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清散大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清散大會字體大小: A+
     

    這次平息徐州軍營事件,收穫最大的卻是趙仲針,他平時理論知識豐富,但實際經驗卻沒有,而這次平息廂軍騷亂,他不僅學會了怎麼處理類似問題,還明白了很多人情世故,就像范寧說的,如果是普遍貪腐,那就是制度的問題,這種情況下不能再針對人,必須團結大多數將領,用一顆明白心來做糊塗事。

    只要堵住制度上的漏洞,相信大部分將領都不會再輕易伸手,所以只要不是太嚴重,都可以放過一馬。

    趙仲針尤其佩服范寧寫公告的技巧,雖然范寧自稱是掛羊頭賣狗肉,但趙仲針卻很敬佩范寧能堪透人心,用一種巧妙的辦法化解了危機,名義上是處罰公告,但實際上是暗示了處罰標準,這樣一來,人人貪腐這個巨大的攔路虎就被他們輕輕鬆鬆地跨過去了。

    也讓趙仲針明白了抓大放小的道理,他們變法是為了改革制度,而不是為了抓人,改革制度是大,抓人是小,不能因為抓人而導致變法受阻。

    一次徐州軍營事件,使年少的趙仲針一下子長大了很多。

    明天就是公開退軍大會,來自各軍營的七千八百餘名超齡老兵將齊聚應天府軍營,脫下戎裝,領取補償,告別軍營返鄉,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儀式,為了將來類似的改革創造了先河。

    趙仲針負手站在大帳門口,負手望著沉沉的夜色發怔。

    「明天的萬人大會已籌備妥當,殿下還在擔心什麼?」身後的王安石笑問道。

    王安石負責參軍司,主要是對決策司的各項決議進行具體細分規劃。

    像范寧拍腦門想到一個點子,怎麼去細化,形成具體可執行的各種條款,那就是參軍司的事情了。

    明天萬人退軍大會是由執行司的呂惠卿全權負責籌劃並準備,王安石在對明天大會的籌備細節做最後的審核複查。

    趙仲針嘆口氣,「一個小小的京東路都弄得雞飛狗跳,利益均衡不公,要是天下變革,那又該怎麼辦?」

    王安石微微笑道:「小有小的辦法,大有大的出路,其實我個人覺得,現在這一套方案推行到全軍,也不是不可以。」

    「這話怎麼說?」趙仲針一臉興趣地回頭問道。

    在此之前,范寧告訴過他,他們是佔了小變法的便宜,所以朝廷才給了那麼多錢糧,要是天下變法,恐怕就沒有了,但現在王安石又告訴他,可以推廣,著實讓他一陣驚喜。

    王安石不慌不忙道:「微臣知道,范使君認為若是天下變法,朝廷不會給這麼多錢糧,但我覺得范使君疏忽了一個重要問題,那就是到底要清退多少超齡士兵?范寧使君認為有三十萬,但我認為最多十萬人,兩者差了三倍,是因為范使君是用廂軍的經驗來套天下各軍,事實上,超齡士就兵主要集中在廂軍,而在軍隊大頭的禁軍中卻沒有多少超齡士兵。」

    趙仲針點點頭,王安石說得有道理,范寧確實在這一點上疏忽了,不能用廂軍的經驗來推測天下軍隊的超齡人數。

    「王通判請繼續!」

    王安石笑了笑,又繼續道:「我們用十萬人來計算,其實就是兩萬頃土地,五十萬貫錢財的問題,一個應天府趙家就佔了上萬頃土地,兩萬頃土地,朝廷拿不出來嗎?

    莫說兩萬頃,就算是再增加三倍,按照范使君的三十萬超齡士兵來算,六萬頃土地,朝廷一樣拿得出來,至於三百萬貫錢,朝廷完全可以用免稅的方式來補償,相信士兵們會更喜歡這種方式。」

    說到這,王安石嘆口氣,「根據我多年為官的經驗,補償不難,關鍵在於落實,給了士兵土地補償,但需要拿出土地的,卻是各地方官府,這裡面問題最多,所以任何變法到了最後,都是一個落實問題,朝廷必須要成立專門的強勢監察部來管理各地的落實問題。」

    趙仲針畢竟年少,對落實的重要性體會還不深,他現在更關心變法后的效果,他負手走了幾步,又道:「如果只清退十萬超齡士兵,我感覺還是太少,並沒有解決冗兵的問題。」

    「殿下,這就需要走精兵路線,百萬步兵的戰鬥力真比不過三十萬騎兵,我認為大宋軍隊如果能壓縮到六十萬,二十萬騎兵加上四十萬步兵的配置,冗兵問題就徹底解決了。」

    「那要裁去一半的軍隊啊!那大宋安全怎麼保證?」

    「請問殿下,現在大宋的安全問題在哪裡?」

    趙仲針呆了一下,似乎大宋已經數十年未打仗了。

    王安石語言犀利地說道:「我認為首先廂軍和鄉兵都可以廢除,就只保留禁軍,廂軍的作用無非是給禁軍提供後勤保障,並非是上前敵打仗,現在太平盛世,根本不需要他們,這就又裁去五十萬大軍。」

