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家添新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家添新口字體大小: A+
     

    隨著人俸分離制度的順利推行,開始實施第三項變法,那就是實施新的訓練考核,訓練的關鍵在於指揮使,指揮使賣力,那士兵就訓練得不錯,若指揮使懶惰,士兵就渙散,所以對指揮使的考核至關重要。

    安撫使司根據現狀制定了一個基本訓練加上獎勵訓練的辦法,基本訓練是每天必須兩個時辰,沒有完成就扣軍俸,超過了訓練時間則獎勵,每天封頂四個時辰的訓練時間,由都營的軍曹吏和功曹吏負責各自考核。

    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原來每個營的六吏在實施將兵法后被取消了,六吏設在都營上,且隸屬於安撫使司,不受都指揮使管轄。

    這樣六吏就不受軍隊影響,加上軍曹吏和功曹吏的雙向考核,以及安撫使司的軍法監察官的巡視,基本上很難在訓練上弄虛作假。

    這對指揮使的壓力很大,一年六次完不成基礎訓練,那就要降職,連續三年完不成基礎訓練,那就要被革除軍職。

    訓練考核變法是這些軍隊變法時間最長的一項,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看出變法的效果,這也是趙仲針變法需要一年時間的主要原因。

    時間到了九月中旬,范寧離家快一個月了,他目前還在萊州巡視軍營訓練改革,但應天府他的家中卻開始緊張起來,朱佩的預產期來臨了,朱佩母親王氏也趕到了應天府,家裡請了三個經驗豐富產婆助產。

    自古女人生孩子都是一道鬼門關,主要是沒有剖腹產,一旦胎位出現顛倒,那就是母子雙亡,一般家庭富裕人家在產婦六個月後都會花大錢請經驗豐富的產婆上門,幫忙檢查胎位,一旦發現胎位不正,則進行修復性矯正,一般都能慢慢矯正過來。

    窮人家請不起產婆,最後臨產了產婆才來,那時如果發現胎位顛倒,就很難搶救了,這也是窮人家產婦死亡率高的一個重要原因,當然,正常情況下胎位都沒有太大問題,就怕出現特殊情況。

    朱佩臨近預產期,一家人上竄下跳,變著花樣折騰人,只是苦了喜好安靜的朱佩,產婆每天都要來三次,拿個竹筒子對準她肚子聽胎音,朱佩開始不肯,但產婆哄她說是可以分辨男女,朱佩便從了。

    可很快她又困惑起來,醫生說不可能聽出男女,這個長得像貓頭鷹一樣的老女人就能聽出男女?

