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觸動利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觸動利益字體大小: A+
     

    林況退下去了,范寧負手在大帳內來回踱步,吃空俸情況比他想象的要嚴重得多,戶曹吏抽一成,那都指揮使至少抽三成,指揮使抽兩成,每月都有上百貫錢的收入,十年下來就是一萬多貫錢了,他們怎麼肯吐出來?

    就算不肯吐出來也就罷了,就怕他們不肯接受每月上百貫錢的損失,肯定要抵制這次變法了,他必須要準備好對應之策。

    不多時,林況便交上來一份空俸兵清單,一共兩百零三人,分配在六個營中,其中第三營是重災區,竟然有八十人之多。

    范寧在第三營指揮使周青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圈,他們營每個月有四百貫錢的空俸,他吃三成,那就是一百二十貫,此人擔任指揮使八年了,光這八年他就拿了一萬一千貫錢的空俸。

    這個人值得關注啊!

    ........

    從治軍所進駐軍營開始實施變法,應天府廂軍軍營就處於一種靜默狀態,從將領到士兵,每個人惴惴不安,之前已經宣布了,在清理超齡士兵后,下一步就是夯實士兵人數,就是空俸兵清理出去。

    第三營的指揮使大帳內,周青和另一名指揮使正坐在小桌前喝酒,周青雙眼喝得通紅,把酒盅往桌上一頓,恨恨道:「當初若不是我們拿下蔣成華,以那廝的火暴魯莽性格,肯定要拔刀殺人了,我現在後悔啊!要是當時不攔住蔣成華,范寧這個混蛋就得歸西了,哪裡還有今天這樣的變法?」

    另一名指揮使叫王確,是第二營的主將,他和周青是同鄉,兩人關係極好。

    王確也應和道:「斷人錢財如殺人父母,我第二營還好一點,你每個月以後要損失上百貫錢吧!」

    「遠遠不止!」

    周青咬牙道:「聽說還要清理剋扣士兵軍俸,我手下五百士兵,就算三百人吧!每人每月孝敬我五百文的茶錢,那又是一百五十貫錢了,我每個月損失兩百五十貫錢,這筆帳又怎麼算?」

    「就是!太平盛世,又不打仗,一步步升上去,不靠花錢打點靠什麼,其實我倒是無所謂了,外快收入不多,也沒有什麼負擔,沒有就沒有了,哥哥,你不一樣啊!沒有這筆錢,你那五房小妾怎麼養活她們?」

    王確的最後一句話像刀子一樣狠狠捅進周青的心窩,他每個月的二十幾貫俸祿都原封不動交給老家的娘子,讓她養孩子,給自己養父母,但每個月的兩百五十貫錢,他卻一文都沒給妻子,分成五份,在城裡租了五座小院子,養了五房小妾,這些年他每晚輪流去五房小妾家裡過夜,日子過得極為舒坦。

    現在要變法了,他的兩百五十貫錢可能從此就沒有了,那他拿什麼養小妾?其中兩個小妾還給他生了兒子。

    想到這一點,周青簡直鬱悶得要發狂了。

    ........

    入夜,指揮使王確借口孩子生病,便離開大營進城了。

    他家確實在宋城縣內,兩個兒子都有七八歲了,不過進了城,他並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一座大宅前。

    這裡是京東路轉運副使李渾的官宅,李渾親自把他迎進府中,兩人直接來到東院。

    李渾在一間大屋的門口道:「楊先生,王將軍來了。」

    「請他進來!」

    李渾帶著王確進了門,房間里燈光明亮,只見一名四十餘歲的文士正負手站在窗前,似笑非笑的看著王確,「王將軍一定給帶來好消息了。」

    這名文士正在張堯佐的心腹謀士楊鎧,為了抵制這次廂軍變法,張堯佐不僅讓楊鎧親自坐鎮應天府,還動用了自己在京東路一切資源。

    李渾一直就是張堯佐的人,應天府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他權勢不大,影響也不大,所以沒有被范寧盯上。

    而王確隱藏得比較深,他也是前任安撫使趙謙向張堯佐推薦,通過樞密院提拔起來,趙謙出事,王確因為不是趙謙直接提拔,便逃過了清算,他實際上是張堯佐準備安插到徐州出任都指揮使的親信。

