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八章 趙宗實入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八章 趙宗實入坑字體大小: A+
     

    因廂軍檢閱而陷入極度焦慮之中的,並不僅僅是張堯佐,趙宗實也快要崩潰了,俗話說無情莫過帝王家,在至高無上的皇位面前,什麼父子情、兄弟情、夫妻情統統不重要了,父子相弒,手足相殘,夫妻反目等等,歷史上早已累累記述。

    趙宗實在皇位追逐賽中已經出局,趙文惲也差不多結束了,現在趙宗實還有一個希望,那就是兒子讓位給他,讓他坐完皇位后,再把皇位傳給兒子,也算是比較圓滿了結局,畢竟現在兒子才十三歲,距離成年還有五年,只要兒子在這五年中繼位,他都有希望繼登大統。

    現在的關鍵是,天子還能活多久?天子還能不能活過這五年,趙宗實對皇宮的情況是一無所知,怎麼辦,怎麼才能知道天子的情況?

    這兩天趙宗實一直就在想這件事,這天下午,宦官張元來訪,這是每月一次的例行訪問,主要針對皇族封王者,看看有什麼困難,是否需要幫助。

    趙宗實在貴客堂接見了張元,張元是宮中的中等管事,主要對外,幾年來幾乎每月都要拜訪一次,和趙宗實很熟悉。

    「我還好,身體不錯,心情也很平穩,日子雖然平淡一點,但已經習慣了,真讓我忙碌起來,可能我反而不習慣了。」

    「那郡王殿下還有什麼需要嗎?」

    趙宗實搖搖頭,「基本上沒有什麼需要,只是有點牽挂犬子,不知他在宮中情況怎麼樣?」

    「應該還不錯吧!聽說他已經能替官家分憂,雖然年少,卻是少年老成,郡王殿下生了貴子啊!」

    「他也是運氣不錯,張公公太過獎了,不知道官家現在身體怎麼樣?」趙宗實問得很自然,就像很關心天子一樣。

    張元搖搖頭,「官家身體狀況是內宮隱秘,一方面是我確實不知,另一方面就算我知道了也不能輕易透露,請殿下見諒!」

    「原來如此,那是我欠考慮了。」趙宗實沒有問出情況,著實有些失望。

    張元看了他一眼道:「如果殿下真的關心官家身體情況,可以去問一問太醫張鴻濟,這幾個月都是他當值,他很了解天子身體情況。」

    「呵呵!我也是隨口問問,作為皇子,自然很關心父皇的身體情況,多謝張公公一番好意。」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告辭了。」張元拱拱手,起身告辭走了。

    趙宗實心中像揣了一隻貓,坐立不安,腦海里就想著太醫張鴻濟,他當然認識張鴻濟,在醫官中排名第三,當年在宮中時,常常和他打交道。

    黃昏時分,趙宗實換了一身衣服,從後門離開了郡王府........

    張鴻濟的家在皇城上東門外的石美巷中,當然,作為太醫,他不僅要給天子和嬪妃們看病,也會利用業餘時間給公卿大夫們診治。

    今天他剛從皇宮回來,著實有些疲憊了。

    張鴻濟正坐在書房裡喝茶,這時,他次子張道源在門外道:「父親,巨鹿王殿下來了,好像有些不舒服,請父親幫忙看一看?」

    趙宗實的到來,就彷彿在張鴻濟的意料之中,他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請殿下到靜室稍候,我馬上就到。」

    張鴻濟又喝了幾口茶,這才不慌不忙向靜室而去。

    ………..

    次日中午,身心倦怠的天子趙禎返回了後宮,這幾年他的身體每況愈下,越來越力不從心,只能每天上午來御書房坐一坐,然後就回宮了。

    後宮起居殿內,太醫張鴻濟和平常一樣給趙禎診脈,他點點頭,「還好,陛下身體還算穩定,要注意多休息,之前微臣開的補藥還是正常吃,其他就是晚上早點休息,注意不要熬夜就是了。」

