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不辭而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不辭而別字體大小: A+
     

    眾人紛紛入席,范寧的位子是主客位,緊靠主位,而另一邊是柴靖,他笑容可鞠,不時給范寧介紹兩邊的賓客。

    趙謙端起酒杯笑道:「今天是一次遲到的接風洗塵,我們父母官范府君上任已經一個月了,才迎來第一次接風宴,是我的失職,也是我的疏忽,等會兒我會罰酒三倍表達歉意,現在請大家把酒杯端起來,祝他為官造福一方,自己早日高升!」

    趙謙高高舉起酒杯,「我們乾杯!」

    「乾杯!」

    眾人皆將酒一飲而盡,眾人又將酒滿上,下面是范寧致辭,等大家都端起酒杯,范寧這才不慌不忙道:「應天府是我在大宋海內第一次出任地方官,以前在鯤州時,我一直覺得在大宋內地為官比較容易,可真的當上應天知府,才發現事情也不簡單,因為人口多啊!你得操心一百多萬人口的吃喝拉撒,你要在意百姓是怎麼評價你的,也是關注朝廷是怎麼評價你的,甚至還要擔心自己在讀書人中的口碑如何?馬上要夏收夏種,基本上要睡到田裡去了。」

    范寧說得很慢,眾人也聽得十分專註,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發言,而變成了一種上任感言,

    范寧笑了笑又繼續道:「韓相公在我上任之初就曾問我,想做一個什麼樣的知府,我說我會努力,當為調任時爭取得到萬民傘和脫靴的待遇,韓相公卻說,你這樣想境界還不夠,你不僅要讓自己獲得萬民傘,也要讓下一任知府甚至再下一任知府也能獲得萬民傘,這就需要長遠目光,要學會栽樹,今天栽下的樹,在以後會成為後代乘涼的大樹蔭,所以我要建立一些規矩,建立一些長遠的制度,還要加強教育,修路修橋,讓後來的年輕人和後來的知府都能享受到我今天留下的成,謝謝各位,這杯酒敬大家!」

    范寧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隨即高高舉起,大堂內響起一片熱烈的鼓掌聲。

    下面就是自由吃飯喝酒的時間,柴靖給范寧夾一筷子菜,笑問道:「范知府在新宅住得還習慣吧!」

    范寧也笑道:「住得確實很滿意,那麼好的宅子,感謝大官人的慷慨。」

    「哪裡!那座宅子其實是我祖屋,房宅內的小山百餘年前就有了,倒是房子重建了幾次,雖然我也很喜歡,但家族有規定,那座宅子必須由長房繼承,但柴氏長房又住在京城,所以宅子幾十年來一直空關著,隔幾年修葺一次。

    後來家族一致同意出租出去,聚一聚人氣,但又怕租給身份不符的人,壞了祖屋的風水,所以不少大商人也曾求租,我都不同意,直到聽親家說是范知府想租房,我便立刻答應了,說起來還是我們沾一沾范知府的官氣。」

    范寧的臉抽搐了兩下,原來是柴宗訓住過的宅子,早知道是亡國之君的舊宅,自己怎麼也不會住,太不吉利了。

    心中雖然這樣想,但臉上依然笑呵呵道:「大官人太客氣,是我沾了柴家的貴氣才對!」

    就在這時,從外面匆匆走進來一人,在趙謙耳邊說了幾句,趙謙眉頭一皺,迅速瞥了一眼范寧,便起身出去了。

    范寧看得明白,他迅速給身後的朱豹使了個眼色,朱豹會意,不露聲色地跟了出去。

    趙謙走到樓下,只見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瘦高男子負手站在窗前,臉色鐵青,趙謙連忙上前行禮道:「五衙內是什麼時候來的?」

    這名男子名叫張行,是張堯佐三弟張堯承的兒子,在他們這一輩中排行第五,曾在宮中做過幾年侍衛,本來是放到軍中為官,但他不想當官,張堯佐便讓他做產業巡查,負責各地張家產業的巡查。

    今天張行來應天府,是來了解一下應天府糧鋪和茶鋪的生意受到多大的影響,不料正好遇到了應天府官衙查封張氏糧鋪,張行又氣又急,跑去找趙謙,不料卻得知趙謙居然在宋州酒樓宴請知府范寧,張行心中疑慮頓生,難道趙謙要改投趙宗實了?

