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仇恨爆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仇恨爆發字體大小: A+
     

    【不好意思,這章有點晚了】

    =====

    天剛蒙蒙亮,范寧便趕到了軍營,第一牢營已經戒備森嚴,三名被殺的守衛屍體放在擔架上,身上蓋著白布,李翰帶著幾名士兵剛從牢營里出來,迎面便遇到了范寧。

    他見范寧臉色難看,心中一陣羞愧,連忙上前行禮,「卑職無能,看守不嚴,導致要犯逃走,請使君嚴懲。」

    「這些事後之事先不談。」

    范寧擺擺手,「我現在要知道是誰把他救走,他下落在哪裡?」

    「啟稟使君,事情發生在五更不到,三名守衛是被匕首殺死,都是一擊斃命,割斷喉嚨而死,從地上腳印來看,兇手是走到他們面前後才動手,說明守衛認識兇手,第二,兇手身份不低,至少是隊正以上,甚至是指揮使!」

    「為什麼肯定身份不低?」范寧問道。

    「很簡單,守衛規矩很嚴,任何人不準靠近守衛,只有指揮使才能壓制住守衛,守衛一時不敢報警。」

    「排查過了嗎?有沒有嫌疑人?」范寧又追問道。

    李翰點點頭,「昨天夜裡正好下了小雨,地面比較濕,我們找到了腳印,兩人從北面營柵翻越而走,應該都沒有回來,我們據此排查,昨晚不在營中的隊正以上將領一共有四人,其中隊正兩人,隊副一人,指揮使一人。」

    「這四人中誰的嫌疑最大?」

    「應該是指揮使王確,他和周青關係密切,昨天中午就請假回家,說是孩子病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范寧沉思片刻道:「我記得周青在城內有五房小妾,有沒有安排人監視?」

    「卑職已經安排得力的手下進城去監視,一有發現,我們會立刻得知。」

    范寧想了想又道:「還有這個王確,你現在立刻派人去城中找他,如果是他下手,他昨晚應該沒有回家。」

    「卑職已經派人去詢問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

    李翰話音剛落,只見一名手下匆匆跑來,單膝跪下行禮,「啟稟都指揮使,卑職去王確府中詢問,他妻子說他這幾天都沒有回家。」

    「那他孩子生病了嗎?」

    「也沒有!」

    王確的嫌疑一下子從六分增加到了九分,范寧當即令道:「帶我去他的大帳!」

    王確的大帳位於大營西南,他統帥第五營,手下有五百人,他副手是一名虞侯,姓江,他聽到都指揮使和安撫使到來,連忙上前行禮。

    「安撫使要看王確的大帳,請帶路!」

    「遵命,請使君這邊走。」

    江虞侯帶著范寧來到了一定大帳前,「這裡就是王指揮使的個人營帳!」

    范寧挑開帳簾走進了大帳,只見大帳內收拾得很整潔,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

    「王指揮使不準別人替他收拾,甚至親兵也不準輕易進他的營帳。」

    范寧回頭對李翰道:「徹底搜他的大帳,尋找一切可疑之物,包括信件、租約、紙條等等。」

    范寧懷疑周青被王確藏匿起來,看看王確這裡能不能找到線索。

    幾名士兵立刻翻箱倒櫃搜查起來,這時,范寧又問李翰,「周青應該還有一筆錢,我懷疑他是存在錢鋪里,也要搜他的大帳,看看有沒有存錢的憑據之類。」

    「卑職已經搜過了,沒有發現取錢憑據,按照他的性格,這個憑據是放在他小妾那裡,然後口令他自己記住,要抓周青,還得從他小妾那裡打主意。

    「他家裡去過了嗎?」

    范寧忽然問道:「他老家在谷熟縣吧!」

    李翰點點頭,「我已派王隊正帶了二十名手下趕去谷熟縣,他最心愛的人是他長子周羽,如果他逃走,他一定會把錢交給長子。」

    這時,一名士兵拿了幾封信過來,「啟稟使君,所有都搜遍了,只找到這三封信。」

    范寧結果信翻了翻,他不由一怔,「這字跡好像很熟悉啊!」

    他沉思片刻,猛地想起來了,舉報周青的信,字跡不是和這個一樣嗎?

