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視察谷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視察谷熟字體大小: A+
     

    不久,范寧便離開宋城縣,帶著幾名隨從前往應天府下轄各縣巡視,應天府下轄宋城、寧陵、柘城、谷熟、虞城、下邑、楚丘等七縣,除了宋城縣商業發達外,其餘各縣都以農業為主,是中原地區重要的產量地區,到處是一望無際的農田。

    范寧先到的是谷熟縣,此時已進入五月,正是冬小麥抽穗灌漿之時,官道兩邊到處是綠油油一片,田地里隨處可見忙碌著捉蟲滅蟲的農民,如果出現蝗蟲等災害,還有全民動員,下田捉蟲。

    宋朝殺蟲主要用蜃灰、魚腥水以及石灰、硫磺等等,自從鯤州每年給宋朝運來百萬斤的硫磺后,硫磺價格大跌,每斤硫磺的價格只賣到二十幾文,農民們用硫磺研磨成粉,灑在病蟲易生之處,滅蟲效果極好。

    距離縣城還有十幾里,范寧便看見數十人在搭建一座巨大的水車,眾人一起用力,拉拽繩索,將巨大的水車豎立起來。

    范寧眾人有些吃力,便對四名手下道:「去搭一下手。」

    朱龍等四名侍衛奔上去幫忙穩住水車,水車終於穩定下來,在一聲聲號子喝喊中,水車終於放進了事先建好的框子里,後面再安裝好各種零件,水車基本上就可以用了。

    這時,一名中年漢子上前來感謝,「多謝官人幫忙,要不然今天還裝不起來。」

    范寧見一群中,好幾個都穿著弓手的皂服,還帶著刀,他便問道:「你們是公差嗎?」

    「不是公差,是謝縣令帶著弓手們幫忙。」

    范寧呵呵一笑,「請謝縣令來見我吧!就說是應天府范寧在此。」

    漢子大驚,「原來是知府大人,小人失禮了!」

    他趕忙行一禮,轉身向水車處跑去。

    不多時,一名三十餘歲的男子匆匆趕來,向范寧施禮道:「下官谷熟縣令謝文升,參見府君!」

    范寧翻身下馬,虛托一下笑道:「謝縣令免禮!」

    這時,數十名百姓紛紛上前來拜見范寧,范寧請眾人起身,笑道:「看樣子,今年夏收情況不錯!」

    眾人七嘴八舌道:「關鍵是水源充足,灌溉設施得力。」

    也有人道:「是老天爺開眼,今年風調雨順。」

    范寧笑道:」大家先去忙吧!回頭我再和大家聊一聊。」

    眾人又回去安裝水車去了,范寧對謝縣令道:「謝縣令陪我看看農田吧!」

    謝縣令點點頭,帶著范寧向田埂走去,兩人沿著一條細長的田埂向麥田中央走去,范寧向四周望了望,見遠處有一片長得鬱鬱蔥蔥的秧畦,便笑道:「看樣子還要種一季水稻吧!」

    「再過一個月,麥子就收成了,然後再搶種一季水稻,育秧已經快好了,只得收麥后就開始放水耕田,我們縣的官吏都會參與搶收搶種。」

    「那耕牛能保證嗎?」

    「差不多吧!我們成立了耕牛互助社,可以保證三百畝一頭耕牛,到時候耕牛辛苦一點,基本上也能保證農耕。」

    范寧倒有點興趣了,笑道:「再具體說說耕牛互助社。」

    耕牛互助社是謝文升得意之舉,可惜前任知府和通判都不欣賞,也成不了他的政績,見范知府有興趣,他按耐住心中的激動道:「耕牛互助社是卑職三年前組建,首先是登記每家農戶的耕牛數量,然後對大戶人家的田畝和牛耕數量也要登記,這樣就會發現有的人家田多牛少,有的人家田少牛多,然後調劑餘缺,組成互助社。」

    「要出錢租牛嗎?」

    「不需要,主要是互換勞務,他們會自己協商,比如今天你借牛給我用,冬天我來幫你家鏟雪等等,這是一種方式,另一種方式就是在每個鄉的社日之地開闢供給需求牌,由專人負責登記有牛人家的供牛時間、償還勞務方式等等,需求牛的人家得到消息后,便自己去聯繫,聯繫成功后回來消除信息,用多種方式並舉,最終能解決耕牛問題。」

