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考試闢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考試闢謠字體大小: A+
     

    弘文館內,數十名皇族子弟正低頭疾書,幾名弘文館教授緊張地注視著沙漏,時間已經快到了,但大部份皇族子弟都還沒有寫完。

    天子趙禎則坐在一旁耐心地喝茶,他以一個時辰為限,要求皇族子弟每人寫一篇關於軍隊變革的對策,字數三千字。

    這道題的難度很大,首先是時間緊迫,一個時辰寫三千字,要疾書如飛,不能有絲毫停滯,必須一氣呵成,其次題目要求也高,趙禎事先沒有透露題目,甚至沒有告訴弘文館他今天要來。

    所以皇子們必須肚中有貨,平時就要經常思考國家大事,有清晰的見解和理念,才能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完成這次考試。

    趙禎的目光時不時瞥向趙仲針,這兩天宮裡有個傳聞,那天趙仲針是故意表現給自己看,這個傳聞趙禎最初並沒有在意,但說的人越來越多,而且說得有理有據,讓趙禎有點動搖了,難道皇孫趙仲針真的是故意表現給自己看嗎?

    正是這種疑慮才有了今天這場突擊考試,趙禎不考騎射武藝、不考詩詞五經、不考論語孟子,只考最能看出一個人才華的對策。

    趙禎實在看重這個令他驚嘆的皇孫,他需要親眼看一看這個皇孫的真實才華,而不想被宮中一些閑言碎語所左右。

    「還有一炷香時間,大家抓緊了!」為首大學士孫敏提醒眾皇子一聲,隨即點燃了一炷香。

    這時,趙仲針已經停筆了,開始從頭檢查一遍自己的答卷,看樣子他答得不錯,看了半天都沒有發現錯字。

    趙禎注視著他的舉動,心中開始有了一種期待。

    還有半炷香,趙仲針第一個起身,來到趙禎面前躬身行一禮,將卷子放在桌上,再行一禮,退了下去,沒有驚擾別人的考試。

    趙禎有點迫不及待地拾起他的卷子細看,題目是《論大宋軍制積弊之我見》。

    好一筆漂亮的小楷,趙禎暗暗誇讚,這書法確實可以去考進士了。

    他又繼續往下看,第一句話便點題:『夫宋軍制之弊非始於宋而患於宋。』

    很有意思,趙禎看懂了趙仲針這句話的意思,宋朝兵制繼承後周,那麼兵制的弊端應該也是從後周開始,但後周的軍隊並沒有顯示出多少弊端,相反,反而橫掃天下,滅南唐、滅漢,滅后蜀,橫掃天下,所以趙仲針說,患於宋,也就是到了宋朝才開始出現弊端。

    然後寫了五個積弊,弊端一:冗兵嚴重,財力不堪重負;弊端二:將不知兵,兵不知將,軍制混亂;弊端三:禁軍疏於訓練,戰鬥力薄弱;弊端四:軍隊貪污盛行,虛報、剋扣軍俸嚴重;弊端五:憂患意識不足,戰馬不繼,軍器老舊。

    趙禎輕輕一嘆,說得很透徹。

    這時,大學士孫敏高喊一聲,「時間到,停筆!」

    有天子在場,沒有人敢違規,紛紛放下筆,三十幾名皇族子弟紛紛上前交卷,施禮退下,大多數人都滿臉沮喪,實在考得太糟糕。

    趙禎瀏覽一下,除了趙仲針外,居然沒有一個人做完,而且絕大部分考生都只做完一半,而且寫得不知所云,令趙禎暗暗搖頭。

    他從中抽出了琅琊王趙文惲的卷子,對幾名教授笑道:「這兩份卷子我來看,其餘卷子煩請幾位批閱一下。」

    幾名教授分了卷子,認真批閱起來。

    趙禎先看了看趙文惲的卷子,他對趙文惲很熟悉,他一直覺得趙文惲的字寫得不錯,但還沒有和同齡人對比過。

    他把趙文惲和趙仲針的一字放在一起,就明顯感覺不一樣了,趙文惲的字很秀氣,筆畫圓潤,略顯輕柔,就彷彿江南水鄉般的柔美。

    而趙仲針字裡行間之間卻顯得雄奇大氣,十分硬朗果斷,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感覺,很有一種北方雄偉大山般的氣勢。

    趙禎暗暗嘆了口氣,看字如看人,趙仲針給他那種英武果斷的感覺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他真真實實的性格。

    儘管他感情上更喜歡趙文惲,但將來的大宋皇帝需要漢武帝那樣雄才大略的君主,而不是小女人一樣容易被人控制的君王,在這一點上,趙文惲明顯差得太遠。

    趙禎又看了看趙文惲的對策,只寫了一半不到,列出了幾個問題,冗兵沉重,財力開支太大,都是自己給他講過的內容,基本上沒有自己的見解,而且浮於表面,內容不深刻,更沒有解決之道,令趙禎十分失望。

