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請君入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請君入甕字體大小: A+
     

    「什麼!你要讓他們把這店鋪燒掉?」

    范鐵戈騰起站起身,不可思議地盯著范寧,「你瘋了嗎?」

    范寧搖搖頭,「二叔,我很清醒,比任何時候都清醒!」

    「這個店鋪,我前前後後投下了兩萬貫錢,雖然大部分是你的,你不心疼,我也心疼啊!」

    「二叔,貴的是土地,房子不值幾個錢,再造更好的就是了,況且捨不得孩子套不了狼,你就別計較了。」

    不管范寧怎麼說,范鐵戈就是不肯。

    范寧有點急了,「二叔,若真讓張堯佐得了勢,他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們范家趕盡殺絕,你願意承受這個後果嗎?不願意就放手讓我做!」

    范鐵戈沉默了,好一會兒才低聲道:「我現在就去找一家分店!」

    .........

    范鐵戈最終還聽從了安排,他將開始轉移貨物,將所有精品奇石都轉移到後面青石砌成的大倉庫,只留下一些普通廉價的石頭,給夥計的說法是怕宋家子弟過來砸店,另外,晚上也不留人守店了,下午便早早關門,夥計去外面居住。

    所有夥計都知道宋家衙內看上奇石館了,大家也理解大掌柜的安排,都十分配合,沒有人起疑心。

    轉眼到了第三天,下午時分,宋庠的侄子宋之助帶著五六名家丁上門了。

    「我最後再問你一句,這三千貫交子,你收還是不收?」

    宋之助陰陰地望著范鐵戈,他已經打聽過了,這個范鐵戈是平江府吳縣人,唯一的後台就是他侄子范寧,但范寧丁憂回鄉守孝幾年了,早已人走茶涼,雖然和朱孝雲也有點關係,但朱孝雲會為幾間店鋪得罪自己的伯父嗎?

    至於朱元豐,他們更不放在心上,前天張堯佐一把火燒了朱樓,朱元豐屁都不敢放一個。

    正是因為他們捏准了范鐵戈的無權無勢,才會把這塊黃金地皮視為自己的囊中之物。

    不料范鐵戈比他還硬氣,「別做夢了,這家店就算我死了,也絕不會賣給你!」

    「好!硬氣,那咱們就走著瞧,看是究竟你硬還是我硬!」

    宋之助一揮手,「我們走!」

    五名家丁跟著他快步走了。

    范鐵戈的腿也開始哆嗦起來,待眾人走了,他發瘋似的關了店鋪,轉身向大院奔去。

    「娘子,快收拾東西,我們走!」

    .........

    夜漸漸深了,過了亥時,書苑巷基本上沒有行人了,就在這時,幾名黑影出現在奇石館四周,他們很安靜,蹲在黑暗的角落裡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又一名黑衣人跑來,低聲道:「衙內命令,可以動手了!」

    幾名黑衣人迅速向奇石館奔去,他們點燃手中的火把,一根根從二樓窗戶扔進奇石館內。

    只片刻便火光四起,濃煙滾滾,火勢迅速蔓延,這起火比一般的放火要快得多,火勢也更大,原因也很簡單,范鐵戈在大堂內放了至少數十根琥珀木的碎料,那就是松明,一點就著,火勢能不大嗎?

    幾名放火人見火勢蔓延太快,出乎他們意料,掉頭便逃,但只跑出十幾步,從旁邊巷子衝出大群官府弓手,一擁而上,幾名黑衣人措手不及,被按到在地。

    弓手大喊起來:「走水了!走水了!」

    整條街都驚動了,人們紛紛奔出家門,提著水桶木盆去救火,甚至連大相國寺南面的軍巡鋪屋也驚動了,數十名專業救火的鋪兵拎著大小桶、灑子飛奔而來,書苑巷內亂成一團。

    .......

    衙內三人團中的宋之助也來了,這是他心底的一個嗜好,無論是對方被毒打,房屋被燒毀,還是哭天抹地地躺在地上哀嚎,宋之助都會十分興奮,就彷彿貓盯著一隻缺腿鼠般的心態。

    宋之助是在大相國寺內的報恩塔上看火,這裡是方圓十里內的最高處,可以清晰看見范鐵戈的奇石館。

    當然,因為是在夜間,人是看不見,但可以看見烈火和濃煙。

    「啊!燃起來了。」

    宋之助頓時興奮起來,瞪大眼睛盯著遠處的熊熊烈火,灰黑色的濃煙直衝天際,和夜色涇渭分明。

    「衙內,我們走吧!」

    他的隨從很警惕,這裡離火場太近,萬一被發現,那後果就嚴重了。

    「等等,讓我再看一會兒。」

    隨從無奈,只得耐心等待,過了片刻,宋之助忽然感到什麼,一回頭,只見一根大棒忽然出現在他眼前,不等他反應過來,『砰!』一聲悶響,他眼前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他沒有來得及看見,他的隨從已經先一步倒在地上。

    這時,塔內有人沉聲道:「主人有令,把他們送給包大官人。」

    ........

