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欲加之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欲加之罪字體大小: A+
     

    「這是張家的私人碼頭,不準靠近,給我滾遠一點!」

    「你們太霸道了,官府已經宣布這裡沒有私人碼頭,你們憑什麼還霸佔?」

    「憑什麼?就憑我家主人是當朝太師,你想怎麼樣?誰敢靠近碼頭,我就掀翻他的船!」

    ........

    爭吵聲隱隱可見,轉一個彎,碼頭和河道內的情形頓時看清楚了。

    雖然叫做糧食碼頭,但實際上由四座碼頭組成,可以同時停靠八艘糧船卸貨,其中三座碼頭上都停著卸貨的船隻,而另一座碼頭上卻空空蕩蕩,但河道內卻擁擠不堪,至少有兩三百艘船密集排在河道內,等待卸下滿船的糧包。

    爭吵就是從空著碼頭上船來,幾艘糧船想靠近卸貨,但那座碼頭上卻站著五六名大漢,手執白蠟棍,氣勢洶洶,為首是一名中年男子,長得身材瘦小,但嗓門卻很大,一雙三角眼顯得格外狡詐。

    他站在碼頭上,怒視幾艘想靠近的船隻,顯然他們沒有船隻,否則就算是空船也會把碼頭停滿,不給別的糧船機會。

    范寧眉頭一皺,問道:「那座碼頭是怎麼回事?我記得不久前剛簽署過禁止私占商業碼頭的府令,怎麼又有人強佔?」

    在楊渡當權時,宋城縣的糧茶鹽碼頭都被張家獨佔,用獨佔碼頭的方式來壟斷市場。

    范寧扳倒楊渡后,頒布第一條府令就是廢除私人獨佔商業碼頭,怎麼張家還在抗令?

    范寧不急於上前,而是對張博道:「你去了解一下情況,那座碼頭是不是張家自己修建?」

    張博點點頭,快步上前去了。

    他去其他碼頭問了問情況,不多時回來稟報:「府君,這裡的四座糧食碼頭都是官府修建,張家被迫讓出三座,但依舊獨佔其中一座,誰敢使用,他們就用暴力威脅,非常囂張!」

    范寧哼了一聲,負手緩緩上前,他沒有穿官服,只是作文士打扮,頭戴紗帽,身穿一件白緞士子襕袍,腰束革帶,手執一柄摺扇,看起來文質彬彬。

    他來到碼頭前,用摺扇指了指管事和幾名大漢道:「官府已頒布碼頭禁私令,你們居然敢抗令,膽子也太大了。」

    管事不認識范寧,他斜睨一眼范寧,鼻子里噴出一股冷氣,「你這個酸儒,不去讀書備考,跑來這裡啰嗦什麼,再敢胡說八道就打斷你的胳膊,讓握不了筆,寫不了字!」

    「你這漢子怎麼不講道理,朗朗乾坤居然敢公然抗法,你以為主人是張堯佐就能猖狂嗎?這裡是應天府,不是張堯佐的後花園!」

    管事聽這個酸儒左一個張堯佐,右一個張堯佐,心中頓時勃然大怒,喝令左右道:「打斷他一條腿,扔到河裡去!」

    為首一名壯漢跳上岸,狠狠一棍向范寧打去,不料棍子還在空中,只見寒光一閃,『咔嚓!』一聲,棍子被劈為兩段,朱龍四名侍衛從范寧身後湧出,朱龍一腳狠狠踹在大漢胸脯上,肋骨頓時被踢斷三根,身體騰空而起,『撲通!』落入河中。

    其他幾名剛跳上岸的大漢頓時嚇得後退一步,一時呆住了。

    范寧臉色一冷,喝令道:「給我統統踢到河裡去!」

    四名侍衛的武藝都不亞於徐慶,朱龍的武藝甚至比徐慶還高,幾名大漢哪裡是他們的對手,三拳兩腳,幾名大漢紛紛被打得滾翻落水。

    管事嚇得瘦臉煞白,指著范寧哆嗦道:「我....我是張太師府上的七管事,你....是什麼人,敢捋....捋張太師虎鬚?小心...小心你性命不保!」

    范寧見他嚇得渾身發抖,卻依然嘴硬,不由哼了一聲道:「抽他十個耳光,扔到河裡去!」

    朱龍大步上前,一把揪住管事的脖領,把他拎在空中,隨即揮動蒲扇大的巴掌,噼噼啪啪抽他的臉,狠狠十記耳光后,只見他雙頰烏腫,滿口出血,牙齒掉了大半,朱龍用力一扔,將管事扔出五六丈遠,落入河中,碼頭上頓時一片歡呼聲和掌聲。

    范寧卻對一名隨從冷冷道:「去通知顧長武,張家糧鋪公開對抗府衙禁令,並企圖暴力襲擊朝廷命官,給我查封張家所有的糧鋪!」

    范寧最終還是對張堯佐的糧鋪下手了,理由是『公開對抗官府並且暴力襲官』,碼頭上數百人都可以作證。

    ........