    趙禎便將趙文惲的卷子放在一邊,又仔細看趙仲針的試卷。

    趙仲針寫宋遼之戰,說宋軍勝則戰果不顯,敗則一潰千里,雖勝多負少,但最終財力物資以及兵員損耗卻遠遠大於遼國,原因是宋軍追擊力量太弱,遼軍敗則全身而退,宋軍追之不及,戰果稀薄,但究其根源,還是失去幽州的戰略惡果,導致平原作戰,遼軍鐵騎隨時可席捲南下,宋軍無艱可守。

    趙仲針又寫到了宋夏之戰,指西夏是被遼國扶植,目的是為斷大宋河西之望,遼夏呈犄角之勢,儼如吳蜀聯盟對魏,西夏軍事危機,遼軍必陳兵南下,若幽州危急,西夏必出兵陝西路,使大宋東西兩端難顧。

    看到這裡,趙禎讚嘆不已,趙仲針很有大局觀,看得深透,不過他也有點奇怪,趙宗實可沒有這麼高的水準,趙仲針又是從哪裡知曉?

    想到這,他對自己身後的宦官吩咐兩句,宦官快步下去了。

    趙禎進了內堂坐下,不多時,趙仲針匆匆趕來,跪下行禮,「孫兒拜見皇祖父!」

    趙禎擺擺手,笑眯眯道:「起身說話!」

    「孫兒遵命!」

    趙仲針站起身,垂手站在一旁。

    趙禎又指指文章笑問道:「這篇對策寫得很好,朕想聽你說說,先具體談一談你的軍制變法。」

    「回稟皇祖父,孫兒認為軍制改革不能急躁,需徐徐圖之,百年積弊,怎可能一朝改變,應該先從比較容易的地方著手,首先是削減冗兵,先鄉兵、再廂軍,最後是禁軍,鄉兵雖然各地數量不多,但各地加起來卻有二十幾萬之眾,地方的財力一大半都是用來養鄉兵,其實是沒有必要,只要禁軍駐防在各戰略緊要之處,一旦地方叛亂,或者亂民造反,禁軍便可隨時撲滅,所以孫兒的第一個方案就是廢鄉兵。」

    「說得好,繼續說下去。」

    「孫兒第二步就是削減廂軍,應該明確制度,四十歲以上便可退伍回家,各地廂軍總數量不得超過二十萬,對他們的損失可以用免予勞役來補償,孫兒認為,廂軍至少可以削減一半。

    第三步就是清空俸,空俸主要出現在禁軍,這個不是侵害誰的利益,而是實實在在的犯罪,完全可以用光明正大的手段進行嚴厲清查,至少可以再減少三成的軍隊,這樣下來,總軍隊將削減一半,就像一個臃腫的胖子甩掉身上的肥肉,變成一個精壯的大漢。」

    「然後呢?」

    「然後就是縮減軍隊層次,簡化軍制,孫兒認為,越精簡就越有效,這能有效扭轉軍隊指揮混亂的問題。」

    趙禎負手走了幾步又問道:「那你文中提到的剋扣底層士兵軍俸的問題又怎麼解決?」

    「孫兒聽一個長輩說過,可以利用錢鋪的功能,錢鋪給每個士兵建一個戶頭,軍俸就直接支付到士兵的戶頭上,由他的妻兒父母來領取,這樣,錢就不用層層經過各級將領之手,也就無從剋扣,這叫人俸分離法。」

    「這個辦法不錯!」

    趙禎眼睛一亮,由衷贊道:「是誰想出來的好辦法?」

    「啟稟皇祖父,是范寧提出來的。」

    趙禎一怔,「你和范寧很熟?」

    趙仲針點點頭,「他是孫兒最崇拜之人,孫兒文章觀點和見解基本上都是和他探討得來,孫兒一直視他為師。」

    趙禎這才恍然,果然不是趙宗實的見解,而是范寧傳授,看來這個皇孫受范寧的影響很深。

    他又笑問道:「朕感覺你這篇文章意猶未盡,如果再給半個時辰,你想寫什麼?」

    趙仲針低下頭小聲道:「孫兒想寫滅遼之策。」

    「又是范寧教你的?」

    「是!」

    趙禎很欣賞這個皇孫的誠實,坦然承認是學習得來,而沒有硬說是自己思考得來,他才多大歲數,閱歷不足,看問題的高度就不夠,學習別人的見解才是進步之道。

    趙禎饒有興緻,便點點頭笑道:「你說說看,朕想聽一聽你的滅遼之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