    「朕晚上都睡得很早,辛苦太醫了。」

    張鴻濟猶豫一下又道:「另外,微臣有件事要向陛下稟報!」

    「什麼事情?」

    「昨晚巨鹿王殿下來找微臣看病。」

    趙禎微微一怔,「是他親自上門來找你,而不是派人請你上門?」

    「是殿下主動上門,微服前來。」

    趙禎心中有點不太高興,趙宗實不在家老老實實呆著,微服出門做什麼?」

    「他身體哪裡不舒服?非要親自上門找你。」

    「陛下,巨鹿王殿下有些難言之隱,房事方面有些問題,他不想讓王妃知道。」

    趙禎笑了起來,原來是這麼回事,這倒可以理解了。

    「就看一次病嗎?」

    「另外,巨鹿王殿下對陛下的身體也很關心,追問微臣,問得很細。」

    趙禎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冷道:「然後呢?」

    「然後他問陛下為什麼只上朝半天,還能堅持多久,微臣就說陛下年事已高,精力沒有年輕時充沛,需要休息和調養,這很正常,只是能堅持多久,那不是該臣子問的事情,微臣提醒他慎言。」

    趙禎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幾乎要發作了,張鴻濟又跪下道:「微臣說的句句是實,不敢有半句虛言,巨鹿王殿下還給微臣一百兩黃金,微臣不敢收,已經上交給內庫。」

    「你去吧!這件事朕知道了。」

    張鴻濟磕了一個頭,慢慢退下了,趙禎心中勃然大怒,他舉起茶盞狠狠摔在地上,『砰!』一聲,茶盞摔得粉碎,趙禎鐵青著臉大罵道:「你盼著朕早點死,你就可以從兒子手上搶走皇位,你以為朕不懂你的心思嗎?」

    ..........

    張鴻濟回到太醫房,把自己同樣擔任御醫的長子張道源找來,見左右無人,低聲對兒子道:「下午你給張太師看病,你告訴他,他的拜託我已經完成,該他兌現承諾了,一千兩黃金,一兩都不能少。」

    ........

    范寧率領兩萬軍隊是在夜幕降臨時抵達京城,進駐北大營,一般外地進京的軍隊都在這裡駐紮,軍隊入住后,軍器監隨即發放了演武專用的兵器,這種專用兵器和正常的兵器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刀刃無鋒,槍頭圓鈍,很適合演武。

    天子檢閱時間定在兩天後,范寧沒有回城,也住在軍營內,入夜,一路強行軍趕來的士兵們都已疲憊不堪,草草吃一些乾糧,便沉沉入睡了。

    范寧雖然是騎馬而來,但同樣有些支撐不住,天剛黑不久,他看一會兒書便準備入睡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李翰的聲音,「安撫使入睡了嗎?有緊急情況要稟報。」

    范寧立刻道:「請李將軍進來!」

    李翰快步走了進來,滿臉焦急道:「使君,軍營中出事了。」

    「出了什麼事?」

    「左大營部分士兵發生嚴重腹瀉。」

    「什麼?」

    范寧站起身,急問道:「有多少士兵腹瀉?」

    「大概三千人左右,就是先遣營!」

    先遣營是昨天抵達京城,負責搭建大營,安排軍械物資,范寧立刻道:「看看去!」

    他帶著幾名手下跟隨李翰快步向左大營而去。

    左大營駐紮三千先遣士兵,他們不像其他士兵,吃點乾糧就休息睡覺了,他們在大營內做飯,吃罷晚飯還不到一個時辰,便集體爆發了腹瀉。

    大營內臭氣熏天,范寧強忍臭氣來到倉營,幾名軍醫正在抽查糧食和水。

    「發現什麼了?」范寧問道。

    為首軍醫點點頭,「麵粉有問題,我們檢查了今天剩下的十幾袋麵粉,發現麵粉內摻有大量巴豆粉,研磨得很細,和麵粉混在一起,不容易看出來,今天晚飯,士兵們吃的就是用這種麵粉做成的湯餅。」

    范寧十分惱火,竟然有人惡意陷害,在麵粉中摻雜巴豆粉,幸虧主力士兵來晚了,沒有在大營吃晚飯,否則全部都要倒下。

    「腹瀉士兵可以參加後天的演武嗎?」

    「明天可以止瀉,但精神和體力肯定會受影響,卑職建議,這三千人還是不要上場了。」

    范寧回頭對李翰道:「這些麵粉是誰發過來的,順著這根線查,一定要查到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