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嘉佑六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嘉佑六年字體大小: A+
     

    時間又過了二年余,轉眼到了嘉佑六年春天。

    江南春天是從小橋流水人家處開始的,河堤旁的垂柳吐出翠綠色的嫩芽,粉色的桃花開得正是燦爛,和白牆瓦黛一同倒影在平靜的河水中,湖光水色,和風細雨,粉牆黛瓦的古樸小鎮掩映在五彩的春色里,庭院深邃,人家炊煙裊裊。

    木堵鎮更是花紅柳綠,春意盎然,這天上午,范寧獨自一人在奇石巷內閑逛,奇石巷依舊和從前一樣熱鬧,各種各樣的小攤販在這裡出沒,由於這裡是江南地區唯一的奇石聚集區,名聲在外,很多外鄉人也來這裡碰碰運氣,買貨的,賣貨的,熱鬧異常。

    范寧現在沒有了實職官,他依舊是從四官太中大夫,侯爵之位也還在,只是諫議大夫的職官沒有了,當然,他不是被免職,而處於丁憂之中。

    范寧的父親范鐵舟在兩年半前去無錫給病人治病,不慎受傷感染,他開始沒有當回事,不料病情越來越重,最終不治,享年四十八歲。

    按照大宋的丁憂制度,父母或祖父去世,官員須去職回鄉守孝二十七個月,品官丁憂,若匿而不報者,一經查出,將受到懲處。

    另外,朝廷也可以取消在職官員丁憂守制,這叫奪情,如果被提前召回,那叫起複。

    比如范寧的祖父范大川是在他出任鯤州知州第三年時去世,因為不是隔輩撫養長大的祖父,范寧便向朝廷申請奪情,被太常寺批准,他便沒有回去守孝。

    但父母去世則必須回去守孝,除非遇到戰爭,朝廷也不會輕易准許官員奪情,最多是提前召回。

    范寧辭去了左諫議大夫之職,率家人回鄉守孝,由包拯兼任左諫議大夫之職。

    守孝也並不是要在墓前搭個棚子,不洗澡不理髮住三年,那種極端孝道的情況雖然有,但還是比較少,絕大部分人都是在家鄉悠閑地度過丁憂期,只要按時去給親人添土掃墓就行了,其他生活都和平常一樣,沒有太多忌諱。

    「范大官人,好幾天不見了!」

    一路上都有人給他打招呼,這兩年他常來這裡,很多小攤小販都熟悉了。

    「小三,今天有沒有新貨?」

    范寧來到一個賣玉器的小攤前蹲下,攤主是個十七八歲的年輕小伙,他父親就是賣給范寧溪山行旅石的李阿毛,幾年前病逝,兒子便接了父親的班,繼續在奇石巷討口飯吃,不過李阿毛早就不做太湖石生意,他找了條路子,改做玉器生意。

    范寧腰間佩了一塊極品羊脂美玉,質地溫潤細膩,觀之猶如脂肪、油潤純凈,感覺好像握了一把羊油,沒有一絲瑕疵,是范寧心愛之物,一直佩戴在腰間,這塊羊脂美玉就是在李三這裡用二十兩銀子買下來。

    「大官人,若你想要上次那種羊脂玉,還真沒有了,不過我昨天搞到一塊這個。」

    李三從盒子里取出一塊圓筒狀的白玉,范寧眼睛一亮,「玉琮!」

    玉琮是祭祀用的禮器,商代比較多,也會隨人下葬,一般放在腹部,范寧接過這塊玉琮,是圓筒型,一寸厚,大小像個網球,應該是用南陽玉雕成的。

    當然,如果從玉質上來看,那是遠遠比不上羊脂美玉,雖然也細膩光潤,包漿厚實,但沒有羊脂玉那種脂肪感,倒有點清透。

    不過玉琮是講究歲月滄桑,歷史厚重,上面承載的價值卻又不是羊脂美玉能比。

    「這個玉琮我要了,多少錢?」

    李三又取出一隻配對的玉琮陪笑道:「這玉琮是一對,五十兩銀子。」

    「貴了!」

    范寧搖搖頭,「最多四十兩,就這價,要麼我拿走,要麼你留給別人。」

    「那好吧!四十兩就四十兩,誰讓大官人是老主顧呢,就按照你說的價。」

    范寧從隨身皮囊中取出四錠官銀遞給他,又笑道:「其實我還是喜歡羊脂美玉,如果你有貨就給我直接送來,不會虧待你,」

    「大官人放心,我幫你留意,只要這市面上有,我立馬給你送去。」

    范寧點點頭,他又逛了一會兒,沒看到什麼好貨,便背著手悠悠然回府宅了。

    范寧的府宅當然就是從前朱元甫那座百畝大宅,范寧和朱佩成婚時作為朱佩的嫁妝給了他,一直由他父母住在這裡。

    范寧剛走進宅,只見一個小不點女孩兒跌跌撞撞向自己撲來,范寧嚇得連忙上前抱住她,「我的小寶貝,怎麼會走路了?」

    這當然是范寧的孩子,不出朱佩母親王氏的意料,果然是歐陽倩先懷了身孕,在去年生了一女,取名范真,這是范寧的第一個孩子,剛滿九個月,正在蹣跚學步,沒想到居然能跑幾步了。

