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引來外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引來外援字體大小: A+
     

    范寧吃完午飯回到朱元豐府宅時,卻意外地發現二叔范鐵戈坐在大門口的台階上,朱元豐一臉無奈站在一旁。

    「他回來了!」

    范鐵戈就像裝了彈簧一樣,肥胖的身子跳起來,一陣風似的衝到范寧面前,直著脖子吼道:「我等你快一個時辰了,連午飯都沒有吃!」

    范寧有點目瞪口呆地望著二叔,他忽然想起明仁給他說過的一句話,『我老爹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飯!』

    什麼事情讓二叔連吃飯都顧不上?

    「二叔,你別急,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你看看這個!」

    范鐵戈從包里抽出一隻很長的木盒子,在范寧眼前打開了盒子,范寧的目光陡然間變得嚴峻起來。

    盒子里是一支箭,兩尺三寸的狼牙箭,箭尖還閃爍著青幽的銳光,在狼牙箭旁邊還放著一張紙,紙被箭頭戳了個洞,紙上血淋淋地寫了一句話:

    『限三天內棄房!』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三天內走人,房子留下,簡直是一種極為囂張的威脅。

    「這封箭信是什麼時候發現的?」范寧冷靜地問道。

    「就在今天上午,從外面嗖的射來,差點射中一個夥計,釘在桌腿上。」

    范鐵戈又氣又恨又急道:「是從對面大相國寺的圍牆上射來的。」

    「有沒有報官?」范寧又問道。

    「上次報官屁用沒有,這次報官還會有意義?」

    范寧搖搖頭,「我不是說去縣衙報官,而是指去開封府報案!」

    開封府知事正是包拯,他怎麼可能不管這件事?

    范鐵戈狠狠一拍自己腦門,「我現在就去!」

    范寧一把拉住他笑道:「二叔別急,先吃飯,吃完飯我們一起去!」

    ...........

    包拯坐在後堂上,輕縷黑須聽著范鐵戈的述說,包拯現在的官職是知開封府,開封府尹是最高職務,一般是皇族兼任,沒有實權,知開封府聽起來是個差遣官,但實際上是開封府的最高主官。

    包拯在後世的很多故事,就是發生在這個官職之上,出任知開封府,他的對手不是龐太師,而是張堯佐。

    京城的主官不好做,很容易得罪人,而且得罪的都是權貴,所以一般都做不長,從漢唐時就是這樣了。

    不過包拯卻坐得很穩,而且做得有滋有味,關鍵是天子信任他,相信他沒有私心,有他的鐵面無私可以鎮住京城中的各種囂張,也省去天子很多煩惱。

    包拯聽完了范鐵戈的述說,他靜靜想了片刻,又問范寧道:「你想怎麼樣?」

    范寧笑了起來,「這話我能接嗎?」

    包拯也笑了笑,對范鐵戈道:「老范,我知道你忙,你先回去吧!這個案子我接了,回頭會有人來和你接洽,不用擔心,安安心心做生意就是了。」

    范鐵戈千恩萬謝走了,包拯笑道:「跟我去喝杯茶!」

    范寧心裡很明白,有的話不能在衙門裡說。

    ..........

    開封府衙旁邊便是清風茶樓,但這裡人多眼雜,包拯坐上范寧的馬車來到北面的小紅羅茶館,這也是一家檔次不錯的精品茶館,特色就在一個小字,一棟兩層樓,十二個茶位,三間雅室,隔音做得十分到位,當然價格也不菲,在這裡喝一次茶,至少是十貫錢起步。

    兩人在二樓進了一間雅室,一名茶姬給他們點茶獻藝,喝了一輪后,一壺煎好的茶送了進來。

    茶姬知趣地退下了,這是茶館的規矩,男人談話的時候,茶姬不能在場。

    「現在你說吧!這個案子你想怎麼辦?」

    范寧沉默片刻道:「讓他們燒!」

    包拯一怔,立刻就明白了,「順勢拿下宋庠?」

    范寧點點頭,「如果有可能的話,張曲一起拿下!」

    包拯沉默了,包拯剛正無私不假,但並不代表他沒有政治立場,相反,他的政治立場很強烈,那就是為維護正統,在包拯眼中,曹皇后才是正統,所以在這次皇嗣之爭中,包拯旗幟鮮明地支持趙宗實。

