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六十章 接管軍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六十章 接管軍營字體大小: A+
     

    廂軍的集結鼓聲也開始敲響,就在這時,有哨兵飛奔而來稟報,「啟稟將軍,一萬禁軍已將我們軍營包圍,知府范寧和令狐晉要求將軍立刻出營上交兵權,否則以造反論處!」

    大帳內霎時間鴉雀無聲,蔣成華慢慢捏緊了拳頭,臉色變得鐵青,范寧竟然把禁軍也說動了,看來他們不想給自己一點機會啊!

    六名指揮使卻面面相覷,他們同時意識到不對,范寧怎麼可能動用到禁軍?

    他們都是軍人,深知這裡面的規矩,調動一萬禁軍,如果沒有天子的兵符或者金牌,就算樞密院或者三衙的軍令也不可能辦到,事情不對,一定是范寧拿到了天子的調兵兵符或者金牌,六名指揮使立刻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蔣成華卻沒有注意到手下的情緒變化,他快步向大帳外走去,高聲喝令道:「全軍集結!」

    就在這時,幾名指揮使互相使了個眼色,指揮使李翰率先撲倒了蔣成華,其餘五人隨後一擁而上,將蔣成華死死按在地上。

    蔣成華大驚失色,「你們要幹什麼?」

    帳外的十幾名親兵見勢不妙,一起拔刀,卻被兩名指揮使攔住,「造反是誅九族的,你們要跟蔣成華一起造反?」

    親兵們聞言都猶豫了,幾名指揮使將蔣成華反綁起來,為首之人道:「都將,我們不想隨你造反,請你見諒!」

    「你們放開我,我沒有想造反!」蔣成華急得大喊,幾名指揮使卻不敢相信他。

    這時,數百名士兵聞訊趕來,將十幾名親兵團團包圍,親兵們不敢反抗,紛紛丟下戰刀,抱頭蹲在地上。

    幾名指揮使將蔣成華推出了大營,大營外火光烈烈,密密麻麻的禁軍士兵包圍在營門附近,大門前面的空地上燈火通明,數百名士兵手執火把,簇擁著知府范寧和禁軍主將令狐晉。

    這時,營門開啟,有人大喊道:「我們把蔣成華抓出來了!」

    只見幾名指揮使將捆得像粽子一樣的蔣成華拎了出來,為首指揮使李翰將蔣成華扔在地上,抱拳對范寧道:「末將廂軍指揮使李翰,蔣成華負隅頑抗,被我們抓了出來,向范知府交差!」

    眾人都很清楚,范寧才是今晚的首腦。

    令狐晉對范寧小聲道:「這個李翰是前任安撫使曹明銳提拔,是曹家的人!」

    范寧緩緩點頭,「將軍深明大義,令人敬佩!」

    他高高舉起金牌喊道:「奉天子之令抓捕趙謙及其黨羽蔣成華,其餘將士皆無罪!」

    蔣成華看見了范寧手上的金牌,臉上頓時變成死灰色,趙家這次完了。

    .........

    禁軍已經結束使命,返回自己軍營。

    在廂軍軍營的中軍大帳內,二十幾名廂軍將領濟濟一堂,范寧在調兵金牌放在桌上,緩緩對眾人道:「趙謙所犯罪責有三,一是其趙氏祠堂高度為十丈,超過歸元殿兩丈,有僭越之嫌,其二是趙氏家族占良田萬頃,數十年來田賦分文未繳,犯嚴重偷稅之罪,其三,趙家數千庄丁裝備了皮甲、長矛、軍弩,形成了事實上的私軍,以上三天皆罪不容恕,接天子密旨,本官已將安撫使趙謙及其黨羽抓捕入京問罪,京東路安撫使暫由我兼任,直到任命新安撫使為止。」

    李翰立刻率領眾將單膝跪下行禮,「謹遵聖諭,參見安撫使范使君!」

    范寧又微微笑道:「安撫使司自有其運作,廂軍也有將領統率,蔣成華已去職,本安撫使任命李翰為應天府廂軍都指揮使,眾將不得有違其軍令!」

    「遵令!」

    范寧又交代幾句,眾人散去,大帳內只有范寧和李翰兩人,范寧這才笑道:「恭喜李將軍了!」

    李翰躬身道:「使君提拔之恩,卑職銘記於心!」

    范寧擺擺手,又問道:「京東路各路廂軍除了蔣成華外,還有沒有趙謙的黨羽或者心腹?」

    李翰想了想道:「蔣成華是趙謙的女婿,關係非同尋常,所以他是真正的鐵杆心腹,其他各地卑職好像沒說過類似蔣成華這樣的心腹,不過惲州、青州和徐州三地的廂軍都指揮使是趙謙破格提拔的,口碑不是很好,有傳聞說,三人給了趙謙重賄,具體卑職不敢說。」

