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五章 阿多的婚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五章 阿多的婚事字體大小: A+
     

    回到宋城縣,天色已晚,范寧直接回了自己府上,搶先迎接他的,還是女兒范真,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這話還真不錯,有點什麼好吃的,小傢伙總是想著給爹爹留一口,這讓范寧對她十分疼愛。

    范真已經兩歲半,正是最調皮可愛之時,她抱住爹爹脖子,要爹爹帶她找松鼠。

    「有的,我看見了,大尾巴,在樹上跳來跳去,到處找吃的。」

    「天快黑了,小松鼠在外面害怕,它已經回家吃飯了,我們也去吃飯吧!」

    「好!阿真也餓了。」

    范寧抱著女兒來到飯堂,一家人已經在飯桌前等他多時。

    「終於來了!」

    母親張三娘道:「大家開吃吧!飯菜都要涼了。」

    范寧坐下歉然道:「其實不用等我,大家可以先吃。」

    朱佩笑道:「夫君若是半夜才回來,我們就不等了,反正也只等了片刻,最好還是一起吃。」

    阿雅給范寧斟滿酒,又對旁邊小使女道:「酒有點涼了,再去熱一熱。」

    小使女連忙去熱酒了,歐陽倩向女兒拍拍手,「到娘這裡來,給爹爹吃飯。」

    「不!我要和爹爹一起吃。」

    真兒摟著爹爹的脖子不肯鬆手,歐陽倩臉一沉,「娘是怎麼教你的?」

    真兒嘟起小嘴,萬分不情願地離開了父親。

    范寧把女兒交給歐陽倩,又看了看兒子范景,范景剛滿一歲,此時在乳娘懷中睡得正香甜,五官長得很像范寧,但又有幾分母親的俊秀。

    「給大家說個事情!」

    范寧喝了一口酒道:「我在應天府呆的時間不會太長了,可能會在年底調走。」

    「消息確切嗎?」朱佩問道。

    范寧搖搖頭,「只得聽到一些傳聞,不過變法已經結束,我也估計自己要進京。」

    「要不要我向父親打聽一下?」

    「不用了,我的意思是說,我們要做好搬家的準備,以免到時候倉促。」

    歐陽倩笑道:「其實我們很多東西都沒有搬過來,也是因為這宅子是租的,總覺得不會長久,如果要搬家倒是很方便。」

    「那就好,一些暫時不用的東西可以先打包送回京城。」

    張三娘眉頭一皺,「你自己都不敢肯定,萬一不調走呢?」

    「哥哥說要走,就肯定會走,你在這裡啰嗦什麼?」身邊的阿多有點不高興地頂了母親一句。

    張三娘狠狠瞪她一眼,母女二人都不說話了,范寧覺得有點奇怪,感覺兩人的情緒有點不對。

    他剛要開口,旁邊朱佩輕輕踢了范寧一腳,范寧便忍住了。

    「對了,我在萊州遇到明仁,他正好率船隊從日本回來,在萊州卸貨。」

    范寧從懷中取出盒子,笑道:「明仁給阿真和景兒的禮物,兩顆很不錯的藍寶石。」

    朱佩接過盒子看了看,她是識貨之人,這兩顆藍寶石非常昂貴,也很罕見,她便將盒子遞給歐陽倩笑道:「寶石給阿真,正好做一對手鐲,景兒是小郎,寶石不適合他。」

    朱佩那裡有一顆當年范寧從鯤州帶回來的夜明珠,異常名貴,她留給兒子的,而歐陽倩卻沒有這種可以傳代的名貴珠寶,正好有這兩顆名貴的藍寶石,便把朱佩這個心愿遂了。

    「不用了!」歐陽倩連忙推辭。

    朱佩把盒子塞給范真笑道:「阿真,這是大娘給你的。」

    范真把盒子抱在懷中就不肯鬆手了,歐陽倩無奈,只得對女兒道:「還不快謝謝大娘。」

    「謝謝大娘。」

    朱佩笑著點點頭,「回京城后我去找個名匠把這兩顆寶石好好雕琢一下,以後就是阿真的嫁妝了。」

    張三娘臉色微微一變,瞪著女兒道:「聽見沒有?」

    阿多一撇嘴,「人家只是開開玩笑,就你什麼都當真!」

    「你這個死丫頭,你非要氣死我才甘心!」

    張三娘氣得坐不下去了,她起身道:「你們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見母親走了,阿多也賭氣一推碗,起身抹著眼淚跑了。

    范寧有點驚訝,這倆娘母吵架了?

