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組建變法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組建變法司字體大小: A+
     

    范寧是在拜見曹琮的第二天啟程返回應天府,催促韓琦、去軍營調查以及寫第一份報告等等,他都沒有參與,任由趙仲針獨立去完成,有曹家的鼎力幫助,他對軍營底層士兵的調研不會有問題,至於第一份報告,自己該說的都已經說盡,如果趙仲針還寫不好,那他也是扶不起的阿鬥了。

    在調研以及爭取朝廷支持的前期活動已經結束,下一步就是要組建班底了。

    從現在開始,趙仲針開始進入名義上的主導,他也可以參與,但決定權都在范寧手中,這是趙禎定下的調子,趙仲針畢竟才十二歲,他可以有思想,可以有決心,但在具體做事方面,他還比較稚嫩,必須依靠范寧。

    其實曹琮的一個建議很對,對天子、對朝廷有必要稱為變法,但在對士兵對普通將領,『變法』這兩個字就太沉重了,會給人增加巨大的壓力,也會引發反感和抵制。

    范寧再三斟酌,他決定把新成立的機構叫做京東路廂軍整頓司,用後世說法就是改革領導小組,不叫變法,而叫整頓,就像不叫失業,而叫下崗一樣,含義一樣,措辭不同,將士抵觸情緒就會小得多。

    然後是一套班子,組長無疑是趙仲針,他出任代天子巡查京東路,組長之位非他莫說,自己任副組長,下面是成員,至少要五個。

    王安石是第一個,范寧看了他準備實施的激進變法計劃,著實有點頭大,當然,王安石自己不認為是激進,而是銳意進取,反正范寧不想任由他折騰,把他拉進來,削弱他的精力。

    第二個成員便是魯春秋,他是安撫使司副使,很了解廂軍情況,而且他是京東路廂軍中出了名的老好人,在變法小組中不能光用刀子,還得有潤滑劑。

    第三個是劉楚,范寧需要組員中有彈劾權力御史,劉楚能力出眾,調查經驗豐富,又是御史出身,關鍵是自己人,范寧決定把調進整頓司。

    第四個成員是應天府廂軍都指揮使李翰,他是曹家的人,而且在廂軍中資歷很深,他可以作為廂軍底層將士的聯繫人。

    第五個成員,范寧有點猶豫,他需要一個內部協調人員,按慣例,應該是安撫使司的錄事參軍楊林比較合適,但范寧感覺他協調能力不行,做事總是抓不住重點,倒是新任司錄參軍呂惠卿能力十分出眾,把他拉進來非常合適。

    但范寧又擔心應天府的知府、通判和司錄參軍都進了變法小組,對應天府的政務影響太大,范寧考慮了一路,他初步想了一個方案,還需要呂惠卿本人願意才行,還要想辦法說服王安石。

    兩天後,范寧抵達了應天府,此時已是黃昏時分,他直接返回了自己家中。

    這段時間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使他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在官場上,忽略了自己家庭,現在雖然又有新的征程,但至少他的權力已經穩定下來,不用像前段時間那樣緊張了。

    范寧來到後院,卻遠遠看見山下的空地上,妹妹阿多正帶著女兒真兒在喂兩頭小鹿,歐陽倩則含笑站在一旁。

    這讓范寧著實奇怪,這後山上怎麼會有小鹿,這時,真兒忽然看見了爹爹,頓時高興得跳起來,也顧不得喂小鹿,丟下手中的麥餅,一陣風似的向這邊跑來,她已經一歲半,步履比較穩健,說話也很清晰了。