    「那安撫使司官衙呢?」范寧又問道。

    李翰笑道:「趙謙對安撫使司一向不太重視,他更關心軍隊,所以他上任以來,一直在各地視察軍務,很少在帥司官衙內,據說帥司官員們對他怨念頗深。」

    「這是為何?」范寧有點奇怪,不關心也不至於有怨念吧!

    「應該是和利益有關,帥司衙門從前有不少冬夏補貼,結果趙謙上任后便被他砍掉了,把這筆錢補給夜間巡邏士兵,判官吳桐給我說過,光他一年損失就達三十貫,沒有福利,也沒有住房,帥司官衙對他怎麼能沒有怨念?」

    范寧點點頭,這樣說起來,趙謙還算做得不錯,他偏向於辛苦的底層士兵,對坐衙門的文官看不慣,當然,趙謙上任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控制軍權,所以他的精力都放在軍隊上面,對帥司不關心也可以理解了。

    另一方面,帥司官衙的文官不是由他任命,而是由樞密院和吏部任命,但廂軍的將領他卻有推薦權,一般他推薦的人選,沒有什麼重大過失的話,樞密院都必須任命。

    范寧見時間已經到了三更時分,讓他李翰去休息,他自己在軍營內休息了兩個時辰,天剛亮時,范寧帶著隨從朱豹來到了安撫使司官衙。

    安撫使司官衙原本是在城內,也因為趙謙偏向於控制軍隊,便在軍營前方修建了這座佔地十畝的衙門,他達到了控制軍隊的目的,卻苦了住在城內的官員們,每天都要耗費很多時間在路上。

    范寧抵達安撫使司官衙時,正好遇到副使魯春秋,魯春秋剛開城門便出來了,到這裡時天還沒有亮。

    安撫副使雖然只多了一個副字,但官職卻低得多,只是六品官,和正四品的趙謙相比,差了兩級四階,對一名文官而言,這很可能就是二十年乃至終身的奮鬥,尤其文官最難過的坎就是五品,過了五品意味著從郎官到大夫的轉換,從中低級官員升為高級官員,俸祿收入也會激增,還會有官宅的待遇。

    可惜的是,大部分官員都跨不上五品這個坎,大部分文官都在六品終老。

    魯春秋年約四十歲,進士出身,還有二三十年的仕途,資格夠了,再熬熬資歷,跨上五品的坎應該問題不大,也正因為如此,魯春秋才格外謹慎,生怕說錯話,做錯事、得罪人。

    魯春秋老遠便看見范寧,他連忙迎了上來,「卑職魯春秋參見府君!」

    范寧呵呵打個招呼,「魯副使這麼早就來了嗎?」

    魯春秋苦笑一聲,他不得不早來,若被趙謙碰到他晚來,肯定會被罵得狗血噴頭,趙謙對司衙的文官們太刻薄,人人既恨,他又怕他,魯春秋也不例外,但他卻不敢有任何錶態。

    他微微欠身道:「也是習慣了!」

    范寧淡淡一笑,「其實沒有必要來這麼早,以後可以晚來半個時辰,多休息一會兒。」

    魯春秋感覺范寧話中有話,一時不知該怎麼介面。

    范寧又道:「昨天晚上趙謙被我抓捕,當然是奉天子密旨,已經連夜送進京城,從今天開始,我暫時兼任京東路安撫使,直到新官上任為止。」

    這一席話儼如一陣驚雷在魯春秋頭頂炸響,他都呆住了,嘴唇哆嗦著,簡直不敢相信。

    「魯副使不相信嗎?」

    魯春秋連忙搖頭,「不是不相信,而是太突然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如果連魯副使都有心理準備,趙謙可就不好抓了。」

    魯春秋猛地想起一事,連忙道:「軍營那邊恐怕會鬧事......」

    范寧微微一笑,「放心吧!蔣成華昨晚已經被我抓捕,軍隊已轉而對我效忠,你可以看看這個。」

    范寧取出金牌在他面前一晃,魯春秋立刻認出調兵金牌,這下子他終於相信了,連忙深施一禮,「下官京東路安撫副使魯春秋參見新任范使君!」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