    朱佩搖搖頭苦笑道:「前幾天柴夫人來家裡做客,她一直很喜歡阿多,和母親聊天時提到想娶阿多為媳,母親很動心,但阿多不願意,為這件事已經賭氣兩天了。」

    柴夫人就是柴靖長子柴豐的妻子,正好也是吳縣人,經常來府中做客,只是她居然提到了聯姻,范寧著實有點驚訝,「阿多還太小了一點吧!」

    旁邊歐陽倩道:「女孩子可以晚嫁,但婚事要早定,姻緣一旦錯過,後悔都來不及。」

    范寧有點頭大,這件事讓人措手不及,他從未想過妹妹會出嫁,但在不經意時,它就來了。

    朱佩明白丈夫的心思,便笑道:「阿多已經十足的十六歲了,明年就是十七歲,已經不是夫君心目中的小小娘子了。」

    妹妹明年就是足十七歲了,還真沒有想到,是可以考慮婚姻之事了,他笑著問朱佩和歐陽倩道:「你們說說看,阿多為什麼生氣,她是不想考慮柴家嗎?」

    朱佩笑了笑,沒有說話,范寧目光又轉向歐陽倩。

    歐陽倩搖了搖頭,「我覺得應該是她還沒有出嫁的心理準備,覺得母親這麼早就讓自己出嫁,所以才生氣,倒是和柴家無關。」

    范寧想了想,歐陽倩說得很有道理,應該是妹妹接觸少年男子太少了一點,本身性格又內向,心理上還不成熟,這種情況下,過早談論婚嫁對她也是一種傷害。

    范寧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問道:「柴家那個子弟叫什麼名字?人品如何?」

    「叫什麼名字不知道,只知道今年二十歲,在京城太學讀書,人長什麼樣子,人品如何,我們更沒有見過。也從未聽說。」

    范寧見使女和乳娘都在,便笑道:「這件事不急,有機會我去和母親談一談,給阿多一點時間。」

    ........

    吃罷晚飯,范寧回到內書房,不多時,朱佩端了一盞茶進來。

    她坐下道:「剛才母親找過我了。」

    范寧正要喝茶,停了一下,問道:「我娘說什麼?」

    「她要我問問你的態度,父親不在了,你是長兄,阿多的婚事最終還是你來做主。」

    范寧沉吟不語,良久道:「說實話,我覺得有點不妥。」

    「你是覺得門戶問題?」

    范寧點點頭,「和門戶不配有點關係,但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是,我們和柴家沒有什麼交集。」

    范寧確實覺得門戶不配,柴家是什麼人,後周的皇族後裔,世代和趙氏聯姻,而自己父親出身貧寒,祖父也只是一個農民,自己雖然崛起,由自己迎娶柴家之女還差不多,但讓自己的妹妹嫁入柴家,那真是一入侯門深如海了,平時就不怎麼接觸的家族,相當陌生,范寧怎麼能讓自己妹妹嫁入柴家。

    范寧嘆口氣又道:「或許倩姐說得對,阿多有可能還沒有做好嫁人的心理準備,如果是這樣,我不想勉強她。」

    「我倒覺得阿多生氣的原因並不是她不想嫁,而只是因為她不想嫁給柴家。」

    范寧一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朱佩微微笑道:「其實我猜,阿多有可能喜歡一個人。」

    「誰?」

    「我三祖父的孫子朱齊,你見過的。」

    范寧想起來了,他當然見過,朱元豐的七孫子,整天拿著一本書在院子里搖頭晃腦讀書,嗜書如命,綽號小夫子。

    「阿多見過他?」范寧驚訝地問道。

    「當然見過,阿多住在我三阿公府上時,常找他借書,我在阿多房間里看見一本《全唐詩》,就是小夫子送給她的,兩人很熟的,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范寧忽然想起妹妹也是一個小書獃子,喜歡看書買書,兩人還真可能有共同語言,好像兩人年紀也差不多。

    范寧有點動心了,關鍵他和朱元豐非常熟悉,如果妹妹嫁給朱元豐的孫子,要比嫁入柴家更讓他能接受,但最重要還是妹妹本人喜歡才行。

    范寧負手走了幾步,問道:「朱齊近況如何?」

    「他回平江府參加解試去了,我三阿公對他期望很大,你知道的,三阿公一直很遺憾子孫中沒有一個進士。」

    范寧點點頭,朱元豐富可敵國,但還是一個商人,他的兒子大多精明能幹,不管是打理莊園,還是經營商行,都做得很好,唯獨在讀書方面不行,他的四個兒子和十幾個孫子,到現在為止連一個舉人都沒有,只有朱齊從小喜歡讀書,朱元豐在他身上寄託了很大的期望。

    他沉思片刻道:「阿多真喜歡朱齊的話,我倒不反對,我的意思說,盡量給他們創造見面機會,如果彼此有好感,那麼這門婚事就水到渠成了。」

    朱佩抿嘴笑道:「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