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韓府策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韓府策劃字體大小: A+
     

    既然距離對方的期限還有半個月,范寧便暫時把這件事放下,他把隨從和行李留給二叔幫忙照看,自己則雇一輛牛車前往韓琦的府邸。

    韓琦的府邸距離大相國寺不遠,在東面,不多時,牛車便再府邸前停了下來,今天正好是旬休,范寧估計韓琦應該在家。

    范寧走上台階,一直注視著他的門房立刻喊了起來,「真的是你,范知院回來了!」

    范寧一笑問道:「韓相公在府上嗎?」

    「在!在!在!」

    門房連忙答應,「我家老爺有吩咐,如果是范知院來了,要立刻通知他,范知院請跟我來!」

    門房把范寧請進大門,正好遇到管家,管家連忙派人去通知主人,同時將范寧領到貴客堂。

    「范知院請稍坐片刻,我家老爺馬上就來!」

    范寧走進堂內坐下,一名使女給他上了茶,范寧剛端起茶盞,便聽見韓琦洪鐘般的聲音響起,「太好了,你比我想象的來得還快啊!」

    他的聲音中頗為愉悅,顯然是對自己的到來很高興。

    「韓相公相召,我怎敢怠慢!」范寧微微笑道。

    韓琦哈哈大笑,指了指范寧,「還以為你會成熟一點,沒想到依舊和原來一樣,不過這樣我喜歡!」

    兩人分賓主落座,韓琦道:「我昨天特地去太常寺問過了,你的丁憂期是二十七個月,應該早滿了,太常寺三個月前就把召回書發給了吏部,但不知為什麼被吏部扣住了?」

    「應該是我岳父的意思,想讓我在家呆滿三年,正好我妻子年初有了身孕,想讓我多陪陪他。」

    「原來如此,不過你岳父這樣做可是違規的,如果誰要刻意彈劾他,他還真會有麻煩,不過你岳父兩面都混得不錯,應該沒有誰會幹這種事情。」

    范寧沉聲問道:「現在情況怎麼樣?」

    韓琦嘆息一聲,「情況非常驚險,我聽說,官家真的在考慮張堯佐他們的聯名建議書,真有點打算用立太子來給張貴妃沖病,但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張貴妃薨了,這件事自然就擱置了。」

    范寧眉頭一皺,不解問道:「立太子這樣的國之大事,怎麼感覺有點輕率?」

    韓琦苦笑一聲,「郭皇后不是說廢就廢了嗎?聽說官家還要追封張貴妃為皇后,大宋就會同時出現兩個皇后,這可是千百年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這種荒唐事情都會發生,別說立太子了。」

    聽口氣,韓琦在這件事上怨念很深,但范寧知道,韓琦肯定阻止不了,否則歷史上就不會有溫成皇后了,只能說,趙禎對張貴妃用情太深。

    「那立太子之事現在怎麼說?」

    韓琦搖搖頭,「現在是張貴妃的法事期,這件事暫時沒人敢提,等法事結束下葬后,張堯佐他們又會提這件事了。」

    「那距離法事結束還有多少時間?」

    「你自己算,七七四十九天,現在已經過去九天,那還有四十天,時間不多了,現在巨鹿郡王很被動,官家對他十分不滿。」

    「為何?」范寧不解。

    韓琦嘆口氣道:「有御醫說,張貴妃病重是和當年巨鹿郡王的無禮有關係,這句話刺激到官家了。」

    「簡直胡說八道,那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而且巨鹿郡王就沒有碰到張貴妃,只是稍稍嚇著她,還會影響二十年,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我們都知道是胡說八道,但官家處於極度悲痛之中,有時會被情緒左右,這種污衊對巨鹿郡王確實傷害很大。」

    范寧負手走了幾步道:「一旦張貴妃被追封為皇后,巨鹿郡王肯定是無法和琅琊郡王競爭了,我們不能把勝負的賭注壓在巨鹿郡王身上了。」

    韓琦一怔,「你這話什麼意思?」

    「卑職的意思是說,巨鹿郡王在官家心中的形象很難扭轉,我們不妨換一個人,我建議把巨鹿郡王的兒子趙仲針推到檯面上和琅琊郡王競爭。」

    韓琦頓時醒悟,豎起大拇指贊道:「這一招高明啊!」

    這是范寧早就想好的辦法,以宋神宗的絕頂聰明和英武果斷,怎麼可能打動不了趙禎?

