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三十四章 重任新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三十四章 重任新職字體大小: A+
     

    在清風茶樓的一間雅室里,韓琦親自給范寧斟滿一盞茶,笑眯眯道:「回京城已經快一個月了吧!」

    范寧點點頭,「差兩天一個月!」

    「哦?記得這麼清楚,看來你已經靜極思動了。」

    范寧沒有否認,只是笑了笑,端起茶盞喝了口茶。

    他確實希望自己能夠回京復職,丁憂期應該結束了,不過他和其他普通官員不一樣,他的復職是要先定下官職,然後才復職,他猜到今天韓琦找他也是為了這件事。

    韓琦沒有直接提復職之事,他話題一轉,又笑問道:「你猜一猜,誰會來接宋庠的相位?」

    范寧沉思片刻道:「右吏部侍郎曾公亮!」

    韓琦眼中笑意更深了,「但很多人都認為是右諫議大夫張昇。」

    范寧搖搖頭,「張昇派系的烙印太重了,除非天子已決定立趙文惲為太子,否則不會用張昇。」

    「那包拯呢?他資歷已經夠了,你覺得他會入相嗎?」

    范寧還是搖搖頭,「和張昇一樣,包拯的派系烙印也太重,賈昌朝和田況都是偏向趙文惲,所以我認為天子只會微調,提升一個中間路線的重臣,如果沒有曾公亮的話,我會認為我岳父朱孝雲有希望,但他繞不過曾公亮這個坎,曾公亮上位也就是必然了。」

    韓琦點了點頭,「你很有眼光,官家今天已經決定任命曾公亮為樞密使、平章事,接宋庠之位,另外,你的復職問題,今天官家也問到了。」

    范寧一下子關切起來,連忙問道:「官家怎麼說?」

    「官家有兩個方案,第一個方案,讓你出任宣慰使,去陝西路和河北路巡視災情,第二個方案,讓你去地方任職,具體需要徵求你本人的意見。」

    宣慰使有點像欽差大臣,代表朝廷和天子,去各地視察災害,安撫民情,從面子比較風光,不過宣慰使也罷,安撫使也罷,本質上都只是一種臨時性質的職務,對夯實資歷沒有太大幫助,相反,去地方出任實職,才是向上台階中必經的步驟。

    范寧當然是想去地方任實職,但問題是天子在位時日已經不多,最多還有兩年,他還是希望這關鍵兩年能留在京城,但在這個問題他已經身不由己,官家提出的兩個方案都是要求他去地方。

    范寧沉思片刻問道:「官家準備讓我去哪裡?」

    「具體沒有說,應該是由知政堂推薦,我剛才和曾公亮商量了一下,一個是知杭州,一個知江寧府,還有一個是知應天府,你可以在這三個選一個,不過......」

    「不過什麼?」范寧問道。

    韓琦笑了笑道:「巨鹿郡王的意思,希望你去應天府!」

    范寧立刻明白了,就是趙忠實希望自己去應天府,然後由韓琦來操作,和曾公亮商量是因為曾公亮即將入相,韓琦需要事先取得他的支持,然後在知政堂的表決中,才能以三比二獲得通過。

    「如何,有這個意向嗎?」

    范寧淡淡一笑,「我還有選擇嗎?」

    ........

