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文淵博罷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文淵博罷相字體大小: A+
     

    天不亮范寧就起來了,昨晚折騰到半夜才睡,但他依舊精神抖擻,開不出半點倦意,歐陽倩就不行了,洞房花燭夜不知被范寧折騰了多少次,整個身體都快散架了,現在還起不來呢!

    朱佩倒是習慣早起了,她一邊給丈夫整理朝服,一邊埋怨道:「今天幹嘛不請個假,昨晚當新郎,今天就上朝,哪有像你這麼勤政的大臣?」

    范寧搖搖頭道:「畢竟不是娶妻,沒有請假的理由。」

    這個回答讓朱佩十分滿意,妻就是妻,妾就是妾,不能混為一談的,說明這個小子心中把自己的位子擺得很正,沒有那種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念頭。

    「你今天還是坐馬車去,在馬車小睡片刻,到了皇宮,讓小文叫醒你。」

    「這倒是好辦法!」

    范寧確實很疲倦,但在妻子面前,他只得強打精神,不想讓妻子知道自己昨晚太瘋了。

    范寧又吃了點東西,這才坐上馬車走了。

    范寧剛走沒多久,歐陽倩便匆匆趕出來,頭髮簡單挽了個髻,臉上只稍微洗一下,還沒有來得及化妝,整個兒素麵朝天。

    歐陽倩聽說夫君已經走了,她一臉自責道:「我睡過頭了!」

    朱佩見她肌膚晶瑩雪白,透著一股水潤滋滑,雙眸神采飛揚,想著夫君昨晚和她纏綿一夜,朱佩心中就是一陣氣苦。

    好好的自己的男人,怎麼就分走了一半,她心中又有點埋怨母親,若不是母親一個勁地要趕緊把歐陽倩的名份定下來,自己也不用這麼急把她接進家。

    朱佩在那裡自艾自怨,歐陽倩卻沒有想那麼多,她關切地問道:「大姐,你氣色有點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沒睡好?」

    朱佩更是氣苦,自己昨晚能睡得好嗎?就恨不很衝過去把夫君搶回來。

    但她也只得認了,木已成舟,生米做成熟飯,她也只能往好的一面想,就當自己多個幫手,不準夫君在外面再胡來。

    她勉強一笑,「你們昨兒累了一夜,早上起不來很正常,我那會兒也是這樣,以後日子還長呢!」

    歐陽倩俏臉一紅,她才明白朱佩心中不舒服,只得低著頭小聲道:「大姐,昨晚對不起了!」

    朱佩也是吃軟不吃硬的人,她見歐陽倩向自己認錯,她心中的一絲不滿也漸漸消了。

    「咱們先商量一下稱呼吧!」

    朱佩真不習慣歐陽倩叫自己大姐,雖然她是大婦,但畢竟歐陽倩大自己好幾歲,她叫自己大姐,朱佩總覺得有點把自己叫老了。

    只要歐陽倩有這個心就行,叫不叫大姐都無所謂。

    朱佩挽住她胳膊笑道,「你還是叫我阿佩吧!這樣更親切一點。」

    歐陽倩叫朱佩大姐也有點拗口,她便笑道:「我兄長一直叫我乳名阿倩,以後你也這樣叫我,別叫倩姐了,會讓人笑話的。」

    「好!」

    朱佩欣然笑道:「等會兒我們一起看看后宅怎麼布置,回頭我陪你去搬家,下午咱們一起去喝茶,我總算有個伴了。」

    朱佩性格是人敬我,我也敬人,只要歐陽倩對她足夠尊重,她也不會擺主婦的架子,維護一個和睦的家庭,保持愉快的心情,對大家都有好處。

    歐陽倩笑道:「下午喝完茶,我們去逛逛書鋪吧!」

    「好呀!我們去書苑街,正好順便去奇石館,我給你挑一塊田黃石做印章,現在就時興這個,我自己也想做一個呢!」

    兩人去隔壁中堂吃了早飯,又各自回房補妝,這也是房宅大的好處,可以有各自獨立的空間,互不干擾。

    ........

