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章 平留刺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八十章 平留刺殺字體大小: A+
     

    周青確實藏身在平留鎮,不過不是躲在鎮子里,而是躲在平留鎮外的一個小村莊里。

    入夜,周青站在一棵大樹背後觀察著汴河內的情形,在平留鎮的碼頭上停滿小船,很多乘船過來的小商人都是在平留鎮上岸,導致馬上有大量船隻滯留,一艘挨著一艘,差不多佔據了半幅河道,這裡無疑是刺殺梁王的絕妙之地,他只要躲在一艘小船上,可以輕而易舉的上船。

    周青也有弱點,他略略會水,但水性不精,如果從水中上船,他擔心自己沒有這個能力,也擔心自己會失手,但躲在船上就不一樣了。

    周青又最後看了看船隻,便掉頭向西面奔去。

    ..........

    十天後,五艘千石客船沿著汴河向東而行,為首船隻上插著一面杏黃色三角旗,旗幟上有一個『官』字,這是官船,沿途的哨卡、稅關都不能檢查,必須一路放行。

    這支船隊正是梁郡王趙仲針的隊伍,隨著變法順利推行並逐步深入,趙禎對這個皇孫越來越滿意,聖眷日隆,這次進京總結彙報,得到了趙禎的嘉獎,被加封開封尹、宗正寺卿。

    這是兩個十分敏感的職位,由於宋太宗趙匡義出任過開封府尹,所以開封府尹這個官職不會輕易授人,就算是包拯出任開封府,也是知開封府事,這和唐太宗李世民出任尚書令后,唐朝的尚書令都不會再封給官員一樣,尚書省能就任的最高官職就變成了尚書左右僕射。

    而宗正寺卿是管理皇族的要職,一般都准皇嗣出任,之前是趙仲針的父親趙宗實就任,現在改封給了趙仲針。

    但這還是沒有走完最後一步,那就是王爵沒有變。

    不過朝廷百官都清楚,趙仲針的王爵沒有變,那是因為他資歷還稍淺一點,只要他不犯大錯誤,升為親王是遲早之事,從侍衛人數就看出來了,之前是按照郡王的標準配了三十名侍衛,現在雖然還是郡王,但侍衛人數已經增加到百人,變成了親王的標準,如果冊封為太子,那是五百人,天子則為三千人。

    四更時分,船隊過了平留鎮的稅卡,前面數裡外就是平留鎮了,汴河兩岸萬籟俱寂,漆黑一片,看不見一點燈光,只有船隊有燈光,因為是夜間行船,所以船隻走得很慢,順流而下。

    船艙里,燈光還亮著,似乎趙仲針還沒有睡,還在伏案讀書。

    這時,伏在一艘小船上的周青手執一柄的鋒利的長劍,目光仇恨地盯著一裡外的船隊,他想到了無辜慘死的妻兒,慢慢捏緊了劍柄。

    船隊越來越近,周青的目光鎖定了第二艘船,下午他就找到了目標,確定第二艘船是趙仲針的坐船。

    船隊終於經過了平留鎮碼頭,這裡停滿了小船,航道被佔據一半,船隊就緊靠著幾艘小船駛過,當第二艘船駛過時,距離周青藏身的小船不足五尺,周青縱身一躍,無聲無息跳上了大船,他蹲在船弦邊,向兩邊張望片刻,確定自己沒有被發現,這才轉身,用手指蘸點唾沫,將窗紙捅一個小洞,向船艙里望去。

    只見船艙里點燃兩隻蠟燭,將船艙照得通明,一個身穿紫袍的男子正趴著書桌上睡覺,從背影看應該是個少年。

    周青大喜,他不再遲疑,一躍而起,用後背撞開窗子,闖進了艙內,他大喝一聲,「小賊受死!」

    狠狠一劍將少年的脖子劈斷,人頭骨碌碌落地。

    「不對!」

    周青暗叫一聲,脖子太弱,沒有骨頭,再細看,眼睛驀地瞪大了,竟然是個穿著紫袍的稻草人,人頭用紙畫了一張臉,笑容詭異,彷彿在嘲笑他的愚蠢。

    上當了,周青要跑,門『砰』的一聲被踢開,幾名武藝高強的侍衛揮刀殺入,窗外似乎也被封鎖,他毫不遲疑,一躍而起,將船頂撞了一個大洞,攀上船頂,只見船上出現了二十幾名侍衛,將他包圍。

    周青沒有退路,大叫一聲,向河中跳去,這時,十幾支箭凌空射來,他躲閃不及,連中三箭,『撲通』落入水中。

    他顧不得拔箭,扔掉長劍,拚命向岸邊游去,就在他剛剛爬上岸,幾把鋒利的長劍頂住了他的脖子和后心,緊接著一名大漢如山一般將他牢牢按住,幾名大漢一起動手,用繩索勒住他的脖子,將他捆綁起來。

