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收買內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收買內應字體大小: A+
     

    下午時分,在東大街有名的黃尖嘴茶館二樓一間茶房內,范寧和朱安相對而坐,朱安顯得有點沉默,一直喝茶不語。

    「五哥平時都負責什麼?」范寧笑了笑問道。

    朱安苦笑一聲,「我一個庶子會有什麼肥缺,我在城外虹橋碼頭那邊管幾座倉庫而已。」

    朱氏三兄弟中,朱元駿走的是仕途,他的產業不多,主要是一些房產和土地,但朱元駿的子孫眾多,不可能個個走仕途,要養活一大家子人,也就不可避免的走上商路了。

    朱元駿的商路當然也和朱家有關係,當初三兄弟決裂時,朱元甫接過了一直由朱元駿掌控的朱氏祖宅、族學和祠堂。

    作為交換條件,他也把朱氏船行給了朱元駿,這是由上千艘內河貨船組成的大船行,負責把南方的鹽、茶、油料、糧食、布匹等大宗貨物源源不斷地輸送到京城。

    在經營船隊的同時,朱元駿在各地內河碼頭也擁有近百坐倉庫,其中京城的倉庫有四處,城外的虹橋碼頭就是其中之一。

    「你祖父和張堯佐走得很近?」范寧擺弄著手中的建窯黑盞問道。

    朱安心中剛開始有點抵觸,但他畢竟是聰明人,知道三祖父已經把機會給自己了,能不能把握住機會,就看他今天和范寧配合得如何。

    他的心態迅速調整過來,臉上也露出一絲笑意,對范寧道:「和外面的傳聞一樣,我祖父確實抱上了張堯佐的大腿,而且張堯佐對他很器重,已經取代了從前柳雲的位子,成為張堯佐的左膀右臂。」

    這個試探讓范寧頗為滿意,至少朱安在他祖父朱元駿的事情已經放開了。

    范寧沉吟一下又問道:「張堯佐最近有沒有在和你祖父在策劃什麼?」

    「他們做的事情很多,要看你具體指哪一方面?」

    「我是說.....異相,比如瑞兆之類。」

    朱安一下子明白了,「你是指關於琅琊王的瑞兆?」

    范寧點了點頭,張堯佐要把琅琊王扶上太子之位,瑞兆是必須要的,但瑞兆的方式有很多,范寧也不知道張堯佐會選哪一種,如果能阻擊瑞兆,使瑞兆變成笑話,對張堯佐絕對是一次重大打擊。

    話雖然這樣說,可要掌握張堯佐的行動,那就是難上加難了,范寧也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他也只是隨口提一提這件事。

    朱安沉思片刻道:「其實瑞兆這件事我倒知道一點點,去年春天萊州魚腹錦書之事賢弟知道嗎?」

    范寧笑道:「我當然知道,《小報》上刊登了此事,據說萊州官府還把這件事報到了朝廷。」

    去年春天,萊州漁民撈起一條怪魚,在魚腹中發現一幅白錦,上寫『新王立』三個字,引起轟動,因為萊州古稱琅琊郡,所以魚腹錦書上的新王,顯然指的是琅琊王,不過這件事後來爭議比較大,最後不了了之。

    范寧也是因為這件魚腹錦書之事,推測到張堯佐很可能還會故技重施,再次製造瑞兆。

    范寧聽出了朱安話中有話,又追問道:「你了解魚腹錦書之事?」

    朱安點點頭,「那段時間我二哥正好帶人去了萊州,沒多久就傳來魚腹錦書的消息,我推測這件事是我二哥去做的。」

    朱安的二哥叫做朱興,十分精明能幹,是朱元駿最器重的孫子之一,范寧也見過此人,但重點不在這裡,而是證實了范寧的猜測,張堯佐果然是把這種旁門左道之事交給了身居閑職的朱元駿。

    范寧想了想問道:「你能否買通你祖父以及朱興身邊的人?」

    「我二哥身邊的人問題不大,個個見錢就眼紅,很容易買通,我祖父身邊的人倒有點麻煩,不過可以從小茶童馬魚兒身上入手,這條小狗很得寵,而且貪財得很,你只要給他足夠的錢財,他把自己老娘都可以賣掉。」

    范寧想到朱元豐交給自己的二十名武士,正好可以派上用場了。

    ........

