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通過決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通過決議字體大小: A+
     

    從曹府出來,范寧先送趙仲針回宮,馬車上,趙仲針不解地問道:「我一直以為是先從給士兵開戶著手,范叔給老爺子解釋時,怎麼又變成了先精簡兵員?」

    范寧微微一笑,「柿子要撿軟的捏,變法也要從最容易處著手,精簡兵員肯定會觸動很多士兵的利益,但我們給出二十畝地補償,士兵利益有了補償,抵觸就會小得多,而且精簡兵員能給很多吃空俸的將領以消帳的機會,我們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不知好歹,那就別怪我們下一步清查空俸時無情了,這就叫先禮後兵,先懷菩薩心腸,再顯霹靂手段,讓將領們無話可說。」

    趙仲針恍然大悟,躬身抱歉道:「范叔高明,小侄受教了。」

    范寧又笑道:「變法向來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我們只要拿出兩千頃上田就能消除士兵的抵觸情緒,將來要裁三十萬人時,朝廷不一定能拿出六萬頃土地,所以這只是因為我們沾了試驗的光,以後天下變法時得另想補償的辦法,不可刻舟求劍!」

    「小侄明白,明天上午就去催催韓相公,讓他拿出土地和銀子來。」

    說笑之間,范寧便將趙仲針送到上東門,他從這裡回弘文館宿舍,在還沒有正式上任前,趙仲針依舊是弘文館的學生。

    范寧隨即又讓馬車去了朱元豐的府宅,他獨自在京城出差,肯定是住在朱元豐府中,而不會住在處處講究規矩的岳父府上。

    .........

    次日中午,《小報》、《信報》和《朝報》都刊登了曹琮寫的同一篇文章,《論冗兵之危害》,文章剖析事實,從財力負擔沉重、士兵生活困苦、戰鬥力銳減以及軍隊內部貪腐橫行四個方面來進行詳細的闡述。

    這篇文章登出,頓時在朝野上下引起掀然大波,此時京東路廂軍實施變法的決定還沒有正式宣布,很多人都不知道曹琮劍指何方。

    張堯佐昨天便知道趙仲針將在京東路廂軍推行軍隊變法一事,這件事讓趙堯佐又恨又急,恨是趙文惲不爭氣,被趙仲針一次次踩在地上,在宮中呆了十年,還不如在宮中呆了幾個月的趙仲針。

    急是趙仲針已經封梁郡王了,代天子巡視京東路,這分明就是要上位的先兆,可趙文惲在做什麼,居然還在弘文館讀書,他就不能給自己爭口氣嗎?

    「阿斗!他就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

    張堯佐氣得將報紙往桌上重重一拍,「他自己不求上進,我再為他拚命有什麼用?」

    楊鎧見張堯佐又把責任推給了趙惲文,心中暗暗嘆息一聲,每次出事,責任都是別人的,這位張太師從不會檢討自己的錯誤。

    「賈昌朝怎麼說?」張堯佐回頭狠狠瞪了一眼楊鎧。

    楊鎧今天上午秘密會見了張堯佐的女婿李雲,張堯佐又把希望寄托在賈昌朝身上。

    楊鎧搖搖頭,「李雲說,賈昌朝從沒有要求過賈家想任三任相國,賈昌朝說,有他這一任相國,他已經不愧於祖先了,子孫自有子孫福,輪不到他來操心。」

    「不要臉的混賬!」

    張堯佐恨得牙根痒痒,就想一口咬死賈昌朝,當初趙文惲佔上風時,是誰堅持要三個相國才肯跟自己結盟,現在見天子偏向趙仲針,又把自己說過的話吞回去了。

    賈昌朝這種兩面三刀的混蛋簡直比韓琦、范寧還要可恨。

    楊鎧又道:「不過李雲還是透露一些消息。」

    「什麼消息?」

    「天子要在京東路推行廂軍變法,準備讓趙仲針主導。」

    「屁的主導!」

    張堯佐恨恨道:「他一個小孩子,懂個屁啊!明明就是范寧在做,他最後去摘桃子,變成他的功勞。」

    「太師,問題就在這裡,我同意賈昌朝的見解,這是天子在考驗趙仲針,一旦變法成功,恐怕趙文惲就真的輸了。」

    「你覺得真是這樣?」張堯佐瞪大眼睛問道。

    楊鎧點點頭,「太師,這是一個很危險的兆頭,昨天天子單獨在麒麟殿召見范寧和趙仲針,還不準任何內侍在場,我就覺得很不對勁,事出反常必有妖,天子當時一定承諾了什麼,或者暗示了什麼,但我們卻不知道。」

    昨天麒麟殿的對話十分隱秘,連一向宮中消息靈通的張堯佐都不知道談話內容,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張堯佐頓時有點慌了手腳,急聲道:「我們決不能讓趙仲針變法成功,這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你說該怎麼辦?」

    .........