    這時,從鎮里出來十幾名騎馬之人,為首二人正是周青要刺殺的趙仲針和范寧,兩邊跟著十幾名侍衛,抓住周青的四名大漢正是范寧的心腹侍衛朱虎四人。

    船隊已經靠岸,大群侍衛手執火把和長刀在岸邊搜查,尋找刺客同夥。

    趙仲針臉色有點蒼白,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要刺殺自己,范寧淡淡道:「殿下,已經沒事了,上船吧!」

    「他已經被張堯佐收買?」趙仲針問道。

    「張堯佐沒有出面,在應天府部署刺殺的,是他的謀士楊鎧,王確已經完全交代,李翰正率人抓捕楊鎧,不過我估計這件事抓不到張堯佐涉案的確鑿證據,如果沒有確鑿證據,張堯佐很可能不會被此事影響,希望殿下明白這一點。」

    趙仲針嘆了口氣,翻身下馬,向為首的大船走去。

    ..........

    就在周青刺殺趙仲針失手的同一時刻,宋城縣城南的一座佔地約十畝大宅前,千餘名士兵將大宅團團包圍,李翰率領五百名精銳士兵在大門對面等待,這時,一名士兵飛奔而來,躬身道:「啟稟將軍,已經包圍完畢!」

    李翰點點頭,一揮手,「上!」

    五百名士兵扛著梯子衝上大宅,他們架梯子翻過圍牆,向大宅深處奔去。

    王確最終沒有能頂住螞蟥鑽體的恐懼,將他所知道的一切都一一交代了,這座宅子是楊鎧半個月前才租下的宅子,也是他們在應天府的據點,狡兔三窟,除了這座宅子外,還有城外的一座民房和另一座小院,但民房和小院都被搜查過,沒有找到楊鎧的蹤跡,李翰便率軍包圍了這座大宅。

    此是在大宅內院的一座小樓上,楊鎧正在銅香爐內焚燒各種文書信件,將和張堯佐有關的一切痕迹都抹去。

    甚至包括三十名手下都是他在應天府秘密訓練的武士,這些武士只知道他們主人在京城,卻不知道主人是誰。

    這時,一名手下疾奔上來道:「主人,士兵已經攻進后宅,馬上殺過來了,快走吧!」

    楊鎧苦笑一聲,外面已經被嚴密包圍,他還能往哪裡走?范寧的人能找到這裡,說明王確失手被抓了。

    他嘆口氣道:「頂住他們,給我爭取時間,我還有一點東西必須燒掉。」

    手下轉身下樓了,四周喊殺聲大作,士兵已經殺到樓下,十幾名武士堵在樓梯口拚死抵抗。

    這時,李翰也趕到,他見黑衣武士死守樓梯口,便令道:「用弩箭射殺他們!」

    百名士兵舉起弩,百弩齊發,密集得弩箭射進樓梯口,頓時慘叫聲一片,只兩輪弩箭,十五武士全部被射殺。

    數十名士兵踩踏著屍體向樓上衝去。

    楊鎧將最後一封信撕毀,扔進了銅爐中,這時樓梯上傳來急促的奔跑聲,士兵殺上來了。

    他顫抖著手從懷中摸出一隻寸許高的小瓶子,拔掉塞子,裡面是深紅的液體,這便是十大毒藥之首的鶴頂紅,楊鎧慘笑一聲,將瓶中毒藥一飲而盡,瓶子噹啷落地。

    『砰!』門被踢開了,十幾名士兵沖了進去,楊鎧卻捂著肚子慢慢倒在地上,蜷縮成一團,臉已經變黑,氣息越來越微弱,張堯佐深為倚靠的謀士最終死在了應天府。

    士兵將府中搜了一個底朝天,卻找不到一封信件或者紙條,李翰看了看銅爐中已經燒成灰燼的信件,嘆口氣道:「不用再搜了,收兵回營!」

    兩天後,梁郡王在開封府最東面小鎮平留鎮上遇刺的消息傳到了京城,趙禎為之人震怒,下旨要求開封府和應天府三天內查清此案。

    但就在第二天,范寧的查案報告送到了趙禎的案頭,包括兩名刺客的口供,雖然他們是應天府的廂軍將領,但根據他們交代,他們是被張堯佐幕僚楊鎧收買。

    只是楊鎧已服毒自盡,並沒有找到張堯佐的涉案證據。

    當天下午,趙禎做出批示,此案是廂軍將領報復變法,並下旨將兩名刺客就地處死,准許應天府結案,同時再給趙仲針增加兩百名侍衛,趙仲針的侍衛人數竟達到了五百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