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抓住王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抓住王確字體大小: A+
     

    在應天府和開封府之間有一個小鎮叫做平留鎮,小鎮雖然不大,但因為緊靠汴河,有時應天府和開封府的交界處,所以這裡的商業十分發達,小鎮唯一的一條街上,商鋪、騾馬行、酒樓、茶館、妓館、質鋪、錢鋪一家挨著一家,短短一里多長的街上,竟然聚集了一百多家店鋪,當然店鋪多,客人也多,尤其商人最多。

    很多小商人都在這裡下船換成驢車之類,原因很簡單,再向前走五里的汴河上有一座稅卡,這裡不收稅,但要查稅。

    攜帶貨物,但又沒有繳稅憑證,是要補稅並重罰,但陸路上卻沒有稅卡,所有很多小商人都在這裡上岸,然後雇一輛驢車去京城。

    雖然進城時也有稅卡,但可以在城內交易城外交貨啊!尤其很多大商行的倉庫就在城外,貨物向倉庫內一送,交易結束,最後一文稅都沒有交。

    也正是有這個漏洞存在,所以很多經驗豐富的小商人們都在平留鎮上岸,改為雇驢車進京,也導致平留鎮最多得店鋪就是騾馬行,一共有七家,比酒樓還多兩家。

    中午時分,李翰獨自一人在小鎮的一家酒樓里喝悶酒,之前他信誓旦旦拍胸脯向范寧保證,十天內抓住周青和王確,可現在一個月快過去了,周青和王確的影子都沒有看見,著實令他鬱悶萬分。

    雖然范寧再三安慰他,周青的貪款已被扣住,人逃掉也沒有什麼關係,但李翰卻不能原諒自己,當時如果不是他的一時之仁,不給周青一個機會,也不至於讓周青殺人越獄,范寧原諒他,但他卻不能原諒自己。

    李翰發誓一定要親手抓住周青,這段時間,他沒有什麼事情,他便蹲在平留鎮,水路布控攔截周青,這裡是進京的必經之路,他之所以推斷周青一定會進京,是因為他的兩萬貫錢只有兩個地方可以取出來,一個是他存錢的宋城縣金橋錢鋪,一個就是位於京城的金橋錢鋪總店。

    由於應天府衙已經不允許周青在宋城縣錢鋪取錢,那周青只能進京去試試運氣。

    李翰又端起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他剛要端起酒壺剛要給自己倒酒,手忽然停住了,眼瞳驟然收縮成一條線,他竟然.....看見了王確。

    沒有錯,就是王確,站在斜對面一家客棧的窗前,距離自己只有三十步左右。

    李翰見王確轉頭向自己這邊看來,他急忙底下頭,趴在桌上,臉上露出狂喜之色,正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搜尋了一個月,竟然在自己喝酒的時候出現了。

    好一會兒,李翰慢慢抬起頭,窗前的王確已經不見了。

    李翰一蹦而起,儼如一陣狂風般衝下樓去,周圍食客都一片詫異地望著他,一名酒保大喊道:「客官,別忘記付帳!」

    李翰哪裡還有心思付賬,他對樓下的五名手下喊道:「發現王確了,快跟我走!」

    五名手下精神一陣,一躍而起,奔出酒樓,跟著李翰向客棧狂奔而去,距離客棧門口還有七八步,正好一名留著大鬍子的中年男子從客棧里走出來。

    他迎面看見一臉兇狠向自己狂奔而來的李翰,嚇得魂不附體,掉頭便狂奔,如果他能穩住心神,李翰還真不一定認出他。

    但他這一跑卻立刻將自己暴露了,李翰一眼認出了他,正是喬裝改扮的王確。

    李翰加快速度狂奔,兩人一前一後奔出四十餘步,李翰漸漸追上了他,忽然,李翰縱身一躍,將王確撲倒在地。

    王確爬起身要跑,腳腕卻被李翰抓住,這時,五名手下奔至,一齊將王確死死按到在地上,將繩索將他五花大綁捆綁了起來。

    李翰見行人都湧上來,連忙道:「我們走!」

    他帶著五人,拎起捆如粽子般的王確,快步走進了一家客棧。

    ..........