    宋之助和五名縱火者被包拯秘密關押起來,但今晚的事情並沒有結束,包拯帶著二十幾名弓手還在耐心等待,還另一隻獵物需要他們出手。

    五更時分,夜色還很深,大街上沒有一個行人,新鄭門附近的江氏石刻店忽然燈亮了,這時,遠處來了一輛牛車,緩緩停在石刻店門口。

    一人下了牛車,敲了敲門,門吱嘎一聲開了,露出江店主緊張而略有恐懼的臉龐。

    「石碑好了嗎?」

    「已經…好了,請朱衙內……隨我來!」

    朱興剛走進門,卻見滿屋子裡站滿了身穿公服的弓手,嚇得他一哆嗦,卻被一名大漢一把拉進了店鋪。

    他身後的兩名隨從也被人揪進了店鋪中。

    ........

    天還沒有亮,《小報》的大掌柜鄭涵匆匆趕到了錢府,錢府是吳越王錢鏐後人府宅,錢鏐有三十八個兒子,歲月沉澱,枝開葉散,百年後已經形成一個極為龐大的家族,在京城和江南產業眾多。

    《朝報》和《小報》不過是錢家眾多產業中的一個小產業而已,但因為其影響力極大,在錢家也頗受重視,由大學士錢明逸的兒子錢行遠打理。

    錢行遠接見了鄭涵,又連忙帶他去見自己的父親錢明逸。

    後堂內,錢明逸眉頭緊皺問道:「這件事證據可確鑿?」

    鄭涵點點頭道:「五名縱火都承認自己是宋家家丁,在縱火現場也抓到了宋之助,他也承認是自己派人縱火,目的是為了霸佔奇石館。」

    「蠢貨!」

    錢明逸恨恨罵了一句,他沒見過這麼蠢的人,派自己家丁去縱火,他不會找人嗎?還自己去現場。

    錢行遠又小心翼翼道:「父親,這是對方挖好的坑吧?」

    「你說呢?」

    錢明逸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問鄭涵,「楊少尹那邊怎麼說?」

    鄭涵連忙道:「楊少尹說,這個案子屬於人贓俱獲,差不多已是定案。」

    「那《信報》呢?」錢明逸又追問道。

    「《信報》當然也在,他們拿走了全部案情,明天應該會登出來了。」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鄭涵行一禮,退了下去。

    錢明逸負手在大堂內來回踱步,這件事已經不是要不要得罪宋庠的問題,管不好子侄是宋庠的老毛病,這次他又要栽在這件事上。

    宋庠完了。

    錢明逸很願意上前踹上兩腳。

    但這一次不一樣,這次關係到站隊。

    錢明逸是賈昌朝提拔起來的人,是眾所周知之事,而宋庠是張堯佐的人,雖然都是趙文惲的支持者,但宋庠和賈昌朝一直不對付,原因很簡單,宋庠要保住自己的二號位子,不能讓賈昌朝壓過自己,另外,賈昌朝向張堯佐要價太高,令宋庠極為不滿,憑什麼你賈家要三個相國。

    錢明逸踩宋庠完全不用擔心賈昌朝,他只是有點擔心張堯佐。

    錢明逸不由想起前幾天韓琦給他說過的一句話,不要求他一起維護正統,但希望他能保持中立。

    如果他的報紙不刊登這件事,那就是他的站隊,可如果刊登了這件事,也是一種站隊嗎?那倒未必,可以解釋為私怨,就像他踩歐陽修一樣,也可以解釋為替賈昌朝出氣。

    權衡良久,錢明逸對兒子錢遠行道:「這件事可以刊登,但文筆要柔一點,只是鋪陳事實,而且不要放在頭條,可以點出宋之助的名字,但文章中不要出現宋庠兩個字,明白了嗎?」

    「孩兒明白了!」

    錢遠行行一禮,轉身出去了。

    錢明逸卻依舊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他知道宋庠完了,這對張堯佐派系將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他一直認為趙文惲上位會有把握,現在他卻有點動搖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