    范寧在馬車上還真的眯了一會兒,到皇城時被小文叫醒,范寧揉揉額頭,對小文道:「你先去諫院,再讓馬車回來接我,今天不煎茶,點茶吧!」

    小文撓撓頭道:「夫人說,晚上回去時,直接去岳父家吃晚飯,她和二夫人也在那裡。」

    「我知道了,你先去諫院!」

    范寧下了馬車,和幾名朝官打了招呼,一起進了皇城。

    剛到紫微殿前廣場,便看見李唯臻急匆匆走了過來,范寧心中對他有點歉疚,他一走數月,回來后心思也不在諫院,大小事情都是李唯臻扛著,自己就是個甩手掌柜。

    不過范寧見李唯臻神情凝重,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暫時不提辛苦的話頭,問道:「老李,怎麼了?」

    李唯臻向旁邊指指,兩人走到一個空曠地,李唯臻見左右無人,這才低聲道:「文相公罷相了!」

    范寧一驚,「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昨天晚上,大內傳出旨意,罷右相、吏部尚書,改任河陽三城節度使、同平章事、判河南府事。」

    范寧眉頭皺成一團,「不是說張昇彈劾沒有成功嗎?」

    李唯臻嘆了口氣,「我們都看走眼了,罷文彥博其實官家的意思,剛才我們幾個大臣談論了片刻,大家都認為文彥博擔任相國時間太長,相權太重,所以便被貶下去了,不過保留平章事資格,那他以後還有機會復相。」

    平章事就是唐朝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是擔任相國的一個資格,就像擔任國家領導人必須是中央委員一樣。

    所以罷相又有真罷和假罷之說法,兩者的區別就在於有沒有保留平章事的資格,保留了平章事資格就是假罷,暫時下去休養幾年,有機會再復相,而真罷就是剝奪了平章事資格,就像范仲淹一樣,擼得乾乾淨淨,一貶到底。

    文彥博顯然是假罷相,歷史上文彥博又幾次擔任相國,就是這個原因,他的平章事資格一直保留著。

    范寧細細一想,還是覺得有點不對,這幾個月已經換了兩個相國了,時間點也未免太巧了吧!

    他又問道:「那是誰接任右相?」

    「好像是韓相公,出任右僕射兼門下侍郎,關鍵是接任樞密使的人,聽說是宋庠。」

    范寧沉思片刻,頓時明白了,宋庠是當年彈劾范仲淹的先鋒,和張堯佐關係極好,八年前罷相,現在又起用了。

    整個知政堂五個人,左右相國和兩個副相參執政事,還有一個樞密使,這五人中,韓琦和富弼是支持巨鹿郡王趙宗實,而賈昌朝和宋庠是支持琅琊郡王趙文惲,還有一個副相田況,說他中立,他其實也不中立,據說去年張貴妃過壽時,他送了重禮。

    這可以解釋為官家準備擺擂台了,讓趙宗實派和趙文惲派自己競爭,但這又是一種平衡,無論是趙宗實還是趙文惲,都很難勝出,說不定是天子拿不定主意,用這種辦法拖下去。

    范寧頭有點亂了,他實在想不出究竟是哪種可能?

    就在這時,渾厚的鐘聲敲響了,大殿緩緩開啟,大臣們三三兩兩向丹陛上走去。

    嘉佑三年八月,文彥博罷相,貶為河陽三城節度使、同平章事、判河南府事。

    韓琦接任文彥博的位子,出任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宋庠接任樞密使,參知政事,知政堂內又出現了一輪新的平衡。

    但就在這時,范寧接到了家鄉急報,他的父親范鐵舟不慎感染重病,已到了彌留之際。



    上一頁    下一頁