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安插有眼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安插有眼線字體大小: A+
     

    朱孝雲將范寧帶到他的外書房,他將門關上,神情有些不悅地問道:「為什麼要進京?」

    范寧卻笑了笑反問道:「岳父給我的丁憂期延長到三年,恐怕也不是讓我陪阿佩那麼簡單吧!」

    朱孝雲淡淡道:「皇位之爭,從來都是你死我活,我不希望你參與到這件事中來。」

    范寧搖搖頭,「如果琅琊郡王上位,岳父覺得張堯佐會放過我?」

    「有我在,他總要給幾分面子吧!」

    范寧一怔,難道自己岳父已經投靠張堯佐了?

    他連忙試探著問道:「莫非岳父答應朱元駿什麼了嗎?」

    「阿寧!」

    朱孝雲拉長了聲音,有些不高興道:「他是佩兒的二祖父,你不該這樣無禮。」

    「這是祖父的命令,小婿不敢不從。」

    朱孝雲這才想起父親說過的話,不準朱家子弟再叫朱元駿為二祖父,他沉默片刻道:「我不支持任何一方,趙宗實通過你三祖父給我傳話,想見我一見,我婉拒了,剛才二叔又提張堯佐來傳話,希望我明天去張府吃頓便飯,我還是以身體不適婉拒了,阿寧,我絕不會違背居中的原則。」

    對岳父這個態度,范寧很不屑,居中不倚向任何一方在雙方鬥爭時可以兩頭通吃,一旦鬥爭結束,開始分配利益時,居中者的下場會比敵人還慘,肯定會被貶到最荒蠻的地方去當縣令。

    岳父居然還說有他在,張堯佐會給他面子,屁的面子,張堯佐掌權后不捏死他才怪。

    范寧這個岳父什麼都好,對自己確實也是出於愛護,但就是書生氣太重,比較迂腐,看不到人心的險惡。

    范寧心中暗暗嘆了口氣,他也不想勸岳父,萬一岳父被勸服,卻站到張堯佐那邊去怎麼辦?要知道,現在張堯佐取得了上風,范寧寧可岳父暫時不要站隊。

    「請岳父放心,我既然暫時不復職,想必也沒有資格卷得太深,我不會立足於危牆之下。」

    這話也是安慰一下朱孝雲,說出來連范寧自己都不相信,朱孝雲心中何嘗不知,但他拿這個女婿也沒有辦法,注視范寧半晌,朱孝雲無奈地嘆口氣道:「那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

    范寧當然不會住在岳父岳母家,他住在那裡很不自在,宦官人家規矩很嚴,做什麼都有講究,都有規矩,就算女兒女婿也不能例外,比如家中非晚飯時分不能飲酒,亥時則關閉府門,不準再進出,甚至穿衣也有講究。

    相比之下,范寧更願意住在朱元豐的府邸,接地氣、自由寬鬆,只要不是攜妓入宅,其他都可隨意。

    朱元豐已經知道範寧來了,范鐵戈已經先把行李和隨從送去了朱元豐府上。

    幾年不見,朱元豐居然沒有什麼變化,依然和從前一樣身體硬朗,頭髮也只是兩鬢斑白,和今天見到的朱元駿的蒼老完全不同,在朱氏三兄弟中,朱元駿最顯老,朱元豐最年輕,當然,他本身也比大哥年輕十幾歲。

    不過范寧還是從朱元豐的笑容中看出了一絲憂色。

    書房裡,范寧喝了口茶問道:「三阿公可是為奇石館的事情煩憂?」

    奇石館被人威脅,范寧又不在京城,范鐵戈肯定第一時間告訴朱元豐了。

    范寧很清楚,別看朱元豐財力雄厚,在京城也可以排進前十,但他卻沒有什麼權勢地位,就像當初蘇亮去妓院被抓,朱元豐只能買通底層的都頭把蘇亮放出,也就有後來朱元豐為了得到爵位,不惜耗資數萬貫為朝廷走私種馬。