    王確躬身行禮道:「正如先生的預料,軍隊變法觸及到吃空俸的問題,已經引起軍中將領普遍不滿,不過大部分都是敢怒不敢言。」

    「那我要你找的人呢?」

    楊鎧又笑問道:「難道應天府一堆將領中就真的沒有我希望看到的那種人?」

    「有!已經出現了,這個人便是第三營指揮使周青,他武藝極高,非常適合做任務的人選,今天卑職和他喝酒,看得出,他已經恨不得要殺了范寧。」

    「他損失很大?」

    「不光是損失大,而是他在城內養了五房小妾,有兩個私生子,一旦范寧變法將斷了他的財源,他將無法面對即將發生的悲劇。」

    楊鎧淡淡一笑,「這倒很有意思,這個周青敢殺人嗎?」

    王確點點頭,「我們這些指揮使,哪個手上沒有幾條人命,只要范寧真把他逼上絕路,他一定會動手殺了范寧!」

    楊鎧卻搖了搖頭,「你的仇恨方向拉得不對,雖然我也恨范寧入骨,張太師更是恨不得啖他的肉,寢他的皮,可是這次我們要殺的人,還真不是他。」

    …………

    天色蒙蒙亮,一支二十餘人組成的騎兵便沿著西南官道疾速奔行,為首騎士正是安撫使范寧,他昨晚得到消息,徐州軍營的數百名超齡老兵不滿清退方案,包圍了五名清退官員的大帳,而趙仲針此時也正好在徐州巡視,情況十分危急。

    二十餘奔行了一夜,人馬解困,速度漸漸上不去了,儘管范寧的戰馬依舊精神抖擻,完全可以再疾奔百餘里,但他愛惜戰馬,也隨即放慢了馬速。

    這時,范寧見路面有座大茶棚,幾名夥計在路邊招攬客人,范寧便道:「去休息片刻,吃點東西!」

    眾人紛紛翻身下馬,牽馬向茶棚走去,茶棚掌柜早看見了他們,又是歡喜,又是擔憂,喜是來了大生意,而擔憂對方居然是軍人,會不會賴賬不給錢?

    但掌柜還是熱情地迎了上來,「各位軍爺,請來小店休息打尖!」

    這時,掌柜一眼看見了文官打扮的范寧,心中頓時一喜,連忙抱歉道:「歡迎大官人光臨小店!」

    「行了,有什麼吃的喝的,儘管端上來,少不了你的銀子!」

    聽說對方用銀子支付,掌柜更加歡喜,連忙吩咐夥計不要招客了,趕緊來伺候這些軍客。

    士兵們把馬拴在立馬柱上,一名夥計來給他們喂馬,士兵們很快便將七八張桌子坐滿了。

    夥計們如流水般地將各種吃食和茶水端上桌子,士兵們奔行一夜,也著實餓壞了,如風捲殘雲般地大吃起來。

    范寧喝了幾口熱茶,問掌柜道:「這裡距離彭城縣還有多遠?」

    「回大官人的話,這裡是蕭縣,前面就是蕭縣縣城,過了縣城再走七十里左右就到彭城縣,這一段路況好,估計你們中午能到。」

    范寧點點頭,又問道:「掌柜知道徐州軍營是在城內嗎?」

    掌柜笑道:「徐州有兩座軍營,一座是禁軍軍營,在城西,還有一座是廂軍軍營,在城北,都不在城內,但離城都不遠。」

    「多謝了!」

    待眾人吃飽喝足,范寧丟下五兩銀子,又帶著手下上馬,沿著官道向彭城縣方向奔去。

    徐州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它也是京東路僅次於應天府的第二大駐軍地,有一萬禁軍和三千廂軍,另外還有一千地方鄉兵。

    中午時分,范寧一行抵達了彭城縣,他並沒有直接去廂軍大營,而是先來到禁軍大營。

    禁軍大營位於城西十里處,緊靠官道,軍營佔地三千餘畝,駐軍一萬人,駐軍主將叫唐舜,和應天府禁軍主將令狐晉一樣,是一名正四品大將軍。

    范寧昨天接到的鴿信,就是趙仲針從禁軍大營發出,所以范寧先趕到禁軍大營來見趙仲針。

    趙仲針的安全被侍衛們嚴密保護,在安全上他身不由己,昨天下午廂軍軍營內發生士兵騷亂后,他的侍衛們立刻將他轉移到禁軍軍營,並緊急通知范寧來處理此事。

    范寧官任京東路安撫使,廂軍正是他的直轄範圍,轄內軍營出事,當然要范寧前來處理,可以說除了范寧外,任何人來處理此事都是越權行為。



    上一頁    下一頁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