    如果范寧見到小茶童馬魚兒,就會明白朱安所說的『很得寵』是什麼意思了,他年級不大,只有十一二歲,卻長得油光水滑,模樣兒十分俊秀,正是很多達官貴人喜歡的那種小男童。

    馬魚兒出身比較低賤,母親是個妓女,他從小混跡在妓院中,煎一手好茶,八歲那年被朱元駿看上,成了朱元駿的茶童,他很會討好朱元駿,日漸得寵,使朱府子弟既從骨子裡瞧不起他,但又不得不巴結他。

    或許是在妓院里長大的緣故,馬童兒從小便愛財如命,偏偏朱元駿為人小氣,又沒什麼權勢,讓他賺不到多少錢,他便在朱家子弟身上打主意。

    上午,馬魚兒興沖沖的跟著朱安出來,「老五,你說的那個人真的肯每天給一分利子?」

    「有我擔保,你怕什麼?」

    馬魚兒想想也是,這個朱家子弟一個個巴結自己還來不及,哪裡還敢坑自己,這個朱安是庶子,更得加倍巴結自己,想到這,馬魚兒笑逐顏開道:「這次讓我得了好處,我不會虧待你,肯定會給你美言幾句,讓你掌管土地。」

    「那就多謝魚哥兒了!」

    朱安忍住心中的極度厭恨,領著馬魚兒來到一條小巷內,直接走到底,他敲了敲遠門,門開了,一名年輕男子看了他一眼,便側身讓他們進來。

    這個男子身上殺機凌厲,讓馬魚兒心中一陣害怕,他向後退了一步,轉身剛要跑,只覺后領一緊,他竟被人拎了起來,不等他反應過來,只覺身子一飄,隨即重重摔在地上。

    馬魚兒被摔得頭昏腦脹,半晌抬起頭,才發現四五個彪形大漢圍著自己,一個個凶神惡煞,居高臨下地瞪著自己,一隻大腳踩在自己胸口,他褲襠一熱,竟然嚇尿了。

    這時從屋裡走出一名大漢,笑道:「是怎麼待客的?主人不是交代過,要客氣一點嘛!」

    大漢嘴上說著客氣,但他卻一把抓起馬魚兒的前襟,像拖條狗一樣將他拖進一間屋子,「啟稟主人,他來了!」

    馬魚兒躺在地上,好一會兒才終於反應過來,他上當了,朱安這個狗賊,把自己陷害了。

    他慢慢爬起身,只見上首坐著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男子,正冷冷地望著自己,左右兩邊各站著四名凶神惡煞般的大漢,一個個目光冷厲,令人不寒而慄。

    這時,馬魚兒忽然被年輕男子身邊的桌上之物吸引住了,竟然是一堆黃澄澄的金子。

    「你站起來說話!」上面男子冷冷道。

    馬魚兒爬起身,只覺褲襠里冰涼涼一片,令他羞愧萬分,但心中依舊戰戰兢兢,不知自己將要面臨什麼,但他隱隱有著感覺,自己今天遇到的未必是壞事,桌上有一堆閃閃發光的黃金在等著他呢?

    坐在上面的年輕人自然就是范寧了,周圍的大漢就是朱元豐給他的二十名心腹死士。

    范寧指了指身邊的黃金,笑眯眯問道:「想要嗎?」

    馬魚兒喉嚨里咕咚一聲,目光狠狠盯住了黃金,重重點頭,「想要!」

    他當然想要,他清楚地記得,老男人給了母親一錠五兩的黃金,他母親就讓這個老男人帶他走了,當天他的一切都被這個老男人佔有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至今還刻在他的心中,那是五兩黃金的代價,而現在是五百兩放在他眼前。

    范寧又淡淡道:「這五百兩黃金可以給你,但你要幫我做事,做得好,這五百兩黃金都是你的!」

    馬魚兒極為機靈,他立刻明白對方要他做什麼了,他沉默片刻問道:「事後你們會不會殺我滅口?」

    這個馬魚兒倒很聰明,范寧搖搖頭道:「規矩就是規矩,只要你替我把事情做好,拿走你該得的,然後離開京城,永遠不要再露面。」

    「好!我答應你,那個朱元駿早就該死了。」

    范寧搖搖頭,「我不是讓你殺他。」

    馬魚兒一怔,「不是殺他?」

    「不是!」

    范寧向他招招手,讓他上前,低聲在他耳邊道:「你幫我盯住他的一舉一動,我要知道他和誰聯繫,要做什麼事情,你只管告訴朱安,明白了嗎?」

    說完,范寧將兩錠各重五十兩的黃金放在他手上,「這一百兩黃金是定金,事成之後,剩下的四百兩一併給你。」

    馬魚兒望著手中沉甸甸的金子,眼睛都直了,就彷彿在夢一般,好一會兒他才慢慢點了點頭,「我明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