    當天下午,大內發出兩道旨意,封曾公亮為樞密使、平章事,參與知政堂議事,第二道旨意,准許范寧丁憂期滿復職,繼續出任左諫議大夫、知應天府。

    左諫議大夫只是名義上的官職,如果同時封知諫院,那才是坐實了左諫議大夫的實權,他現在的任職,準確的表述是『以左諫議大夫的頭銜出任應天知府』。

    就在范寧去吏部辦理完就職手續的第二天,他的妻子和母親一行乘船抵達了京城。

    范寧在大相國寺碼頭上接到妻女老母的坐船,是一艘兩千石的大客船,他母親張三娘在女兒阿多的扶持下先下了客船,范寧連忙迎上去笑道:「我還以為娘會晚一點來。」

    張三娘瞪了他一眼,「你的兩個娘子,一個大肚婆,一個抱幼女,我不來行嗎?」

    范寧訕訕笑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以為娘還是事情要處理。」

    「該處理的,我都處理好了,以後就要指望你這個臭小子給我養老了,你可別嫌我煩。」

    「娘這是說哪裡話?」

    張三娘滿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去吧!你的兩個娘子都在指望你呢。」

    范寧又揉了揉妹妹的頭髮,問了她幾句,這才向妻女迎去。

    第二個下船的是抱著女兒的歐陽倩,小傢伙一看見父親,高興得張開手臂喊道:「爹....爹!」

    范寧大喜,一個多月不見,女兒居然會喊爹爹了,他連忙把寶貝女兒抱在懷中,在她小臉蛋上重重親了一下,喜滋滋道:「再喊一聲爹爹!」

    「爹....爹!」

    雖然有點含糊不清,但奶聲奶氣的聲音把范寧的心都融化了,他把女兒抱在懷中,卻不肯鬆手了。

    「夫君好像瘦了!」歐陽倩眉目含情道。

    「我們不在身邊,他整天花天酒地,能不瘦嗎?」

    說話是朱佩,她已經有點顯懷,被阿雅小心翼翼扶持著下船,她不滿地瞪著丈夫,居然不扶自己下船。

    范寧連忙抱著女兒阿真迎上去,一手扶住朱佩,陪笑道:「我寫的信,應該收到了吧!」

    「信是收到了,你說會復職,我們都關心你是不是又要甩掉我們娘幾個,自己跑去海外逍遙。」

    范寧有點尷尬,也有點無奈,只得苦笑一聲道:「不是去海外。」

    「那是去哪裡?我們都猜你不會留京。」

    「回去再說吧!反正離京城很近,基本上沒有什麼影響。」

    旁邊已經停了兩輛馬車和幾輛牛車,女兒阿真非要跟爹爹在一起,歐陽倩便和朱佩坐在一起,張三娘帶著女兒阿多,以及阿雅和劍梅子坐第二輛馬車,其他使女則坐牛車,至於行李則有朱元豐派來的人替他們送回府。

    馬車從書苑街緩緩穿過,奇石館的瓦礫廢墟已經清理乾淨,十幾名工匠和百餘小工正在忙碌地重修府宅,范鐵戈在東大街租賃的臨時店鋪里,工地上沒有認識的人。

    眾人默默望著被燒毀的店鋪,誰也沒有說話,范寧已經在信中給她們簡單說了店鋪被燒之事。

    馬車走出了書苑街,寶貝女兒已經在范寧懷中睡著了,歐陽倩輕輕把女兒接過去,小聲問道:「夫君,你到底是哪裡任職?」

    朱佩目光立刻注視著丈夫,這也是她最關心地事情。

    「是去應天府!」范寧苦笑一聲。

    朱佩和歐陽倩對望一眼,兩人心中都鬆了口氣,確實不算遠,兩百里左右,坐船要兩天,騎快馬一天一夜就能趕到。

    「那你什麼時候去上任?」朱佩接著問道。

    「十天後上任。」

    .........

    范寧已經在幾天前搬回了他自己府宅,家僕還是從前的那批人,約三十餘人,只有多了一個對外的劉官家,加上對內的吳管家婆,算是一個大戶人家的結構。

    在進京的路上,一家人便商量好了住宅的安排,不用范寧操心,母親張三娘帶著女兒住在東院,既和兒子住在一起,但又和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張三娘心裡很清楚,朱佩才是一家女主,自己如果太強勢,那隻會讓後院不寧。

    張三娘母女也帶了四個使女進京,可以自成一個體系,平時在一起吃飯,或者聊聊天,尤其她要帶寶貝孫女,這是張三娘最大的寄託。

    后宅一共有三座院子和一座園林組成,三座院子,歐陽倩帶著女兒住最大的一座,阿雅和劍梅子住一座院子,八名內宅使女住一座院子,而園林雅院是朱佩和范寧住的地方。

    不久,幾名小廝押送著十幾艘滿載行李的小船從水路抵達了范家府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