    張行冷冷道:「如果我伯父有什麼對不起趙使君的地方,趙使君最好能當面提出來,我們張家也好補救。」

    趙謙嚇了一跳,連忙道:「五衙內何出此言?」

    張行回頭瞪了他一眼,「范寧在城內圍剿我張家的糧鋪,你卻在這裡和范寧推杯換盞,稱兄道弟,你讓我怎麼想?你讓我伯父怎麼想?」

    趙謙額頭上見汗了,事情就是這麼不巧,自己昨天和范寧約好,范寧今天就向張家發難,偏偏這種事情又說不清楚。

    趙謙連忙解釋道:「我也是想摸一摸范寧的底細,所以今天才設宴請他,不料范寧今天上午忽然發難,我也打算勸他不要把事情做絕,也算是先禮後兵。」

    「哼!你是想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哪裡!我對太師一向忠心,絕不會在這個關鍵時刻首鼠兩端,請衙內放心。」

    「既然如此,那我等你的消息!」

    說完,張行一甩袖子,轉身便離開酒樓走了,趙謙只覺一陣頭大,張家的人怎麼一個個都如此小心眼呢?

    范寧還在樓上喝酒,這時朱豹走上前,在桌上蘸水寫了『張家五衙內』幾個字,范寧立刻明白了,是張堯佐的子侄來了,想必是為張家糧鋪而來。

    范寧在這個時候打擊張家的糧鋪,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想挑起張堯佐對趙謙的不滿,或者是不信任,等諫官彈劾趙謙時,張堯佐就不會那麼賣力死保趙謙,可以說,張家的子侄來得恰到好處。

    旁邊柴靖看見了桌上的字,他意味深長對范寧道:「府君要麼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趙謙等會兒必然要為張家求請,我送府君一個字!」

    他也蘸酒在桌上寫了一個『走』字。

    范寧頓時醒悟,笑道:「大官人的建議正合我意!」

    柴靖看了一眼旁邊的雅室走廊,低聲對范寧道:「雅室那邊走到底便是紅梅堂,裡面有一條緊急通道,直通酒樓東側大街。」

    范寧點點頭,「以後我請柴大官人喝酒!」

    他起身囑咐朱豹幾句,朱豹立刻下樓去通知其他三人,范寧則快步向雅室那邊走去,走進最裡面的紅梅堂,在套間裡面果然找到了一條窄窄的樓梯。

    范寧摸黑向樓梯下快步走去,最下面是一扇從裡面反鎖的小門,打開小門,一片刺眼的光亮撲面而來,外面竟然是宋城縣的東大街,他到了酒樓的側面。

    他隨手攔了一輛牛車,上車吩咐車夫道:「去府衙!」

    牛車緩緩向府衙駛去,不多時,朱龍四人也從酒樓里出來,催馬向府衙方向奔去。

    ........

    趙謙上了二樓,心事重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卻發現坐在旁邊的范寧不見了,他心中一怔,連忙問柴靖道:「范知府呢?」

    柴靖微微笑道:「范知府剛才也下去了,使君沒有遇到嗎?」

    趙謙有點奇怪,范寧什麼時候下樓的,自己就在一樓大門旁邊,並沒有看見他,莫非他是去了後院茅廁?

    想想應該是這樣,他便沒有繼續問下去,舉杯對柴靖笑道:「我先敬柴大官人一杯,等會兒煩請大官人幫我勸一勸范知府。」

    「一定!一定!」

    柴靖舉杯與趙謙喝了一杯。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卻始終不見范寧的身影,趙謙心中有點感覺不妙,他起身向樓下奔去,卻發現原本坐在一樓吃飯的幾個范寧手下都不見了蹤影。

    趙謙頓時明白了,范寧不辭而別,竟然將自己耍了。

    他恨得一跺腳,咬牙切齒道:「好你一個范寧,既然敬酒不吃要吃罰酒,那我們就走著瞧,等你落在我趙謙手中,就別我怪心狠手辣!」



    上一頁    下一頁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