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改嫁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改嫁風波字體大小: A+
     

    蘇亮匆匆出去了,不多時又回來了,「師兄,還真是巧了,是來找你的。」

    「找我?」

    范寧很驚訝,京城來人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

    范寧跟隨蘇亮來到主堂,只見一名精壯男子站在堂上等候,他見范寧進來,便上前躬身行禮,「范知院,小人是韓相公的隨從,奉韓相公之令送一份急信給知院!」

    說著,他取出一封信呈給范寧。

    范寧早就不是知院了,但他也不想說破,便接過信問道:「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莫非你已經去過木堵鎮?」

    「正是,夫人說知院在蘇知縣這裡,我們又連夜騎馬趕來。」

    「真是辛苦了......」

    范寧給蘇亮使了個眼色,讓他準備一點辛苦費,自己身上沒帶錢,蘇亮會意,連忙下去準備銀子了。

    范寧開了信細看,看完信,他又問送信使者道:「還有什麼口信嗎?」「

    「韓相公說希望你能早日回京!」

    范寧點點頭道:「煩請回去告訴韓相公,我後天就啟程回京!」

    「我明白了!」

    使者行一禮,轉身便走,他要連夜趕回京城,正好蘇亮拿著二十兩銀子進來,連忙將使者送出府。

    范寧坐下又仔細看信,信中內容和蘇亮說的差不多,張貴妃薨了,但信中又說,在張貴妃重病期間,張堯佐聯合賈昌朝、宋庠等數十名大臣向天子上書,要求立趙文惲為嗣,給貴妃病情沖喜。

    但天子還沒有來得及答覆這件事,貴妃就去世了,朝中局勢非常混亂,也非常令人不安。

    這時,蘇亮匆匆走進來問道:「韓相公說什麼?」

    范寧把韓琦的信遞給蘇亮,「你自己看吧!」

    蘇亮看了看通道:「感覺韓相公說得還是有點模糊。」

    范寧笑道:「韓相公這封信其實只有一個意思。」

    「他是什麼意思?」

    范寧淡淡道:「讓我立刻進京!」

    .........

    范寧在蘇亮家中住了一夜,次日返回了木瀆鎮。

    客堂內,范寧將一家人召集起來,給他們宣布了自己的計劃,一家人面面相覷,范寧決定明天就要回京城,著實讓大家意想不到。

    「夫君,沒有奉召進京,會不會有什麼麻煩?」朱佩擔心地問道。

    范寧笑了笑道:「沒有奉召進京,是指在京外為官,我不是,我只是丁憂期滿,回京報到而已,完全符合朝廷的規定,丁憂期滿后,要麼聽候朝廷宣召,要麼主動回京報到,我是屬於後者。」

    朱佩沒有說話,她心中暗暗埋怨父親,為什麼不及時宣召夫君入京,讓夫君呆在家鄉,這會誤了她夫君的前途。

    這時,歐陽倩小聲問道:「那我們怎麼辦?跟夫君一起回京嗎?」

    范寧笑道:「這就是我召集大家商議的原因,我明天就要走,估計大家收拾東西也來不及,這樣吧!我先回京,大家開始收拾東西,收拾好后也跟著進京,京城也差不多收拾好了,估計我們前後腳最多相差一個月。」

    范寧又望向朱佩,「娘子要在這裡生完孩子再回京嗎?」

    「我馬上就回去!」

    朱佩毫不猶豫道:「收拾完東西我們就出發!」

    「那阿倩呢?要不要等真兒大一點。」范寧又問歐陽倩。

    歐陽倩哪裡能一個人呆在老家,她連忙道:「反正是坐船,真兒沒有問題的,她會很開心。」

    范寧點點頭,「那就這樣決定吧!我明天先走,大家收拾好東西后隨即回京,這邊就托給三叔照管。」

    眾人都離去了,范寧又對母親張三娘道:「彩香姨娘也讓她進京吧!」

    張三娘卻搖了搖頭,「她父母和你三叔談過,想讓她改嫁。」

    范寧一怔,「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張三娘恨恨道:「大概半個月前,這件事我沒有告訴你,實際上,改嫁的人她父母去年秋天就找好了,也是他們同鄉,姓蔣,大概四十歲左右,賺了點小錢,在崑山縣開一家茶館,妻子去年夏天病逝,留下兩個女兒,年初他們還見了一面。」

    范寧臉色有點陰沉,朝廷一直鼓勵寡婦改嫁,寡婦改嫁在宋朝非常正常,但也會因此產生不少矛盾,主要是前夫家的財產分割和孩子問題。

    如果彩香姨娘沒有生孩子,改不改嫁范寧都無所謂,但她給父親生了兒子,她若改嫁,孩子怎麼辦?