    「魚!」小傢伙指著不遠處的池塘嚷道。

    她現在能說一些單音節詞,比如第一個會說的是『娘』,後來又會說『魚、雞、狗、婆』等等,卻還不會喊爹爹,讓范寧有點遺憾,不過她最喜歡爹爹,整天纏著他。

    跟在小傢伙後面的是范寧的母親張三娘,有了孫女后,她便漸漸從丈夫去世的悲痛中走出來,她今年也快五十了,兩鬢斑白,整天把寶貝孫女寵得不像話,家裡人都有意見了,她自己的女兒也沒見她這樣疼愛過。

    「阿寧,真兒讓你帶她去看魚呢!」

    「娘!天氣都緩和了,別給她穿這麼多,像個棉球一樣。」

    張三娘狠狠瞪了兒子一眼,「哪裡暖和了?早晚冷你不是不知道,一會兒脫一會兒穿的,很容易著涼,你懂什麼?」

    范寧苦笑一聲,連忙打岔,「娘,阿倩和佩兒呢?」

    「佩兒這幾天反應很大,小倩在陪著她,我說你別整天出去亂逛,有時間多陪陪自己的妻子,你們成婚快五年了,她才懷孕,容易嗎?」

    「阿多、阿雅都陪著她呢!眾星捧月一樣,還要我去陪,至於嘛!」

    「你這個臭小子怎麼說話呢!阿多是你妹妹,阿雅是你侍妾,沒有一個是丈夫......」

    范寧最害怕老娘念叨,連忙道:「我帶妞兒去看看魚,然後就去陪她們,保證以後少出去。」

    「這還差不多,對了,小蘇讓人送了封信來,在你書房呢!你呆會兒去看看。」

    小蘇就是蘇亮,他們去年都已從鯤州鍍金回來,轉正為京官,蘇亮任正八品給事郎,知長洲縣,李大壽混得也不錯,升任從七品太常丞,在朝廷出任職官。

    范寧點點頭,抱住女兒到池塘邊看魚去了。

    .......

    朱佩是過年前後懷的身孕,現在大概三四個月左右,反應比較大,吐得昏天黑地。

    由於她是成婚快五年才懷孕,一下子里裡外外都驚動了,她母親專程從京城跑來照顧她,祖父朱元甫又找了十幾個有經驗的接生婆來伺候她,甚至朱元豐還特地寫封信來慶祝范寧要喜得嫡子。

    范寧把女兒交給了母親,自己悠悠然向後院走去,走到一半時才想起玉琮還在女兒手中抓著呢!他又連忙掉頭,在外院找到了母親和小傢伙,不料玉琮不但沒有要回來,小傢伙還抱著他脖子不肯放手了。

    范寧只得抱著女兒回內宅,剛走進內宅,便遇到了急急來找女兒的歐陽倩,小傢伙看見娘,立刻笑顏綻開,伸出小手要娘抱。

    「你這小手裡拿的什麼,好像很重!」

    范寧連忙從女兒手中取過玉琮笑道:「我女兒厲害啊!才九個月就能拿玉琮了。」

    歐陽倩白了他一眼,「你女兒和你一樣是個死心眼,看上了就不放手。」

    范寧一邊逗著女兒,帶著娘倆向內院走去。

    「夫君,我也想再生個兒子呢!」歐陽倩瞅見周圍沒人,便小聲對范寧撒嬌道。

    范寧和她房事都用避孕措施,主要是她生了孩子還不到一年,得休養休養,否則連續懷孕對身體傷害很大。

    范寧呵呵一笑,「想生兒子還不容易,我都有經驗了,保證一次命中,但還得等等,妞兒才九個月,等她一歲就開始給她準備小弟弟了,生下來正好差兩歲,你說多好。」

    「可我覺得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再養養吧!咱們也想生個健壯聰明的兒子不是?」

    歐陽倩撅了撅嘴,但又沒辦法,只得抱著女兒跟丈夫進內宅了。

    兩人走進朱佩的院子,卻見她蹲在乾嘔呢!旁邊焦急地站著好幾個人,范寧連忙上前扶住妻子。

    朱佩慢慢站起身,長吁一口氣,無力地將頭枕在丈夫肩上,「夫君,我怎麼反應這樣大,阿倩懷真兒的時候,也沒有見她怎麼嘔吐啊!」

    范寧小心地扶著她向房間里走去,笑著安慰她道:「估計生男孩兒就會這樣,男孩兒調皮嘛!」

    「娘,是不是這樣啊!」朱佩又向母親撒嬌道。

    這兩天王氏有點心不在焉,她有點擔心大兒子了,這年頭又沒什麼電話,只得發了一封急腳信去詢問情況,到現在還沒有回信。

    王氏信口道:「是這樣的,懷你大哥的時候我就這樣?」

    「娘,不會吧!懷二哥的時候呢?」朱佩嚇得聲音都顫抖了。

    王氏這才醒悟,連忙笑道:「我是在替你夫君說話呢!其實我懷你們兄妹三個都沒有反應,這個應該和生兒生女無關,每個人的體質不同。」

    旁邊兩個產婆也笑道:「夫人說得對,我們見得多了,這真和生男生女沒關係,有的女人反應大,有的女人就沒反應。」

    朱佩長長鬆了口氣,她可不想生一個大哥那樣的兒子。

    范寧扶著妻子回房坐下,又陪她說了會話,見岳母在給歐陽倩教授養女兒的經驗,房間里和諧了,便悄悄和朱佩告別,自己回到了書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