    「夫人,她可是宋城縣乃至應天府最有名的產婆,聽說她尤其善於扶正胎位,她接生四十年,在她夭折的胎兒不到五個,現在她已經很少接生了,請她來一天,就要花費二十貫錢。」

    阿雅看出夫人不太喜歡這個產婆,便笑著解釋道:「聽說生孩子很艱難,一旦胎位不正就是難產,難產大人小孩都活不了,所以倩夫人才堅持要請這個馬產婆。」

    想到倩姐對自己的關愛,朱佩心中便有一種莫名感動,錢不重要,重要的是倩姐真的在盡心竭力要保住自己的孩子。

    她原擔心歐陽倩會有某種扶正想法,所以一直有一點防範她,但歐陽倩表現出的真誠卻打動了她,令她默默感激。

    「阿雅,我希望我肚中的孩子是個女孩兒。」朱佩忽然沒頭沒腦地說一句。

    「阿佩,你在胡說什麼,人人都希望自己生個兒子,就你想要個女兒。」坐在一旁的母親王氏有點不高興女兒的怪異想法。

    朱佩淺淺地笑了,她那秀麗的臉龐上露出一絲初為人母的溫柔,母親是不會理解自己的心思,男孩兒雖好,但她內心卻喜歡女孩兒,可以每天都穿漂亮衣裙。

    「阿雅,我有點疲了,想睡一會兒,你請大伙兒說話盡量小聲點,這兩天我睡眠不好。」

    「好的,我這就去吩咐。」

    就在這時,外面院子里忽然傳來一陣騷動,兩名丫鬟叫喊起來,阿雅生氣地跑出去喊道:「你們不要吵嚷,安靜!」

    「夫人,官人回來了。」

    房內朱佩剛要合眼,忽然聽見這話,不由『啊!』地低呼一聲,掙扎著坐起來,心中十分歡喜,丈夫去各地巡視訓練情況,走了大半個月,居然提前回來了。

    這時,院子里傳來了范寧興奮的笑聲,「阿雅,夫人呢?」

    「官人,要小聲點,夫人在睡覺。」

    「沒有呢!」朱佩連忙高聲道:「我沒睡,夫君快進來吧!」

    門開了,范寧快步走了進來,後面卻跟了一群女人,母親張三娘、平妻歐陽倩牽著女兒,劍梅子也正好進來,再後面,妹妹阿多也不甘寂寞地跟了進來。

    他的家人全部都來了。

    范寧在朱佩床榻前蹲下來,握住她的手問道:「倩姐寫信給我,說你已經進入臨產期,我便提前趕回來,你現在怎麼樣了?」

    朱佩感激地看了一眼歐陽倩,原來她寫了信,夫君才提前趕回來,低聲道:「多虧大家的精心照顧,狀態一直很穩定,我今天上午已經見紅,估計就這兩天。」

    張三娘對親家母笑道:「這可是咱們家天大的事情,又有了孩子,想著以後家裡就熱鬧了,我脖子都盼長呢!」

    王氏心中也十分高興,笑道:「我也是盼著做外婆,阿倩,你去準備幾百份糕餅和紅蛋,叫管家今天給街坊鄰居送去,讓大家都沾沾我的喜氣。」

    旁邊的阿朵抿嘴笑道:「伯母,不是說生下小郎給紅蛋,生下小娘子給絹花,我們今天就送紅蛋出去,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王氏呵呵笑道:「我真是歡喜糊塗了,那就把紅蛋和絹花都準備起來,糕餅也準備起來,等佩兒一生下孩子,我們立刻就安排管家送出去。」

    .........

    次日一早,范寧打算去應天府官衙看一看,他剛走沒幾步,阿雅便慌慌張張跑出來喊道:「官人,夫人可能要生了!」

    范寧嚇了一跳,剛才還好好的,怎麼轉眼就要生,他急忙又翻身下馬跑了過去,內宅房間里,朱佩捂著肚子,疼得滿頭大汗。

    王氏也聞訊趕來,見女兒樣子,她立刻意識到產道已經開始擴張,她經驗豐富,連忙吩咐阿雅道:「快去安排廚房燒熱水,越多越好。」

    「梅子,你把佩兒扶上藤床,趕緊送去產房,阿寧一起幫忙抬。」

    范寧把妻子扶上藤床,他和劍梅子一前一後,王夫人和一名使女扶住朱佩,眾人迅速將朱佩送去已準備好的產房,這時,住在外宅的三名產婆也匆匆趕來。

    張三娘去把醫生也請來了,坐在客堂等候,防止出現意外時緊急搶救。

    這時,長得像貓頭鷹一般的馬產婆把范寧請出了房間,笑道:「生孩子時男人一定要迴避,就算丈夫也不例外,煩請大官人去中堂休息,一般后宅男子都要迴避,陽氣太重,對產婦不利。」

    「我妻子這樣子正常嗎?」

    「夫人完全正常,大官人就放心吧!

    范寧也不明白為什麼男子不能留在後院,不過他還是聽從勸告退到中庭大門處,負手焦急的在大門口來回踱步。

    一個時辰后,他忽然聽到后宅一片喧騰,范寧心中大急,連忙向內宅走去,剛進內宅,便見阿雅急匆匆跑來報喜,「官人,夫人生了,一個大胖兒子,母子平安!」

    范寧頓時高興得嘴都合不攏,自己終於有兒子了。

    .........

    一連幾天,范家上下都處於喜慶之中,周圍的四鄰每家送一籃紅蛋糕餅,按照江南風俗,籃子里的紅蛋要送十二個,糕餅要送五斤。

    至於范府下人,每人送十貫錢的喜錢,三個產婆更是每人重賞五十兩銀子,一時間,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皆大歡喜。

    范家添子,張三娘更是又激動又傷感,范家終於有了第三代,如果丈夫還活著,他現在就是祖父了,可惜他沒有能等到這一天。

    王氏則拉住親家母一起去城中最大的弘福寺燒香還原,給外孫捐了香油五百斤,張三娘更是出手大氣,替孫子捐了五千貫錢,給佛祖重塑金身,這讓寺院的高僧們驚喜萬分,住持凌雲法師更是主動提出為范知府的兒子做一場法事,護佑他平安成長。

    三天後,朱佩凈身出了產房,返回自己起居房開始坐月子,好在秋老虎的暑氣已退,進入深秋時節,天氣已經有點涼了。

    房間里十分乾淨整潔,香爐里點著檀香,使房間里格外舒適溫暖。

    朱佩坐在一張坐月子專用的高榻上,有點像北方的炕,不過是木製的,上面鋪著厚厚的褥子,擺放著一張小桌,朱佩頭戴暖帽,身穿一件厚厚的居家服,她一邊輕輕搖著搖籃,一邊對范寧道:「其實我覺得坐月子小心不要受風寒就行,可我娘這樣不準那樣不準,還逼我戴一頂帽子,哎!我真不知該怎麼說她。」

    范寧笑道:「聽她們的,反正你現在也蠻舒服,對了,孩子我想起名叫范光景,他正好是范家的光字輩,你覺得如何?」

    朱佩想了想道笑道:「就像你的名字應該叫范明寧,屬於明字輩分,但你卻失明了,直接叫范寧,我覺得蠻好的,既然爹爹有了先例,那兒子為什麼不能跟隨,就叫范景多好,把光字去掉。」

    范寧點頭笑道:「那就聽你的,兒子的名字就叫范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