    半晌,范寧問道:「三叔的意思呢?」

    「你三叔說,雙方都已經見面,改嫁估計已經敲定了,關鍵就是怎麼處理孩子的事情,我這兩天正想和你商量這件事。」

    范寧沉思片刻道:「改嫁可以,但孩子必須要留下,給她三千貫錢作為嫁妝,范家對她就算仁至義盡了。」

    張三娘點點頭,「你三叔也是這個意思......」

    張三娘話音剛落,一個小丫鬟跑來稟報道:「三員外來了!」

    三員外就是范寧的三叔范鐵牛,他四年前就已經搬到木瀆鎮,買下一座佔地二十畝的大宅,范寧在家鄉的土地、產業和父親范鐵舟的醫館、藥鋪都交給他打理,他現在可是木瀆鎮排名第二的大員外,僅次於延英學堂的劉院主。

    不多時,范鐵牛快步走進大堂,他相貌變化不大,依舊和原來一樣壯實,但畢竟已經四十餘歲,也懂得了人情世故,不再像從前那樣老實軟弱。

    「阿寧,我剛才聽佩兒說,你明天就要回京?」一進大堂,范鐵牛便問道。

    范寧點點頭,「接到韓相公的快信,希望我儘快回京,時間比較急,我打算明天就走。」

    「那你娘她們呢?」

    「她們收拾一下隨後走,三叔,我想把老太太也帶進京。」

    范寧的老祖母楊氏目前跟三叔范鐵牛住在一起,別看老太太後背彎成了九十度,年過七旬,但耳不聾,眼不花,身體很健康長壽,每天晒晒太陽,種點小菜,養幾隻雞是她最大愛好,人各有各的緣分,所有孫媳婦中,老太太最喜歡的卻是阿雅,隔幾天阿雅就要去陪她聊天、曬太陽。

    范鐵牛苦笑一聲,「你阿公的墓在這邊,我估計她不會走,那年勸她搬來木堵鎮,我和你爹爹就勸了她半個月,她才勉強答應,讓她離開故土太難,算了,我勸你別折騰她了。」

    張三娘也勸道:「老太太習慣這邊的水土氣候,去京城她真不一定習慣,就讓你三叔和四叔照顧她吧!」

    范寧想想也不太現實,只得點點頭,「四叔常來看望老太太嗎?」

    「以前來的次數不多,但自從去年你把木堵鎮的兩座酒樓交給他經營后,他隔三岔五便過來,順便看看老太太。」

    張三娘在旁邊道:「阿寧,讓你三叔坐下說話吧!」

    范寧請范鐵牛坐下,張三娘又讓丫鬟上茶,范寧笑道:「我們回京,這邊的宅子就麻煩三叔照看了,還有倉庫,倉庫的鑰匙我回頭交給三叔。」

    「這是小事一樁,你們就放心吧!家鄉的事情我會打理得井井有條。」

    范鐵牛沉吟一下道:「我今天來是關於你姨娘的事情,昨天下午她父母找到我,說她改嫁已經定了,一個月後迎娶,讓我和你談一談。」

    彩香姨娘的父母住在范寧最早買的那座宅子里,當然只是借給他們住,一旦他們女兒改嫁,這座宅子就要收回來了。

    范寧點點頭,「改嫁我可以答應,關鍵是孩子必須要留下來,他是范家的骨血,不能給她帶走。」

    范鐵牛笑道:「這一點我當然不會鬆口,他們也答應了,孩子可以留下來,但他們要補償。」

    范寧當機立斷道:「給她三千兩銀子作為嫁妝,另外父親留給她的土地和老宅折算成一千兩銀子,一共四千兩銀子,她一旦改嫁,就和范家沒有關係了。」

    「那應該問題不大了,另外.....還有一件事情。」范鐵牛的言語間變得吞吞吐吐起來。

    旁邊張三娘笑道:「都是自己人,鐵牛還有什麼話不好說嗎?」

    「大嫂,我難以開口啊!」

    范寧心念一動,笑問道:「莫非是關於明孝之事?」

    范鐵牛嘆口氣道:「你們也知道我兒子姓陸,將來是繼承陸家的產業,我自己膝下只有三個女兒,我一直想有個范家的兒子,當初大哥也答應過把明孝過繼給我,因為孩子母親不肯,所以這件事就沒成,現在孩子母親要改嫁,孩子不能帶走,你們看能不能.......」

    范鐵牛生了四個孩子,除了長子陸敏外,其他三個都是女兒,范寧父親范鐵舟便答應把小兒子明孝過繼給他,但小妾彩香堅決不答應,便沒有過繼成功,現在彩香要改嫁,使范鐵牛又看到了希望。

    范寧倒無所謂,他這個四歲的兄弟只要是范家的子弟,交給三叔養也是一樣,關鍵是彩香姨娘改嫁,母親張三娘未必有精力照顧這個孩子。

    不等范寧開口,張三娘便道:「我沒有意見,我要帶真兒,沒有那麼多精力照顧他。」

    范鐵牛眼睛一亮,立刻滿懷希望地望著范寧,范寧沉吟一下道:「既然是父親答應過的,那他就過繼給三叔,反正也不用改名改姓,另外,父親的醫館、藥鋪和鎮上老宅留給他,等他長大后,我來安排他的前程。」

    范鐵牛心中大喜,激動得跳了起來,連忙道:「你們放心好了,不管是我的兒子,還是大哥的兒子,他都是范家的子弟,大哥的後事他依舊會繼承下去。」

    范鐵牛又安排好了後面之事,便起身告辭了。

    范寧一直送他出了大門,對三叔笑道:「阿敏在京城我和二叔會照顧好他,三叔就不用擔心了。」

    「那小子我不擔心呢!若實在不是讀書的料,就讓他跟二哥做奇石生意。」

    「還是先安心讀書吧!實在讀不了再說。」

    「好吧!那就祝你明天一路順風。」

    范寧笑著點點頭,目送三叔遠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