    在第三天的報紙上,又出現了高家家主高繼宣寫的文章,是應和昨天曹琮的《論冗兵之危害》,而此時,很多朝臣都知道了新冊封梁郡王的真正差事,居然是去京東路針對廂軍變法,原來這些老軍頭都是在支持趙仲針。

    御書房內,趙禎放下手中的報紙,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皇孫趙仲針做得不錯,知道首先要爭取輿論,爭取這個老軍頭的支持,在道義上獲得充分支持,這樣才能壓制住反對者的聲音,這是最關鍵的一點。

    趙禎當然知道這是范寧出的主意,但他還是毫不客氣地將這些功勞算在趙仲針身上,趙仲針是帥,范寧是將,大將立下的功勞,當然是歸元帥所有。

    趙禎又翻了翻今天一早趙仲針送來的第一份報告,彙報他這兩天的活動,包括他和范寧的第一次商議,去朱氏錢鋪調研,拜訪曹府,向知政堂申請財力土地支援,昨天下午又去了軍營調研,這些活動寫得非常詳細,足足寫了一萬多字,讓趙禎看了一個上午。

    這份報告令他大為欣慰,趙仲針並沒有立刻跑去應天府倉促變法,而是進行充分的準備,財力、輿論、軍隊內部支持、技術支持、底層調查,幾乎是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趙禎尤其讚賞趙仲針先從清理超齡士兵著手的想法,這是個非常絕妙的突破口,有利於將領們迅速與吃空俸的不法行為進行割裂,這相當於自查,給將領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當然,有些帳還是要算,但不是現在,而是變法成功后再秋後算帳。

    趙禎欣賞的並不完全是方案本身,更多是欣賞趙仲針這種從今開始,既往不咎的做法,冗兵問題已經存在上百年了,要追究過去的行為,根本就不可能,也不現實,反而會激化矛盾,使變法無法進行下去,只有懂得取捨,懂得妥協,才能取得變法成功。

    這是趙禎從慶曆革新的失敗中總結出來的慘痛教訓,他很欣慰趙仲針在這一點上沒有重蹈自己的覆轍。

    自己沒有看錯人啊!

    這時,有宦官在御書房外稟報,「陛下,韓相公求見!」

    「請他進來!」

    不多時,韓琦匆匆走了進來,躬身行一禮,「微臣參見陛下!」

    「韓相公有什麼事?」

    韓琦將一份知政堂的決議呈上,「陛下,這是關於支持京東路廂軍改制變法的知政堂決議,知政堂一次性通過了決議,決定撥付官田三千頃,錢五萬貫,糧食三萬石。」

    趙禎有點驚訝,「賈相公和田相公沒有提出反對意見?」

    韓琦明白天子趙禎的驚訝,賈昌朝和田況都是支持趙文惲的人,但今天的表決確實出人意料,只有田況一人反對,賈昌朝卻出乎意料的投下贊成票,而且提出了設立督察官,監督土地和錢真正用到變法上。

    「陛下,田相公認為這樣撥付錢財沒有先例,會增加朝廷負擔,他不同意,但賈相公卻說這是改制冗兵走出的最積極的一步,他全力支持。」

    趙禎立刻明白了,這個老奸巨猾的賈昌朝啊!開始轉向了,田況顯然還沒有發應過來。

    趙禎沒有說什麼,看了看決議,又問道:「還沒有具體方案?」

    「啟稟陛下,土地錢糧的具體方案沒有出來,是因為要配合京東路的廂軍改制,等京東路那邊方案出來后,這邊就開始制定了,現在只是一個總數量的決議。」

    「可以實施!」

    趙禎隨即提硃筆在決議上畫了個圈,批准了這份支持京東路廂軍改制的決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