    韓琦這段時間也是心急如焚,官家因張貴妃去世而遭到重創,雖然韓琦能理解他中年喪妻的痛苦,但官家卻由此心神大亂,情緒化嚴重,不僅要追立張貴妃為皇后,還想冊封琅琊郡王為太子,這簡直就是胡鬧,怎麼能不讓韓琦、富弼等一班大臣焦急。

    韓琦雖然是右相,在朝廷政務方面有絕對影響力,但在像冊立太子,冊封皇后這類的國之重事,雖然他也有建議權,但真正拍板決定的還是官家,而張堯佐對官家的影響力要遠遠大於自己。

    這時,韓琦才發現自己身邊能用的人太少,尤其能影響官家的人更少,他便自然而然想到了范寧。

    只是韓琦也沒有想到,范寧一來就給他提出一個極為高明的方案,讓趙仲針出面和趙文惲打擂台,趙仲針的聰明絕頂在朝中是出了名的,官家再怎麼任性,也總要考慮大宋的長治久安吧!

    韓琦不由對范寧刮目相看,士別兩年,范寧還真和從前不一樣了,他感覺自己就像找到了左膀右臂。

    這時,范寧又問道:「琅琊郡王如何?」

    范寧很了解趙仲針,但對趙文惲卻了解不深。

    韓琦淡淡道:「琅琊郡王也很聰明,但也只是聰明而已,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范寧當然明白,韓琦指的是普通孩子的聰明,他又問道:「那性格方面呢?」

    韓琦想了想道:「性格比較陰沉,不太愛說話,這個性格還是遺傳他的父親,不過官家很喜歡這個孩子,或許是愛屋及烏的緣故。」

    趙宗實明顯在受寵方面不如趙文惲,這是滿朝文武皆知的事情,但趙宗實是曹皇后的養子,地位正統,這是他最大的優勢,可如果張貴妃也被追封為皇后,那趙宗實最後的一點優勢也喪失了,形勢十分堪憂。

    韓琦憂心忡忡又問道:「賢侄還有沒有什麼更好的想法?」

    范寧沉思片刻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分兩步走,第一步至少要阻止官家倉促立嗣,第二步把趙仲針送入宮中讀書,讓他和趙文惲打擂台,隨著時間推移,官家會慢慢變得理智,那時他就會慎重考慮大宋江山的後繼問題。」

    韓琦點點頭,「你說得很對,我也準備發動百官聯名上書,阻止官家倉促立嗣。」

    范寧笑道:「不僅要正面阻止,還要有策略,用釜底抽薪之計打擊張堯佐的囂張氣焰。」

    「賢侄有辦法?」

    范寧附耳對韓琦低語幾句,韓琦眼睛一亮,「真有此事?」

    范寧冷冷道:「當然千真萬確,我現在就怕他們不來。」

    韓琦當然也是老謀深算的重臣,他沉思片刻道:「這樣吧!你先不急著復職,先躲在暗處謀划,對付張堯佐,光靠正面手段還不行,還得用一些非常手段。」

    「韓相公......」

    范寧剛開口,韓琦便擺擺手,「現在不是在朝廷,是我的私人時間,你就叫我伯父,我就讓你堂祖父占這個便宜了。」

    韓琦是范仲淹的摯友,按照輩分他確實應該是范寧的祖父級別,但他甘願自降身份,一方面是尊重范仲淹,畢竟逝者為大,另外一方面韓琦也是想提高范寧的地位,要不然范寧在誰的面前都是孫輩,直不起腰啊!

    現在連韓琦都叫范寧賢侄,誰還能爬到韓琦頭上去?當然,朱家例外,那是真正的輩分。

    范寧心中感激,點點頭道:「我是想建議韓世伯再發動一些元老的力量,像龐籍、曹家、高家等等,如果他們也反對倉促立嗣,那把握就更大了。」

    韓琦呵呵一笑,「老龐那邊我已經去過了,至於曹家,我一點不擔心,他們其實比我們還著急,他們已經在商量對策了,但我不能和他們聯手,會犯忌,你應該明白這一點。」

    范寧點點頭,他完全明白,軍政必須分離,這是原則。

    他又沉聲道:「還有錢家!」

    韓琦目光變成深邃起來,他沉思良久道:「你提醒得很及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