    直接正面和張堯佐對杠,看起來似乎有點不太理智,容易引火上身,但任何事情都有其兩面性,正如風險大,收益也大一樣,如果這次張堯佐在應天府徹底認慫,將極大提升范寧在趙宗實派系的聲望,畢竟他在家丁憂三年,對他的聲望影響較大,他需要做一件事來提升朝野對自己的關注度。

    應天府無疑是一個很好平台,它既不像京城那樣敏感,不能輕易做出限制商業的行為,同時張堯佐對應天府也鞭長莫及,不能像京城那樣隨心所欲。

    另一方面,應天府也不是山高皇帝遠,它距離京城很近,消息會很快傳到京城,一旦張堯佐在應天府被徹底掀翻,同時也會削弱他在京城的影響力。

    再有一個附加效果,那就是對趙謙的壓力,范寧很想知道趙謙在應天府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力?

    中午時分,范寧準時來宋州酒樓赴宴,今天中午宋州酒樓的二樓被趙謙包了下來,除了主請范寧外,趙謙還請了二十幾名應天府的名望士紳來作為陪客。

    應天府作為大宋的陪都,生活著很多開國功臣的後人,甚至包括後周柴家的一部分宗親也生活在這裡,范寧目前租住的大宅實際上就是後周柴宗訓的重孫柴靖的宅子,只是不想讓人知曉,而托親家柳氏出面租賃。

    范寧帶著朱龍四人來到宋州酒樓,趙謙聞訊迎了出來,笑道:「范知府再不來,我就要親自去府衙請了。」

    范寧微微笑道:「臨時發生了一些事情,稍微來晚一點,請使君多多見諒。」

    趙謙臉色略微有點不自然,乾笑一聲道:「可是張氏糧鋪的事情?」

    「使君消息很快嘛!我上午才查封,使君中午就得到消息了?」

    「全城都轟動了,我怎麼會不知道,這件事......」

    范寧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擺手笑道:「今天我們不談公務,喝酒盡興!」

    趙謙心中暗暗惱火,中午自己請吃飯,范寧上午就查封了張堯佐的糧鋪,分明是不給自己面子,讓陪宴的賓客們怎麼想,還以為自己想丟棄張堯佐嗎?

    趙謙盡量掩飾著內心的尷尬,又給范寧介紹一眾賓客,最後來到一名身材高胖的老人面前。

    「這位就是寧陵縣公柴大官人,柴家在我們應天府的影響很大,以後會對范知府有幫助。」

    這位柴大官人正是柴靖,他是周恭帝柴宗訓三子柴永孝的嫡孫,范寧怎麼會不認識他,他是自己的房東呢!

    柴靖是個很風趣爽朗的老人,他向范寧眨眨眼,笑眯眯道:「府君今天又幹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啊!」

    僅憑這句話,范寧就對他好感倍增,估計柴家也一樣被張堯佐欺壓,一直敢怒不敢言。

    確實也是這樣,柴家在應天府也有不少產業,像現在的宋州酒樓就是柴家產業,柴家也做茶生意,被張堯佐壟斷了茶市后,柴家息事寧人,退出了茶市場。

    范寧在一個月前強勢廢除了張、楊兩家的市場壟斷後,柴家迅速出擊,又重新恢復了茶市,同時開了三家糧鋪,並競爭到一塊酒牌,所以聽說趙謙宴請范寧,他一反不出席宴席的姿態,接受了邀請,看似給趙謙面子,實際上卻是給范寧的面子。

    趙謙聽他說得刻薄,臉上有些尷尬,范寧卻微微笑道:「如果本分經營,官府不會幹涉市場,但它們非要和應天官府對著干,那就是在挑戰朝廷權威,是它自己非要找死,怪不得我!「

    趙謙的面子實在有點掛不住了,他忍了又忍,高聲道:「大家請入席吃飯,我們就不多說了!」



    上一頁    下一頁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