    「王確,你還不肯說嗎?」

    李翰從外面走了進來,此時的王確渾身是血,幾乎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他不知暈厥了幾次,又被審問者用冷水潑醒。

    「他身上劃了多少刀?」李翰問旁邊拿著匕首的兩名手下。

    「啟稟將軍,從頭到腳,劃了二百四十一刀。」

    李翰冷冷望著王確,「他到底在哪裡?」

    王確雙手雙腳被反綁,被綁在一張木板上,他氣息奄奄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李翰冷笑道:「他被抓時,身上什麼都沒有了,現在他的取錢信物卻在你身上,你還敢說你不知道?」

    這時,從外面走進一名士兵,拎著半隻口袋,他將口袋往地上一放,笑道:「動員了三十個農民,一共抓到了兩百隻螞蟥,都是大號的。」

    李翰點點頭,又對王確冷笑道:「聽見了吧!兩百隻大螞蟥鑽進你的身體里,把你的血吸干,這是什麼滋味?」

    王確嚇得渾身發抖,臉都扭曲了,剛才威脅要割掉他下面的話兒,並在上面劃了五刀,他都熬住了,沒有屈服,現在他才知道李翰把他渾身划傷是有目的,是一件事令他最恐怖的事情。

    王確這輩子最怕的就是螞蟥,這是軍中皆知的事情,沒想到李翰居然用螞蟥來對付自己。

    這時,李翰使了個眼色,一名士兵抓了一把螞蟥放在他肚子上,冰涼涼、滑膩膩的東西在他肚子上蠕動,嚇得王確魂飛魄散,聲音都變了,恐懼地狂叫道:「快拿開,我說,我交代!」

    士兵把螞蟥拿開,王確嚇得小便失禁了,哭喊著道:「周青要刺殺梁郡王.......」

    李翰臉色大變,一把掐住脖子,厲聲道:「他現在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我....我準備進京取走他的錢,然後遠走他鄉。」

    王確不敢完全說實話,若把張堯佐牽扯進來,他真的就徹底完蛋了。」

    李翰來不及細想裡面的漏洞,他神情十分嚴峻,立刻對手下道:「你們隨後把他帶回來,我先走一步!」

    李翰匆匆走出客棧,翻身上馬,催馬嚮應天府疾奔而去。

    他心中著實有點慌張,他原本以為周青會逃跑,但沒想到周青竟然要去刺殺梁郡王殿下,簡直駭人聽聞,現在梁郡王在京城,但什麼時候返回應天府李翰也不知道,這件事他必須立刻向范寧彙報。

    平留鎮距離應天一百多里,當天晚上,李翰便趕到了宋城縣,直接來到范寧府上求見!

    朱虎將他領到外書房,范寧已經在這裡等候他多時了。

    見李翰進來,范寧笑道:「應該是有所收穫了吧!」

    「啟稟使君,卑職抓到了王確,據他交代,周青要刺殺梁郡王殿下!」

    李翰又將他抓到並審問王確的過程詳細地說了一遍。

    范寧目光頓時變得嚴峻起來,他沒有說話,負手來回踱步,良久低聲道:「果然和我想得一樣。」

    李翰一怔,「使君已經猜到了?」

    范寧緩緩點頭,「劉楚得到消息,張堯佐派出的人一直在應天府潛伏,準備破壞我們的變法,然後是周青妻兒被人殺死,兇手不知,但現在我知道了,兇手一定是張堯佐的人,目的是為了刺激周青為妻兒復仇,這個兇手很可能就是王確,他知道周青的妻兒住在哪裡?這就可以解釋周青的取錢憑信為什麼在他的手上。」

    李翰瞪大眼睛道:「使君的意思是說,是張堯佐的人想借周青的手刺殺梁郡王殿下?」

    范寧淡淡道:「王確不是不去京城取錢,他是黃泉在後,一旦周青得手,他就會殺周青滅口,這樣,梁郡王被刺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變法觸動了指揮使周青的利益,周青實施報復,責任最後就落在我們頭上,和張堯佐沒有關係了。」

    李翰頓時有點急了,連忙道:「周青會不會進京城了?」

    范寧搖搖頭,「京城戒備森嚴,又不方便逃走,他一定在梁郡王來應天府的沿途行刺,梁郡王一般是上午坐船從京城出發,夜間正好在開封府和應天府之間航行,而且兩府交界之地沒有軍隊駐紮,人口稀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王確知道周青藏在哪裡。」

    李翰頓時又驚又怒,「這個王八蛋,竟然敢騙我他不知道?」

    「其實現在我也知道了,周青一定就躲在平留鎮附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