    更何況范寧的所作所為絕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為了大宋的前途,為了大宋不落入奸佞之手,包拯沒有理由不幫他。

    「你為什麼認為他們會放火?還有,你能保證那幾個小子會在現場?」

    范寧淡淡道:「張堯佐已經燒了朱元豐的一家朱樓,正是這件事他們才決定提前動手,他們一定會效仿,至於他們會不會在現場,我不能肯定,但抓住縱火之人,就能把他們挖出來。」

    「那你二叔那邊呢?」

    「我會說服他,回頭再造一座更氣派的店鋪。」

    包拯嘆了口氣道:「這次為你小子破例了!」

    范寧喝了口茶微微笑道:「這只是第一件事!」

    「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張堯佐,他要製造瑞兆!」

    「啥?」包拯猛地瞪大了眼睛。

    .........

    從茶館出來,范寧讓馬車送包拯回官員,他自己步行返回朱元豐的府宅,這段時間他思路有點亂,需要獨自一人安靜地理一理。

    從表面上看,趙宗實和趙文惲的競爭是為了皇位爭奪,但如果從淵源脈絡上看,這場皇嗣之爭實際是慶曆革新以來朝廷路線鬥爭的延伸。

    趙宗實的支持者,基本都是范仲淹一派,包括韓琦、富弼、龐籍、包拯等人,而趙文惲的支持者,張堯佐、賈昌朝、宋庠、張昇等人,幾乎都是慶曆革新的反對派。

    至於其中的關鍵人物皇帝趙禎,他從感情上是偏向於趙文惲,無形中,鬥爭的天平就偏向了趙文惲。

    由於天子對張貴妃的寵愛,使大量朝官都看好趙文惲,更有不少人主動站隊,這便使張堯佐一派暫時佔據了上風。

    不過,慶曆革新一直沒有表態的軍方,以曹、高兩家為代表,他們旗幟鮮明站到趙忠實一邊,這又使趙文惲的支持者不那麼單薄,明面上趙文惲一派佔據上風,可暗地裡雙方其實勢均力敵。

    但由於張貴妃在關鍵時刻病逝,這便使張堯佐一派產生了強烈的擔憂,他們急於在張貴妃餘蔭未盡之前將趙文惲確立皇位繼承人。

    一急就會倉促,一倉促就會出現漏洞。

    事實上,張堯佐派系並沒有準備好,或者說沒有整合完成,張堯佐派系現在有兩個中心,一個張堯佐為首,另一個是賈昌朝為首,而宋庠是跟隨張堯佐的。

    賈昌朝雖然支持趙文惲,但他絕不是甘為牛後之人,他要求和張堯佐平起平坐,不僅如此,而且他要價還很高,居然要張堯佐保證賈家出三個宰相,這兩個條件張堯佐都無法答應。

    正因為無法達成妥協,張堯佐和賈昌朝都是各做各的事情,他們的力量也自然分散了,比如去年春天的魚腹錦書,就是張堯佐策劃的,但最後卻虎頭蛇尾,不了了之,賈昌朝就始終沒有參與,在一旁看笑話呢!

    而這一次準備實施瑞兆,張堯佐也沒有告訴賈昌朝,他憋了口氣,要讓賈昌朝追悔莫及。

    如果說支持趙文惲的派系沒有整合完成,那支持趙忠實的派系連整合都沒有,基本上是各行各的路,富弼和韓琦雖然都支持趙宗實,但兩人是左右相,除了朝政上需要配合外,基本上沒有什麼瓜葛。

    包拯也是獨來獨往,從沒有夜訪韓琦或者富弼,商議什麼對策之類。

    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比如范寧自己和韓琦就組成了一個小小的同盟,還有他通過朱元豐的關係,和曹、高兩家結成了一個隱藏的同盟。

    其實同盟不同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有私心,有了私心就相當於玻璃有了裂痕,遲早會分崩離析。

    范寧抬頭望了望天空,天空下了蒙蒙小雨,細細的雨絲淋在他臉上,帶來一絲絲寒意,但此時范寧的頭腦卻格外清醒,范寧向天空長長吐了口氣。

    漸漸地,信心涌滿了他的胸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