    這也是朱元豐為什麼要從財力上大力支持落魄的趙宗實,這就和呂不韋投資異人一樣。

    但現在趙宗實還沒有得勢,所以朱元豐的投資還沒有拿到回報,而這時,他卻被人盯上了。

    范寧不得不佩服張堯佐目光毒辣,朱元豐確實是趙宗實支持者中最弱的一環,但也是極為重要的一環,沒有他的財力支持,趙宗實哪有能力給百姓做善事,收買民心。

    朱元豐輕輕嘆口氣,「昨天晚上,東大街的朱樓被人縱火燒毀,燒死了三名酒保。」

    范寧眉頭一皺,二叔居然沒有告訴自己這件事,岳父也沒有說,岳父沒說他能理解,他不想讓自己參與進去,但二叔為什麼不說?

    「是我不讓他說的!」

    朱元豐明白范寧的心思,苦笑一聲道:「你二叔了解並不多,還是由我來親自告訴你。」

    「然後呢?」范寧追問道。

    「然後今天天亮時,發現大門上釘了一支箭,上面有一封信。」

    朱元豐把一封信遞給范寧,范寧打開信,上面只有血淋淋的四個字,『只是警告!』

    「他們應該是在警告我,不准我再支持趙宗實。」

    范寧點點頭,「我們可以迂迴一下,三阿公表面上退出,改由曹家出面支持趙宗實,然後通過朱記錢鋪把錢轉給曹家,這件事只有我們二人、曹老爺子和趙宗實四人知道。」

    范寧知道朱元豐沒有資本和張堯佐對抗,便給他提出一個折中的辦法。

    朱元豐默默點頭答應了,但他目光卻射出一絲狠意,他朱元豐也不是好捏的柿子,他明面上鬥不過張堯佐,那他就玩暗的。

    他心一橫,對范寧道:「我養了一支死士,共有二十人,個個武藝高強,我就把它們交給你吧!」

    「可以完全信賴嗎?」范寧問道。

    朱元豐點點頭,「這二十人都是我從小養大的,我叫他們死,他們絕不會活,也是我隱藏最深的武器。」

    范寧忽然想起了留在鯤州的徐慶,徐慶也是朱家的死士,看來朱家還是有點本錢的。

    這時,朱元豐又道:「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奇石館被敲詐之事其實和昨晚的事情無關。」

    范寧一怔,「三阿公這是什麼意思?」

    「去奇石館搞事是朱元駿在背後暗算我,他找到宋家和張家的三個紈絝衙內,慫恿他們去奇石館,當然,也是張堯佐想收拾我了,朱元駿才抓住這個機會來噁心我。」

    范寧有些不解,「三阿公是怎麼知道?」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你是朱元駿的五孫朱安告訴我的。」

    范寧對這個朱安還有點印象,當年他第一次去吳江朱府時,就是這個朱安給他指的路,他好像和柳然的關係極好。

    但問題是,朱元駿的孫子為什麼會幫朱元豐?著實讓范寧感到驚奇。

    「很奇怪嗎?」

    朱元豐笑了笑,「其實一點不奇怪,有人想燒琅琊王的香,那同樣也有人想燒巨鹿王的香,就算一家人也不例外,朱元駿抱張堯佐的大腿,他的子孫未必個個看好琅琊郡王。」

    「可是……」范寧還是躊躇。

    「你擔心他是不是用計騙取我的信任?」

    范寧點點頭,他確實有點擔心。

    朱元豐淡淡一笑道:「別人我會警惕,但這個朱安我卻相信他,因為也是庶出,只有我能理解他的痛苦,他雖然是朱元駿的孫子,但他卻從小視我為祖父,我和朱元駿儘管斷絕了關係,但和朱安卻一直有聯繫。」

    范寧瞪大了眼睛,他忽然明白了,這個三阿公也不簡單啊!居然在朱元駿內部安插了眼線。

    范寧心中立刻生出一個念頭,他負手走了幾步,對朱元豐道:「我想和這個朱安談一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