    「可如果大宋和遼國發生戰爭,忽然需要廂軍怎麼辦?」

    「很簡單,在天下各州府推行保甲法,用保甲法來集中農民和普通居民進行軍事訓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他們的勞役,相信會得到農民的普遍支持,一旦爆發戰爭,朝廷可以迅速組織起一支百萬人的臨時軍隊,為禁軍北上提供強有力的後勤支援。

    其次,如果官府需要勞役,完全可以用稅換役的辦法來徵集勞力,殿下不要擔心稅會減少,裁減了一半的軍隊,朝廷財力只會十分充足,可以用這些錢加強邊境防禦建設,朝廷有了財力,真的就能做很多大事了。」

    王安石說到這裡,趙仲針竟然有一種如夢方醒的感覺,他深行一禮,「多謝王通判的教導!」

    王安石趁機取出他隨身攜帶的《上仁宗皇帝言事書》,恭敬地呈給趙仲針,「這是微臣用多年地方州縣執政經驗寫成的變法綱要,微臣剛才說的思路也在這裡面,殿下有時間可以看一看。」

    趙仲針接過厚厚一卷書,點點頭道:「我一定會好好拜讀!」

    ..........

    次日一早,七千八百四十名超齡老兵齊聚應天府廂軍大營,他們是京東路各軍營清查出來超齡老兵。

    這些人和兵冊上的人數有些出入,兵冊上的人數是九千六百餘人,扣除自作孽被取消補償資格的四百餘人後,差距還有一千四百人,這其實就是空俸兵的消失了,當然,沒有人會去追究這件事,各種補償都是以實到人數為準。

    這就是必須要舉行超齡士兵退伍大會的緣故,表面上是給超齡老兵們一個交代,實際上是要以人頭來發放補償,否則,一千多名空俸兵的補償又會肥了某些人的口袋。

    廣場上人頭濟濟,近八千名超齡老兵都盤腿坐在地上,心情忐忑地等待著最終補償數量的宣布。

    儀式很簡短,由京東路安撫使范寧給大家作簡單的告別發言,然後就去標明了戶籍州的十幾頂大帳中去領取補償,再然後就各自返鄉。

    「我知道大家心情都很沉重,覺得補償不公,覺得自己受到了委屈,但我可以告訴大家,若干年後,你們就會慶幸今天及時離開了軍隊,任何事情都是早到者得利,包括退軍補償也是一樣。

    在座各位都已經四十歲以上了,在軍隊至少都呆了十年以上,現在回鄉,至少還能種田養活自己,不想種田的,也可以租給別人,自己做點小買賣,或許起步會艱難一點,但生活都會有希望,但如果十年後你們再回鄉,體力已竭,卻未必有今天的補償,那時你們的希望在哪裡?」

    范寧說得很樸實,但也很尖銳,沒有什麼大道理,就直接用所有人都能聽懂的話,告訴所有的士兵,你們今天離去是佔了人少的便宜,是先行者的優勢,現在回去還能重新開始,繼續呆在軍隊里只有絕望。

    沒有人反對他的話,大家都默默地聽著,等待著,說這些話對他們已經沒有意義,他們需要的是補償的宣布。

    范寧又繼續道:「下面我給大家宣布補償,補償分為三塊,第一部分是軍職補償,士兵二十畝上田,火長三十畝,押司五十畝,隊正隊副都是百畝,然後朝廷給了一點優惠,所有土地從明年開始免稅五年,超齡退伍士兵免勞役十年.......」

    下面頓時響起一片竊竊私語聲,臨時增加的優惠有點出乎眾人的意料,居然免稅五年和免勞役十年,這真是一個意外的驚喜,說起來還得感謝那群鬧事的士兵,正是他們的鬧事,使天子趙禎決定獎賞沒有參與鬧事的士兵,免稅和免勞役就是臨時增加的獎賞。

    「大家請安靜!」

    范寧擺擺手,眾人又安靜下來,他繼續道:「第二部分補償是軍齡補償,根據各位在軍中的服役時間,一年補償一貫錢,火長在軍齡補償的基礎上一次性加十貫錢,押司加三十貫,隊正隊副加八十貫,舉個例子,張三從軍十五年,那他的軍齡補償就是十五貫錢,但他去年被提升為火長,就再加十貫錢的火長補償,他最後到手補償就是二十五貫錢。」

    「最後一塊是福利補貼,每人兩石米,大家總不能空手回家吧!另外,梁郡王殿下做出一個決定,再送給大家每人一架獨輪鹿車,價值兩貫錢,讓大家能夠用小車推著錢米回家。」

    下面頓時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歡呼聲,士兵紛紛起身,向標註有自己家鄉州府名的大帳奔去,十六座大帳前,很快便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