    范寧聽得很仔細,他很快便理解了謝文升的方式,實際上就是提供信息,互補餘缺,這種方式如果要持久,並形成產業的話,倒可以推行鄉村牙人行業,由大量專職牙人走鄉串村,提供各種信息。

    目前涉及鄉村的牙人服務主要是田宅售買,如果把服務範圍擴大,應該是一個很有前途的事業。

    謝文升雖然沒有利用到鄉村牙人,但他為鄉民提供信息服務的思路卻不錯,而且以勞務換勞務的方案也很務實,值得借鑒。

    不過范寧對他登記田畝的做法倒更有興趣,要知道大宋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隱瞞田畝,這樣做的目的當然是為了逃稅,隱瞞田畝的方式多種多樣,最主要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方式是不在官府登記,這是豪門大戶最常見的方式,但普遍百姓卻不敢這樣做,如果被豪門霸佔,連伸冤的理由都沒有。

    另一種方式是大田小契,一張地契上登記了一畝地,但實際上卻是兩畝地,只要不出售土地,根本就查不出來,目前大宋隱瞞田畝的問題非常嚴重,至少有三成的土地處於隱瞞狀態,就算范寧的父親當年也曾隱瞞了幾畝上田。

    如果謝文升能夠找到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倒也是個驚喜,范寧問道:「你說每家登記田畝,能完全真實嗎?」

    謝文升立刻意識到知府是在考慮什麼問題了,登記真實田畝數量,這個問題困擾了多少官府,谷熟縣也不例外,他的臉微微一紅,他怎麼可能做到真實登記。

    謝文升只得實話實說:「登記田畝也是百姓自己報數目,我們並沒有實地丈量,不過卑職對於真實田畝倒有一個想法。」

    「你說什麼想法?」

    「能不能參照徵收房產契稅的辦法,讓百姓互相監督,獎勵告密,我和很多縣官都交流過,我們認為這是可行的辦法。」

    范寧沉思不語,謝文升說的辦法其實由城內獎勵房契稅告密的辦法變通而來,縣城內為防止百姓私下過戶,逃脫牙契稅,官府便鼓勵左鄰右舍互相監督,一旦查實,將沒收房產,同時獎勵告密者一半的房產。

    這個方案實施以後,再也沒有人敢逃脫契稅,但鄉村土地適用嗎?

    只能說部分適用,首先城內的房產交易對於豪門大戶人家都必須要過戶換契,防止將來產權糾紛,大戶人家也不在乎那點契稅,也只有少數人企圖逃脫契稅,所以官府用告密嚴懲的辦法影響並不大,效果也很好,基本可以杜絕私下過戶。

    但鄉村土地就不一樣了,地方豪門的土地再告密也沒有用,且不說普通百姓害怕保護,不敢告密,就算告到朝廷去,真的由朝廷動真格來征豪門的田地,必然會引發各地豪門,乃至權貴豪門的強烈抵制。

    無論對地方和朝廷都是一場災難,所以這種辦法只能對普通老百姓和中小地主有效,對有權勢後台大地主,基本上沒有意義,所以叫做部分適用。

    歷史上,王安石變法時採用了方田均稅法,在天下各地嚴格丈量土地,無論豪門庶民都一視同仁,清查漏征土地,引發了大田產者的強烈抵制,幾乎是觸動了所有有產者的利益。

    這就是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的嚴重衝突之處,也註定了王安石的變法長久不了,這並非誰對誰錯的問題,實在是觸動了整個統治階級的利益,所以一旦宋神宗去世,大宋統治者就廢除了王安石的絕大部分改革措施。

    這就是范寧反對王安石變法的一個重要原因,要想改革成功,就不能觸動中上層階級的利益,只能在維護既得利益的基礎上,想辦法把蛋糕做大,在新蛋糕分配上做文章,這才是務實而長遠的改革之道。

    范寧笑了笑道:「解決隱藏土地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減稅,如果土地不用納稅,那誰還會隱藏土地,你說是不是?」

    謝文升聽得瞠目結舌,土地不用納稅,怎麼可能辦得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