    「爹爹!」

    她張開手臂,像只小鴨子一樣跑來,范寧一把將女兒抱起,在她小臉蛋上重重親了一下,指著小鹿笑問道:「小鹿是誰的?」

    「是真真的。」

    小傢伙一點不含糊,小鹿是她的。

    「帶爹爹去喂小鹿。」

    「好!」

    真兒掙扎著下地,牽著爹爹的手向小鹿走去,兩頭小鹿並不怕生,瞪著大眼睛好奇地望著范寧。

    這時,歐陽倩走上前,小聲笑道:「是柴老爺子派人送來的,還送來好幾隻小松鼠和小刺蝟,你家女兒可喜歡了。」

    原來是房東柴靖送來的,他見妹妹在用麥餅喂鹿,便笑問道:「阿多,你用麥餅喂鹿,是不是太浪費了?」

    「才沒有呢!」

    阿多嘟著嘴道:「平時它都吃青草,只有真兒喂它們時,才會享受麥餅的待遇,今天才是第一次喂麥餅,就被你看見了。」

    阿多已經十五歲了,再過兩年就要找婆家了,可范寧總覺得她還是孩子。

    「那是我錯怪你了,這小鹿晚上住哪裡?」

    「當然是住山上,山上給它們搭了一座草棚子,晚上就睡裡面,平時在山上自己覓食,山上還有一道清泉,它們喝水也能解決。」

    「山上還有清泉?」范寧著實沒有想到,這座人工堆的土山上居然還有清泉。

    歐陽倩笑道:「這座山已經有上百年了,出現清泉也很正常,在半山腰,不過泉水很細,最後流入池塘。」

    范寧伸手攬住歐陽倩豐滿的腰肢,開始有點心猿意馬,他見天已經快黑了,便在她腰間輕輕捏一把道:「我去內書房休息一下,你等會兒給我送壺茶來。」

    歐陽倩白了他一眼,咬一下嘴唇道:「現在什麼時候?你先去吃飯,再去看看阿佩和母親,陪完家人後再去書房休息。」

    「好吧!先吃飯,我還真餓了。」

    想象雖然美好,但現實卻不給他機會,他去了京城八天,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他,要安慰一下大老婆的情緒,還要和母親聊聊天,還得等女兒睡著。

    范寧終於如願以償時,已經是深夜了。

    他疲憊地躺在床上,歐陽倩伏身在他懷中,媚眼如絲,雖然外面天氣很熱,但房間夾牆內有冰塊,但房間里變得十分涼快,即使兩人赤身摟在一起,也沒有夏天那種黏黏的汗熱。

    「沒想到冰庫里居然還會有存冰?」

    歐陽倩在他臉上吻了一下笑道:「夫君在家時間不長,當然什麼都不關心,冰塊每年都有,柴家每年都會取走,今天因為是我們住了,所以冰塊就留給了我們,我前些天穿上大棉襖去冰窖里見識了一番,下面冰窖很大,裡面的冰塊至少有十幾萬斤。」

    「那豈不是天天可以喝冰鎮酸梅湯了?」

    歐陽倩嗤的一聲笑出來,「你這個沒出息傢伙,志向就只有冰鎮酸梅湯。」

    范寧嘿嘿一笑,「誰說我的傢伙沒有出息,你再試試!」

    他翻身上馬,再一次馳騁疆場。

    梅開三度后,睏倦不堪的范寧才摟著愛妻沉沉睡去了。

    ........

    次日一早,范寧來到了應天府官衙,他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沒有來應天府了,他的知府權力並沒有放棄,只是分給了兩個幕僚公孫玄策和張博,遇到重大的決定,兩人都會主動來找范寧簽字。

    判官宋凌的作用就在這裡,如果發現兩個幕僚越權,宋凌就會打回去,並拒絕執行。

    但大多數細碎的瑣事依然由王安石負責處理,司錄參軍呂惠卿也到位了,有這兩個能人,就算范寧不在,應天府也運轉得十分流暢。

    范寧在自己官房坐下,不多時,王安石和呂惠卿便匆匆趕來。

    「兩位請坐!」

    范寧笑眯眯請他們坐下,又讓茶童給他們上茶。

    王安石擺弄著手上的汝瓷官窯茶盞,十分羨慕道:「聽說你大婚時,天子賞賜你十套官窯瓷器,能不能送一件給哥哥!」

    范寧見一向嚴肅的王安石居然為了官窯瓷器改了性子,著實感到好笑,他便笑道:「我有一套鈞瓷官窯茶具,一個壺兩個茶盞,是我在大相國寺偶然淘到的,後來給了堂祖父,他去世后又留給了我,要不我把這套茶具借給你。」

    「為什麼是借?」

    王安石瞪大眼睛,「你索性做人情送給我,不更好!」

    「不行,等以後你自己有了官窯瓷器后,必須還給我,我要留給兒子做傳家寶的!」

    「你這個小氣鬼!」

    王安石搖搖頭道:「好在我自己也有一隻鈞瓷官窯茶盞,是好友周敦頤贈我,算了,我也不借你茶具,以免摔壞了賠不起。」

    「介甫不要,府君就借給我吧!」呂惠卿在一旁陪笑道。

    范寧神秘一笑,「你們想要官窯瓷器,我介紹一個人給你們認識,什麼三套五套的官窯,他將來都會送給你們。」

    王安石和呂惠卿對望一眼,異口同聲道:「簡直是胡說八道!」

    「我說的是真的,你們不信就算了。」

    王安石瞪了他一眼,「除了天子,誰會三套五套官窯瓷器給你?」

    「我要介紹給你們的人,就是將來的天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