    他當即喝令道:「立刻回城,去安撫使司衙!」

    范寧又對李翰道:「一旦王確回來,立刻抓捕,另外,安排好臨時指揮使,軍隊不能亂。」

    「卑職遵令!」

    范寧翻身上馬,帶著幾名手下沿著馬道向營門小跑而去。

    ………….

    果然被確認了,那封告密信就是王確所寫,這讓在場的幾個人都糊塗了,王確先害周青,然後再救他,這樣做得意義何在?

    思考良久,范寧沉聲道:「這樣做只有一種可能,王確需要斷了周青的後路,讓周青死心塌地替他做事。」

    「替他做事?」王安石強調了一下這句話。

    「王確是什麼人,還需要周青替他做事?」

    范寧淡淡道:「我只知道他是個小人物,但他背後的組織卻非同尋常。」

    連告密信都需要自己動筆的人,不可能是什麼大人物。

    「是張堯佐的人!」劉楚脫口而出。

    「為什麼這麼肯定?」范寧疑惑地看著劉楚,他感覺劉楚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劉楚歉然道:「李知院前兩天給我送了一封信,他告訴我,張堯佐的人也在應天府。」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范寧有些不滿地看著他。

    劉楚神情黯然,范寧看了一眼王安石,王安石立刻知趣地退下去了。

    「說吧!是怎麼回事?」

    劉楚嘆了口氣,「是李知院讓我不要告訴你。」

    「為什麼?」范寧著實驚訝。

    劉楚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范寧看了他片刻,只得點點頭,「我也不為難你,這件事我自己想辦法打聽。」

    范寧轉身向堂外走去,走到門口,劉楚忽然低聲道:「李知院的妹妹是巨鹿郡王的偏妃。」

    范寧身子停了一下,隨即走進了濛濛細雨中,他負手向大門外緩緩而行,只覺嘴裡有點苦澀,是趙宗實,是趙宗實要求李唯臻瞞住自己。

    「為什麼?」

    就因為他兒子要成為皇太孫了嗎?他失去了登基機會,就遷怒於自己?

    范寧有點無奈,現在還沒有戰勝張堯佐呢,就開始內部生齷蹉了,那要是趙仲針真成了皇太孫,是不是要爆發父子間的爭位大戰?

    范寧仰頭望著了天空的細雨,又想起了他當初和趙宗實的交往,那時,趙宗實對他很信任,可以說是言出必聽,他們的關係也曾經很好,甚至趙宗實向他承諾,他若登基,必首封自己為相國。

    可現在呢?趙宗實對自己已經沒有了信任,甚至連張堯佐派人在應天府活動,這麼重大的事情都沒有告訴自己。

    一時間,范寧有點心灰意冷了。

    ………….

    接下來幾天,治軍所得憲兵在四處搜尋周青和王確的下落,但兩人就就像離開了應天府一樣,再沒有出現過他們的蹤跡,甚至應天府在天橋錢鋪中查到了周青兩萬貫存錢的機會,並將它封查,也沒有發現周青的蹤跡。

    事實上,這幾天周青就躲在城外的一座大宅中,當搜查士兵上門時,他就躲在水井中,聽見院中腳步聲來回行走,著實讓他擔心,他並不是擔心自己,真的被發現,這十幾個士兵不夠他殺的,他擔心自己的妻兒。

    這個時候,周青卻不想他的五個小妾了,那些女人只是他養的玩物,遇到危機時也不會太放在心上。

    他心中真正割捨不掉是他的妻兒,一個是和他相濡以沫二十年的結髮妻子,一個是他寄於無限希望的長子,這才是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

    好在士兵只搜查了一次便沒有再來,周青便在一整天房間里來回踱步,著實擔憂萬分。

    這些下午,周青和平時一樣在房間里踱步,這時,遠門開了,王確快步走了幾步,他出去了幾天,應該是才回來。

    周青立刻奔到院中,連聲問道:「我妻兒送走了嗎?」

    「我有兩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第一,你在金橋錢鋪的兩貫錢被查到了,估計你是取不出來了。」

    周青捏緊了拳頭,又慢慢鬆開,問道:「我妻兒現在在哪裡?」

    「第二個不幸的消息就是關於他們。」

    王確嘆了口氣,一臉遺憾的望著周青,「我們去晚了一步,他們都不幸被官兵所殺,周青,節哀吧!」

    「什麼!」

    這個消息讓周青目眥皆裂。



    上一頁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