷人脈在這個時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是天子能看上你,要知道進了三品,就有將來拜相的機會,這一步比之前兩道坎都要難上。

    比如范寧的岳父朱孝雲到現在才正四品銜,已經多少年了,從四品到三品這一步就是跨不上去。

    「來了!來了!」

    管家大喊道:「姑爺來了!」

    「快放炮!」

    幾名小廝燃放炮仗,大門『砰嘭!』作響,圍了一大群小孩子,又蹦又跳,熱鬧異常。

    范寧心中詫異,這是怎麼回事?朱府怎麼像辦喜事一樣。

    當他看清大門的橫幅,『恭賀孫婿范寧榮升三品高官』,他頓時有點哭笑不得,只得翻身下馬,把韁繩扔給朱龍,自己硬著頭皮上前。

    「阿寧,恭喜啊!」

    朱元豐迎上前,笑得臉上都開花了,范寧見四周還站著大群左鄰右舍,個個眼中羨慕,他著實難為情,低聲道:「三祖父,這太誇張了吧!」

    「不誇張,升三品了,是要好好慶祝,阿佩沒來吧!」

    「她們還在應天府,還得麻煩三祖父幫忙搬家。」

    「這是小問題了,我安排十幾艘船過去接人,讓老三去善後,你一點都不用操心。」

    朱元豐雖然在官場權力上有所欠缺,但在社會生活方面卻很有能量,搬家運輸這種小事情對他而言確實是舉手之勞。

    范寧一顆心放下,又對周圍鄰居抱拳拱拱手,這才快步進府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